繁体版

此文是我开, 要想从此过,前章补起来。  沈亦大概明白了。

只有一个几秒钟闪回的过程,但在系统设定的强力金手指下, 他还是被安锦芙成功劫持了, 虽然他连安锦芙的面还都没见到。

于嫣平白无故的消失应该也是这个道理。

周围漆黑一片,沈亦实在不敢贸然探索, 只能勉强站在原地, 思考眼下的情形。

他应该是被关在了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 没有感觉到明显的风, 那就证明这里是没有直接跟外界连通的门窗的。

他又仔细嗅了嗅,这里好像除了霉味之外,还隐隐有一股烟熏味。

有烟……难道有烟囱?和厨房连在一起?

周围环境不明,他也不能贸然乱跑, 回想了一下游戏伊始颁布的那个队友淘汰则能够分享队友积分的规则……沈亦叹了口气, 估计他的两个队友也不一定会多卖力的救他。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他必须想办法自救。

“有人吗——”沈亦大喊了一声,接着屏息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

没有回声, 瓮声瓮气的,他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个面积不大的密闭空间。

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动静, 很有可能他是被单独关在这里的。

不过有一点沈亦始终不太能想得通。

安锦芙对他和于嫣出手是为了复仇,于嫣很可能与段望生存在情-人关系,她怀恨在心出手加害倒是动机充足,那他呢?

在系统给出的人物背景介绍中, 他明显只是个无辜单纯险些被段望生给绿了的小少爷, 与这夫妻二人并无实质性的仇恨关系,这个安锦芙为什么要抓他?

而且看样子他们这四个人都是安锦芙的加害对象。

江衍因为被段望生表白过所以理由充足,鲁秋山呢?仅仅因为他整日与段喝酒厮混吗?

这样狙击的范围是不是太广了点……

肯定有什么地方被遗漏了。

他把自己的两段背景介绍重新调出来分析, 一段是他纨绔少爷的人物设定,一段讲的是他与曲元楼头牌江衍的相识相恋过程。

仅仅两段信息,还有一段是看似无用的恋爱背景介绍,这实在不应该。

或者说……其实这才是最关键的信息点?!

段望生跟男戏子表白……

沈少爷和衍公子的禁-忌之恋……

那张背后写着lilac单词的段望生与于嫣合照,以及鲁秋山明显有所隐瞒的交代……

几条看似毫无联系的线索在沈亦面前重复交织,任何蛛丝马迹都是决定性的证据。

他突然明白了。

如果他的推理没错……沈亦眸光沉了沉,安锦芙的恨绝不简单。

哐当。

前方突然传来铁门开锁的声音。

有人在门外点起了一盏灯,昏黄的灯光顺着门缝洒进来,沈亦终于勉强看清了这间地窖的情形。

这是一间只有十多平米的密闭空间,他之前闻到的烟熏味应该是墙角那一盏小炉中传来的。

炉子上还连接着手臂粗细的烟囱,能够将燃烧的烟灰带到外面。

连接烟囱的孔洞只能勉强塞出去一条胳膊,想从这里逃生实属天方夜谭。

铁门终于被打开,一位身穿浅紫色旗袍的漂亮女人端着煤油灯缓缓走了进来。

头顶处是她的身份信息:【安锦芙:段望生妻子,npc】

“沈少爷。”她声线清澈,哪有一丝之前躺在床上的垂老模样。

什么一-夜白头,枯老将死,大概都是她隐藏身份的变装手段吧。

安锦芙用油灯的灯芯将密室四角的蜡烛一一点燃,牢房里终于亮堂了点。

“你对那衍公子如此痴情,不知他会来救你吗?”安锦芙轻笑道,“男人啊,可是没几个能靠得住的。”

“我为什么要等他救我?”沈亦道,“我为什么不能自己逃出去?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谁离了谁不能活?”

“为了一个不可靠的人,做伤害自己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更没有必要了。”

安锦芙瞥他一眼,冷哼:“你倒是看得开,我看你怎么从这笼子里逃出去。”

“你只有两日的时间。”

等到安锦芙离开,沈亦才明白自己刚才的狠话放的有点过。

这里连牢笼都算不上,铁门一关,严丝合缝,说他被关在罐头里还差不多。

他可没有江衍那种力大如牛的武力值,踹了铁门几脚,那门根本不动如山。

实在找不到逃出去的办法,沈亦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干脆点了炉子坐在地上烤火。

墙角还放着一口铁锅,铁锅后面居然有一小袋面粉。

一天没吃饭了,沈亦想了想,万一真的淘汰,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吧。

于是他打开系统兑换界面,在其中挑选了几样食材。

一小块猪肉、一袋发酵粉,还有少量的调味料,还有一些简单的厨具,总共花费八个积分。

虽然几乎将他仅存的积分都花光了,但在这最后的生死时刻,沈亦也想的很开。

他可不想留下人没了但钱没花掉的遗憾。

半小时后,再密闭的房间也关不住食物的香味,热气腾腾引人食指大动的香气顺着门缝丝丝缕缕地飘了出去。

再看沈亦面前的锅里。

面粉发酵后做成巴掌大小的圆饼,饼皮焦黄酥脆,一圈圈螺旋状的脆皮像是给饼裹了一层酥,轻轻一动酥皮就掉下来油黄油黄的渣。

饼心也一层一层香糯柔软,外酥里嫩的结合让平平无奇的面粉香飘十里。

沈亦瞥了眼锅里刚炖上的猪肉。

浓浓的腊汁香气,汤汁是焦糖色,猪肉的油花被煮了出来,亮晶晶的浮了一层。

只要将猪肉煮的入味软烂,剁成肥瘦相间的肉沫加在酥皮饼中,再浇上一小勺味道咸香满满都是猪肉精华的腊汁,就是一道特色的陕西美食——腊汁肉夹馍。

肥而不腻的腊汁肉与外酥里嫩的焦黄酥饼相结合,入口既有肉香,也有面粉的敦厚感,满口都是蛋白质与碳水结合之后的满足,只需一口,所有将死的烦恼都会被暂时忘却。

就在沈亦激动地等着腊汁肉出锅时,诱人的香味似乎将某个不速之客引了过来。

是安锦芙。

沈亦回过头,发现她正扒在铁门探视小窗上往里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还没出锅的肉:“你在做什么?”

“哦,我有点饿了,所以就做点饭吃……”

“我是问你在做什么饭。”安锦芙估计觉得扒在门上有点累,干脆开了门进来,“这是什么东西?”

“哦,这是肉夹馍。”腊汁肉正好出锅,沈亦捞了一小块肉,在案板上剁成肉沫,热气腾腾的香味刺-激着味蕾,还没等夹进饼里,安锦芙就已经忍不住了。

她咽了一下口水,盯着沈亦的动作:“我能尝一块吗?”

沈亦做了五六个饼,倒也不差她这一口。

于是他先夹了一个,递给安锦芙:“尝尝吧。”

自小长在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安锦芙吃东西向来是斯文的,可捧着饼大口咀嚼的时候哪里还有一点淑女样子,一边吃手里的还一边盯着锅里的,嘴巴塞得鼓鼓囊囊,还不忘瞪大眼睛夸赞:“好吃!”

她迅速地吃完一个,把掉在手心里的酥皮渣渣也一并倒进嘴里,然后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沈亦有点纳闷,不知道她这吃了就跑的操作是在干什么。

结果五分钟后。

安锦芙端着个盘子过来,满眼恳求:“能给我……把这个盘子装满吗?”

沈亦:???

总共六个肉夹馍,两人各吃了一个,还剩四个。

沈亦为难道:“我就剩四个了,正好是我两天的口粮,都给你了我吃什么?”

“对啊,”安锦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两天……”

“两天后你要是没了,我还到哪儿吃去?这可不行!”

安锦芙后悔地说:“早知道你做饭这么厉害,我就最后再抓你了,把你留在上面好好地做几天饭!”

“不过现在也不迟!”

说着,权利滔天的npc立刻调整了沈亦的时间。

叮——

【淘汰倒计时:999999:59:59】

沈亦:???

只有一个几秒钟闪回的过程,但在系统设定的强力金手指下,他还是被安锦芙成功劫持了,虽然他连安锦芙的面还都没见到。

于嫣平白无故的消失应该也是这个道理。

周围漆黑一片,沈亦实在不敢贸然探索,只能勉强站在原地,思考眼下的情形。

他应该是被关在了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没有感觉到明显的风,那就证明这里是没有直接跟外界连通的门窗的。

他又仔细嗅了嗅,这里好像除了霉味之外,还隐隐有一股烟熏味。

有烟……难道有烟囱?和厨房连在一起?

周围环境不明,他也不能贸然乱跑,回想了一下游戏伊始颁布的那个队友淘汰则能够分享队友积分的规则……沈亦叹了口气,估计他的两个队友也不一定会多卖力的救他。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他必须想办法自救。

“有人吗——”沈亦大喊了一声,接着屏息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

没有回声,瓮声瓮气的,他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个面积不大的密闭空间。

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动静,很有可能他是被单独关在这里的。

不过有一点沈亦始终不太能想得通。

安锦芙对他和于嫣出手是为了复仇,于嫣很可能与段望生存在情-人关系,她怀恨在心出手加害倒是动机充足,那他呢?

在系统给出的人物背景介绍中,他明显只是个无辜单纯险些被段望生给绿了的小少爷,与这夫妻二人并无实质性的仇恨关系,这个安锦芙为什么要抓他?

而且看样子他们这四个人都是安锦芙的加害对象。

江衍因为被段望生表白过所以理由充足,鲁秋山呢?仅仅因为他整日与段喝酒厮混吗?

这样狙击的范围是不是太广了点……

肯定有什么地方被遗漏了。

他把自己的两段背景介绍重新调出来分析,一段是他纨绔少爷的人物设定,一段讲的是他与曲元楼头牌江衍的相识相恋过程。

仅仅两段信息,还有一段是看似无用的恋爱背景介绍,这实在不应该。

或者说……其实这才是最关键的信息点?!

段望生跟男戏子表白……

沈少爷和衍公子的禁-忌之恋……

那张背后写着lilac单词的段望生与于嫣合照,以及鲁秋山明显有所隐瞒的交代……

几条看似毫无联系的线索在沈亦面前重复交织,任何蛛丝马迹都是决定性的证据。

他突然明白了。

如果他的推理没错……沈亦眸光沉了沉,安锦芙的恨绝不简单。

哐当。

前方突然传来铁门开锁的声音。

有人在门外点起了一盏灯,昏黄的灯光顺着门缝洒进来,沈亦终于勉强看清了这间地窖的情形。

这是一间只有十多平米的密闭空间,他之前闻到的烟熏味应该是墙角那一盏小炉中传来的。

炉子上还连接着手臂粗细的烟囱,能够将燃烧的烟灰带到外面。

连接烟囱的孔洞只能勉强塞出去一条胳膊,想从这里逃生实属天方夜谭。

铁门终于被打开,一位身穿浅紫色旗袍的漂亮女人端着煤油灯缓缓走了进来。

头顶处是她的身份信息:【安锦芙:段望生妻子,npc】

“沈少爷。”她声线清澈,哪有一丝之前躺在床上的垂老模样。

什么一-夜白头,枯老将死,大概都是她隐藏身份的变装手段吧。

安锦芙用油灯的灯芯将密室四角的蜡烛一一点燃,牢房里终于亮堂了点。

“你对那衍公子如此痴情,不知他会来救你吗?”安锦芙轻笑道,“男人啊,可是没几个能靠得住的。”

“我为什么要等他救我?”沈亦道,“我为什么不能自己逃出去?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谁离了谁不能活?”

“为了一个不可靠的人,做伤害自己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更没有必要了。”

安锦芙瞥他一眼,冷哼:“你倒是看得开,我看你怎么从这笼子里逃出去。”

“你只有两日的时间。”

等到安锦芙离开,沈亦才明白自己刚才的狠话放的有点过。

这里连牢笼都算不上,铁门一关,严丝合缝,说他被关在罐头里还差不多。

他可没有江衍那种力大如牛的武力值,踹了铁门几脚,那门根本不动如山。

实在找不到逃出去的办法,沈亦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干脆点了炉子坐在地上烤火。

墙角还放着一口铁锅,铁锅后面居然有一小袋面粉。

一天没吃饭了,沈亦想了想,万一真的淘汰,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吧。

于是他打开系统兑换界面,在其中挑选了几样食材。

一小块猪肉、一袋发酵粉,还有少量的调味料,还有一些简单的厨具,总共花费八个积分。

虽然几乎将他仅存的积分都花光了,但在这最后的生死时刻,沈亦也想的很开。

他可不想留下人没了但钱没花掉的遗憾。

半小时后,再密闭的房间也关不住食物的香味,热气腾腾引人食指大动的香气顺着门缝丝丝缕缕地飘了出去。

再看沈亦面前的锅里。

面粉发酵后做成巴掌大小的圆饼,饼皮焦黄酥脆,一圈圈螺旋状的脆皮像是给饼裹了一层酥,轻轻一动酥皮就掉下来油黄油黄的渣。

饼心也一层一层香糯柔软,外酥里嫩的结合让平平无奇的面粉香飘十里。

沈亦瞥了眼锅里刚炖上的猪肉。

浓浓的腊汁香气,汤汁是焦糖色,猪肉的油花被煮了出来,亮晶晶的浮了一层。

只要将猪肉煮的入味软烂,剁成肥瘦相间的肉沫加在酥皮饼中,再浇上一小勺味道咸香满满都是猪肉精华的腊汁,就是一道特色的陕西美食——腊汁肉夹馍。

肥而不腻的腊汁肉与外酥里嫩的焦黄酥饼相结合,入口既有肉香,也有面粉的敦厚感,满口都是蛋白质与碳水结合之后的满足,只需一口,所有将死的烦恼都会被暂时忘却。

就在沈亦激动地等着腊汁肉出锅时,诱人的香味似乎将某个不速之客引了过来。

是安锦芙。

沈亦回过头,发现她正扒在铁门探视小窗上往里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还没出锅的肉:“你在做什么?”

“哦,我有点饿了,所以就做点饭吃……”

“我是问你在做什么饭。”安锦芙估计觉得扒在门上有点累,干脆开了门进来,“这是什么东西?”

“哦,这是肉夹馍。”腊汁肉正好出锅,沈亦捞了一小块肉,在案板上剁成肉沫,热气腾腾的香味刺-激着味蕾,还没等夹进饼里,安锦芙就已经忍不住了。

她咽了一下口水,盯着沈亦的动作:“我能尝一块吗?”

沈亦做了五六个饼,倒也不差她这一口。

于是他先夹了一个,递给安锦芙:“尝尝吧。”

自小长在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安锦芙吃东西向来是斯文的,可捧着饼大口咀嚼的时候哪里还有一点淑女样子,一边吃手里的还一边盯着锅里的,嘴巴塞得鼓鼓囊囊,还不忘瞪大眼睛夸赞:“好吃!”

她迅速地吃完一个,把掉在手心里的酥皮渣渣也一并倒进嘴里,然后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沈亦有点纳闷,不知道她这吃了就跑的操作是在干什么。

结果五分钟后。

安锦芙端着个盘子过来,满眼恳求:“能给我……把这个盘子装满吗?”

沈亦:???

总共六个肉夹馍,两人各吃了一个,还剩四个。

沈亦为难道:“我就剩四个了,正好是我两天的口粮,都给你了我吃什么?”

“对啊,”安锦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两天……”

“两天后你要是没了,我还到哪儿吃去?这可不行!”

安锦芙后悔地说:“早知道你做饭这么厉害,我就最后再抓你了,把你留在上面好好地做几天饭!”

“不过现在也不迟!”

说着,权利滔天的npc立刻调整了沈亦的时间。

叮——

【淘汰倒计时:999999:59:59】

沈亦:???

鲁秋山和两个npc也紧跟着跑出来。

他一脸紧张:“于嫣到底去哪儿了?她会不会先出来了?”

六福连忙道:“应该不会,我们进来的时候我把门锁住了。除非她跳窗,可……”

可估计没谁能像江衍似的把木头窗户当纸一样踹开。

那张背后写着lilac的照片还在沈亦手里,鲁秋山指着照片:“你们不觉得于嫣的失踪有点太巧了吗?正好当时我们在照片上发现了她,如果她没有失踪,是不是得向我们解释些什么?”

的确很可疑。

先是江衍在段望生收藏的百乐门歌女图册上发现了于嫣的照片,接着又突然出现了一张合照,而且每一次有相关线索暴露的时候,于嫣总神色紧张的搪塞过去。

她似乎在隐藏什么秘密。

这么多线索都在明晃晃地指认,于嫣就是那个丁香。

段望生与安锦芙感情变差是因为他结识了百乐门的歌女于嫣,两人发展了婚外情,而且段望生还不要脸地称其为自己梦中的丁香姑娘……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人在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她不是自己逃走的,是有人掳走了她。”江衍冷声道。

鲁秋山瞪大眼睛:“你是不是看到了?”

江衍却摇了摇头:“我没有看到,不过……如果我是于嫣,我肯定不会逃走的。”

他淡淡几句,就理清了两人的思路:“如果她真的是段望生的情-人,是所谓的丁香姑娘,她一定会想办法混淆视听洗清自己的嫌疑,也就绝不会逃走留给我们遐想的空间;如果她不是,那她就更没有理由逃走了。”

沈亦立刻明白过来:“是有人掳走了她!”

“是不是你们俩干的?!”鲁秋山指着六福和段家俞问。

“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两人急的连连摆手,“我们当时就在你们跟前站着,哪有机会动手啊……”

“那就是屋里躺着的那个!”鲁秋山气冲冲地往刚逃出来的房子里去。

“等等。”江衍拦住他。

“于嫣的失踪绝不是终点,而是开始。”他目光扫过六福,“如果不是昨晚那顿火锅,可能于嫣晚上就失踪了。”

六福还在装:“和我们可没有一点关系啊……”

江衍眯了眯眼。

下一秒,六福整个人已经在空中了。

江衍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又圆又胖的中年管家在他手里就跟个小猫咪似的,脸都憋红了,拼命地蹬腿:“哥!大哥手下留情啊!这是推理本,不是武斗本,你们得按照规则来啊!”

“是么?”江衍轻哼一声,拖着六福的领口往院子中间的池塘走。

六福已经能预料到自己在池塘里扑腾的样子了。

段家俞大惊失色,连忙凑过来求饶:“哥!大哥行行好!我们npc也是混口饭吃……”

江衍侧眸:“说不说?”

“说说说!”段家俞哭丧着脸,指着安锦芙卧室的方向,“是安锦芙把她抓走了!”

“如果你们三天之内没有把她救出来,她就嗝屁啦!”

话音刚落,三人便马不停蹄地往安锦芙的卧室赶去。

可一切都迟了一步。

那间黑漆漆的房子里不但没有于嫣,连一直躺在床上的安锦芙也不知去向。

鲁秋山骂骂咧咧地把房间里的灯都打开点燃:“妈的,把这里搞得这么黑,发生了什么都看不到!”

随着床上那个人的消失,房间里的诡异气氛似乎淡了下来。

沈亦始终觉得整个故事好像缺了一环:“所以是安锦芙掳走于嫣,是为了复仇吗?”

“如果是复仇,那我们三个人呢?是不是也是她的复仇对象?”

偌大的葬礼现场最终只留下他们四位宾客,绝对不止是让他们破破案子这么简单。

或许他们的身份……才是这个谜团的最后底牌。

“沈家和段家交好,我是代替父亲来参加段望生的葬礼的。”沈亦率先老实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当然,我本人肯定也和段望生存在某些狐朋狗友的关系,毕竟大家都属于纨绔子弟。”

鲁秋山跟着说:“我和段望生也是朋友关系。”

“这就完了?没别的?”

“真的就只是普通朋友,别的系统也没交代啊!”鲁秋山一脸为难。

行吧。

沈亦又看向江衍,后者顿了顿开口道:“我是曲元楼唱戏的,段望生经常来听戏,跟我还算熟识。”

“还有吗?”

江衍抬起眼,视线坦坦荡荡:“段望生追求过我。”

沈亦:???

怎么感觉头顶有点绿?

不仅是沈亦,鲁秋山也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跟你表白?”

“对。”江衍漫不经心道,“不过我拒绝了他,还揍了他一顿,告诉他我对男人没兴趣。”

沈亦:……

估计是注意到了沈亦皱成苦瓜的表情,江衍居然意外地解释了一句:“你除外。”

虽然这句解释让沈亦觉得怪怪的,不过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多余的心情思考这些。

如果江衍所说属实,那就证明……段望生不但出-轨花心,还是个男女通吃的混蛋。

最重要的是……都被人惦记上自己男朋友了,他这个沈少爷居然全然不知情!

还傻乎乎地邀请他参加了两人的恋爱庆祝宴!

带入角色的沈亦突然觉得有点咬牙切齿了。

“所以根据现在的线索和信息,大概有一点是肯定的。”鲁秋山分析道,“不论谁是丁香,不论是谁杀了段望生,我们四个会留在段家都是那个安锦芙刻意所为。”

“遭到丈夫背叛的她在丈夫死后仍然仇恨未消,想要惩治一切或直接或间接造成她婚姻悲剧的人。”

“比如于嫣,这个段望生的情-人;江衍,她很有可能知道了段望生甘愿喜欢一个男戏子也不喜欢她;至于我们俩……”鲁秋山想了想,“估计她把我们都归类到教坏段望生的狐朋狗友那一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