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呼!”刘协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这一刻他感觉到阳光是那么的温柔,寒风也不再刺骨,就连周围萧条的环境看起来也是隐藏着徐徐生机!

“参见陛下!”众人行礼道,虽然实在空旷的荒野,但是刘协激动的精神就像是在大殿上一样!

“平身!”强压着激动的心,刘协用颤抖的童音说道,董承紧紧的抓着衣袖,感觉还在梦中一样,他偷偷打量着这一群骄兵悍将,发现都在恭恭敬敬的行礼,没有一个有过分行动的,这让他也心安了不少,毕竟曹操这是带了五六万大军来的啊,一看就都是精兵猛将,如果真的发生意外,凭借着杨奉张济成封等人,是真的对付不了曹操的!

在董承异想天开的时候,刘协可是在口若悬河的夸着这群人,当然了至于是不是真心地就没人在乎了,刘协看着曹操的精锐部队那可是双眼放光啊,现在他心里已经在考虑怎么使用这些兵马了!

成封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的听着,对于刘协的心思他是清楚得很,成封心里冷笑,这就是我不带大部队来的原因,只要你想做个合格的汉臣,那就不能挟天子以令诸侯,而如果有其他想法,那倒是一个最快的积累资本的路径,看着刘协和曹老板在套近乎,成封差点大笑出来,自己这个便宜学生还真是个奇葩啊,竟然与虎谋皮,不过他去曹操那对自己可是最好的结果,省得有人天天给自己带紧箍咒!想到这成封也暗自打量曹军,虽然比不上自己的精锐,但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要是好好利用的话倒是可以替自己做点事!

“陛下,如今东西两都都荒废已久,不再适合天子居住,臣得许昌还算完整,可否请陛下屈尊,移驾许昌!”曹操强忍着刘协的口水,开口道

“不可,先帝等人的遗骨都在洛阳,怎么能轻易去许昌呢?”还没等刘协发话,董承就开口了,开玩笑啊,去了许昌那就是到了曹老板的地盘了,到时候哪还有刘协的话语权啊,别说夺曹操的兵马,能不能看到明天的日出都是一个问题,再说了就凭张济杨奉几个人怎么是曹操对手!

“呵呵,国舅爷放心,许昌地产丰富,如今也是附近闻名的好地方,这洛阳荒废已久,就算是重新翻修也需要时日,不如还是去许昌的好!”曹操笑呵呵的说道,对于刘协的想法他可是心知肚明,自己这次特意带兵马来,就是为了羡慕这少年天子的,哪个娃娃没有英雄梦阿,让他看到点希望,他就会跟个疯狗一样,穷追不舍!

刘协虽然有些想法,但是毕竟年幼,对于这群老狐狸来说,他就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样,从来不懂得世间的险恶,对于曹操内心的奸诈他是知道的,但是具体到什么程度,自己去了许昌有什么后果,他认为最多也就是和在郭汜那一样,大不了当一个傀儡,再说了,刘协十分自信,认为曹操既然来保驾,那就一定有汉臣,自己可以利用他们来争权夺利!

“爱卿不必多言,现在可否先安顿将士,让朕吃顿饱饭啊!”看到气氛有些尴尬,刘协赶紧开口道,不过也从曹操的态度中发现这个曹操还是有点臣子之心的,

“是!”曹操赶紧指挥众人该干啥干啥去,亲自侍奉着献帝准备开饭,看的成封一头黑线,瓜娃子,你要是知道历史上你也是被曹老板一顿饭忽悠走的,现在会不会吃不进去呢?

眼看着曹操开始套近乎,成封也亲自到献帝面前行礼,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帝师,应该询问一下刘协的意向,其他人一看到成封过来,很自动的就离他远远的,毕竟这货可是出了名的杀伐果断,别看一脸笑嘻嘻的,真要是动起手来那可是干净利落脆,毕竟郭汜李傕的人头还挂在旗杆上呢!

“老师!”刘协恭敬的行礼道,本来他还打算跟着成封混,可是一看成封军的姿态,就知道自己没法夺他的兵权,他身后的士兵目光全在成封身上,成封不示意都没人搭理自己这个少年天子,自己要是去了常山,听话还好,要是不听话,凭借成封的心狠手辣,想到这献帝刘协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一股凉气从心里直冲头顶,让他不敢再想下去!

“你们退下!”成封淡淡说道,让侍奉的几人面面相觑,不过看到成封手慢慢的移到剑柄上,几个太监宫女赶紧跑了出去,就连夏侯兄弟也在曹操的带领下走了出去,整个大帐只剩下成封两人!

“真的想好了?”成封有些唏嘘,实在是想不到,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能有这种想法的!

“老师,父皇曾对我言,能够拯救大汉子民的只有你,现在曹操袁绍孙坚刘表等人各自拥兵自重,我落入谁的手中都会成为傀儡,就算不是我也不是那些世家的对手,我还年幼不懂得如何韬光养晦,还处于保命之中!”刘协真挚的说道

“你完全可以来常山!”成封眉头一皱,有些怀疑这娃用的是苦肉计!

“呵呵!”刘协苦笑,“老师不会认为曹操真的是汉臣吧,现在他会轻易放我走么?就算我们能去常山,然后呢?如果我和老师意见不同,常山将士该怎么办?你的文武属臣听谁的?再者说了,这里的汉臣恐怕也不想去常山,毕竟他们都是世家的人!我去了常山只会限制影响你的发展!”

“不错,可是你为何选择曹操?”成封实在没想到,这个刘协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娃娃,脑子里还是有东西的,果然能当皇帝的,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曹孟德最起码不是世家的人,这天下碌碌汉臣,也就是曹操有能力成事,不过他还是有对我汉家的忠诚所在,其他的人都是一些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的人,另外我在曹操处,更可以加深曹操和老师的联系,如果曹操真的是忠臣,一定会和老师互相照应,如果他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只要老师在,他就不会对我产生杀意!”刘协侃侃而谈,一点都不像个娃娃!

“唉!”成封一声长叹,这娃的确了不得,只可惜还是没经历社会的毒打,你真的以为曹操好相处,那真的是你以为啊!“既然陛下想好了,那我也不再多劝,我的常山离着许昌不近,可能没时间教导你了!”成封话题一转,开口道

“无妨!等我收回兵权的时候,自会去找老师请教!”刘协傲然道,看的成封默默祈祷这个瓜娃子,早晚得惹事,不过也幸好没来自己的常山要不然还真是个烫手山芋,不过成封有些纳闷,这可一点也不像历史上的刘协啊,难道这娃也是穿越的,要不然怎么这么排斥自己呢?想到这成封不由得多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娃的确不同于一般孩童,最后成封摇了摇头,把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扔到了九霄云外!

一顿大吃大喝之后,张济带着自己的部署去往宛城任职了,作为唯一经历过董卓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西凉铁骑首领,他是真的看开了,不再跟着皇帝陛下折腾,自己去慢慢的培养一方势力去了,宛城属于中西部,出名的就是大宛马,张济得到这个地方也算是不错的选择了,至于以后得事那还得以后再说,总之现在他远离了曹操成封,生怕这两个人翻旧账。

“孟德啊,以后陛下就靠你照顾了!”分手处,成封微微拱手,向送别的曹操说道,既然刘协有自己的选择,那自己只能去祝福他,希望他能和曹孟德玩出不同的花样来!

“逍遥侯客气了,能为陛下效力,是我曹操的福气!”曹操笑道,现在他就怕成封玩硬的,要知道这货这次带的可算是精锐中的精锐啊,就看这人手一把弓弩,就知道战斗力多强悍了。真打起来自己这些人恐怕都得葬送在这,不过幸好小皇帝陛下选择了自己,让曹操有些宽慰!

“好!那我就放心了!哈哈,成封去也!”成封也不再墨迹,看得出来曹操憋着兴奋呢,成封直接告辞,带着战神军团直接向常山出发,只留下滚滚红尘,让曹操一阵眼热,这骑兵,真香!

历史的车轮开始加速了,曹操提前得到了汉献帝刘协,开始了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代,刘协也没想到,本以为凭借自己的智商可以碾压曹操,结果却碰了钉子,在去许昌的路上,杨奉不安分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半路伏击曹操,想把刘协劫走,结果被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最后带着几百人马跑到了吕布账下,成了吕布的属下!曹操等人到达许昌以后,开始致力于农事生产,为刘协修建宫殿,有了刘协在手,袁绍等人也不敢贸然跟曹操开战,只好把怨气都撒在成封身上!

常山城,成封已经回来好几天了,现在他在思考,最近的事情变得有些微妙了。曹操打着刘协的名义,向各大军阀要钱要粮,虽说还没跟自己要,但总归是个麻烦事,就连刺头袁术都乖乖的把东西送去了许昌,真要是自己蹦起来对着干,那自己的名气就臭了!袁绍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他却把对付曹操的主力都布置在了常山附近,摆明了就是向曹操示软,真的是让曹操占了天时啊!

“主公,还在为曹操的檄文发愁么?”郭嘉笑呵呵的道,

成封一看到这货就无语你说你也太放浪不羁了,也不知道在谁的床上刚爬起来,就连腰带都系错了,“我说你啊,少喝点酒,当心你的身体被掏空啊!”成封无语道

“哈哈,人不风流枉少年啊!”郭嘉大笑,一边笑一边又喝了几口酒,让成封更是无语,怪不得历史上这货早就完犊子了呢,纯粹是自己作死,不过现在有了张仲景在,郭嘉的身体可是好的很啊!

“奉孝有什么建议么?这个曹操下手也太快了,直接不给反应机会啊!”成封拿着檄文道,上面就是正大光明的写着刘协要钱要粮,这要是不给,那就是乱臣贼子了!

“多大点事儿啊,你就说送的都被袁绍劫走了呗,反正袁绍也不会承认!”郭嘉道,

“可是袁绍要是真的要我们送呢?”成封道,毕竟凭借袁绍那货的脑袋,还真不知道他能出啥主意,万一要是真的派兵替成封护送,那就惨了,谁叫成封现在富甲天下呢

“那就送,主公亲自去给陛下送钱粮,一是为了在天下百姓心中树立形象,二是为了给曹操一个机会!袁绍一旦拦截,那我们就有借口干掉他了,如果他不拦截,那就得也送物资给曹操,到时候曹操的威胁就比我们大了,袁绍就会两难选择,毕竟这娃不适合做决断啊!”郭嘉笑道,作为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人,他可是把袁家拿捏的死死的,成封看着他都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就是天生来灭掉袁绍的,历史上也是他把袁家踢出舞台的,想不到到了这还是一样的盘他!

“好主意,就这么办,反正我们物资多的是,我就亲自去运送,看看他袁绍敢不敢动手!”成封豪情万丈道

“可是,万一曹操下黑手呢?”张辽担心道,毕竟曹操他爹的例子就在眼前啊,保不准就出岔子!

“呵呵,无妨,我又不是文弱书生,我还盼着曹老板的人对我动手呢,这样我就有理由讹他点虎豹骑了!”成封哈哈大笑,

“那也不行,还是准备好了才行,毕竟不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田豫也是开口道

“我看这样吧,再过几天无双侯也回来了,到时候有他陪着去,想必就万无一失了!”郭嘉道

“好吧,那就等子龙回来吧!”成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不再坚持,现在他在想,要是天下诸侯都去许昌送礼,那曹老板该怎么对待呢?中间只要出点差错,死伤那么一两个,立马就会引起新一轮的争斗啊!

“哼!曹贼果然奸诈!”袁绍一边准备着物资,一边问候着曹操的祖宗十八代,只让其他人无语,你丫不想送就不送呗,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徐州的刘备也是赶紧备好东西,和吕布一起去许昌上供,这可是接近皇帝的机会啊,一旦自报家门,以后这名分就有啦!

天下各大诸侯都在准备钱粮,运往许昌,就连远在西南的刘焉都拍人来道贺,一是为了占据大义,二是为了讨个名正言顺,毕竟朝廷的封赏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啊,如果有个飞机,就会看到一队队的马车拉着东西奔驰在大道上,唯有孙坚没有准备东西,因为这个时候,他还在为了活命演戏呢!

孙坚身体素质好,那些箭没有伤到要害,他只是失血过多,现在经过几天修养,总算是恢复了不少,不过还是和以前有差距,现在孙坚有些后悔了,自己太冒失了,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

“怎么样?策儿打到哪了?”孙坚看到韩当以后,那叫一个高兴啊,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到亲人了!

“主公放心,少主正在攻打江夏,估计打下一半地盘来了,现在我和甘宁周瑜先来接应主公,等我们回到江东,少主才能放开手脚来打!”韩当兴奋道,看到孙坚以后,他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好,我们先突围回去,让策儿好好打一仗,对了,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孙坚开口道,这些天一直被困在这弹丸之地,一直没有机会和外界接触,导致孙坚的消息很匮乏!

“主公,现在天下都在观望天子的归属,想必现在已经有结果了,说不定开始新一轮的争夺战了。现在我们也没有新的消息,等我们回到江东以后,再重新规划吧!”韩当劝道,生怕孙坚犯二,非要打一架不行!

“好,今天大家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回江东!”孙坚道,现在他心里是彻底的充满了斗志了!

“杀!”周瑜率军偷偷的来到了蔡瑁的大营,借着夜色踩着雨水一路直奔主帐,震天的喊杀声直接就把睡梦中的蔡瑁给吓傻了,这怎么就突然天降奇兵了呢!

“快,准备杀敌!哪里来的敌人?”张允大怒,顾不得其他,亲自手持钢刀斩杀了混乱逃跑的士兵,直接稳住军心,然后就地组织防御!

“既然偷袭,那就说明人不多,大家稳住别慌,列阵,向前冲!”这个时候文聘也整顿好了军马,直接对着江东军迎了上去,把来犯的江东军给压到了明处!只把周瑜看的可惜,这是下雨天,根本没法用火攻,要不然早就一把火烧个精光了!

等到荆州军恢复了镇静,偷袭的江东军就有些不够看了,要不是甘宁英勇,恐怕就得全部交代在这了,“快撤!快!”周瑜内心深处无奈,带领士兵后撤,交叉掩护,文聘也不追赶,两军混战一番各自安歇,周瑜也终于来到了孙坚处,合兵一处使得孙坚部士气大震,蔡瑁鉴于孙坚的威名,也不敢过于逼迫,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孙坚远去。而孙策也被黄祖引入暗滩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看到孙坚安全撤走,孙策最后也只好返回江东,这第一次交战双方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