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六十二章 张角有点方

西凉乱了以后,韩遂和董卓互相攻杀,也是各有胜负,在他们两个混战的荒凉之地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天水郡,这个郡里有个豪杰,祖上原先是大汉朝的伏波将军马援,这次趁着韩遂董卓交战,自己收拢逃兵还有城里的士兵,再加上收服的不少羌族人马,自己就拉起了一支队伍,马腾给这队伍起名叫马家军!由自己的大儿子马超统领着!趁着韩遂和董卓交战的时候,迅速出兵,把天水附近四县八州给占领了,然后广招兵马,在短短几天,就发展成了一股新的势力,整个凉州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三个人在那边打成一锅粥,韩遂手下有八健将,董卓有五狼将,两人势力大,但是马超少年英勇,硬是一个人打退他们多次,被当地各族人民称为“神威大将军!”整个马家在当地一下子声望高涨,聚拢了很多的外族人员,马腾把他们收编为自家的骑兵,由马超带着,战斗力堪比董卓的西凉铁骑!

“杀啊!”面对着韩遂的士兵,马超一往无前,对于韩遂他也是有些了解的,这个人心思缜密,手段阴狠,但是吃亏在手下没有大将,马超每次和他作战都不考虑什么战斗阵型,就是带着兵追杀韩遂,反正韩遂手下八健将都干不过自己。马超带着两千骑兵,就直直的追杀韩遂,差点把韩遂给气死,大爷的,没见过这种愣小子,啥也不管,就带着人追杀对面主帅,最令人生气的是自己除了逃跑还没有别的办法,打又打不过,用了各种方法抵挡,这个马超就是个天生的骑将,一点都拦不住啊,看着马超越杀越近,韩遂只能带着人跑,每每想到自己空有二十万大军。却挡不住一个马超,韩遂就有自杀的冲动!

“跟我冲,别放跑了韩遂!”马超手里虎头錾金枪不停的收割些人头,韩遂的西凉兵被他杀的四散而逃,看着远处的韩遂。马超大声喊道,其实马超也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干掉韩遂。只是每次出战把韩遂吓得乱跑,马超就觉得十分好笑,现在一碰到韩遂,马超就会追赶他,这样才能让他大军乱起来,自家就有机会消灭他一部分士兵了,这蛋糕太太一口吃不了,就只能一块一块的吃了!

“快!给我拦住他!”果然韩遂一看到马超冲过来,大惊失色,然后调转马头就开始跑,自己身边跟着的几员战将也是有些无语,这还没打呢,你就跑了,让我们怎么办?几人只好硬着头皮往前,他们也知道单独去斗马超,那就是去送经验!

“看枪!”马超少年心性,自己知道这几个人的斤两,也不和他们生死搏杀,更多的是把他们几个当做取乐的玩物,一把长枪舞的虎虎生风,亮闪闪的枪头唬的几个人一头黑线。这一交手他们就明白马超的意思了,毕竟马超的勇武他们也见过,这一动手就明白马超没用全力,甚至于在拿自己哥几个练手,虽然有些气愤,但是毕竟性命保住了,想到这几人也是卖力的和马超有来有往的交战着,寻思着在这多撑几十个回合,这样传出去自己脸上也有光不是!

几人激烈的交战着,马腾可是带着兵对韩遂的兵下死手,趁着这个机会连打带吓唬的收服了不少人。就在这个时候,韩遂的女婿阎行偷偷的带兵赶来,一看马超被自家几员战将围着,自己上来就是一枪,吭哧一声就刺在了马超的后心上,差点给刺了进去,马超就觉得后心一震,接着喉咙就是一甜,知道自己大意受伤了,就在这个时候,阎行长枪对着马超脖子就是一枪,打算趁机干掉马超,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马超双腿一夹战马,身体前倾,手里长枪往后一顺,正好把阎行战马给刺死,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定马超就被阎行偷袭干掉了,马超一面平复气息,一面暗道好险,等到看清楚是阎行以后,马超直接暴怒,拎着枪就冲了上去,这次可不是闹着玩了,马超是认真了,韩遂几员战将可是叫苦不迭,没几个回合,人人挂彩,赶紧保着阎行去追赶韩遂,剩下一堆士兵抵挡马超,却没料到,马超一声吼,一群群的人都投降了,真是叫韩遂想哭!打到最后韩遂发现自己想先干掉马腾的想法好像有些实现不了,就亲自带着礼品和马腾讲和,然后两人结尾异性兄弟,共同抵抗董卓,这个时候马腾也正式登上了西凉的舞台!

西凉乱不乱,马腾说了算,不管那边如何,赵云自打听到冀州的消息以后,一路上在思考,自己怎么才能给成封最大的帮助,如果说单枪匹马去杀进去,赵云自己也合计着效果应该不大,毕竟几十万大军交战,不会因为自己一人加入而改变,除非自己能一下干掉张角,或者自己弄死他几万大军,不过这些想想都不太可能!赵云快马加鞭的赶到常山城附近,一看正在和张角交战,他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成封张辽张郃被困在军中,两边打的正焦灼,要是自己偷偷杀过去,恐怕也是大军中多被困一个人罢了,赵云悄悄的从北城门进城和郭嘉几人碰了面,看到赵云回来,这群人心就放下了,看来这一战,常山稳了!

“赵将军,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带兵去攻打张角吧!”还没等别人说话,韩勇就开口了,毕竟赵云的名就是一杆胜利的旗帜啊!

“见过几位先生,将军!”赵云倒是不着急,先是和几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才详细的问了下具体情况,当得知常山只是派出去不到三万精兵的时候,赵云眼睛一亮,开口道“几位先生,我有个想法,你们看看行不行?”

“什么法子?”赵云这话一出,郭嘉比较兴奋,因为他最不喜欢这种枯燥无聊的守城,不禁是他,就是田豫也比较好奇,赵云一般都是勇将,难得的玩个智谋。

赵云也不啰嗦,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听的几人眼睛一亮,不住地点头,看样子都是十分满意,然后赵云就悄悄的带着一万精兵出城去了!由于常山南边杀的是惊天地泣鬼神,谁也没有注意赵云的动向,赵云出城以后,绕路直接奔向巨鹿。巨鹿作为张角的发家之地,还是有许多的物资的,平日里也是张角的精锐在这里暗中驻扎,可以说整个巨鹿就是一个大军营,里面很少有百姓居住,现在张角精锐尽出,这个巨鹿就基本上是个空壳子了,只有几百个普通的教徒在守城,一边懒洋洋的站在城墙上,一边在互相讨论着,就看这次张角亲自出马,能不能把成封打败,不过他们对于这次战斗的经过和现状,现在都是不了解,只是在打发那无聊的时间。突然一个教徒指着前方道“快看,那是什么人!”其他人闻言一看,都是大惊失色,前面远处尘土飞扬,在城墙上就能感受到战马踏地的震动,让这群黄金教徒胆战心惊!

“不好,是赵云!”一个人大惊失色的喊道,这句话惹得城墙上一阵骚动,毕竟如果真的是赵云杀过来,这群人那可是守不住巨鹿的!

“不可能!主公正在攻打常山,这赵云怎么会出来呢?”有人不信道。可是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远处的人也都清晰起来,城墙上的人都面无血色,就看到斗大的赵字旗迎风飘扬,当先一员战将身穿银色盔甲,手里拎着一把长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正带着大军迅速又不混乱的走来!

“真的是赵云,怎么办?”有人着急道,看来巨鹿今天保不住了,“快去通知主公,就说赵云带兵来攻打巨鹿了!”守城的将领喊道,同时心里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开门投降,饶你们不死!”赵云笑着淡淡的说道,

“放屁!给我放箭!”随着城头上统领的话,一波弓箭稀稀拉拉的射了过来,赵云淡淡一笑,“攻城!”赵云亲自上阵,攻打正面,又命令吴天刚带队从侧面进攻,仅仅一炷香时间就攻破了城门,赵云一马当先杀了进去,那个统领还想抵挡,被赵云一枪挑飞,顺手就把脑袋给削了。

等到赵云进城以后,才发现这已经是一座空城了,没有几个人了,赵云大手一挥,全部杀掉,然后留下两千精兵守城,自己又带着精兵八千前去攻打广宗,路上赵云和吴天刚拎着那个统领的人头,带领两千士兵前去广宗叫阵,然后自己再带兵在张角的毕竟之路上埋伏着,赵云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巨鹿打下来,不过自己没有时间去梳理物资,只好派人喊田豫过去清点物资,现在自己最主要的就是先把张角给调动起来,这样才能让成封有更多的精力来调动大军,进行下一步的战略布局!

“主公!”张角正在看着自己的黄巾军和成封的常山军作战,眼看着把成封给困在了前方,自己正在得意洋洋,却突然看到自己的亲信喊自己,一看到这人,张角脑袋嗡的一下,“出事了,大爷的自己又被成封给耍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来了?”看着自己的亲信张角问道,难道广宗出事了?在张角的心里,自己已经把成封给困在常山了,再努力拼一把,说不定就能打下常山来!自己的后方应该没问题啊,想到这张角又开口道“朱儁皇甫崇他们来了么?”

“不是的主公!是赵云!赵云攻陷巨鹿,现在又在带兵攻打广宗!”这人赶紧说道,生怕自己说晚了,赵云就把城池攻下来,要真的那样,那自己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张角一哆嗦差点在马上掉下来,“天不助我啊!”张角一声叹息,再看着成封还在拼命抵挡,张角不由得开口大骂“成封真不是个东西!”这话骂的正在拼杀的成封一愣,“大爷的,老子一直被你围着打,你特么的还骂老子,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成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张角的神态也能猜到是发生了对张角不利的事情。成封趁着空闲机会往城墙上一看,发现田豫不在,心里就是一动,看来是田豫出马了,他还不知道赵云已经回来了,默认为是田豫带兵偷袭张角大本营了,想到这成封哈哈大笑。

“张角老儿,给我纳命来!”成封暴喝,突然间感觉充满了活力,自己身后的大军也正好在这个时候杀了过来,成封带着他们直接往前平推,也不再贪图毕其功于一役了,既然有人偷袭张角大本营。自己在这拖着张角就行了!

“杀!杀!杀!”常山的士兵统一的喊杀声震得张角心里一哆嗦,一口血忍不住就要喷出来,“你,速速带兵回去救援广宗,现在巨鹿已经丢失,这广宗说什么也要给我守住!”张角对身边亲兵道,

“是!主公!”说完这人一挥手,带着八千多人回援,他也不敢带太多的人,万一影响了这边的战局,那自己就成了罪人了!张角这边一动,张辽张郃就瞬间把握战机,直接又狠狠地往前攻杀了几步,黄巾军的两翼已经开始有些抵挡不住,随着常山士兵越来越适应战场的环境,这黄巾军唯一的一点优势也慢慢消失了!张辽张郃从两边冲了几次,发现一时半会也杀不到张角身边,就开始以杀伤为主,带着士兵在两翼循环往复的制造杀伤,看的城头上的郭嘉一阵跺足,这和一开始的预想不一样啊,这样成封的压力就大了啊!不过看到张角后军移动,再加上赵云的战报,郭嘉又生一记,“擂鼓助威!其他人给我喊,都给我喊,就喊巨鹿已失,广宗被围,张角必亡!”随着鼓声打着节奏,上万人的声音在天空中飘荡,喊得黄巾军人心惶惶!

“这个郭奉孝,还真他娘的是个天才,真不愧是心理战的高手啊!”随着喊声,成封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对于郭嘉更加的高看一眼,也太能抓时机和人的心理了!“冲啊!斩杀黄巾军一人五两银子!”成封一声大吼,带头往前杀,自己身后的战神军直接把手里长枪一扔,纷纷从背后拿出统一制式的***,这家伙一亮,这气势就不一样了,由原先的高冷变成了霸气侧漏,随着大刀挥舞,人头那是滚滚落地啊!“杀!”杀到兴奋处,战神军发出一声喊,这一嗓子吓了成封一跳,差点从马上掉下来,大爷的,怎么突然间来了一嗓子,真特娘的给人惊喜!这边一爆发,对于黄巾军压力就大了,再听着城里的喊声。许多黄巾军就开始有想法了,毕竟张角带的二十万人不都是精锐,还有十万的精英教徒,他们可都是巨鹿和广宗的本地人,这下子听到自己老家完犊子了,心里就开始动摇了,至于成封的常山能不能被打下来,他们才懒得管,现在都在想着自己的老家啥样了?自己藏的财物是不是被找到了,自己的小姐姐是不是被成封的部下霸占了,自己的父母是不是都被杀了!这人心一乱,大军可就不那么好带了,有时候一句话能成事,一句话也能败事!郭嘉这一喊,黄巾军军心动摇了,这对于成封来说可是好机会,赶紧带着人往前杀,虽然自己身边的人也在不停的倒下,但是对面倒下的人更多!

“看戟!”成封突然发现一个统领级别的人,杀了半天这还是头一个将官,成封二话没说就是一戟拍过去,这人本来打算偷偷过来放个冷箭啥的。结果还没等选好地方,就被成封给拍飞了,就感觉自己被一头巨兽撞上了一样,然后就是脑瓜子一阵晃悠,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哈哈!痛快!不怕死的就上来啊!”成封一阵大笑,同时睥睨四方,唬的旁边的黄巾军后退好几步!

“主公!军心已乱,再打下去恐怕会影响大军的整体战斗力,不如先让这些教徒去支援广宗,我们带着暗影军和成封决战!”张角的亲兵道,如果有人看的仔细,就会发现这就是当初的暗影!

“嗯!你去带着他们支援广宗!”张角随手指了一名亲兵道,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战场!发现自己的暗影军还是能扛得住成封的进攻的!

“你们,跟我来!”这名亲兵带着人马远去了,整个战场一下子空闲了不少,这名亲兵也不傻,知道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确保广宗不失,然后自己也打听清楚了,赵云就带了几千人来攻打,自己这么多人那绝对的没问题,就又偷偷分兵两万。让他们去进攻巨鹿,打算趁着汉军立足不稳,自己再把巨鹿打回来!

张角看着远去的士兵,再瞅瞅战场上的局势,自己心里突然有点发慌,总感觉自己好像哪里算的不对,难道自己底牌尽出,还干不过一个成封,真要那样的话,自己还造反个锤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