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流年不利,春耕过后,遇上大旱,迟迟不肯下雨,多地的小麦都快要干枯而死,由于张角在百姓心中的名望有些高,这大半年成封也没有再抢夺张角的车队,就算抢,也没有太多东西,就懒得去了!这样下来,估计今年的秋收就不会太好了,但是这天热有个好处,就是修建城池很快,没有石料,成封做了模子,运用后世的烧制法,煅烧泥土成砖,又加干野草之类的,晒制土坯,几天就能修建一段,加上没有阴雨天,小半年时间,竟然快完工了!

“这迟迟不下雨,还请太守大人祈天求雨!”韩勇对成封说道

“哦!你们也是为了这事来的?”成封看着几人,皱眉问道

“不错!这天吃吃不下雨,还请主公求雨!”田豫也说着

“哈哈。迷信,这是迷信啊!”成封一阵无语,“这个求人不如求己啊。雨是求不来的,我们可以把水找来!”

“怎么找啊?”赵云问道

“呵呵,两个法子,第一掘地凿井,解决部分问题,第二,顺着地势,借着我们修城挖的土坑和开采的山石,挖凿水渠,接海河水来灌溉。”成封笑道

“这个,短时间内是挖不开的啊。我们人手太少了啊!”张辽说道

“这个我知道,可以先从内护城河里引水灌溉,我们还有粮食,还能支撑五年,先把水井挖好,水渠再慢慢挖吧!”成封也无奈,

“也只能这样了!”几人也无奈

“太极之道,一阴一阳,这世间终究是讲究平衡的,这天下大旱,估计会有不少流民的,你们到时候准备好了,我想张角是不会收留那么多难民的,只能我们收留了,还有,吴天刚经过这半年的打探,已经找到了三处张角的仓库,你们合计一下,看看什么时候把它给弄回来!”成封缓缓道,

这话一出,大厅里的气氛就不一样了,只见几人眼神发亮,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就和打了鸡血一样,互相看着嘿嘿直笑,不知道的人,听到这笑声绝对会发毛!

“主公啊!这次要我老韩也去呗!”韩勇嘿嘿笑道,“我老韩还没去干过这活呢!”这话惹得几人哈哈大笑。

“放心,这次咱们都去!”

“都去?难道是要一起给拉回来?”赵云吃了一惊!

“不错,这次三个仓库连在一起,就在太行山支脉凤凰山附近,平时没有多少人去,张角他们忙着发展教徒,重心已经转移到东郡和邺城去了,对于这巨鹿已经是当做一个大的存粮地了,我猜想他们仓库众多,这只是其中三个,这山岗上也不会留太多人,不然的话太容易引起外人注意!”成封解释道

“那我们好好研究下,看看怎么一次取回来,东西估计少不了”田豫喊着几人去商议!

凤凰山属于太行山的一个支脉,地势比较险峻,其实整个常山都是丘陵地貌,而张角也不知道什么想法,竟然敢在常山建立三个仓库,不知该该说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存着侥幸心理,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一开始建立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会有常山这么个麻烦。总之抢夺仓库这件事成了常山的首要大事!随着外城墙的修建成功,成封顾不得让众人多休息,只是举办了个庆祝晚宴,犒劳了一下三军将士,顺路借着这个机会来了个动员大会!

“各位将士,我成封在此谢谢大家!”说着成封行了个礼,惹得众人赶紧还礼!“经过这大半年的努力,如今我们常山城已经完成了扩建,这是我们以后发展的根本,这件事的重要性就不需要我再啰嗦了,这是名垂千古的事迹,而这件事就是你们亲手造成的,你们就是常山的功臣,常山的英雄!这第一杯酒敬各位!”成封卖力的吆喝着,这些话刺激的下面的军士爆发出一阵阵狼嚎,每个人都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各位将士,我成封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如今我们的生活已经足够安稳快乐了!那我们要不要也让我们大汉的百姓都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呢?”成封大声问道

“要!要!要!”喊声震天地,直冲云霄!几万人整齐划一的操作最有感染力,不自觉的就会让人热血沸腾!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第一个我们就要宣传!把我们常山的生活告诉所有能接触到的人,让他们看明白我们每天是怎么度过的,让他们自愿的来加入我们。而第二件事,就是物资,我们现在土地又增加了两倍多,但是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耕种,所以我们的屯田兵是很重要的!各位屯田兵兄弟,你们就是我们战士最坚强的后盾,只要有你们,我成封就敢带领着我们的儿郎去拼!就敢放手去推新政,去发展常山。所以这第二杯酒敬我们的屯田兵!”这话说的很多屯田兵热泪盈眶,心里的那份自卑和不满都烟消云散了!只盼望着多打几口井,多打粮食!

“当然了,我们屯田也好,种粮也好,都是需要时间的。这就需要我们的将士争取时间,而将士就需要军需物资,那我们从哪来呢?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地方,张角无道,蛊惑人心,如今又囤积大量物资,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呢?”说到这,所有人都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那还用说,都拉回来,拉回来!”几个比较好动的士兵喊道!

“对,都拉回来。哈哈”成封的话惹得一阵大笑,“但是我得先说好,这种事只能用在太平教张角身上,谁要是对百姓用这个,那我可不轻饶!”成封又赶紧给打个预防针,他还真怕这些虎狼万一习惯了,连百姓都抢,那就麻烦了!

“大人放心,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明白百姓的不易,我们只听大人的,大人叫我们抢谁我们就抢谁!”一个士兵大喊,

“胡说什么呢?我们那是劫富济贫!”另一个士兵赶紧说道

“哈哈!”这俩人的话又引起一阵大笑!

“哈哈,这两位兄弟的话有道理,我也不藏着掖着,我就是抢他张角的,因为他的物资能支撑我们发展,最重要的是他的物资也是搜刮的百姓的。所以这第三杯酒啊,得敬我们的大财主张角教主!”成封也打趣道,调节下气氛

“这最后啊,我要祝各位此次出行,能够收获满满!”最后成封说道!

两天后,成封带队偷偷出发,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如今常山的人晚上都能看清东西,没有了夜盲症的困扰,成封他们昼伏夜出,偷模的赶到了凤凰山,夏日炎炎,古时候没有空调什么的,幸好是晚上赶路,要不然穿着一身铠甲,大中午的都得成了烤肉,成封让大军寻找地方休息,并一再嘱咐道,小心谨慎,凡是山上的人,只要碰上的,一律控制起来,并且派出吴天刚,带着人潜入山中再次去探查。

“主公,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啊?”韩勇过来问道,成封明显的能感到他的兴奋!

“不急,告诉兄弟们好好休息,等我的号令!”

不说成封在这等待着时机,就在这个时候,老天爷又和大汉开了个玩笑,因为多地干旱,很多的庄稼都干枯而死。众多百姓无粮可食,听说太平教入教分粮,纷纷携家带口,去入教讨生活去,总有路远的人,没等到走到路途终点,就先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一时间,饿殍浮地,到处都有饿死的人,真的是处处见白骨,千里无鸡鸣啊。灾民所过之处,不管是树木,野菜,凡是能吃的都给吃光了。路边的尸体没有人管理,在炎热的太阳下,腐烂开来,慢慢的,瘟疫便来了,一瞬间,灾民纷纷感染瘟疫,大批灾民死亡。死亡的人又产生瘟疫,导致了恶性循环,这下整个九州笼罩在了恐慌之中!

“快快快!快点啊!”各地的郡府,都在忙着处理灾民和瘟疫,虽然说此时的大汉已经风雨飘摇,各地长官都在谋取私利,可是一旦碰上这种毁灭根基的事情,还是都会紧急处理的!因为他们明白,就算现在再怎么混乱,他们还是官,一旦灾民爆款,瘟疫爆发到死的没有一个人的时候,他们可能就是路边的一具尸体!

“赶紧救济灾民,划地安置,请全城的医馆,大夫来熬药救治病人”

“赶紧派兵,把那些尸体烧掉,挖坑深埋”

“快,快,把灾民赶走,都赶走,关闭城门!”

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态度和措施,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处理着瘟疫和灾民,但是瘟疫依然在肆虐,在快速的传播着。

“大哥,好机会啊!如今天下就要大乱了啊!我们赶紧起兵吧!”张梁粗着嗓子对张角说,

“不可!”张宝打断道,“如今到处都是灾民,瘟疫流行,不适合起事!”

“为什么不适合啊,这不是大乱,这些灾民牵制了官府大部分精力,正好没有力量应对我们啊?”张梁不解

“呵呵,三弟啊!我问你,我们的兵在哪?”

“教徒啊!”

“可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现在遇上难民和瘟疫,我想应该是在瓜分物资,准备逃命吧!”张角无奈道

“大哥不必叹气,我们物资众多,现在正好是我们大展身手的时候!”张宝劝道

“可是,二哥你不是说不能起兵么?”张梁有点晕

“没说要起兵啊,我们本来就在分发粮食,现在这个紧要关口,更得坚持做下去,官府的粮食可是没有我们多啊,我们安置灾民,减缓官府压力,他们会更感激我们,若是借此机会发展一些官员入教,以后岂不是更容易起事!”张宝模着胡子笑道

“哎呀!二哥你还真是个老狐狸啊!这样我们的教徒也多了,只是就不怕官府对付我们,把我们的粮食给征走?”

“征走?征哪去?就算他们拿走也是去救济灾民,这样耽误时间,还占人手,他们有这个精力和人员么?再说了,真要是官府来要粮,到时候我们都不用管,难民就会和他们拼命的!”张角也笑道

“大哥说的有道理!只是这瘟疫不知道如何解决啊!”张宝对于瘟疫,也是一筹莫展!

“只能等啊,这样吧,我们多施符药水,至于结果,就得按天由命了。只要熬到冬天,大雪一封,这瘟疫就能挨过去了!”张角也无可奈何,“传令各地教众,发放粮食,接受教徒,救治病人,对于严重者,一定要驱逐,万不可让瘟疫在教徒中传播!”最后张角命令道

“陛下,此次瘟疫来的太过突然,依然有不可控的迹象,臣等束手无策啊!”何进向灵帝请罪道

“哦!国舅啊!呵呵,不用着急,朕已传旨各地官府,合力安置灾民,救济百姓,只要挨到冬天下大雪,就能断绝了!另外,朕也下了罪己诏,相信这次灾难很快就会过去的!”灵帝头也不抬的说道,继续在观赏着歌舞!

“可是。”何进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道

“好了,下去吧!”

“何大人,还是别扰了陛下的雅兴。”张让笑眯眯的说道

“是!”何进无奈退走

“阿让啊,你说这事真有他们传的那么严重么?”汉灵帝对张让说道

“回陛下,他们都是捕风捉影,这点事情影响不了大汉,再说了,陛下已有对策,相信不用多久,就会过去的!”张让宽心道

“呵呵!你啊,就是会说话,不过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一会昭告天下,朕的罪己诏,另外再命令各地长吏不惜一切代价,救治百姓。世家大族也是时候出力了!”灵帝的话让张让打了个冷颤,“这陛下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要借刀杀人。看来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无能啊!”

河北甄家,山东糜家,汝南袁氏,弘农杨氏,颍川荀氏,博陵崔家等等各大豪门也采取措施,不管如何,一定不能让瘟疫传染进来!这是所有人的心声!这次瘟疫的到来,竟然让一个争斗多年的大汉朝,莫名的团结起来了!

“主公,探清楚了,就只有二百多人在这守着,没有其他人了,并且上山有三条路可走,只有一条大路可以通车!”吴天刚对成封说道

“好,子龙文远,你们等天黑上去,记住了,一个人都不能放走,既然张角的心腹,那就不要留了!”成封杀意凛然。“还有,这里的物资估计一时半会运不出去,要做好防御准备,等打下来以后,文远负责留在此地!”

“是!”几人应道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可能是此地偏僻的原因,所有人都没想到会遇到攻击,加上晚上正睡意昏沉的时候,没有浪费过多时间,二百多人就跪在了成封面前,看着这衣衫不整的一群人,成封不知道是啥还是放!两百多条生命啊,作为一个现代人,成封还真下不去手,毕竟他接受的教育里没有这么血腥的项目。田豫看出来了成封的为难,悄悄的对成封说道“主公,张角现在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招收教徒上,是不会和我们动兵的,如果要是他知道我们抢了他这些东西,那可不是几十辆车,他一定会疯狂报复我们的。所以还是”说到这田豫做了个杀的手势。

“大哥,就算全杀了他们,张角事后也会知道我们这件事的,依然会疯狂对付我们。关键不在这两百人的生死上,而是在时间上,如果他知道的时间越晚,对我们越有利!”赵云也劝道

“嗯!对!天刚,你把人都看好,一个也不能跑了,如果有人敢乱动,全部杀掉!如果等我们把东西都拉走以后,放他们一条生路。”成封的话吓得那些人赶紧扣头求放过!

“主公!”张辽一脸喜悦的走来

“哦,文远来了,看来收获不小啊!”成封笑道

“你过来,说说都有什么?”张辽带着一个人过来,看到众人疑惑,说道“这是此处的负责人,抓了他,比我们自己查看轻松多了!”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韩勇懊恼道,惹得几人一阵大笑!

“见过几位大人!”说着偷偷打量了一下成封,心里有点震撼,“这群人也太年轻了吧,这么一群人竟然叫大良天师很忌惮!但是转念一想,这群人的手段也是杀伐果断啊!又不由得担心自己的性命了!”

“嗯,说说吧。都有什么啊!”成封淡淡问道

“都在这呢!”说着只见这人拿出了一本账册!田豫赶紧拿过来,递给成封,成封打开一看,就笑了,那大嘴咧的,跟个大马猴子一样,把赵云几人看的一阵无语。“快说啊,都有啥啊?”就连田豫都有点着急,这个主公,太会吊人胃口了!

“呵呵,发财了!”成封丢下一句话,把账册扔给了田豫,“速速去搬东西,都给我拉回去!”成封红着眼睛吼道!一进如仓库,众人才知道什么叫震撼,什么叫粮山,金银照的人眼花,成堆的粮食堆在一旁,最重要的是有铠甲和兵器。成封直接命人换上铠甲兵器,前去各个路口去探查情况,又安排人把这些物资拉回去。

这可能是常山城有史以来最丰收的时候,整整拉了七天,才算是把东西都拉回去了!等到最后一趟队伍离开了凤凰山,成封放了关押的两百人,没有在多造杀孽!并且叫他们带话给张角,就说常山太守成封奉旨取用物资,等到以后朝廷会还的!这话差点没叫赵云几人一口鲜血喷出来,这也太欺负人了,心里都在为张角默哀。其实等到张角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直接气的吐血,晕了过去!

“大哥,这次我们可算是发大财了哈,但是得防备着张角的报复了!”赵云还没从兴奋中缓过来,却已经在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了。

“不错,子龙说的有理,这次我想张角一定不会再忍了吧!回去后就得加紧防御!”成封也是带着兴奋说道,毕竟这么多东西,足够常山用几十年的了,就算是养百万人,也能维持两三年了!

“主公!”田豫慌乱着从远处跑来,对正在和赵云切磋的成封喊道,

“国让啊!何事这么慌张,慢慢说!”成封打趣道

“不好了!瘟疫,瘟疫爆发了!”田豫赶紧说道

“什么?瘟疫!哪里爆发瘟疫了?”成封吓了一跳,这东汉末年瘟疫的确多,先帝时期爆发了三次大瘟疫,现在灵帝时期已经也爆发了三次了,成封知道最近会有瘟疫的,因为历史记载公元182年有一场席卷全国的大瘟疫。可没想到,自己的到来,导致晚了一年。看来自己的到来已经开始影响历史的车轮了!

“席卷九州,大范围的瘟疫!还有旱灾,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灾民涌向大城池,凡是能吃到饭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瘟疫也随着灾民的移动快去传播着!”田豫神色郑重的说道

这毕竟不是后世,成封虽然经常听到瘟疫,但是具体如何去做确实不知道,赶紧问道“那以前的瘟疫都是怎么应对的?”

“应对?没法应对,没有专治瘟疫的草药,再说了其实每次发的瘟疫都不一样,也没有办法应对,冬天有伤感,现在估计是霍乱或者尸瘟!根本就没法应对,只能等,夏天的等到冬天就好了,冬天的等到夏天,就慢慢过去了。”田豫苦笑道

“那怎么行?朝廷有没有什么旨意?”成封像是想起来什么事,突然问道

“呵呵,还不是自生自灭,陛下倒是下了罪己诏,并且命令各地不惜一切代价救治百姓!”田豫赶紧说道

“哼!罪己诏!有个毛用!”成封不屑,“不惜一切代价,有点意思。看来陛下的心思还是不在瘟疫和灾民上啊!好了,赶紧把人都喊来,我们商量一下!”成封说道

“都在呢!主公还是赶紧去吧!”田豫着急的说道

“不能放进城,要是把瘟疫带进来,那可怎么办啊?”

“就算不放进城,瘟疫就传不进来么?这些难民来了,我们总得安置啊!”

“那可不行,我们可以只安置那些健康的青壮年,其他人可以都赶走啊!”

成封远远的就听到张辽韩勇在吵着,看来众人也是统一不了意见。其实也难怪,一般人都是会以自己为中心的。碰上这种事又没有完全的解决方法,谁都会选择远离瘟疫的!毕竟这种时期人命如草芥!

“好了!不要吵了!”成封赶紧说道,看样子几人都快打起来了,

“主公!”几人行礼道

“你们的意思我也差不多明白了,但是这灾民我们得救!”成封说到这,韩勇急道“主公,不能救啊,这可不是小事啊,不是我老韩不仁义,这可是有瘟疫的灾民啊。万一传给我们,这常山就完了啊!”

“韩大人啊,不要担心,这瘟疫别人治不了,我有法子!”成封的话引得众人一愣,“我信你个鬼,你有法子?自古至今都没有人治得了!”赵云差点月兑口而出,成封看着众人明显不信的表情,摇了摇头笑着说“还记得我们上次截获的草药么?”

“什么?那些药可以治瘟疫?”就连田豫都不能淡定了!

“是,可以!”成封上次通过城里的大夫挑选草药,还真从里面发现了一些治疗伤寒,消炎祛毒和提高人体免疫力的草药!

“啊,真的,那太好了,那我同意接受难民!”韩勇一蹦三尺高的说道

“嗯,虽然可以治疗,但是效果还得看个人体质,这样,到时候有难民来了,我们先把所有难民安置在新老城墙之间的空阔地带,给他们服药,施粥!再给城里所有人现在就开始服药,提前预防瘟疫!”成封说道,“另外,排兵士负责好防卫。我们现在资源丰富,我怕有人趁机捣乱!记住了,全程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就服用草药,记住了是所有人,喝不下去的,就是给我往嘴里灌,也得每天给我灌一碗!”成封这话说的很严肃,直接把几人的小心思给打消在心底了!

“告示全程百姓,不用太担心,平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还有,军心一定要稳住,不管发生什么,军队不能乱,子龙文远,你们两人就给我待在军营里,若是有人来趁机捣乱,杀无赦!等有难民到了,先找几个病人试药,如果效果好,就开始招收难民;如果效果不好,就继续试药,直到好为止,子龙,你速去请几个大夫去仓库药房,我要和他们去配药!另外常山的水井和水渠继续修建,这些都不能停,等到这瘟疫过去了,我想我们这会有很多的人需要安置的!”成封想了想又说道

说完成封直奔药房仓库,去整理药材,派人分发给各家各户,明确告诉百姓这是防瘟疫的药,必须每人每天喝一碗,不然土地收回!反正成封是各种方式都用了,效果出奇的好,常山人竟然在这次瘟疫中躲过了一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