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267章:飞狐陉,瓮中之鳖

太原府萧府,萧摩诃身躯笔直的跪坐在软榻上,正在中堂接见两名年轻的斥候首领。

萧摩诃是并州总管府的主将之一,借汉王杨谅之便,当杨集分兵两路的消息传到太原,他第一时间便知道了,为此,他专门派出一旅斥候乔装成商人,在境内搜寻并跟踪杨集等人,这支斥候在介州发现了杨集一行,然后一路尾随,但杨集带领的侍卫皆是王府死士,他们一路戒备森严、防御严密,使他们没有下手的机会,于是萧摩诃便决定在通往幽州的井陉下手。

“萧将军,卑职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警惕,他们明明到了井陉口,却忽然匆匆的改道向北。这说明对方已经知道我们在跟踪他们,所以忽然改道,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话的斥候旅帅正是跟踪杨集等人的王须拔,他长得眉剑朗目、风姿卓著、气宇轩昂,是一个少见的美男子,他是太原王氏旁支,祖上在战乱年代去易州立足,但由于年代久远、久不相往来,故而太原王氏已经不认他们这一支了。当初他拿着族谱造访王氏祖宅的时候,被当作是骗子轰了出去,从那以后,王须拔便发誓要做出一番事业,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王氏嫡系知道旁支不依靠他们支持,也能做出一番伟业。

在王须拔旁边是他的同乡魏刀儿,此人年岁二十左右,古铜色的脸庞棱角分明,两条浓眉下是高耸的鼻梁与深深陷下的眼眶,他的长相使人一看,就知道有鲜卑人的血统。

萧摩诃以华族正宗自居,对这杂胡的模样的魏刀儿着实有些不喜,不过对方毕竟是为自己做事的小角色,倒也没有将心中的不悦之情流露出来。

“居然被发现了,看来这支人马的主将还是有点本事的嘛。”萧摩诃沉吟半晌,冷冷的问道:“对方入境至今,表现都很正常,怎么忽然发现你们在跟踪?”

王须拔不敢隐瞒,只好实言相告:“昨天正午,卑职等人用餐之际,与他们撞了个正着,这支队伍中有个名叫尉迟恭的人,认识卑职。此人乔装得非常好,但卑职昨天也武器把他认了出来。”

“尉迟恭?是不是原朔州军府的车骑将军尉迟恭?”杨谅早有谋反的野心,对于周边各州军队异常关注,而朔州的府兵又是一个上军府,故而对其将领颇有关注,而萧摩诃作为杨谅的心月复大将,自然也知道尉迟恭去职而去的事迹。

“正是!据说尉迟恭去职之后,便得杨义臣总管的推荐,去当了卫王府的属官。”见萧摩诃没有责怪的意思,王须拔暗自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嫉妒之情。他自问本事不比尉迟恭差,然而至今却只是一个斥候旅帅,而尉迟恭却通过关系成了卫王府的属官,这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

“哦?”萧摩诃听了王须拔这番话,双眼为之一亮,其实萧摩诃之前并非一定是要将这支人马歼灭干净,他的真实用意通过袭击的方式达到打草惊蛇的效果,只要这支人马产生了警惕,便会向杨广示警,促使杨广尽快布兵,以防杨谅突然袭击关中。这样便能让袭击失败的杨谅放弃裴文安的战略,改为割据齐地自立。

但如今听说杨集的私人部属尉迟恭潜入了并州,萧摩诃便猜出这支人马的主将正是杨集本人,在惊叹杨集大胆之余,也动了将之歼灭于并州境的念头。他沉思了半晌,便向王须拔说道:“你们继续跟踪这支人马,我会安排其他人去袭击他们,如果有什么消息,务必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卑职遵命!卑职告辞。”王须拔和魏刀儿只是最底层的个小军官,他们既不知杨谅即将造反,也不知自己十分崇拜的卫王杨集就在自己追踪的队伍之中,当然也不知道萧摩诃企图刺王杀驾。

两人走到门口,一名文质彬彬的总管府文官在门开与他们擦肩而过,这名文官径自来到萧摩诃面前,行礼道:“卑职张伯英见过萧将军。”

“张使君!”萧摩诃从软榻上起身,向张伯英还了一礼,笑着问道:“是大王召见吗?”

张伯英点了点头:“正是!”

萧摩诃脸色凝重的问道:“发生了何事?”

张伯英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据说窦抗派出一万五千名士兵,分别堵住了井陉、飞狐陉、军都陉东入口,大王不知他打算做什么,所以召集众臣去商议。”

“我明白了!”萧摩诃双眼闪闪发光,他稍微想了想道:“请张使君先去通知其他人,老夫更衣便至。”

“卑职告辞。”张伯英见萧摩诃身穿便服,也不疑有他,行了一礼,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萧府。

萧摩诃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了身边的侍卫,吩咐道:“立刻把这封信交给薛粹将军。”

“喏。”侍卫应声而去……

飞狐陉,就名飞狐口,也是太行八陉之一,该陉因穿越飞狐峡得名,它西起并州代州灵丘县,东至幽州易州飞狐县,全长一百余里,两侧山势险峻,一路山高林密,道路异常复杂,堪称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从飞狐县继续向东,便是幽州掌管的蒲阴陉了。

两天后的清晨,杨集等人已经进入了飞狐陉,道路蜿蜒崎岖、两边壁立千仞,但路面经过东魏、北齐两朝的不断平整和拓展,倒是能让车马自由穿梭。薛举骑马走在队伍中间,他不断抬头打量四周地形,只见这条通道宽约三丈,两边是几十丈高的悬崖峭壁,而头顶只能看到一线天空,如果有人在前方埋伏,并从上面滚下滚木礌石,他们必将惨遭重大伤亡,搞不好的话,还会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

薛举想到的危险,杨集同样想得到,但是有句话叫做“骑虎难下”,他们此时已经走了三十多里,又岂能回头?况且除了这条路,他们又能从哪里幽州?虽然北方还有一条军都陉可以进入幽州,但是从时间上说,明显是来不及了,要是因此贻误战机,导致朝廷大败,他也担不起那个责任啊。

不过比起薛举的担忧,杨集却比较乐观,他们的忽然改道已经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不但让敌方可能部署在井陉的陷阱尽数成空,而且自己这一方行动迅速,将跟踪的斥候甩在了后面,当斥候回去禀报的时候,他们实际上已经跳出了对方的包围圈,也就是说前方即便有敌军,那也只能是数量不多的游骑。

不多时,众人穿过壁立千仞的孔道,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山腰的一片平地,从这里往下看去,只见山峦起伏、层林尽染,漫山枫叶红似火。

“停下休息。”杨集见到一道清泉从山上飞溅而下,便下达休息的命令,自从他们行踪暴露之后,他便让一火侍卫将载满货物的马车拖去了代州雁门县,自己一行人则是轻装上阵,直奔飞狐陉而来,从而与敌方形成了一个时间差。这也是杨集敢走飞狐陉的原因所在。不过他为了保留起见,还是在前后都部署了斥候。

“喏!”众人闻声下马,大家担心泉水被人投毒,先让一匹弩马去小溪饮水,直到确实无毒,才敢放心饮用、喂战马。

杨集坐在一块石头上,打开随身携带的地图,将目光盯在了他们之前经过的一线天。他们刚刚安全的过了一线天,也意味穿过最佳的埋伏之所,前方虽然还有一些比较险要的地方,但是比起一线天,以及甩在身后的十多处险要,路况却是好了很多很多。

“公子,千错万错,都是卑职的错。”这时,尉迟恭垂头丧气的上前说道。

“真的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而且也是因为你,我们才知道被人跟踪了,否则的话,我们此刻恐怕已经在井陉中伏了。所以你不仅无过、反而有大功。”

杨集无语的看着尉迟恭,他最先也以为尉迟恭单鞭把他们暴露了,可是王须拔、魏刀儿等人的商人装束,以及不是打招呼、而是迅速追踪的举动,使杨集知道自己一行早就处在对方的监视之下,跟尉迟恭没有丝毫关系。

然而尉迟恭这个人实在是太实在了,他把杨集的解释和分析当成了安慰,故而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更加愧疚了,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

“公子,有功不赏、有过不罚乃是将帅之大忌。”向这边走来的杨善会正好听到他们的对话,先是给杨集使了个眼色,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无论怎么说,敬德确实犯了过错,卑职觉得该罚,若不罚,公子日后如何带兵?”

尉迟恭闻言,向杨集肃然一礼,说道:“公子,长史所言极是,请您重重的惩罚卑职吧。”

“也罢!”杨集心知不罚他,他始终都过不了心里那道关,想了一想,于是便肃然道:“那就罚你三个月的俸禄,但也因为你,使我们知道了王须拔跟踪之事,若不然,我们此刻恐怕已经全军覆没,所以你的功绩远超过失,另外赏你半年俸禄。”

“啊??”尉迟恭听到这样的罚、赏,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这么一来,搞得自己好像刻意索要封赏一样。

杨集板着脸道:“莫非你以为我们大家的命、此次任务,不值你的半年俸禄?”

“不、不是!”尉迟恭听到杨集把话说到这分上了,只好啼笑皆非的行礼道:“卑职领罚、也领赏。”

“哒哒”的马蹄声响,两名骑士自前方疾速奔来,他们正是在前方探路的侍卫,两人下马行礼道:“禀公子,我们查看了前方近四十里路,沿途没有伏兵,而且在前方十里外有个小山村,据村民说,飞狐陉近来并没有军队出现。”

杨集点了点头,道:“换马再探。”

“喏。”两名侍卫换了战马,又向前路奔去。

“看来我们的忽然改道,打乱了对方的部署。而且我们速度太快,使他们来不及在飞狐陉部署兵力。”薛举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凌敬摇头道:“万万不能大意,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公子……”便在这时,负责在后方探听消息的李大亮带着几名侍卫飞马而来,他不等战马停稳,便身手矫健的从马背上纵身而下,战马冲出数丈远才缓缓停下,而李大亮已经跑到杨集面前,行礼道:“公子,在我们身后出现了一支千余人的军队,这支军队是从太原而来,明显就是汉王派来追击我们的军队。”

杨集微微点头,问道:“他们追过来了么?”

“并没有!”李大亮摇头道:“他们在飞狐陉入口扎下营寨,而且看他们扎营的架势,是防御飞狐陉里面的我们。”

魏征没有行军作战的经历,本人也不以军事见长,他见杨集、杨善会、薛举、凌敬听了这个消息以后,脸色变得十分凝重,便十分不解的问道:“这就奇怪了。莫非是汉王放弃了追击,而是打算立坚寨、堵幽州军?”

“这支军队就是针对我们而来。”凌敬指着杨集手中的地图,用手指在幽州段划了一遍,向好友解释道:“窦抗有极有可能在飞狐县布下重兵,在等着我们一头钻进去,而身后的追兵也知道这个消息,并且料到我们必定要退回去,所以才悠然自得的飞狐陉入口扎下营寨,其目的,就是掐断我们的退路。”

“敬之所言不错。”杨集点了点头,向魏征说道:“简而言之,我们已经被汉王和窦抗的军队堵在飞狐陉之内了,当他们从两头夹攻时,便是我们败亡之日。”

众人闻言默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半点意义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打通一条生路,但是往哪边打,还得杨集来决定。

杨集没有丝毫犹豫,他起身向众人说道:“我们已经成了瓮中之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出去。西入口和情况不明的东入口比起来,只有一千人,我们攻打西入口无疑更加稳妥一点。你们以为如何?”

“卑职没有意见!”杨善会颔首道:“他们料不到我们今天就杀回去,所以我们胜算极大。说不定,还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那就这么办!”杨集向李大亮说道:“大亮,你带二十人,负责拔除敌方的斥候。”

“卑职遵命。”李大亮应声向去。

杨集向众人说道:“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出发。”

“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