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见几个面试者还想继续发问,周礼笑着说道:

“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工作,你们觉得呢?”

领导发话了,几个面试者自然埋起头干活。

他们很默契地各自看起手头的文件。

周礼站起来,走向外边,刘欣芳跟随他一起。

到了外边,周礼给刘欣芳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将五份包裹交给她,说道:

“最上面的是你的,其余四份是他们的,晚上的时候发给他们,还有吃饭的问题,你到时候带他们去食堂,或者让你下属去办。”

刘欣芳抓起自己的那一包,上下翻看,见到周礼还给自己准备了女性用品,脸色骤变:

“你连我来例假都知道?!”

周礼摇头说道:

“不知道啊,以备不时之需,现在看来,我还是很明智的。”

刘欣芳脸颊微红,她快步走出周礼的房间。

四名面试者在办公室里一边学习资料,一边讨论。

周礼和刘欣芳就站在窗户外边观察他们,偶尔也会参与到其中。

过程中,刘欣芳手里一直有一个负责记录的小本本,这也将作为面试结束后评分的依据。

一天下来,面试者的研讨工作并没有多少进展,可以说没有入门。

他们连资料上量子纠缠态的优化策略都没搞明白。

晚饭之后,刘欣芳挨个找面试者进行问话。

“今天感觉怎么样?”

“一天下来没有什么实质性成果,你觉得会影响到你的睡眠和接下来的工作吗?”

“如果有影响,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第一天还没结束,就有一个高个子面试者退出了。

第二天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三名面试者。

走廊里,刘欣芳看向周礼,询问说道:

“我们的压力测试是不是过高了?”

周礼摇摇头:

“这不算什么,未来我让他们做的工作要比现在艰难多了,如果这点小问题都扛不住,确实不适合为我工作。”

这话说起来,让刘欣芳也感觉到了压力。

毕竟她也是给周礼干活的。

上任第一天就让自己给他加班,在公司里待三天三夜。

如果不是为了三倍工资和奖金,说什么自己都不能答应。

“你觉得于伟怎么样?”周礼出声拉回了刘欣芳的思绪。

刘欣芳看向房间里个头较矮但一直以来表现都不错的于伟,说道:

“颇有表现欲,也有一定的组织能力,抗压能力应该也是组里最高的,如果专业能力跟得上,我觉得他可能是最适合做组长的。”

周礼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忽然回头看向刘欣芳,问道:

“昨晚睡得怎么样?”

刘欣芳和几名面试者都住在公司安排的类似宾馆的客房,条件还可以。

刘欣芳微笑道:

“睡得不错。”

周礼点头说道:

“辛苦了,再坚持两天。”

“嗯。”……

第三天,周礼见工作进行到了尾声,他便没有参与到讨论会议中。

到了晚上八点,这场面试正式结束。

面试小组中的于伟作为发言人,出来总结他们这三天的工作成果。

周礼坐在了会议桌的侧边,于伟站在投影幕布旁,开始讲解。

幕布上原本是金陵的地图,现在上面标注了密密麻麻的红点,如果不放大看,红点几乎平铺了整块地图,将画面染成了红色。

于伟介绍说道:

“这些红点就是我们搭建量子神经网络而需要建造的量子讯息转发基站,作用与现在的5G基站差不多,不过讯息的接收和转发过程中还需要经过数据处理。”

“基站的设立是通过我们写的一种深度学习模型,跑出来的暂时最适宜的设立点。”

“可变参数就是量子网络的幅度以及城市人口流量。”

周礼点点头,说道:

“就这?”

于伟又放了下一个图像,说道:

“我们还有第二套方案。”

周礼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于伟介绍说道:

“我们还想到了一种将量子基站缩小到芯片大小可随身携带的程度,未来智能手机搭载这种量子芯片,每个手机就相当于一个量子转发基站。”

“这样不仅可以将基站的密度提高数万倍,还将人口密度因素考虑进去。”

“人口密集的地方,基站转发数据量大,而拥有的基站密度也高,属于正相关。”

周礼这时提出了问题:

“怎么考虑人口流动呢?你这个设想等同于是建造无数个可以移动的量子基站,基站移动起来,数据节点怎么解决?”

于伟说道:

“我们可以效仿当今大厂,建造一个巨大的服务器,每个量子基站在超出设定的移动范围,就会自动上载数据到服务器,服务器再将数据转发到适合接收的量子基站,也就是智能手机。”

周礼鼓起掌来,说道:

“不错,恭喜各位通过我的面试。”

“于伟,你就当这个团队的组长吧,其他人有意见吗?现在可以提出来。”

于伟看向两个同伴。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摇摇头,他们也觉得于伟做这个组长是再好不过了。

一场为期三天的面试拉下帷幕。

刘欣芳长舒一口气,她跟周礼感慨说道:

“还好我没结婚,要不然跟老板待这么久不回家,家里那位要闹到公司来了。”

周礼笑道:

“如果你成家了,那我找你来参加这场面试也会有不少顾虑,好在你一心为事业都没考虑找对象。”

刘欣芳叹口气:

“不是不考虑,一直在找,没找到合适的而已。”

周礼笑道:

“在领导面前,不应该顺着我的话强调你至今单身就是为公司鞠躬尽瘁吗?”

刘欣芳翻个白眼:

“你连我内衣尺寸都一清二楚,更别说我的婚姻情况了,恐怕你比我都清楚我相过几次亲。”

周礼笑道:

“是的,你从二十六岁开始,一共相亲”

“打住打住!”刘欣芳恨恨地瞪着周礼,见周礼一脸的得意,她忽然坏笑道:

“我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你还了解我的了,我越发觉得你最适合我。”说话的时候,还伸手帮周礼掸平西装胸口。

周礼板起脸,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刘欣芳看着周礼的背影,得意地笑道:

“跟老娘耍贫,你还嫩了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