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周礼皮笑肉不笑地给陈总竖起大拇指:

“爽快。”

陈总说什么都要挽留周礼晚上在这边吃饭。

本来周礼准备拒绝,但意外的是,耳机里的贾维斯让周礼可以尝试接触一下这个陈总。

周礼便答应下来。

陈总很高兴地让秘书小金去定一个规格高的酒店。

周礼上厕所的时候,询问贾维斯,为什么要自己跟这个陈总打交道。

贾维斯说他在调查芯片厂的时候也调查了这个陈总,这个人的背景很硬,未来可能有很多地方需要用到他。

周礼不禁好奇,这个陈总到底有怎样的背景。

贾维斯说道:

“如果你感兴趣,晚些时候我会把他的资料发给你。”

周礼揶揄道:

“我就随口一说,我对那个地中海大叔的兴趣甚至不如他旁边那个美女。”

贾维斯随即说道:

“那个美女的资料我也可以给你。”

周礼有些惊讶:

“你连人家的秘书都给调查了一遍?”

贾维斯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是的。”

晚上,周礼出席饭局,发现只有自己和陈总,不禁奇怪,提了一嘴:

“小金不一起吗?”

陈总笑道:

“咱们商量生意场上的事情,秘书还是不参与为好。”话说完又补充一句:

“晚些时候,我让小金送你回去。”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陈总看出来周礼对自己的秘书感兴趣,所以给周礼机会。

周礼也听出来了,他哈哈尴尬笑道:

“我就随口一说,我对小金没有想法,我今年才21,小金对我来说是个大姐姐。”

陈总一副人精的模样,笑道:

“周先生现在的表现不如白天在会议桌上那样沉稳哦。还有,小金真得很棒,有谁不喜欢大姐姐吗?”

这么一说,周礼更显促狭,他摆摆手:

“这件事不要再提。”

陈总点到为止,熟络之后说到了正题:

“周先生慧眼如炬,手段通天,我今晚宴请你,是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

周礼喝了一口酒,咂嘴说道:

“说。”

陈总说道:

“就是关于投资新能源汽车的事情。”

周礼正想说话,他耳朵里的贾维斯对他传达了意思。

陈总见周礼沉默,也不急着催促,默默地喝起了面前的酒。

没过多久,周礼笑道:

“既然说到这里,那我就指点两句。”

“好!您请说。”陈总表现得很谦恭。

周礼直接说道:

“你当前接触的那个电池厂家不太行,我有一个不错的推荐。”

陈总没有怀疑,随即问道:

“您推荐哪位?”

周礼手指沾酒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孙’姓氏。

陈总语气有些疑惑:

“您说的是孙长兴的电池厂?”

周礼点点头:

“之后我会给你一份资料,你带着这份资料去找孙,助他一臂之力。”

“好!”

陈总听到这里,心里就算是有了底。

饭局后边对周礼愈加客气。

饭局结束后,秘书小金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周礼了。

小金开着一辆飞驰,询问周礼去哪里。

周礼推托不了,只好上车说道:

“你给我送到金陵理工门口就行。”

小金诧异道:

“你别告诉我你还在上学?”

周礼笑道:

“是啊,我今年六月份毕业,怎么了?”

小金感慨说道:

“您不光是年轻有为,在别人还在大学混日子的时候,您就是大企业家了,实在是太优秀了。”

周礼喝了不少酒,微醺靠在座椅上,笑着说道:

“过奖了,全靠贵人提携。”

小金接话说道:

“陈总一直说你是他的贵人,让我一定不能怠慢了您。”

周礼轻笑道:

“客气。”

到了学校门口,小金扶着周礼下车。

周礼摆摆手说道:

“没事,我还好,虽然后劲大,但我扛得住。”

话是这么说,走路已经开始有些晃悠了。

小金又上来扶周礼,说道:

“您这样能回宿舍吗?我看附近挺多宾馆的,要不我帮您找个休息的地儿?”

周礼眯着眼:

“我酒量不太好,失态了,行吧,这是我身份证,帮我开间房。”

于是,周礼和小金来到附近宾馆,开了房间。

小金服侍周礼躺下,帮周礼脱掉了衣服和鞋子。

周礼含含糊糊地让小金可以走了,他要睡觉了。

小金说道:

“你还醉着,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我在这照顾你。”

说着坐在了床沿。

周礼迷迷糊糊地见一大美人就坐在自己床前,自己伸手就能触摸得到。

心猿意马被酒精释放了束缚,他借着酒劲,随意地将手搭在小金的光滑的腿上,嘴上说道:

“麻烦你了,这么晚了不能回去睡觉,还得留在这里照顾我。”

说话的时候也在时刻关注小金的反应。

如果她拨开自己的手,周礼就打算道个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让人意外的是,小金毫不在意周礼的动作,甚至伸出手帮周礼捏捏肩又捏捏腿,说道:

“没关系,陈总之前也常常醉酒,让我加班照顾。”

听到这话,周礼清醒了不少,他脑子里对小金的欲望消失了大半,他收回手,声音略显冷淡地说道:

“我困了,你回去吧,有人在旁边我睡不着。”

“可是”小金还想说什么,周礼打断说道:

“没事,我不会吐的,不会把自己呛死的,其实没喝多少,睡一晚就行了。”

“好吧。”小金只好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周礼酒醒,还能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洗了个澡,庆幸昨晚自己没有迈出那一步。

洗完澡擦头发的时候,他跟耳机里的贾维斯说话,埋怨贾维斯昨晚看着自己差点堕落,竟然没有出言提醒自己。

贾维斯却认真说道:

“这个年纪有些需求也是正常的,托尼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美女投怀送抱,几匹马都拽不住他。”

周礼苦笑道:

“我是正经人,就算有需求,也不会找陈总的情妇来发泄。”

贾维斯罕见地开起了玩笑:

“我以为你是社会人,昨晚在饭局上,沾酒水在桌子上写字的风格可不就是你吗?”

周礼更尴尬了:

“那时候陈总拿小金的事情让我下不来台,我不得装一下气场吗?”

贾维斯没再说什么。

周礼想起什么,又问道:

“对了,为什么要支持陈总做电池?”

贾维斯说道:

“推动量子产业发展不能全靠你个人,我们需要把整个产业链拆分,同时推进,这样能省很多时间。”

周礼点点头,奇怪道:

“那电池有用吗?”

贾维斯说道:

“新固态电池对咱们没用,但是他们搭建的那个流水线对我们有些用处。”

“啥用处?”

“可以制造我们需要的规格的制冷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