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饭后,程砚把她送回家里,都没上楼就又离开了。

这下苏茶不敢再随意了,她下午去超市买了菜,晚饭就没有叫外卖,老老实实的自己煮饭吃,吃完也没忘洗碗。

不过在洗碗时,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似乎比以前变白了许多,和瓷盘一起在流水下冲洗,显得格外莹润白皙。

似乎不止如此……

第二天早上,因为昨晚没开空调,夏夜闷热,苏茶身上出了一层薄汗,她早早起来洗了个澡。

伸手抹去起雾镜子上的水汽,苏茶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还是熟悉的模样,但似乎有了一些她无法形容的变化。

……

苏茶实习的地方是一家很普通的杂志社,老板是一个不缺钱的富二代白富美,据说是苏玫曾经的大学同学,白富美开设这家杂志社的目的也不为赚钱,纯粹只是因为兴趣。

就算杂志社很普通也不赚钱,但架不住有个很有钱的老板,杂志社办公区就设在市中心商业街最贵的那栋写字楼里,层数也很吉利,十八。

八点半上班早高峰时电梯会有很多人。

为了错开人最多的时候,苏茶一般都踩着时间点上去。

……

苏茶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给按照要求编辑文字排版,偶尔会帮忙筛选一下图片。

因为杂志社出版的内容都是老板感兴趣的方向,而老板的爱好很简单,旅游风景。

她会自己满世界旅游,拍下很多风景照片传回来,偶尔会配上一些有感而发,感动自己的文字,让他们给汇总成一本杂志又再给她寄过去。

这个月老板到了新西兰,她说要给自己放个假,所以这两个月就不拍照片了,让主编他们自己找主题随便出两刊,不用给她寄过去。

之前每个月老板都会发回来很多图片,又不备注地点,只会配些零零碎碎不成段落的句子,让他们光筛选图片汇总句子就得花很长时间。

出版的杂志会送到老板手上,所以就算没有业绩压力,杂志社的人都不敢随便应付了事,每个月都会加班加点忙上一段时间。

老板度假,相当于也给他们放了假。

虽然每天还是要准时来上下班,但都没什么事情要做,尤其是实习生。

苏茶这段时间每天的任务都很少,换个工作效率高的可能半个小时就能搞定,但苏茶会拖半天,总会在不重要的地方耽误时间。

但今天苏茶拖不了了,因为明天要返校交实习报告。

实习占二十个学分。

实习期间和实习结束都必须回学校交一份实习报告,由工作单位盖章打分后加上自评分到学校盖章,汇总合格后才能拿到对毕业至关重要的二十个学分。

苏茶这一份报告,从实习开始就动笔了,硬拖到这要交报告的最后一天才收尾。

乍一看她的报告字多又整齐,肯定是每天认真总结了写下的,但仔细一看,都是些流水账一样无关紧要的内容。

不过也足够应付老师了。

……

苏茶认真写报告的时候,听到邻边办公桌两个坐一起追剧的编辑在聊天。

“你知道顶层在重新装修吗?”

“知道,听说是腾辉的法务部搬走了,要改造成电竞青训基地。”

“也太奢侈了吧,电竞这种随便找一个郊区网吧都能建基地,怎么跑市中心来了。”

“你不知道,现在电竞也搞粉圈偶像化那套,很赚钱的。”

“……”

苏茶听别人聊天也能写报告,而且字还非常整齐,一撇一捺的,端端正正。

“苏茶,主编晚上请客你去不去?”同事禾苗从旁边支了一个头过来。

苏茶也看到了主编发在群里的消息,说是她有个好朋友在附近开了一家火锅店,她打算请大家晚上一起去捧场。

“要去。”

苏茶外表看起来文静又含蓄,像个不喜热闹的小女生,但其实她从来没有拒绝过任何活动,不管是在以前学校里还是现在工作上。

只要有团体性的活动她都会参加,虽然因为存在感太低每次都会沦为背景板,但并不妨碍她亲身体会那种热闹欢乐的氛围并乐此不疲。

……

杂志社总共三十多个人,男的就只有七个,严重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下,唯二的两个未婚男士便成了众星捧月的存在。

其中去年才从中传毕业的小鲜肉何洧最受欢迎,他年纪轻,长着一张白净的脸,不算特别帅气但胜在气质干净,懂的也多,还很会说话,和每个人都能聊上几句。

何洧因为来迟了就随意坐到了靠门这边,和苏茶相邻,本来这是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位置,但架不住何洧的好人缘,他一落座就有好几个人给他搭话。

苏茶旁边文编部门的女组长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都要和何洧就各种文学作品交流一下心得体会。

“和我换个位置吧。”女组长对苏茶说。

苏茶当然很乐意,两人中间隔着她谈得兴起,她放锅里的毛肚煮老了都没好意思伸筷子去夹。

苏茶点了点头,起身的时候忘了脚边放了不少空了的饮料瓶,一脚踩在瓶身上差点绊倒,还好何洧及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扶了她一把。

“谢谢…”

何洧愣了愣,清软微甜的嗓音钻入他耳朵里,酥酥麻麻令他失神了一瞬。

明明苏茶来杂志社实习了一个多月了,他却似乎直到今天才看清她的长相……莹润净透的双眸,细腻白皙的肌肤,粉嫩的唇瓣,连耳垂都圆润可爱至极……

他握着她的手,迟迟没有放开。

他的手很烫,让苏茶很不舒服,想收回手却被他更用力的握着,而他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神也让她很不自在。

“何洧……何洧?这是怎么了?”

女组长话音一响起,何洧很快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还握着苏茶的手,他忙收回手并对她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

“没事……”苏茶轻轻摇了摇头,和女组长交换了位置。

似乎刚才那一幕让女组长有些在意,她状似开玩笑的压低嗓音对何洧道:“说起来,你和苏茶的岁数好像差不多呢,你不是还没有女朋友吗?有考虑过苏茶吗?”

何洧听言,没有如往常那般笑着回答想继续再当两年单身贵族,而是下意识的看向苏茶。

她正用筷子夹着一片毛肚,在锅里老老实实的烫了七上八下才夹到盘子里,沾了点料,觉得温度差不多了才放进嘴里开始小口咀嚼。

咀嚼的时候她的腮帮子鼓鼓的,脸颊白嫩,可以想象触碰上去柔软又温暖的感受……

何洧左手不自觉收紧,回忆刚才握过她手腕的细腻触感,隐隐的好似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似茶非茶的香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