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今天又是东元夜市一条街挂灯的热闹日子。

刚才她说有事情要和他讲, 面色很认真,江泉让先吃了饭再讲。

然后两个人就来到了这条街上。

人来人往,街很宽所以也——算拥挤, ——过总有跑来跑去玩闹的小孩子。

江泉习惯性地握住了她的手往人少的地方走。

苏茶以前是从来不敢甩开他的手的, ——仅——敢, 还会老老实实的跟上他的步子,免——走太慢手会被拽疼。

但是今天,苏茶想到早上程砚对她说的话, 还有自己刚才想好的决定……

现在的江泉是真的很温柔,他走在前面,人高腿长,一步能当她走两步,但会刻意的放慢脚步照顾她的速度,而且也——会用她挣不开的力道。

她慢慢从他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停下了脚步。

江泉也停了下来,侧身看向她, “怎么了?”

“我, 我有话和你说。”

“——是说先吃了饭再讲吗?”

“——吃了……”苏茶本是只敢盯着他的衣领看的,但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先前江奕对她说的话——

知道为什么, 从第一次见江奕时她就莫——觉——熟悉,在他面前总是忍——住慌张, 说话也总说——清楚, 也很少拒绝他什么。

江奕和江泉很像——

是气质像,而是长得很像。

在江奕提出交往时,心底对江泉的惧怕让苏茶差点没敢说出拒绝的话,直到听到江奕那句话, ‘……拒绝——是你这样拒绝的,你应该看着我的眼睛说,江奕,我——喜欢你……’

那时她才意识到,江奕是江奕,江泉是江泉,他们是不一样的。

所以她真的看着江奕的眼睛说了——喜欢他的话。

江泉改变了的话,那她也可以这样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

“江泉,我们分手吧。”

苏茶控制着没在他沉默下来时低下头,然后,她就看见听到这话的江泉脸色逐渐变——阴沉,眉眼漫上挥散不去的戾气和阴霾,呼吸变得压抑绵长,眼神中带着骇人的冷意。

“你再说一遍。”

这句话响起的瞬间,苏茶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以前,深藏内心的惊惧害怕全部涌了出来,她的脚甚至都不敢往后退上一步,被他伸手抱住时身体更是止——住的发颤,“——要……”嗓音也是颤抖的。

“我在附近找了一个住的地方。”江泉将她的脸按在怀里,似乎察觉——到她的惧意,“放在你姐夫家的行李就——要了,你需要什么,我们重新买。”

“江泉……不可以的……”

江泉摸着她的头发,垂眸遮住眼底情绪,淡淡道:“乖,听我的话。”

……

“乖,听话,我就碰一碰。”

“你要是再乱动,我就……”他凑到她耳边,咬着她耳垂说出三个字。

“我吻你的时候,你要张开嘴知道吗?”

“手放到我肩膀上,抱着我。”

“你要是不听话,外校混混堵你欺负你,我就不管了,他们可比我过分——多……”

“那个被逼跳楼的知道吗?”

“……你身体好软,我很喜欢。”

“要是你身体再软再香一点,我就更爱你了……”

“听话,吻我。”

……

那些被封藏的记忆逐渐苏醒,苏茶的脸色很白,但她还是听话的任他抱着,在他低头吻下来的时候主动的张开了嘴,手也搭到了他肩膀上。

这条夜市街也被称为情侣街,偶尔见到几个亲密拥吻的小情侣不算意外——

过林可总觉——那个人的身影很熟悉。

好不容易备胎转正的张杨正殷勤的给林可挑买好东西。也是林可为了证明自己走出了失恋的阴影,为了证明江奕在她的生活中并不重要,很快就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在今天几人的聚会中就把张杨带了过来。

但是带过来以后才发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普通人中还算帅气的张杨一走到江奕面前就显得逊色了——止一倍,身高——够,肩也——宽,气质不出众,整个人方方面面全都被江奕给踩到了泥里。

张杨能感受到林可情绪的变化,他更努力的想逗她笑,逗她开心,但她却显得有——耐烦,旁边和黎玥复合了状态恢复了——少的林帆注意到她的——对劲,皱着眉头提醒了她两句。

和朋友走在前面的江奕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身后,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旁边和他一起走的朋友跟着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到一对亲密拥吻的情侣,但男方身形很熟悉,仔细一看,似乎和江奕有一点像。

世界这么大,长得像的人多了,身形像但气质不像,倒——容易让人认错,朋友笑了笑道:“小情侣打——挺火热,大街上就旁若无人的亲了起来。”

那朋友也是个久经情场的男人,看了两眼就判断道:“女的应该脚软了,该松手了,好了松手了,——然脚软了,啧……”

江奕看着那一幕,见到被男人搂在怀里摸头发的苏茶时倒没说什么,他——是个太重情爱的人,察觉到自己内心对女人有好感了,欺骗——了自己了,那就告白。

被拒绝了也——所谓,他会很坦然的接受,——过到底还是有点挥散不去的挫败感。

“那是苏茶。”黎玥也注意到了街边刚刚分开的两人,她很快认出了苏茶,几步走了过去。

“苏茶。”

苏茶听到熟悉的话声看了过去,见到向她走过来的黎玥学姐时并没有如以往那样主动回应,她还抱着江泉的胳膊。

“你的病好了吗?”黎玥关切道:“我前几天给你打电话是你妈妈接的,她说你高烧住院了,我很担心……”

“——用担心,我好了。”苏茶低声回道。

“居然是认识的人。”那位朋友笑了笑,跟着走了过去,他想看一下和江奕身形很像的男人长什么样,“江奕,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林帆自然是一直跟着黎玥的。

一行人走了过去。

“回来了为什么——回家住呀,你出租房门口堆了——广告传单,我都帮你清理了。”黎玥学姐道:“一会儿和我一起回去吧。”

“你自己租了房子吗?”江泉问道。

“嗯。”苏茶点了点头,也——知道是在回答谁。

走过来了才发现也就是身形很像,见江奕也走了过来,朋友摇了摇头低声道:“看来长得——像你……”

“她今天不回去。”江泉回道:“我们另外有住的地方。”

“你是……苏茶的男朋友吗?”一旁的林可见他们举止这么亲密,问道。

“嗯。”江泉点了点头:“我是苏茶的男朋友,我叫江泉。”

听到这个名字,江奕愣了愣,想起那天从背后抱住他的苏茶叫的就是‘江泉’。

原来她没有叫错。

江奕内心一股说——清道——明的情绪让他有——许烦闷,——过他很快就忽略掉了那一点小情绪,他和苏茶之间总是各种误会,——要去在意就好。

看着垂眸没有反驳江泉话的苏茶,江奕眉头蹙了起来,明明现在她很亲密乖顺的抱着江泉的胳膊,那天感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江泉,为什么他总觉——……

她想拒绝。

林可也是越看张杨越烦,尤其是在发现连苏茶的男朋友都能和江奕——分上下时,她更加觉——这个张杨配——上她,觉——今天带他过来就是错误,简直让她丢脸。

“这个小串珠很——错,我给你买了几串,你要——要?”

张杨还连她的脸色都不会看,林可烦得直接拍开了他的手,“可以了,你走吧,别陪我逛了。”

“呃……怎么了?”张杨有点尴尬,看了周围一眼,“刚才——还是好好的吗?”

林可却完全不会给他面子,“你烦不烦呀,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让你走你就走!缠着我干什么?!”

“好好,你别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张杨一见她生气了,连忙哄道:“我马上就走。”

“走什么?”林帆简直看——下去自己妹妹这么——理取闹的样子,侧身看向林可道:“你这是什么毛病,让人来就来,让人走就走。”

林帆语气一重,林可就委屈了,张杨连忙又凑上来哄,——过这次没被林可推开了。

苏茶看着这一幕,内心油然而生一种羡慕,她要是有个像林可男朋友那样的姐夫或者男朋友就好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她要姐夫就——能要江泉,要江泉就不能要姐夫。

她一说分手江泉就变回去了,变——那么可怕,她就——敢再提分手了,但是不和江泉分手,姐夫就要和她分手,她一点儿也——想和姐夫分手。

苏茶收回视线,看着小摊贩推过来的串珠摊,她想要一串还——自己串,姐夫和江泉都是绝对不可能给她串手链的人。

“你要手链吗?”江泉问。

“嗯。”苏茶眼睛一亮。

江泉正想说什么,他手机响了,“你先串着,我去接个电话。”

她看着林帆给黎玥学姐串出了一朵花儿来,看着林可的男朋友给林可快要串出一整套的串珠首饰,只有自己心——在焉串了半天,都没能串上几个珠子。

苏茶做什么事都很少能坚持下去,她很快放弃,转身往讲电话的江泉那边走时。

“苏茶。”

她听到背后有人叫她。

回头一看,是江奕在她身后,他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手心上放着一串手链。

“喜欢就拿着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