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想都要什么?”

程砚冷淡的话声从门口传来, 苏茶身——僵了僵,没回头,只对拿着两瓶牛奶的小男孩继续道:“还是吃——瓶吧, 牛奶吃多了不好, 不消化……”

男孩儿挠了挠头听不明白到底该不该一起吃, 但在程·——导主任·砚的视线下,他乖巧的挺直了背,点了点头甜甜道:“好的, 谢谢姐姐。”

出了门走出几步,发现她没有跟上来。

程砚停下脚步,侧身看过去,见她盯着走廊不知在看什么,镜片下的眸光扫过她的侧脸,到底是高烧了好几天,虽然恢复了精神,但还是瘦了些许, 短发下的小脸稍有点缺乏血色。

她抬头看了他——眼, 停在门口有些犹豫。

程砚皱了皱眉,想到昨晚发生的——,眉头又松开, 同时周身冷冽的气质淡去不少,他提醒道:“苏玫在休息室。”

……

明明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入睡了, 她现在却一点觉意也没有, 如果手中这杯水换成酒,那就很适合她现在的——情了。

苏玫依稀能记起当初杨安对她说的话。

“……苏茶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这些小动作我都不放在心上,你怎么生那么大的气。”

生气。

苏玫记起自己在偶然发现苏茶那些小动作以后, 第一次对她生气了。

她指着门口对苏茶说,“出去!”

并让她再也不要来这里了。

就算没有镜子,苏玫也知道当时自己的眸色肯定是冰冷的,从来没有过的冰冷。

当时的她有着——个非常明确的念头,她需要让苏茶知道,再亲近的人之间也应该保持——点距离,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监视的隐私,有不想被别人侵入的私人之地。

杨安说得没错,那些剪衣服扣子和呲水的小动作根本不值得她动气,杨安于她不过是个工作之余的消遣,而苏茶是她唯一的妹妹。

孰轻孰重——目了然。

但她就是借那一次机会对苏茶生气了。

那时非常坚定的想法在昨晚苏茶躲开她的手,转而抱住程砚时动摇了,苏玫也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苏茶对她很重要,她把苏茶从小宠到大,就连成年了都不肯放手,自己照顾不了的也要拜托别人照顾。

就是这么重要的妹妹,她因为一些现在看来并不重要的情感而亲手把她推开了,苏玫这辈子后悔的——情很少,就连当初在瑞科做的——她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她不是个赌徒,所以再给——次机会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唯独有关苏茶时,她时常后悔,后悔当初当着苏茶的面说喜欢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后悔放手她高中三年,让她被男生拐了早恋……后悔当初指着门让她出去,后悔拜托程砚照顾她……

门被轻轻推开了,房间里半拉着窗帘,光线不亮。

“姐姐。”苏茶站在门口也不进来,看到窗户边站着的苏玫,“姐姐你不睡觉吗?”

苏玫闻言望过去,“不困,——会儿睡。”见苏茶腻在门边没有进来,她想,从什么时候开始苏茶在她面前变——这么小心翼翼了。

她太忙了,忙到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变化,或者她注意到了,不过她以为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嗯……”苏茶想了想,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半天没说出来,最后,“姐姐,我要走啦,你好好休息。”

眼见她正要关门,苏玫开口道:“你租房的钱哪里来的。”

“爸妈给的……”苏茶顿住了动作。

“爸妈都不知道你搬出去了,怎么会给你租房的钱。”

“我……”苏茶在苏玫面前从来都藏不住话,她只能选择说和不说,因为说谎会被识破。

苏玫沉默了——会儿,“你进来。”

听言,苏茶松开门把手,慢吞吞的走了进来,不过也只离着她不远不近的距离。

是苏玫将手中水杯放到窗台上,自己走过去,她帮她理了理睡乱了的头发,“以后缺钱用了就给我打电话,想要什么也和我说,受了欺负也别总藏在心里……”

“嗯。”苏茶安静的看着她,任由她帮她理头发。

“还有,苏茶你要记得,我永远是你姐姐。”

话音一落,苏茶直接靠到了她怀里,像以前小时候那样,在她怀里闷闷道:“嗯。”她似乎眼眶有点儿红,但房间内光线很暗让人看不清楚。

许久后。

“姐姐,你——年后会——来吧。”

“会的,就像这次一样,只要你需要我了,我就会——来。”

“嗯。”

两人——底时隔多年的隔阂在这——刻完全消散。

……

车上,苏茶手里捏着自己的手机,坐在副驾驶位上——底抑制不住的紧张,尤其是在看见车拐过路口向着那个她住了四年的地方过去,内——的不安更盛,她犹豫了许久,悄悄看了眼程砚的侧脸。

“姐夫……我住的地方在另一个方向。”苏茶在他视线扫过来的——瞬间低下了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一口气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下个路口右转有个公交车站,你把我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程砚扫了眼她手里被她捏得变了形的毛绒挂件,收回视线时冷淡道:“今天回家。”——

家,——哪里的家?

见她堵在门口守着密码锁,程砚皱了皱眉,从她身后伸手过去点开了密码锁。

大门金属表面反光,苏茶能看到站在她身后的程砚,他点开密码锁时也不推门,安静的站在她身后,从反光的门面上冷淡的盯着她。

本能的——悸忐忑。

她不知为何突然很想逃离,但在这个距离下,左边是墙,——面是门,后面是程砚,右边的楼梯还被他放在密码锁上的手挡住了。

她这段时间离开他太久了,久到她都忘了自己对他的惧怕,或者说是被她自己的记忆欺骗了,虚弱得病时想起的全是他照顾她时的好……

忘了他的可怕之处。

“不进去吗?”——

如既往冷淡的语气。

他给她留的,只有推门进去的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