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29、第29杯茶(重写了)

剥开的鸡蛋很白很嫩, 江奕看着她的手,很难说是鸡蛋更白嫩还是她的手更莹润,白皙细嫩的手拿着剥了壳的鸡蛋沿着他手背那条红痕碾过, 有一点烫, 但还是可以忍受。

她低着头, 眼神专注认真。

江奕注意到她的睫毛,很轻薄,微微上翘, 瓷白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唇形也很完美,带一点淡粉,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

很近的距离,似乎连两人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

他们之间总是不自觉会弥漫出这——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气氛,不管是从一开始的误会,还是到现在的关系——缓,似乎每一次的遇见, 都会出现引人遐想的画面。

房间里的温度在逐渐升高, 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被无限拉长。

还是苏茶先把鸡蛋放回碗里,她的耳尖有点红,似乎也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 拿上碗说了一句,“可以了, 我先出去了。”就很快起身离开了这里。

江奕看着她离开, 见她出门时还顺便把门帮他带上了。

………………从这里开始是修改的。

第二天,江奕提前了半个小时起床,结果苏茶比他起得还早,在他出房间之前, 苏茶就已经去上班了。

又开始躲他了。

江奕内心有一点烦躁,但到底也没有表现出来。

他——午提前回来,她却回来得比他还要早,进入房间就不出来了。

这天,苏茶很早回来的时候,发现江奕已经回来了,不,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去上班,他在客厅里对着说明书组装一套电脑设备,似乎是连主机一起全部拆卸下来重新装——,苏茶看了一眼就没看了,她低着头往自己房间里走。

在快要进房间时,听到他头也不抬的道:“帮我接杯水,谢谢!”

苏茶脚步停了——来,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江奕这句话只可能是对着她说的,她有一点犹豫,但还是进了厨房帮他接水,刚把水递给他,见他带着手套,两只手空不出来,只直勾勾的盯着她。

苏茶很快就知道了他的意思,她移开视线,把水杯放到桌上,低声道:“你自己喝。”说完又要转身回房。

江奕脱下手套站起身来,拉住了她的手,“一起去吃顿晚饭吧。”

“我吃——了。”苏茶觉得别扭,她想往回收手,但江奕握得有点紧。

“但是我还没吃。”

“你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人陪着吃。苏茶嗓音很低,夹杂着一——埋怨。

“……”江奕没说话,他安静的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松开手,看着她推门进房间又关上门。

……

在他第二天下午回来的时候,注意到鞋架上——了的鞋,空了的屋子,以及桌上的一张用水杯压住的小纸条……

‘借住的这段时间麻烦你们了——苏茶。’

淡淡的扫了眼空了的房间,江奕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

苏茶入住出租屋的当天和苏玫打了视频电话,那边是晚上,还没到入睡时间。

苏茶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在苏玫大致看了一遍觉得没问题点头后才把镜头给翻转回来。

“好了,苏茶,这个月的生活费我已经给你——去了,你记得去确认一。”

“嗯嗯。”苏茶点了点头。

不仅苏玫给她的生活费到账了,连爸妈给她的生活费也到账了,现在不缺钱底气足的苏茶又开始像仓鼠一样往杂志社零食筐里添零食了。

其中禾苗是最高兴的一个人,这两天缺零食吃,她感觉自己整个人状态都不对了。

而余晓月则是又对采访做杂志什么的失去了兴趣,之前弄好的采访稿也都被她不知随便扔到哪里去了。

三个人找不到事做一起凑到会议室最后一排看电影。

最近——洧也经常出现在她们身边,时不时的会插两句话,还会给她们定奶茶买午饭之类的,很会使唤人的余晓月自然求之不得。

苏茶去学校交最后一份实习报告的时候看到了黎玥学姐。

很——主动找人说话的苏茶想上去和她说两句‘谢谢’,但在刚走过去,看到被树干遮挡的另一个男人的身影时,她停——了脚步。

那个男人是林可的哥哥林帆。

她离得远,听不清楚他们在聊些什么。

黎玥走过来的时候看见苏茶了,这个安安静静的小学妹她一直都挺喜欢的,就是经常会有一点愣愣的,“苏茶……”

“学姐…”苏茶回——神来。

“我那天看到你发的租房砍价信息了。”黎玥学姐道:“我正想帮你进去砍一刀,结果你很快就删掉了……你租到合适的房子了吗?”

“嗯,租到了。”苏茶点了点头。

“我最近也想搬家,另外租一个。”黎玥之前都是和林帆住在一起,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想要搬出来,“你还有没有房屋中介的联系方式?能推给我吗?”

“嗯嗯。”苏茶忙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

因为黎玥学姐以前帮过她很多,苏茶还帮她一起选房子,最后选中了苏茶租的房子的对面,门对门,只隔了一条走廊。

大概是黎玥学姐搬到了她的对门,陌生的地方有熟悉的人总让苏茶很安心,每次苏茶回去都会多买一份饭,如果学姐在家就请她一起吃,不在的话自己就留着吃第二顿。

黎玥会自己买菜做饭,也经常会让苏茶过去和她一起吃。

两个邻居相处得非常舒服。

“你明天想去爬山吗?”黎玥见她夹着番茄炒蛋里面的番茄吃,问她道:“明天休息日,——我一起去徒步爬山散散心怎么样?山上有农家乐,我们可以在上面住一晚,吃点农家小菜,还有果园之类的,很好玩的……要——我一起去吗?”

“要。”苏茶眼睛亮了亮,她很久没有去爬过山了,以前都是苏玫带她去,还会有程砚跟着一起,因为程砚的存在,她总是很不自在。

尤其是自己累得走不动想要休息一——的时候,被他看着时总是开不了口,所以每次爬山都会把她累得精疲力尽,后来只要不是苏玫强制她去,她都不去了。

……

苏茶出门的时候专门换了一双运动鞋,戴了个遮阳帽,还背了个小水壶,刚走出门,又返回去在背包里装了点面包在路上吃。

只在上面住一晚的话,她就带了两件换洗的衣服——裤子。

苏茶没想到黎玥说的爬山不止她们两个人。

有林帆,林可还有江奕……

这次爬山散心是林帆组织的,两家大人一致认为林可和江奕的分手太冲动了,该找机会再撮合他们一——,哥哥林帆义不容辞,重任就交给他了,让他把两个人给约出来,不管是组织什么活动,只要给林可和江奕创造一点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行了。

离上次搬出来差不多有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和黎玥学姐相处得很好,让苏茶都忘了在江奕家里发生的那些不愉快。

爬山总是很累的,五人中只有苏茶的体力最差,走走停停的,落后几步又很快跟上去,以至于到农家乐的时候,苏茶坐——就走不动路了,趴在一处架了葡萄架的石头桌椅处休息,只觉得腿酸胀得不行。

“那你就在这里先坐一会儿。”黎玥道:“我们先去摘点草莓,一会儿摘了——来一起吃。”

“嗯。”苏茶连点头都有气无力的。

黎玥摸了摸她的头发,笑道:“看来小茶的体力是真的不行,以后需要常出来锻炼了呀!”

他们并没有急着赶路,上山一路上都是以看风景为主,都刻意的放慢脚步照顾她的速度,中途也休息了好几次,结果她还是累成了这样。

黎玥离开后,苏茶趴了一会儿,觉的有点热,她从背包里翻出了一个镶电池的小风扇,点开按钮,风开始呼呼的吹,汗液蒸发,有一瞬的凉意,稍微舒服了一点。

她把小风扇立在桌子上,又趴到胳膊肘,眼睛一眯一眯的,很快就睡了——去。这个农家乐比较有特色的一点是像村庄,住宿什么的都是独立出来的农家小院,所以不担心会有陌生人进进出出。

“江奕,你看我摘的这个草莓是不是很大,你想不想吃?我给你吃。”自从那天以后,冷静了一个月的林可到底还是放下了身段,央求着林帆把江奕给约出来,她觉得他们之间还有机会,果然,今天江奕看到她都没说什么。

虽然一路都有些心不在焉,但她说话时江奕都会听,偶尔还会点点头,这让林可高兴坏了,她觉得他们肯定很快就能复合了。

以前的江奕除了不愿意亲近她以——,会包容她所有的任性。

现在她递——去的草莓他也接了。

“我去厕所。”江奕接下草莓,淡淡道。

……

他一回去就看见趴在小院葡萄架搭的小亭石桌椅处睡着了的苏茶,石头材质的桌椅虽然坐着很凉快,但是很硬,会硌得人不舒服。

她也像是梦到了什么一样,眉头都蹙了起来。

坐在石头椅子上睡总是没有在空调房里睡着舒服。

“苏茶,醒醒,别在这里睡。”

睡梦中隐隐听到什么声音的苏茶凑到了声源处,像是一——习惯性的动作一样,她伸手抱住了他,在他怀里蹭了蹭,轻声道:“姐夫……”

糯糯软软的嗓音,带着一点讨好,不易令人察觉的依恋……

被她抱住的江奕愣了愣。

……

苏茶睡梦里又梦到自己在爬山,姐姐苏玫走得很快,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山路尽头,完全不等她,只有程砚跟在她身后,一步一步的,走得很慢,但会用一——十分冷淡的眼神盯着她,见她摔倒了也不来帮她,只等她自己走,走得精疲力尽,满头大汗。

不知道为什么,梦中的她似乎少了对程砚的惧怕,多了很多说不出来的情绪,她实在走不动了,就直接——去抱住了他,她在他怀里撒娇,想让他抱着她走,在他伸手抱起她的时候,她内心的满足感都快要溢了出来。

她不禁又软软的叫了他一声,“姐夫……”

……

苏茶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她身上汗渍干了黏糊糊的,躺在床上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一般她身上有汗都不愿意上床的。

在浴室里沐浴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小院的石桌椅上睡的,是梦游了吗?但是梦游了也不会这么准确的找到自己床上吧。

苏茶兀自琢磨了半天,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没一会儿,她的门被敲响了。

“苏茶,醒了吗?可以吃饭了。”黎玥在她门口敲了敲,“晚饭是柴火鸡,是这里的招牌菜,你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还可以再点。”

“没有了。”苏茶很快换上衣服——开门出去,跟着黎玥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有个土灶,亮着灯,饭菜都准备好了,锅里咕噜咕噜,旁边桌上还有许多草莓葡萄,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她一觉把午饭睡了——去,虽然上山路上吃了点面包,但是体力消耗大,面包抵不了饿,现在闻到饭香肚子就咕噜咕噜了。

还好大锅里的柴火鸡也在咕噜咕噜,不然被听到肯定很尴尬。

苏茶端上碗筷,小口地吃了起来。

饭后,林帆——黎玥在葡萄架下又开始谈天说地,你侬我侬,江奕在客厅看电视,林可守在门口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

看到苏茶拿着一个小筐从旁边经——,她忙拽住了她的手,道:“茶茶,你帮我一个忙吧。”

“嗯?”

“你帮我把江奕叫出来,就说我有事找他,就在院门口。”

苏茶盯着客厅桌上堆满的水果,她点了点头,提着小筐走了进去。

很难想象江奕会看偶像剧,而且还看得很专注,喜欢看电视剧的苏茶看了电视画面两眼,是一部很——很——的伦理偶像剧,很多当时的小鲜肉现在都成了娱乐圈的——腊肉,其实情节还是可以的,就是总会出现一些伪兄妹,抱错孩子,还有姐夫出轨小姨子的情节……

等等……苏茶突然想到什么,她抿了抿唇,没有再看那电视剧一眼了。

“……江奕,林可在院门口等你。”苏茶说话的时候,十分顺其自然的在桌子旁边软垫上坐了——来,放上自己的小筐,一个一个的往筐里捡草莓。

这些都是他们下午摘的,没有去参与劳动的苏茶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睡醒了直接收获别人的劳动果实不太好,但是刚才黎玥学姐给了她一个筐,让她多捡一点回房间吃。

苏茶摸着一个又大又红的草莓,香味勾起了她的馋虫,正要往嘴里递时,被江奕拽住了手。

这一瞬间,苏茶想的是,江奕会不会是吝啬鬼,不让她吃。

“还没洗,洗了再吃。”江奕淡淡道,他的眉眼都很精致却不显女气,比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还有明星相,可能因为含着金汤勺出生,他身上还自带一股贵气,能让人第一眼就对他印象深刻,所以被称为x大史上最帅校草也是有原因的。

随随便便的穿搭,随意的坐姿,每个角度来看都能设计成杂志封面图。

苏茶听了他的话,稍微松了口气,她把手上的草莓放回筐里,又听到江奕说:“你看——这部电视剧吗?”

“嗯。”苏茶点了点头,她又挑了一串葡萄。

“你知道里面王美兰和张文强之间的——场吗?”

苏茶回忆了一——,记起王美兰和张文强好像是里面小姨子——姐夫的角色,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她说这些,她看着自己还没装满的水果筐,决定安静的听他讲下去。

“王美兰抢了姐姐的丈夫,最后下场很惨,跳河自尽了,而张文强也被人设计进了监狱,判了无期徒刑。”江奕顿了顿,又淡淡道:“现实中也有很多例子,抢了姐姐的——公,被舆论网爆自/杀的例子数不胜数,网上随便一搜就是几百上千条。”

“这——不——伦理的关系,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分割线……

————写在作话肯定还是有很多人看不到,23章开始是重修的,建议觉得情节不对的从23章开始看————这章也修改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