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25、第二十五杯茶(已修)

“我看他是真盯上——了。”

回到房间里以后, 林可拉着苏茶说:“我觉得——还是得快点找个男朋友,刚才我说的那个男生——考虑一下吧。”

……

之前发现车胎有些漏气,他挪出周末的时间在车库自己换车胎。

虽然程砚的钱可以直接让他换辆车, 但是他习惯了很多事情自己来做。

包括卫生, 做饭, 工作等等……

苏玫打来电话的时候,程砚刚——车胎卸下来,他脱下手套点了接听。

“程砚, 周一有空吗?能帮我去给苏茶办理一下毕业档案移交吗?证件都在我房间里书桌柜左边抽屉……”

“她搬出去了。”想到客厅桌上留下的那张纸条,程砚眉头就皱了起来。

“嗯?”苏玫到没想过她刚走没多久苏茶就搬了,记起刚实习那会儿,苏茶有说过想自己出去住,不过苏茶从小到大都离不得人,要让她自己一个人住,指不定会出点什么乱子,她就没准。

“她倒是叛逆期迟来了, 我晚上和她打个电话。”搬家这种事怎么可以不和她报备一声。不过, 苏玫接着又道:“毕业档案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苏玫比他大两岁,刚认识的时候算是他的直系学姐,一起合伙创立瑞科的时候, 她很有能力,算是团队领导人的角色, 这种从开始就建立起的关系, 到现在就算两人的位置发生了颠倒,她也常会用平级甚至高一级的语气,让他帮忙做事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程砚到不介意这些,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应下了这件事。

一般只要程砚答应了, 他就肯定会帮她完成,——且还会帮她完成得很完美。

比——她先前说过的,让他帮忙照看苏茶,也是他答应了,她才放心离开的。

得到程砚的应声,苏玫才挂断电话。

……

在被袁承扬盯上和交个男朋友这两件事上,苏茶果断的选择了交个男朋友。

但是,似乎这位男生朋友不太喜欢她的样子……

苏茶坐在咖啡厅靠里的位置,旁边是林可,林可对面是一个叫‘张阳’的男生,他很清秀腼腆,还容易脸红,当然,脸红的对象是林可。

“这家咖啡厅还有很多很不错的甜点,比——这个就很好吃……”张阳将甜点单递到林可面前,耳朵有点红,“——想吃点什么,我请你……们吃。”

林可有些心不在焉,她盯着手机,不爱搭理他的样子,似乎没有注意到张阳对她的热情,“随便吧。”

苏茶用小瓷勺搅着杯子里的咖啡,悄悄又丢了两块糖进去,盯着糖块慢慢融化,她很专注。

似乎张阳感受到了林可的冷淡,稍微分了点关注给苏茶,他——甜点单放到苏茶面前,笑了笑道:“要不然你点吧,点两份,——一份,林可一份。”

苏茶没有拒绝,她指了一下看起来就很诱人的那个招牌甜点,“这个可以。”应该好吃。

甜点刚端上来,林可似乎觉得差不多了,她把手机放回包里,看了看两人道:“我就先走了,——们下午一起好好玩儿…”

被林可看着,张阳又红了红脸,点头道:“好。”

苏茶也点了点头。

林可一走,像是把张阳的魂儿也带走了,他心不在焉的,盯着林可那盘动都没动过的甜点。

蛋糕很软,苏茶拿着小勺子一戳就陷了下去,吃到嘴里满口的甜香,——分满足。

从咖啡厅出来后,张阳带她逛街,他的状态明显恢复了不少,会主动找苏茶说话,他问:“——是林可的室友吗?——们关系是不是很好,有没有经常一起玩儿?”

“我们是大学室友。”苏茶只回答了他第一个问题。经过一条比较热闹的街市时,她见到有卖手机挂件的,便停下脚步挑了——个毛绒绒的小球,买下以后,将手机上原本那个已经有点旧了的小绒球给扔到了垃圾桶。

等她重新在手机壳上挂好一个小球,一抬头,张阳已经不见了。

张阳并没有发现她什么时候停下的脚步,只知道自己走着走着,苏茶人就没了,他又原路返回去,还是没见到她人影。不禁有点气恼,他想,在林可心中,自己也就只配得上这样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了。

……

不知道袁承扬走没有,苏茶回林可那里时,在门口犹犹豫豫的不敢进去,她摸了摸自己的钱包,还有一百二——多块钱,——果住了酒店,可能在下个月工资,爸妈和姐姐给的生活费到账之前,自己就得吃土了。

江奕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在门口数钱,数完就开始发愣,“堵着门干什么?”

“啊!”她茫然抬头,看见是他,忙往旁边挪了挪让开,看样子是想让他先进去。

江奕并不关心她为什么不进去,只自己开了门,迈步进去随便把鞋脱了,也不放进鞋架,踩着拖鞋往客厅走。

他没有——门关上,苏茶往里望了望,在确定里面没有袁承扬的身影时才走进去,盯着江奕乱放的鞋,因为之前引起的误会,苏茶也不敢帮他摆整齐,她只把自己的鞋并齐放好到鞋架的角落。

屋里不仅没有袁承扬,连林可都不在。

苏茶本来想到客厅里喝口水的,但因为江奕在,她就直接回了房,中途口渴得不——,听到他似乎回房了,她才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解了渴又装了满满一杯水,端着往自己房间走的时候,看到江奕的门开了。

江奕换了身浴袍,颈上搭了张白毛巾,应该是想到浴室洗澡。

他一开门见到她,扫了眼她手上那杯水,又见她视线触到他浴袍未遮住的大片胸口时,像被烫到一样侧开了头,端着水杯很快小步进了房间……

这种反应……

江奕自己一个人住惯了,平时都不会太在意细节,浴袍常这样随意系一下,但被她突兀的看一眼又跑开,他内心突然就——分烦躁别扭了。

一直到开了淋浴,哗啦啦的水从头淋下,内心的烦躁感也依旧挥之不散。

……

苏茶回了房间,给林可发了个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林可那边却迟迟不回。

虽然知道林可和江奕闹了别扭,但是林可总不能不回来,让她和江奕单独住一起吧!苏茶想到刚才江奕的脸色,他明显是对她很不耐烦。

被人讨厌了这点,苏茶还是能意识得到的。

她很少有这种感觉,以前不会有人特别讨厌她,因为她存在感低,就算是姐夫程砚,一开始也只是不喜她拖延懒惰,并没有讨厌她,她在家的时候还会叫她一起吃饭,读书的时候也会来接她,虽然是一张冷脸,但其实很可靠……——

果不是……

但是江奕对她的厌烦是她能直接感受到的,所以她下意识的就想和他保持距离。没有人想去接近一个讨厌自己的人,苏茶自然也不例外。

在等林可回消息,无聊的翻手机群消息看时,发现被她设置了免打扰的班群里辅导员发了明天要回校办理档案移交的公告。

档案移交?

苏茶从来没有自己弄过这些资料,以前苏玫都是会——她的事给记到自己的日程表上,到了时间该办什么就当成工作一样一起给办了,但是现在苏玫出国了,没有人能帮她做这些事了……

苏茶从床上坐起来,到书桌旁拿出了纸币,根据公告上的内容,看有什么需要带的,办理的,都一一记了下来。

她翻遍了——李箱,除了一张自己的身份证还有——张卡之外,什么该准备证件都没有。她的证件应该全都在苏玫那里,不会给顺路带出国了吧,苏茶想到这种可能性……

叮玲玲……

像是为了打消她的顾虑,苏玫的电话及时打了过来。

“苏茶,搬家了怎么不告诉我!”电话一接通,苏玫责备的语气,“——哪里来的钱租的房子,还有在哪里租的,有没有朋友和——一起?租房合同的电子版发给我看一下。”

苏玫这通电话是苏茶开始就预想到了的,她都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苏玫的话声响起时,她还是难免紧张,毕竟是自己先斩后未奏,她回答得都没什么底气,虽然一直以来她都并没有什么底气,“姐……是,是爸妈给我的钱,我自己租的……电子版一会儿发给——……”

“地址,紧急联系人电话给我一份,另外,——租房的时候看过小区治安没有,安不安全?”

“安全的……”

苏玫又仔细问了一会儿,最后才道:“身份证是不是你拿着的。”

“嗯。”

“好,——明天记得回家一趟,——身份证给程砚,让他帮你办一下档案移交,其他的资料他都准备好了。”

回去??!

“不……不回去……”苏茶紧张的都要拿不稳手机了,她结结巴巴道:“我,我可以自己办……”

“——证件都在家里,不回去你怎么办?”

“身份证……”

“——了,——不想回去,我就让程砚过来找你。”

“不不不……”苏茶欲哭无泪,“我回去。”

……

苏茶拿着身份证点开密码锁,推门而入时,首先看到的就是光洁一新的地面。

一般地这么干净,鞋柜这么整齐,就是程砚在家的标志。

她脚步有千斤重,看到自己的拖鞋还在原来的位置,她磨蹭着换下鞋,慢吞吞往里走。

刚进客厅就看到书房办公的程砚,他坐姿笔直,手里拿着笔在一份文件上——着什么,鼻梁上架着的细金边眼镜在光的反射下翻着金属光泽,更显得气势果断锐利。

电脑连线的对面正有人向他汇报工作。

他知道她回来了,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苏茶坐在离门最近的那个沙发,拘束的样子不像回到了自己家,倒像是踏入了一片自己不该进的地方。尤其在程砚冰冰凉凉的视线往她身上扫了一眼后,她更加坐立不安,眼睛都不敢乱看,只盯着桌面上的被子看,手也紧张的捻着衣角。

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非常难熬,苏茶就像是被他刻意忽视了一般,她觉得自己现在是在接受一种类似于关禁闭面壁的酷刑,整个人拘束紧张得动也不敢动一下。

程砚稍微动一下,喝咖啡,翻看文件之类的,她的心都会跟着抖一抖。

苏茶不知用了多大的勇气,在她悄悄——自己的身份证放到桌上,正轻轻挪动着想往椅子边上靠时,程砚终于放下了笔。

他切断了视频,就坐在那里,镜片下的黑眸看着她,用一种非常冷淡的命令语气,“过来。”

苏茶开始还顽强的坐在原位低着头一动不动,在他椅子动了似乎要起身时,她瞬间没出息的站起了身,身体先一步于理智作出了反应。

……

程砚很有耐心,见她慢吞吞小步过来,走到书房门口迟迟不敢进时,他稍稍冷冷的瞥她一眼,她便不敢再耽误。

“身份证……档,档案……”他一起身,苏茶便害怕的结结巴巴起来,胡乱说了些话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今天穿的是裙子,不是那种显身材的修身裙,——是有些宽松,布料很轻薄的碎花裙,她腰身很细,程砚亲手丈量过,也知道触感,——天不见,她又变漂亮了许多,肌肤嫩白得好似能掐出水来,怯弱不安的眸子盈着水意。

程砚伸手揽过她的时候,发现她身体有点僵硬,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将她抱上书桌坐着,还没吻下去就听她娇软的嗓音颤颤巍巍道:“姐夫……”

坐在书桌上,她的脚垫不了地,被程砚按在怀里,一吻下去她就软了身体,发觉到他的手在她腿侧往上推裙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