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

聚会第二轮在ktv,闹哄哄的环境里,有唱歌的,玩牌的,还有玩游戏输了喝酒的。

何洧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她。

包厢很大,他拿着话筒往角落里看,以为像苏茶这样腼腆乖巧的女生会抱着一杯果汁安静的待在角落,与周围一切格格不入……

但他想错了。

苏茶正坐在几个玩纸牌游戏拼酒的美编组组员旁边,她手里抱着一大瓶酒,见到哪个输了游戏的人酒杯空了便悄悄给他满上,顺便再往酒杯里添上一粒冰块。

别人笑的时候,她会跟着弯唇,游戏到瓶颈时,得了空闲,她会轻轻抿一口自己酒杯里的酒。

当发现某人喝得太多了时,她还会贴心的在那人酒杯里少斟点酒多加几块冰。

就这么几圈游戏下来,似乎都没人注意到他们身边有个积极又体贴的斟酒小服务员。

何洧仔细回忆,隐约也能记起自苏茶来了的这一个多月里,杂志社大大小小聚会不下三次,每次好像都有苏茶,又好像没有……

他记得某次聚餐后,几个女组长打麻将三缺一非要拉着他一起,他不好拒绝扫兴,便点头应了下来。

坐下之前他旁边还没有茶杯,坐下之后,手边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杯加了糖的柠檬水。

他以为是自己记错了,当时并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想来,那日苏茶应该就在那里……如同今日一般。

不同的是,这次他注意到她了。

……

苏茶看同组成员们玩了几次纸牌以后,发现旁边本来玩转盘骰子的人聚了十多个开始玩狼人杀和剧本杀。

她喜欢人多热闹,再加上对复杂一点的游戏更感兴趣……

……轻轻把手中的大酒瓶放回原处,苏茶端起自己的小酒杯,小步挪到了旁边队伍里。

大概是她挪过来的时候碰巧发牌,她面前桌上也被发牌人随手放了一张牌。

苏茶愣了愣,见周围人都陆陆续续拿了牌开始看身份,她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拿起了面前的牌。

是平民!

很普通的身份,但苏茶还是克制不住的有点小紧张。

习惯了做旁观者,这次却成了参与者。

轮到苏茶发言时,她只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内容的话。

“我是平民,是好人。”

因为参与的人多,发言少没什么身份的都被法官直接略了过去。

即便如此,苏茶还是很有参与感的认真去分析到底谁是好人谁是狼,虽然她听下一个人发言时总会忘记前面的人都说了些什么……且每次都跟着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投票。

最后场上还剩不少人,她平民的一票虽然不太重要,但她也不敢乱投,正犹犹豫豫举票不定时……

“投2号。”

突然在她耳边响起的声音。

苏茶侧头一看,是何洧,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她身旁微靠后的位置。

见她看着他,他回以一笑道:“听我的,投他就赢了,2号是最后一匹狼。”

他是旁观者。

苏茶一向觉得旁观者是最容易纵观全局的人,比如她看别人打麻将,她能看四家牌,哪个人打什么牌会点谁的炮她都一清二楚。

只靠发言分析的话,能知道2号是狼,但场上还有这么多人,何洧怎么能那么肯定只剩他一只狼了呢?

私以为何洧肯定是偷看了所有人的牌,和以前她旁观别人玩狼人杀时一样,总喜欢先把所有人的牌看一遍……

苏茶非常相信他,直接把票挂在了2号。

果然,2号是最后的狼。

游戏结束,好人胜利。

同时苏茶给了何洧一个只有像他们这样的旁观者才能理解的腼腆感激笑容。

“谢谢……”谢你偷看别人的牌来帮我。

何洧猜不到苏茶的心思,就觉得微暗的灯光下她莹莹亮亮的眸子很勾人,嗓音也轻飘飘的,挠得他心尖发痒……

这么近的距离,他又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若有似无的,令人不自觉想靠得她更近。

“苏茶……”做我女朋友吧。

他几乎就快脱口而出时,听到她手机铃声响了。

……

看到来电显示是姐姐时,苏茶心跳都漏了半拍,忙出了包厢,跑到相对安静的电梯那边才敢接通电话。

“姐姐……”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我……我在聚餐,主编请客吃饭……”

“是吗?怎么感觉你那边很吵。”

“是火锅店,人很多。”

“吃完了吗?”

“马上了……”

“好,发个定位给我,我来接你。”

“不……不用,我可以自己打车回来。”

“这么晚了,不安全。”

“安全的……我可以和同事一起。”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在苏茶忐忑不安时,听到苏玫冷冷的话声。

“苏茶,发定位。”

一般苏玫叫她全名的时候,就是要生气的前兆。

苏茶不敢再糊弄她,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在ktv并且喝了一点点酒的罪行。

“……对不起。”

苏玫没给她解释的时间,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嘟嘟声响起的时候,苏茶心都凉了。

……

从小到大,苏茶都有三个家长。

慈父慈母和严姐。

苏玫大她七岁,隔代遗传到了祖父强势的性格,有极强的好胜心,什么都要争第一,成绩要争第一也就罢了,还想要个最完美的妹妹。

苏茶记得自己刚上幼儿园的时候,苏爸带着苏玫来幼儿园接她……

苏玫一进幼儿园就一眼就相中了幼儿园里那个最漂亮的小孩儿。

她一定要苏爸拿苏茶去换,说苏茶连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九九乘法表都不会背,长得还不好看,肯定不是她亲生的妹妹!

完全不管脚边啪嗒眼泪汪汪要姐姐抱抱的小可怜茶。

后来,意识到苏茶是她妹妹这件事无法更改后,苏玫逐渐降低了要求,勉强有个不漂亮的妹妹也行,只要她成绩好。

但无论她怎么监督苏茶看书学习,苏茶的成绩永远提不起来,不上不下,一直在中下游。

苏玫到外省读大学时,还经常往家里打电话,问苏爸苏妈,苏茶有没有在认真学习。

“小茶她天天都在看书,你放心吧。”

是了,天天日以继夜的学习,成绩排名依旧非常稳定。

……

如此,等到苏玫逐渐心智成熟,偶尔回家能听到隔壁邻居向苏爸苏妈诉苦自家孩子的叛逆不服管教blabla……

那时候苏玫就想……

苏茶虽然长得不漂亮,成绩不好,但她乖巧听话呀!

只要不抽烟喝酒烫头,那苏茶她就是好女孩儿。

这想法一直持续到今天。

……

苏玫挂断电话的时候,脸黑的无以复加,因为她听话的妹妹,不仅学会撒谎还开始喝酒了!

见苏玫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走,程砚提醒道:“你喝酒了。”

“我喝酒和她喝酒能一样吗?!”苏玫语气不自觉变冲。

程砚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苏玫这才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那股气瞬间消了下去,她揉了揉太阳穴,对程砚道:“抱歉,我忘了喝酒不能开车。”

“我去接吧。”程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