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冲动和任性是青春的附赠品, 在方灼出生后的第十八个春节,迟到地出现在她生命里。

在——之前,方灼不会因为某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出现在城市的陌生角落, 不会纵容自己去满足那么多无用又奢侈的喜好, 也不会在深夜里陪伴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散步半个小时乃至更久——

些似乎都是严烈的特权,他拥有很多天真。

数不清时间的分秒, 各种不切实际的妄想,出现——片空白无法填满的预期……——些都是方灼——个迟到青春期的后遗症。

然而等到天边的最后一点冷火湮灭,万千星辰被烟花燃放过的白尘笼罩,严烈还是没有说出他的愿望。

人群散去,如海面滔天的风浪平止。

严烈的声音又一次变——清晰, “不是愿望,是目标。”

他的头发被江边的风吹——凌乱,露出光洁的额头, 弯——眼睛——:“等哪天实现了——就告诉你!”

方灼无语——:“那你为什么现在给——预告?”

严烈不负责任地说:“为了考验你的耐心!”

方灼笑——问:“你想——考验一下你的耐揍吗?”

严烈转身就跑。

跑了一段路, 他又回过头,借——距离掩饰, 嬉笑——问:“对了, 放假的时候, ——问过你一句——,还没有说完。”

方灼——:“快说!”

严烈混不正经地问:“等你有钱了, 家里介意多养一口人吗?”

方灼沉默片晌,认真看了他一眼,说:“笨蛋。没钱也——养——起一口人。”随即皱起眉头, 懊恼——:“但是你有点贵。”

严烈大声反驳:“——没有!你胡说!”

路灯穿过婆娑的树影,女生走在林荫——的光影下,垂眸在微信上打字。输入一行, 想想又删除,只发了一个表情包。

她边上的朋友靠过来问:“你在给谁发信息?”

“没有谁,今天在饭局上遇到的一个弟弟,——爸朋友家的小孩。长——还挺帅的,就是特别高冷。”女生退出聊天界面,又在另外几个群里发了几句祝福,随口——,“明年要上大——了,——推荐他去b大,他一直对——爱答不理。”

朋友兴味索然,说——:“现在才高三啊?——个年纪的男生高冷有什么独特的吸引——?高三已经够沉闷了。”

女生笑了一下,抬起头——:“——知——你只喜欢帅的。”

“——喜欢开朗有趣一点的,——惜——种男生很多都是中央空调,没法儿认真谈恋爱。”朋友用——肘撞了下她,朝——前方点了点下巴,小声——,“你看对面那个小哥哥,刚才和——一起看烟花的,——观察他很久了,不知——现在读大几。”

女生顺——方向望去,看见一张几小时前刚见过的熟悉面孔。对方那跟“高冷沉闷”无缘的脸上此时带——清爽和煦的笑容,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好意赠送给他面前的人。

双方有片刻的视线交汇,对方应该也看见她了,或许是没认出来,或许是没放在心上,下一秒很快移开,继续跟面前的人说。

两人呼吸时飘出的白色雾气在空中交融,踩——细碎的橙光缓缓踱步。和谐温柔——甚至有点不真实。

女生怔——稍许,重新切回到刚才的聊天界面,将表情包撤回,并装作无事发生地删除了聊天框。

朋友余光瞥见她的操作,揶揄——:“怎么了?发现高冷的男生没有阳光的男生富有吸引——?”

女生面不改色——:“没什么,仔细想了想觉——他还太小,不——让他误会,耽误他的——习。”

“——倒也是。”朋友叹——,“找不到捧在——掌心的人,不如——去买杯奶茶?”

严烈不想回家,方灼只好领他回去。两人在半路找到了抛下的自行车,推——去往叶云程的出租屋。

严烈今天晚上没吃多少东——,此刻火气散去,觉——饥肠辘辘。

方灼让他在桌边稍等,端——饭菜过去加热。

锅里才刚倒上水,叶云程就穿——睡衣出来了。

“舅舅,——吵醒你了?”严烈站起身——,“新年快乐!”

叶云程睡眼惺忪,惊讶过后笑——:“新年快乐,你怎么——么晚来——里了?”

严烈乐呵呵——:“过来蹭顿饭!”

叶云程在桌边坐下,问——:“吃过饺子了吗?冰库里还有没吃完的,——以现在给你煮。”

严烈挽起袖子说:“好啊——自己煮。”

叶云程拉开冰箱门,给他指明位置,把饺子拿出来。

“哦对了,还有鸡蛋酒。”他想起来,热情推荐——,“冰箱里还剩半瓶黄酒,——给你打个鸡蛋——去炖一炖。”

严烈急忙推拒——:“——不喝酒!”

叶云程问:“你是酒精过敏吗?”

严烈含糊地说:“倒也不是。”

“那就只喝一点,——个很补的。”叶云程温声细语地——,“甜甜的,跟普通的酒味——不一样,很好喝。不信你问灼灼。”

方灼打开油烟机,作证——:“真的很好喝。”

严烈还在想怎么拒绝,叶云程忽然抬——摸了下他的脸,陌生的感觉叫他打了个激灵。

他克制——没躲,就见叶云程脸上满是担忧,嘟囔——:“吹风了你——两个,在外面玩——那么晚,脸都冻僵了,那更要驱驱寒。喝一点啊。”

严烈嘴唇翕动,没法思考更多,下意识地答应下来。

两个灶台都点上了火,酒精的味——慢慢——蒸锅的缝隙中溢出,和严烈以前闻过的不同,带——一丝甜味的清香。

方灼站在洗——台边看火,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严烈喜欢吃甜的。”

叶云程说:“是吗?”

“是的。”方灼很肯定地说,“还喜欢吃蛋糕,你以前给——做的甜点就是他吃的。”

严烈:“……你是在告状吗?”

“——有什么?喜欢吃舅舅给你做。”叶云程将——有的细节都记——很清楚,“灼灼喜欢吃辣的、咸的,喜欢吃肉,舅舅也给你做。”

方灼回头,露出个——逞的笑容。严烈很少在她脸上看见那么幼稚的表情。

他虚靠在冰箱门上,感觉烘烤到了灶台的暖意,心里不解地想,——个家怎么那么暖和?——个地方他真的特别喜欢。

饭菜热好后,冒——热气端到桌上。

方灼跟——吃了点,叶云程不饿,没有动筷,但也不离开,坐在边上看——他——吃。

他问:“今天晚上回去吗?”

严烈犹豫了下,说:“不回去了。”

“那你睡客厅还是跟舅舅一起睡?”叶云程说,“你的床垫还在——里呢,明天给你送回去?”

严烈说:“——睡客厅吧。床垫也留——吧,给——留个坑位。”

叶云程伸展了下——臂,笑——:“那舅舅以后——租个大点的房子咯。还有你和小牧,咱——家人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