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严烈的这一天, 简直可以用灾难来形容。

早上,跟严成理有合作关系的供销商上门拜访,带了一堆礼物。

严烈本来在书房玩电脑, 被严成理喊出来会客。

双方围绕——茶几, 恭维又热情地开始攀谈。严烈坐在一旁,对着电视里莫名其妙的节目无聊发愣, 在对方提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及时应上两声,以证明自己的存在。

他克制着烦躁,没有流露出来。

这是灾难的开始。他当时就觉——这一天不会好。

下午,精心打扮过的两人带着他出门吃年夜饭。

他们提前在酒店订了个包间,和自己相熟的几位朋友一起吃饭。

酒桌上的时间过——特别缓慢。一群人大声说话、互相敬酒。觥筹交错的喧哗中笑——面红耳赤, 说着多年未见后的青春回忆,只是严烈一个人与这氛围格格不入。

他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夹着面前的菜简单吃了两口, 觉——索然无味。又安静等了半个小时, 拿出手机和赵佳游匹配打游戏。

同桌有个年龄跟他差不多大的女生,坐在他不远处, 眼神时不时往他这边瞥来, 问了几次他要不要饮料。

严烈在努力保持自己心态的平和, 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对方想要搭话的心情。

同桌的叔叔帮忙介绍了下,严烈装不下去, 才抽出精力,跟她互加了微信,

女生问:“——今年高考吧?想好考哪所大学了吗?”

严烈感觉今天连游戏都不是特别顺利, 和赵佳游一个队伍,匹配到了很坑的队友,接连战败。他抿着唇角, ——了两秒才回答:“a大。”

“a大是不错,但b大更好吧?我听叔叔说——的成绩不错,——有考虑去b大吗?”女生单手支在桌上,侧着身和他说话,“叔叔的生意不是主要集中在b省吗?我也在b省上大学——要是来的话,说不定学姐能关照你。”

失败的字样在屏幕中亮起,严烈憋闷地吸了口气,这才扭头看她,回道:“我喜欢a大。”

“为什么?”女生问,“——对a大有特别的情怀吗?”

严烈说话的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只知道他这人不是非常亲切。

他盯着屏幕中的游戏界面,言简意赅道:“嗯。朋友都在这里。”

严成理注意到这边,拍——他的肩膀说:“他就是这性格,不喜欢说话,只喜欢读书。特别闷吧?”

几人笑起来。严烈的唇角几不可察地抿紧。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父母在一起,情况总是会变——很糟糕。

他没有办——从彼此的相处中获——一点温情,只有应付的疲惫。

而两位长辈也察觉不到他的情绪,如果他露出一点不高兴,他们会更加奇怪地表示:“——为什么要生气?”

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在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规则进行交流。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严成理喝醉了。

他太久没回a市,一回到这个地方就想起自己当初创业失败的惨淡经历。

男人大概就是这样,成功后重新面对曾经的挫折,会有——特别的慷慨,很容易情绪激昂,跟人畅谈——去。似乎这样就可以弥补年轻时的抑郁。

但是严烈对他的——去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叫了代驾,把脚步虚浮的人架进车里,关上车门。

密闭空间里的酒精味道逐渐加重,严烈每一次呼吸,都感觉脑袋阵阵地发疼。

严妈妈脱下——套,靠在椅背上醒酒。

车里的暖气缓缓吹出,使人越加困顿,

玻璃——的街道张灯结彩,目之所及全是红色的灯笼与庆贺的对联。

路过红绿灯时,一行人穿——喜庆的新衣服,结伴从人行道上走过。

这一天,这个世界,好像哪里都有很热闹,突显得他像个异类。

等车到家门口,严成理已经彻底昏睡过去了,严烈叫了他两声,他只挥挥手,发出几声模糊的呓语。

严烈没有办——,背——他回到房间。

严妈妈紧跟——进来,叹了口气,按——额头舒缓酒气,吩咐道:“——帮忙照顾一下——爸,我先去洗个澡。”

严烈沉默地将人放到床上,给他脱去衣服和鞋子,再把他的领带解开,拿了条湿毛巾给他擦脸。

喝醉了的人手脚特别沉,猛然间的一个挣扎力气又很大。严烈闻着他身上的酒气,所有的好心情零落殆尽,在x的负半轴朝——背离零的方向不断坠落。

太糟糕了。

真是糟糕的一年。

他完全不需要这两个人放下工作,牺牲事业的“辛苦”陪伴。

小时候都培养不起来的感情,为什么会觉——人长大懂事之后,就可以无条件地给予呢?

严烈走到阳台,用水泼着洗了把脸。

冰冷的液体带走他的体温,也麻痹了他的触觉,冷到颤栗的呼吸迫使他压下胸口的火气。

等他闻不见身上那股酒味,才停止这——自虐般的行为。

手指已经红肿起来了,僵硬——难以动作。

他背考在阳台的墙上,沉沉吐出一口气,摸出手机尝试解锁。

屏幕上留——方灼的两条短信。

第一条是一个小时之前,他们刚出酒店的时候。

第二天是一刻钟之前,上面写——一串扣扣号码。

严烈在号码上停留了片刻,回——神来,惊讶地选择复制,黏贴到软件的寻找功能中。并在点击确定按钮后,搜到了一个叫“小太阳”的用户。

对方的头像是一个卡通版的太阳,那神似假笑的表情十分——具有灵性,严烈盯着看了许久,诡异地觉——好笑。

等他切换到主界面,对方已经通——了他的好友申请。

君有烈名:灼?

小太阳:烈?

严烈有点兴奋。

他再也不用为方灼发一条短信要一毛钱而觉——心痛了。

于是他接连发了好几个表情,以表示自己的快乐。

方灼大概受不了他的刷屏,发了一个省略号。

严烈松开手指,耐心等她打字。

小太阳:——在干什么?

严烈转过身,对着窗——拍了张照片发——去。

没多久,方灼回复。

小太阳:不要发照片,流量不够。

君有烈名:……

好的。还是一样要扣扣索索。

严烈笑了出来,抬手用力抹了把脸,将颓丧之气消去。

君有烈名:太讨厌别人喝酒了,——年为什么非要劝酒?喝醉能有什么快乐?

方灼看——面前的一碗炖黄酒,很难客观回应他这个问题。

叶云程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见她发愣,催促道:“快喝呀,趁——喝。我差点忘了,还好做梦的时候想起来。鸡蛋炖酒特别补身体,这可是你刘叔自己家酿的黄酒,味道香甜醇厚。喝完早点睡,趁——假期好好休息,好吗?”

方灼皱着眉头,违心地输入回复。

小太阳:是的,一点都不清醒。

君有烈名:——怎么载扣扣了?

小太阳:舅舅要去睡觉了,把手机借给我,让我掐12点帮他发几个祝福。

小太阳:——12点我就把扣扣卸载了。

严烈哭笑不。

感情这还是个限时功能。

君有烈名:那不是要很多一毛钱?——不如把软件留下来,加他们的扣扣送祝福。

小太阳:【愁苦】

小太阳:我才知道原来他的短信有套餐,每月可以免费两百条。

君有烈名:??

小太阳:所以我也可以给——发一条。

小太阳:但是不能发很多,因为没时间数,如果哪天发超了我会很难受。

君有烈名:谢谢——啊。

小太阳:我不是小气。

这话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方灼决定转移话题。

小太阳:听说12点市中心有烟花表演。

严烈下意识地朝天空望去。

月明星稀,天色不是墨黑,在灯火的映衬下,透着微微的蓝。

隔——丈量不清的距离,隐约的欢笑声传了——来。

他有一——很迫切的,想跟方灼分享的心情。至于分享什么,他一时形容不清。

小太阳:我这边好像看不到。

小太阳:到时候——可以给我发【一张】照片。

她的重点圈——很到位。

方灼拿着手机,等严烈回复。

可是这回明明不是短信,严烈依旧没了回音。

小太阳:——是不是网络不好?

五分钟后,对方还是没有消息。

方灼盯着聊天框顶部的“手机在线”陷入沉思,将聊天框往前推了一点,确认自己刚才应该没说什么让人生气的事情。

小太阳:后天小牧回来,我就要回乡下了,到时候给——看鸡祥物的照片。

方灼等不到回复,将界面切换到消消乐上,通了两关切回来,发现严烈还是没有给她回复。

这是报复吧?

肯定是的。

连曾经最爱的鸡祥物都不关心了。

她决定以后跟严烈发短信,末尾要多备注一句:“下条我可能不回复了,不用等我,因为短信很贵。”

这样就不会伤人。

方灼拿着手机走到窗台上。

他们这一片不是繁华区,所以不算热闹。小区里现在也没多少人影。

她试——寻找了下市中心的方向,对照着导航的距离,再一次确认,想要在这个方位看见烟花几乎没有可能,不由叹了口气。

虽然她原本并没有很期待,但是严烈不理人后让她莫名——上了心。

方灼挑出刘侨鸿的联系方式,提前给他发送祝福。

方灼:刘叔刘叔,新年快乐。

刘侨鸿:灼灼?——也新年快乐~代我向——舅舅问好。

方灼:刘叔,——在干什么?

刘侨鸿:我在放假!刚刚吃完饺子,哈哈哈!

隔——屏幕,方灼都能感受到他的快乐。

楼下忽然闪起了一道白光,左右挥动,吸引了方灼的注意力。

她踮起脚尖朝下看去,还没看清,对方就不晃了。

紧跟——方灼的手机震了一下,失踪人口终于回归。

君有烈名:我带你去看,快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