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今年的春节假期安排得比较早, 元旦结束之后,学校立马组织了一次全市联考,让大家在假期前找找状态。

方灼对联考没什么概念, 对省市——排名——不是那么重视。照她——感观来说, 不——都是刷卷子而已,还不如班级排名来得有实感。

只要能保持中游及以上, 她就肯定能上个不错——一本——来自她多年来被周围人灌输——概念。

因为是统一阅卷,这次试卷的成绩发放得比较慢。

方灼刚考完就知道自己发挥得不是很好,听老师讲过题目后有大致有数,所以没有太多期待。

数学——最后一题,她其实会做——, 具体——解题思路也不算难,只是运算步骤——于繁复。

她很惨烈——,在第一次求导的时候就犯了个极为低级的错误, 导致后面的数据全盘出错。

考物理——运气——不是很好, ——明是不难的题目,她居然看了好几遍图示——反应——来, ——析运动过程——时候还错漏了一个条件。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这次考试时的状态, 大概就跟水倒进了浓硫酸一样, 浮在表面,噼里啪啦全炸了开来。

严烈跟她分析, 说她这还是紧张,影响到了她的反应速度。不——关系不大,可以巩固克服。

相比起来, 语文和英语翻车——概率就小多了。方灼第一次对这两门学科感到了欣慰。

最终英语成绩公布,方灼有史以来第一次考到了90多。

英语老师很激动。本来以为方灼的成绩就是一辆死也拉不动的牛车,没想到一个学期内能出现那么大的提升。

而且她专门找方灼分析——卷子。方灼的进步是稳扎稳打——, 瞎蒙——题目基本都没对,变——最大的是词汇量的提升和基础语法——应用。

照这样来看,哪怕什么都不做,她只要把英语作文里——单词端正地重写一遍,猜题——运气稍稍提升那么一点,——数还能往上涨个五六分,说不定就可以突破三位数的大关了。

谁能不喜欢一个勤勉聪慧的学生呢?

英语老师系统地分析完试卷,心情还是难以平复,干脆让方灼给大家传授一下她的成功经验。

那阵仗,方灼都误以为自己拿下——是全市状元。

学生们起哄鼓掌,方灼盛情难却,站了起来。

她两手垂放在桌上,反思了一遍,觉得自己——进步其实没什么高端的技术含量,哪怕进行艺术包装——找不出好听的理由,艰难总结了一句:“努力背单词。”

她说话——表情很认真,可搜肠刮肚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东西,只留下这么一句看似敷衍——话,干巴巴地杵着。

严烈带头鼓掌,适时将那阵因沉默而积蓄起来的尴尬驱散出去。

方灼松了口气,又说:“谢谢大家。”

严烈指了指自己示意。

方灼赶紧补充——:“哦对,还有找一个好同桌。”

英语老师大笑,回忆起一件事情,趁机说了起来。

“我知道,高二组——一个老师跟我们提过——说元旦的时候正好轮到他值班,晚上八点多,——在学校里碰见两位学生,大冷天——坚守在路灯下背单词,让他大为感动。我一猜就知道是你们!”

两人没有反驳,英语老师又玩笑了两句,正好下课铃响了。

下午老师们要去集体开会。

英语老师在电脑里拷了个电影片段,让他们摘抄一句里面有印象——台词,然后自选一个与电影相关的主题,写成小作品交上来。交代完就匆匆离去。

电影放的是什么方灼已经无暇顾及了,舒缓——背影音乐一响起,长期睡眠不足而导致的疲惫让她快速昏睡了——去。

等她醒来时,自习时间已近尾声,她赶紧拿出本子,想要记录一句。

电影——镜头拍摄得十——唯美,但因为前面缺失了太多情节,方灼无法看懂。

屏幕中出现——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被拍打起来的白色海浪,以及在海边奔跑——人。

画面淡然而美好。方灼下意识地想起严烈——初说过想去海边看看——事,扭头朝——看去,发现他果然看得很认真,整张脸都在屏幕——反照下泛着蓝色的水光。

此时旁白音响了起来,电影——女主用一种慵懒而平静——声音吟诵道:

那天和——一起潜入海水,看着水面上——波光,我——意识到,原来在我——春天里,太阳也会开花。

方灼品了品,觉得这话十——有意境,且很有东方人——浪漫。与她曾经——太阳桂花的设想不谋而合,决定摘抄下来。

可是句子太长了,她没有记住,写了两个单词,去寻求严烈——帮助,让他复述翻译。

严烈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帮她写了出来,写完后意有所指地问:“你知道这话含蓄表达了什么意思吗?”

“我——然知道。”方灼说得理所——然,“我其实是个很浪漫——人。”

浪漫到骨子里,——会做那么浪漫——梦。

严烈:“……??”焊死的钢铁直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方灼无视了——表情中的不赞同,问:“那你摘抄——句子是什么?”

严烈顺手拿过一旁——本子展示给她看。

只有三个单词。

“.”

方灼读了两遍,不是很能理解,问道:“你完整了我?是指男人女人各自只有一半——那个说法吗?”

“你——浪漫呢?”严烈撇嘴,勾勾手指,示意她附耳过来。

方灼觉得——古怪,套路多,但还是将耳朵贴了——去。

“这句话——意思是,”严烈在离她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一字一句地解释——,“你完整了我——人生。”

清朗而干净——声音敲打——来,让方灼有片刻怔神。喷洒出来的热息有一部分扑在她——耳朵上,她觉得自己——皮肤跟火一样烧了起来。

方灼若无其事地摸了摸耳朵,与对方拉开距离,拖着长音回了个“哦”。

灯光还暗着,空气还冰凉。那些不正常——悸动很快平息下来——

了会儿,方灼迟疑地问道:“我俩摘抄——主题是不是有点不对?——们也是这个调调吗?”

严烈说:“管它呢。”——

不管太阳在春天是不是会开花,——现在觉得自己——烦恼就跟冬天里——花一样。

你觉得它已经消失了,它又会在不知名——地方冒出来。

等到了春天,漫山遍野的都是——

烦恼的春天,要在期末考试结束——那一天正式到来了。

一个多星期——寒假,方灼不能再住校,会跟叶云程回家。

而——不能再找借口,得回到严成理——家里,做一个沉默寡言——优等生。

还没开始,——已经觉得这个寒假——于漫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