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刘侨鸿——自行车已经有点年头了, 加上风吹日晒不及时保养,车身上有不少生锈——地方。

方灼不忍心骑上去加速它——灭亡,只和刘侨鸿推着慢慢往前走。

乡间的风时急时缓, 从辽远——天边吹过来, 带着秋末植被成熟——味道,又夹杂着萧瑟肃杀——冷意。

方灼看着刘侨鸿——背影, 抬手拍了拍他——套后背,却发现那泥渍拍不干净。

刘侨鸿跟着用手扯了一下,说:“没事。这是我——战绩,等我回去洗了它。”

确实可以说是战绩了,看得出刘侨鸿被按在地上滚了一圈。

方灼叫道:“刘叔。”

“诶。”青年应道。他跟叶云程一样, ——形是文弱的,却莫名让人觉得可靠。

方灼心道,这难道就是公务员——光辉?

她问:“——刚工作——时候, 遇见这种事情, 会怎么调整?”

只能忍——事情哪里还有第二种办法?

刘侨鸿半真半假地说:“多背背党章。”

方灼惊讶地说:“——会背党章?”

“我要是不会背党章,——觉得我怎么坚持下来的?”刘侨鸿挺直胸膛, “我把它垫在我——枕头底下, 每天入睡或起床, 都要拿出来看一眼。让它开启我红色的人生。”

他说得实在太有迷惑性,方灼有那么会儿确实动摇了, 她将信将疑地问:“那党章——第一句是什么?”

刘侨鸿还挺能唬人,脱口而出道:“中国共*党是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

方灼紧跟着问:“那第——句呢?”

刘侨鸿沉默了,紧跟着听见身后的发出低笑。

“够了啊。”刘侨鸿也笑道, “我都没问你四级英语单词——第三个是什么。”

方灼提醒道:“我还是个高中生。”

刘侨鸿在基层工作,习惯了闲不住嘴,走到半路的时候, 开始絮絮叨叨地跟方灼聊起来,说自己这些年扶贫——见闻和成果。

他举例隔壁村——一个小姑娘考上了大学,虽然只是一——专科院校,但对她来说也已经是改变命运。因为在上大学——前,她妈妈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让她跟对方一起去城里打工,做北飘。

“打什么工?”刘侨鸿说,“不读书——女孩子,未来的生活很苦的——且社会越发展,越会让人瞧不起。但凡能坚持就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他说着回过头看了方灼一眼,笑起来的眼神温柔明亮,跟平时不大一样地闪着光。让方灼深信他是真心投身于乡镇扶贫这一事业,将自己——青春和梦想都作为筹码,砸进这一场不能回头的时代洪流中,给更多底层——人赌一个重新开始——机会。

他说:“——很厉害。有意愿考我们a大吗?我们学校校风挺好。”

方灼也觉得挺好。她觉得能教出刘侨鸿这样的人,那所学校一——哪里都很好。

……除了分数线太高。

她看着刘侨鸿有些过长的头发,动容中忍不住说了句:“刘叔,——后面的头发有几根白了。”

刘侨鸿动作稍稍僵硬了下,——后大声道:“年纪大了哇,能没有白头发吗?——到我这年纪——肯定也有!”

他其实也才——十多岁——已。只是最近几年,国家——发展重点落在扶贫上,扶贫岗可以说是乡镇里最苦的岗位,真——消耗了他太多——心力。

刘侨鸿——家在不远处——镇上,那里相对热闹,有一个集市。

路过一家理发店时,里面还停留在00年代——装修风格让方灼想起正事,停下脚步道:“对了刘叔,我给——买了瓶洗发露。”

刘侨鸿不解接过,看见熟悉——霸王标志,笑着推了她一下,说:“——什么意思啊?”

然后又道:“不要随便浪费钱!——哪里来的钱?”

“一瓶洗发露而已,难道我要去抢才能买得到吗?”方灼说,“等我以后有钱了,我给——换辆新车。”

刘侨鸿拍了拍自行车的座驾,佯装严肃道:“不许你说它坏话,这是我——老搭档。”

他斟酌片刻,还是将东西收下了,放在车前面的小网框里。顺道揉了揉自己——头发,确认还是茂密。

基因拯救了他,没给他带来地中海危机。

刘侨鸿松了口气,想起——前组织活动,被网友嘲笑——事,含糊问道:“——说我是不是该去染个发,或者烫个头?显得年轻一点?”

方灼说:“可以啊,让年轻小姑娘看看——帅。”

“我有什么帅不帅。”刘侨鸿嘟囔了两句,余光往前方的玻璃上瞥去,侧着脑袋偷偷看自己——脸。

随后发现方灼也在打量他,脸色微红,虚张声势地叫道:“干什么?我在看里面的电视!”

方灼忍着笑意,转过视线道:“我知道。我也在看。”

理发店里——电视节目没什么人看,上面正在播报新闻。

说的是今年开大会时提出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2020年就是决胜期。

两人静静看着,一时寂静——声。

身后是嘈杂——世界,身前是狭小——发廊。

川流不息的人群从他们身边路过,全是与他们无关的虚影。各种叫卖——声音,给他们产生一种错觉,好像生活只是柴米油盐、日复一日的平淡。

但是他们知道,再往——,是一个欣欣向荣,正在崛起复兴的大国。脊骨里——傲气,正要挺直,踩着——数先辈——血汗,嘶鸣着向上奔腾。

“发展真快啊。”刘侨鸿感慨道,“有时候都怕自己追不上。”

方灼说:“都是筑梦人,有什么怕追不上——?”

刘侨鸿笑了,转过身,抬手抚在她——后脑上,轻声道:“好孩子。”

刘侨鸿给——有——鸡蛋写了时间作为标注,以免放久了会坏。

方灼只拿了六个鸡蛋,放进包里,说是a市——房子里暂时没有冰箱,剩下——留给他吃,麻烦他多看顾自己——鸡祥物。

刘侨鸿表示知道,笑着送她离开。

等回到a市,严烈也回来了。

他不止叫车送来了床垫,还送来了干净——被子跟枕头,顺道搬了几张不用的桌椅。

这套房子终于有了勉强算是可以小坐——地方。

叶云程陪他们吃过晚饭,又打包了两个饭团作为宵夜,催促他们早点回学校。

高——每一个假期都很宝贵,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不然躺在床上学习一会儿也行。

方灼确实感到疲惫,坐公车回学校的路上差点睡着,迷迷糊糊——中快要靠到严烈身上,还好广播及时播报下一站停靠a中。

下车之后,困意未消,状态依旧浑浑噩噩。

一月份的日头变得很短。才七点多,灰蒙——天幕已经落下。

方灼打了个哈欠,走在照着黄昏灯色的主道上。

她想快点回宿舍,可是严烈——脚步放得很慢,方灼每走一会儿,就要停下来等他,几次过后,干脆也跟他一样放缓步调。

闲庭阔步地踩在明暗交错——投影中,迎面而来的凉风与安——下来的心境,反——让她清醒了一点。

严烈就跟在她——身后,影子长长地拖拽在她脚边。方灼不用回头,偏斜着视线就可以看见他在做什么。

低头族·严某,现在正在玩手机。

闪光灯在夜色里——可掩饰地亮了起来,刹那间照亮了方灼目之——及——世界。

她顺势转过身,迎面对上——时候,相机自带——灯光又闪了一次。

她眯起眼,觉得自己——这张照片肯定拍得不好看。也许是满脸困倦或凶神恶煞,愚蠢地张着嘴,瞳孔被闪光灯反射出诡异——光。

然而严烈看着照片,再把目光转到她——脸上,脸上带着很纯粹——,方灼看不大懂——笑容。

他收起手机,背到身后,小跳着退了两步,冲方灼露出讨好的微笑,不想让她删自己——照片。

方灼其实没什么——谓,因为她觉得严烈不会拿一张丑陋——照片来嘲笑她,只是问道:“——拍什么?”

严烈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拍照留个纪念。”

方灼愣了下。

他们的假期过得很淡,只是一起吃了顿饭——已,什么都没有做。

节日的喜气,纪念——意义,离他们似乎很遥远。

方灼仔细回忆了一遍今天发生——有事,实在找不出能让严烈觉得开怀——地方,问道:“跟着我是不是很——聊?”

“嗯……?”严烈掰着手指数道,“今天有四分——一——时间休息,四分——一——时间学习,四分——一——时间做些乱七八糟——事,还有四分——一——时间跟方灼同志在一起。”

他笑着总结道:“很好,今天我过得很开心。比我去年过得好多了。”

方灼有时候觉得他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带着她无法理解的乐观跟奇思。

“——在a市有家,为什么要住校呢?”方灼不解问,“——以前是不是不住校?”

严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语言好像还不足以准确描述他——想法。

他想,如果他——生活是一个平面坐标轴的话,那么跟方灼在一起的空间,就是正半轴,没有方灼的区域就是负半轴。

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但同样是在往前走的时候,一个离零越来越远,一个离零越来越近。

x小于0——取值范围,他——解都是不快乐——

以他想往方灼所在的方向延伸,变成一条直线,没有尽头。

方灼没有得到答案,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宿舍楼已经到了,动了动嘴唇,只好与他告别道:“那我先回去了……节日快乐。”

严烈点头。

她背着包,从两侧的树影中穿过,沿着小道消失在视野之内。

严烈盯着那盏送她离开——路灯看了许久,感觉世界随之安静了下来,晃着脚步坐到不远处——长椅上,拿出手机翻看相册。

他——手指来回拨动了几次,把照片移动到专门的相册里,设置好名字后,对着屏幕上浅淡的荧光逐渐出了神。

没多久,消失的脚步声又从寂寥的树影中出现,跟方灼刚才离开前一样,停在他——面前。不到一尺的距离。

一切美好得像是时光倒流。

严烈抬起头,看着这个神色淡得不真实——人。

方灼放下书包,在他旁边坐下,认真地说:“我想了一下,我今天的学习时间并没有达到四分——一,倒是不介意跟——一起先完成这项目标。”

严烈眨了眨眼睛。

“新年——一天从学习开始,总是不会错。”方灼抽出英语试卷,翻到中间的位置,问道,“——有空吗?”

严烈正要答应,又听方灼道:“把——前——照片给我看看。”

严烈说:“——不要删。”

“不删。”方灼说,“——且这不是我——照片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