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无家可归的时候,就会碰到严烈。

不知道是该感慨这个城市的狭小,还是缘分的巧妙。

严烈见她无精打采的模样,失笑道:“巧。”

他穿着最简单的短袖短裤,手上拎着个塑料袋,显然是半夜出来买零食。

“走。”

方灼说:“又请我吃饭?”

“请你睡觉。”严烈招手道,“我家在附近,家里没人。不害怕的话就跟我过来。”

方灼心说,自己是在穷神、衰神那里都挂过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拎起包跟了上去。

夜路僻静,严烈脚下踩着的宽大拖鞋在地上发出有节奏的脚步声。

他从袋子里摸出一瓶饮料,分给方灼,后者客气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会在这儿?”严烈问,“回学校不是这个方向吧?”

方灼含糊道:“迷路了。”

“上次也是迷路?”

方灼闷闷“嗯”了一声。

“那我是不是你的幸运星?”严烈指着被橙光映照着的幽静小道,侧着身笑道,“迷路的时候就会启动被动寻路功能,目标终点,指路人烈烈。”

方灼掀开眼皮,淡淡看着他身后拖出的长影,说:“那还是不要遇见你了。”

“你遇不遇见我,都不影响你迷路啊。”严烈说,“如果我没找到你的话,你又只能露宿街头了。”

方灼微微歪过头,奇怪道:“你找我做什么?”

严烈愣了下,眸光中闪过一抹懊色,又带着点困惑,但很快被蟣uo氐难燮じ亲 

没做什么。

他只是查到,从沥村回来的那班车次很少。等方灼回到市区,运气不好的话,或许赶不上回学校的末班车。

他一个人待在家里觉得无聊,跟赵佳游出去打了会儿游戏,室友回家吃饭后,就在街上闲逛了会儿,等回过神来,已经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公交车站。索性坐在不远处的小店里,观察着对面的人影和车流。

可是等最后一班公车在站点停靠,也没见方灼下来。

严烈自嘲地想是自己白担心了,她说不定会在那边过夜,并没有说要回来。打着灯准备回家,没想到在半路找到了这个流浪的人。

严烈掩饰地笑说:“没什么,骗你的。你信了?”

方灼沉默了会儿,反问道:“……我看起来像很蠢的样子吗?”

严烈低沉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他不深究方灼落魄的理由,倒是让方灼松了口气。

严烈家其实并不近,两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门口。

走到一半的时候方灼就在想。这人怕不是被蚊子咬糊涂了,不知道大半夜地出来溜达什么。

前面严烈抽出钥匙,示意方灼过来。

灯光推开,照亮一室明净又大气的装潢。

方灼只大致扫了一眼,没往深处和细节的地方看,走到客厅,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

严烈家没有整理好的客房,但沙发够大。他直接抱了床干净的被子到沙发上,又给方灼指明了厕所的位置,见她不是非常自在,主动避让去了主卧。

方灼局促地坐了会儿,提着包到茶几前面。

由于在车上睡过一觉,她现在完全没有困意,干脆从包里抽出练习册,将这周的布置的题目给刷了。

严烈不习惯家里有人,本身就睡不大着,何况外面还有个方灼。熬到半夜,从门缝里看见外面透进来的灯光,起身去上了个厕所,发现方灼是在写作业。

这位勤劳的同学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关掉了客厅里的灯。严烈迷迷糊糊地注意到,心想方灼的精力真是旺盛,白天吸收的能量可以续航到那么晚。

第二天一早,严烈是被开合门的声音吵醒的。虽然对方放得很轻,严烈还是有种冒虚汗的错觉。

他用了两秒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光着脚快速走出房间。

客厅的摆设几乎没有动,和原先一样冷清,大门的把手上挂了个透明塑料袋,一眼可以看出里面装的是豆浆和包子。

严烈拉开大门,方灼正在外头等电梯。

他抬手揉了把杂乱的头发,问道:“你去哪儿啊?”

方灼说:“回学校?”

“我也回啊。”严烈说,“吃完早饭我跟你一起回去。你识路吗?”

这个问题挺羞辱人的,方灼犹豫了下,还是返身回屋。

严烈快速拾掇好,吃了早饭,去楼下骑自行车,载着自己的同桌赶往学校。

方灼坐在后头,感觉今天的日光晒得特别晃眼,脑袋晕晕乎乎的,低下头靠在严烈的背上。

他们出发得早,到学校的时候里面还没什么人。

方灼大脑有些混沌,进了教室直接窝在座位上刷题。严烈本来想跟她聊天打发一下时间,见她没什么热情,只好放弃,拿着手机在一旁打游戏。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

人群陆陆续续地来,教室热闹了一阵又重新恢复安静。

下午才上了一节自习,老班夹着教案走进来,先说了点班会日常要打的鸡血,然后让班干部组织一下大扫除。

运动会和中秋假期都快到了,高三段决定提前把走廊、厕所等公共区域打扫干净,这样到时候值日生随便安排一下就可以早点回家。

学生们起来整理桌椅,清空场地。

方灼抽签抽到了拖地,负责走廊那一块。等扫地的同学打扫了一遍,才慢吞吞地拿着洗干净的拖把去干活。

老班找体委叮嘱了些细节,回来巡查工作。看见方灼利落干脆的背影,满意点头,对着一旁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男生们说:“看见了没有,方灼这样的才叫拖地,你们那叫什么?全是蜻蜓点水,一看就是平时不做家务的样子。”

赵佳游说:“老师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姿势不标准,可是我们力气大呀。那些陈年污垢我们都擦掉了!”

沈慕思跟着大叫道:“就是,老班你偏心!”

“就你们话多,打扫卫生永远干个囫囵。”老班嫌弃道,“我跟你们说,我也不拿方灼做标准,起码差别不要太大,好吧?”

几人正在说笑,方灼突地朝后趔趄一步,靠到墙上,向下栽倒。

赵佳游余光瞥见,惊恐叫道:“方灼!”

人群连忙围拢过去。

老班扶着她喊了几声,方灼又没反应,看着是已经失去意识。她急道:“背她去医务室,快!”

赵佳游反应迟钝,刚蹲下身想把人背起来,严烈不知从哪个角落闪现,直接拉着方灼的手将她架到自己背后,跟着老班跑向医务室。

方灼的梦境冗长又杂乱。

她好像回到了叶云程的那个老屋前,透过窗户静静看着里面的人。就像她小时候站在院子角落,安静地注视着那个认真编织的老人。

奶奶不喜欢她。

这个方灼很小就知道了。

老太太总是低敛着眉目,从她的身边默默走过。眼神很少落在她身上,嘴角也鲜少有笑容。

她很喜欢织衣服,织很多的衣服,送给别的人。方灼想和她说话,缠着她,跟她亲近,她总是说:我很忙,你自己去别的地方玩。

方灼只能坐在旁边看着她。

那时候方灼还小,人又吵闹,大概是真的不讨人喜欢。在唯一的长辈身上碰了壁,就开始好奇别的家人。每当她询问类似问题的时候,奶奶似乎连敷衍都显得很表面,告诉她没有就是没有,她没有别的家人。

备受冷落下,方灼在那个年少轻狂的童年时期,尝试了离家出走,想借此试探她的真心。

也许是小孩子的套路在家长眼中总是特别幼稚,也或许是笃定了方灼无处可去。年少的孩童在不远处的田地里等到了深夜,都没有等到老太太来接。

夜幕之中,院里的灯火亮着,到深夜时分暗了下去。蝉鸣声热闹响亮,门窗始终紧闭。

认清现实的人,最后因为被蚊虫叮咬得难受,自己灰溜溜地走了回去。

从那之后,方灼的叛逆期就来了。她开始逃课。

那位精瘦的老太太知道之后,直接拿过书包丢到外边的水田里,肃然冷冽地同她道:你不想读书就不要读了,以后跟那些人一样,就在地里干活。长大了早点结婚、生孩子,一辈子都留在这个地方!

方灼被吓到了,哪怕她那时候还不能理解里面的意思。

她捡起书包,带到河里清洗。从那之后就懂事了起来,知道不应该去乞讨别人的疼爱。

她其实是很伤心的。哪怕现在回忆起来,都能记得当初流淌进枕头的咸酸眼泪。

却也打断了她叛逆的骨头,叫她忘记了所有的不该比较,将她导上了正途。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现实。

现实是无法承担的重担,是一面倾倒下来的高墙。

是无从选择的未来,是无可依靠的流浪。

那段时间,方灼经常躺在后山的草地上,晒着被叶片挡得斑驳的阳光,吹着轻缓又寂寞的林风,独自思考各种青春期的问题。

等到日落西山,背起一筐新鲜的兔草,回去喂家里的兔子。

那条归家的路总是很长、很长,方灼每次都要走好久。

暮晖落照,将交错复杂的树林投映出成片模糊的阴影。尽头处点起昏黄的灯火,像天边一簇浩渺的星火。

她不断穿行在林间,久到觉得第二天的太阳都快要升起,照亮这条寂静无人的道路。

金光会刺过厚重的云层,照亮她身前身后的路。

方灼皱起眉头,仰头看着明朗起来的天空,梦境的世界变得模糊,迷离的意识终于被眼皮上扫过的光线拉扯回来。

她睁开眼睛,朦胧的水雾中扫见一个背光而坐的高大身影。

用力眨了眨,等视线变得清晰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白色的小床上。带着点温良的夕阳正穿过玻璃照在她的脸上。

将她晒醒的就是这一缕即将消逝的阳光。

严烈分明没有回头,却顺手一扯,拉过帘子,将那光挡了出去,说道:“我脑袋后面长眼睛了,厉不厉害?”

方灼:“……”

“方灼。”

她还回不过神,严烈忽然回头,很认真地喊了一句。

方灼喉咙发痒,用力吞咽一口,沙哑问道:“做什么?”

严烈张开嘴,有片刻的欲言又止,似真似假地严肃道:“你知道吗?你睡觉的时候会说梦话。”

方灼被他煞有其事的表情给唬住了,略微紧张道:“说了什么?”

严烈说:“反三角函数。”

方灼大脑思维整个被他扭向异次元,下意识地道:“你胡说,这根本不是今年的考点。”

“哇,被你发现了。”严烈大笑,伸手在被角处掖了一下,“你再休息一会儿,医生说你太累了。要是还有不舒服,就得送医院了。”

方灼闷闷“嗯”了一声。抬手擦了把脸,感觉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湿润。还没想明白,严烈那边递来一根香蕉,问道:“吃吗?”

方灼感觉在梦里做了好长时间的杂活,此刻气虚无力,顺势接了过来。

她靠在床头吃香蕉,严烈在一旁玩手机。

方灼视线飘过去,问道:“你玩的什么?”

“小游戏。”严烈甩了甩手,“你玩吗?”

方灼没有拒绝,严烈便拿着手机坐到她旁边,教她怎么操作。

鲜艳的色彩和欢快的背景乐,搭配着单调的规则。虽然只是一款很简单的益智游戏,方灼也很有耐心地玩了两局。她问:“这是怎么做的?”

严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需要美工、开发、编程、测试等等,要一个团队才能做出来。”

方灼一知半解地点头,把手机还给他,而后呆呆坐着,陷入怔神。

严烈问:“想什么呢?”

方灼低声道:“想上大学。”

严烈好奇问:“你想上哪所大学?”

方灼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想学什么专业?”严烈看了眼手机,“计算机?游戏编程?”

“我不知道。”方灼缓缓眨了下眼睛,目光没什么焦距,“想知道更多的事,所以想上大学。”

严烈被她求知的欲望所打败,笑道:“可以啊。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大学就是求知的窗户。”

方灼没有反驳,应了一声。

严烈见她这么听话反而有点心虚,毕竟他只是随口胡诌,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说得没毛病。

两分钟后,方灼抹了把脸,从病床上爬起来。

“开机了啊?这速度能击败全国99%的用户。”严烈看着她焕然一新的精神面貌,新奇地问,“去哪里?”

方灼说:“回去学习。”

严烈一惊:“你那么喜欢学习吗?”

方灼:“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严烈说,“那你还这么急着回去?”

方灼弯腰叠被子,好笑道:“不然能做什么?找地方哭吗?”

严烈闻言古怪地瞅了她一眼,等方灼回望过去的时候,他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开了。

他把手机塞进兜里,说:“我送你回教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