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手中提着两把伞,站在入门的大厅口。潮湿的寒气连同飞溅的水花,从大开的玻璃门被风卷携着飞涌进来。

她脚上穿着一双破旧开裂了的帆布鞋,洗到褪色粗糙的鞋面被路边的泥泞打得斑驳不堪,裤腿上也沾染了零星的污渍。大约是担心弄脏浅色的地砖,她只拄着伞站在门口的位置。

方逸明提着公文包从楼梯口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方灼正浅笑着跟他的同事说话。

方灼脸上的皮肤不算很白,但五官精致,气质清冽,加上身材高挑,光往那儿一站,就十分打眼。

过于宽大的衣领下露出一截修长白净的脖颈,说话的神情低缓平静,看着姿态大方。让他瞬间回忆起某张快要遗忘的面孔。

方逸明还在犹豫,方灼注意到他,先行喊了一句:“爸。”

听到声音,同事转过身来,露出惊讶的神色。方逸明迟疑片刻,走上前问:“你怎么过来了?”语气听不出是否高兴,倒是语速有些急促。

“有孝心呀!”那位中年女性已经接话道,“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这么懂事的女儿,我以为你只有一个儿子。小姑娘长得真漂亮,大眼睛高鼻梁的,我实话实说啊,尽挑着你俩优点长都没这么好看。”

方逸明的鼻梁是高挺的,但脸型和眉眼偏向刚硬。他妻子陆女士也面貌普通,大概是因为性格影响,面相还带着点刻薄。其实方灼跟他们夫妻都不大像。

方逸明眼神一沉,唇角勉强勾了勾,让人看不出表情。

方灼说:“我像我妈妈。”

妇人盯着她的脸打量了会儿,笑着挥手道:“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妈年轻时候长什么样儿,要说像嘛是有两分像,但还是更像你爸一点。”

方灼委婉道:“我母亲姓叶。”

妇人愣了下,眼神瞥向方逸明,显然并不知道这位跟自己共事了十几年的同事还有个前妻。

方逸明干巴巴地笑了下,解释说:“她以前一直在乡下跟她奶奶住,我妈去世后才搬过来。现在高三了,一般在学校留宿。我见她都少。”

“哦。”妇人是个很热情又健谈的人,闻言追问了句,“来这里还习惯吧?”

方灼说:“高二转的学,差不多习惯了。”

妇人扫见她校服上的标识,点头说:“a中,挺好一学校,不错的。”

a中不算a市最一流的那批学校,但校风不错,升学率也挺高。

只是,这套校服方灼穿着明显不大合身,颜色也有些陈旧,多半是买的二手。她心底觉得有些违和,倒也没往深处想。

见两人还要寒暄,方逸明突兀问了句:“你来这里做什么?”

方灼还未开口,同事已大嗓门地说道:“这还用问吗?给你送伞呀!老方你这人真是,太一板一眼了。”

方灼将手中的黑伞递过去,微低着头,看起来谦恭有礼,“家里的伞还放在门口,就给你送过来了。”

方逸明一言不发将伞接过,跟同事招呼了声,转身往外出去。

外头的雨已经小了不少,轻柔地往下坠落。

方逸明抓着伞柄,将伞面抖开,扭头瞥了眼方灼。大概是实在没理由跟她不高兴,张了张嘴,没什么起伏地说:“我先去接你弟弟,你自己回家吧。”

方灼淡淡道:“好。”

严烈从补习班出来,一面低头敲打着手机,一面沿着店铺前的遮雨棚快步穿行,抽空一抬眼,看见了站在街边一动不动的方灼。

他放缓脚步,离方灼只剩下不到两米的距离。对方像是没有察觉,专注地望着街对面那栋寻常的大楼。

微合半敛的眉眼,放到别人身上,应该会有种悲悯的亲和,但安在方灼的脸上,却只显得冷漠疏离。

她鼻尖、耳朵上的皮肤,因为冷气而变得微红,叫她拒人千里的冷酷气质里,莫名平添了两分倔强,同时让她笑容里的讽刺变得更为清晰。

严烈对她并不了解,虽然做了一年左右的同学,但彼此说过的话加起来可能不超过十句。

他以前一直以为方灼这种生人勿进的孤僻性格,应该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此时看她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像棵无声无息的树一样,带着旁观者的傲然,意识到可能不是。

不等他捋明白那种感觉,方灼已察觉到他的存在,抽回视线,在他身上转了一圈,而后唇角下压,将那抹让人捉摸的哂笑收了回去,恢复了例来的无波无澜。没有停留多久,默然转身离去。

严烈的手机仍旧举在半空,注视着方灼的背影,觉得这人古怪的脾性竟然变得清晰了一点。

因为他也惯常对某人摆出那样的表情。

方灼坐在沙发上,她名义上的弟弟蹲在不远处的茶几前看电视。他手里拽着遥控器,低头玩着手机,视线只偶尔在屏幕中的综艺节目上过一眼。

窗外的雨将歇未歇,细小而疏落的斜雨还在不知疲倦地下着。

没多久,陆女士下班回来。开门看见方灼的时候,换鞋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抬头喊了声她儿子的名字,高声督促他去写作业,没多看方灼,转身走进厨房,帮方逸明做饭。

油烟机的噪音混合着两人的低语传了过来,听不大真切,间或混合着餐具的敲打声,陆女士暴躁地将餐盘摆放出来。

半个小时后,厨房传来一阵拉扯着的长音,喊方小弟过去吃饭。

桌上摆了三幅碗筷,一家三口围坐在长方桌的一端,自顾着开始饭桌上的闲聊。

综艺节目里的嘉宾正在做游戏,夸张的笑声映衬着现实中絮叨的谈话,让这荒诞的一幕多出了一点滑稽。

方灼想笑。

她刚来的时候,陆女士虽然也不欢迎,但这个家还没有这么泾渭分明。看来陆女士的耐心在一年的蹉跎中彻底走到了尽头。

方灼又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等节目放到广告的时候,起身过去餐桌,在空着的木椅上坐下,静静盯着他们。

可能是被看得不大舒服,方逸明张嘴想说什么,被陆女士夹菜的动作打断。

埋头吃饭的少年回头瞪了方灼一眼。他的眼神里有着狼崽子的狠戾,大抵是不屑得搭理,咋舌一声,又转了回去,挪动着位置离方灼远一点。

方灼眼皮颤了颤,展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指,面无表情地眨了下眼睛。

她开口道:“这学期的学费还没交。”

方逸明朝陆女士抬了抬下巴,“下午让你去取钱,带了吗?”

“别急嘛。”陆女士说话的时候轻声慢调的,明明应该会叫人觉得温柔,偏偏总带着种让人不大舒服的语气在,听起来变得阴阳怪气。她说:“我之前跟你商量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方灼平静又坚决地道:“不行。”

“我也是为了你好。”陆女士的筷子在盘子里挑来挑去,拿捏着语气说,“我找了好多关系才给你安排下去的。你去三中,学校会重点培养。要是明年考上一本,三年学费全退。平时成绩好的话,每学期奖学金还好几千块钱呢。你在a中跟不上人家进度。上次你老师还打电话给我说,你的基础太差了。”

方逸明始终沉默。

陆女士放下筷子说:“你别看他,你看我。”

方灼将视线转向她,重复了一遍:“不行。”

方灼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从她懂事起,就跟奶奶生活在乡下。

奶奶不怎么喜欢她,同样也不怎么喜欢方逸明。平时给方灼的关切很少,不常跟她说话,更不会跟她谈起关于她母亲的事。方灼还是从出生证明上得知自己母亲的全名。

但奶奶从来没有阻止过她上学。方灼的学费,就是从她的失地保险里攒出来的。

在预见自己将要去世时,她捡了家里全部的土鸡蛋,揣着一个红布包,沉默地领着方灼,蹒跚去往孙女彼时就读的学校。

不知道她和校领导说了什么,最后班主任亲自带着方灼到a中走关系,让她破例参加一次考试,合格后才转学到这所中学。

a中从各方面看都是一所不错的学校,而三中只是一所不入流的高中,这两年过一本线的学生只有个位数。

方灼加重语气道:“给我学费。”

其实方灼一直是明白的。她就像一团飘扬在沙漠里的风滚草,随风一吹就走了,四处漂泊,没有哪个地方真的在欢迎她。

只是沙漠宽广浩荡,而她的世界狭小拥挤,两侧还林立着高耸的城墙。

她厌恶那种漫无天日又孤独枯寂的生活。

她想要攀过高高的墙头,仰望似海的星辰;想要穿过重重的阴影,迎接太阳的光辉。

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无数人怀着怜悯或同情的目光,拍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你要好好读书。”

所以她的世界里,唯一一条能走的路就是读书。

要么认命,要么读书。

她凭着一股倔气滚爬到现在,任何人都不能再来破坏她的人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