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最新章节 - 128、趁虚而入

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128、趁虚而入

作者:青花燃书名: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类别:玄幻小说
    宁青青——没有考虑过喷吐孢子云雾之——的问题。

    听谢无妄这么一说, 她不禁心虚地闪了闪眸光。

    说实话,对于繁衍孢子这件事,她的想——向来很简单, 那就是——顾自己爽快。

    至于那些孢子的未来……没想过, ——没想过。

    但是,如今她已经感染了——类的思考方式, 她不得不想, 倘若那些数以万万计的孢子, 一——一——都长成了——形婴儿菇……

    她肯定是养不活它们的!

    这点自知之明,她有。

    她的嚣张——焰彻底矮了下去, 抬起眼睛,软软瞥了谢无妄一下:“——会帮我照顾它们对不对?”

    谢无妄的笑容比春风和煦:“阿青的孩子, 我自当视若己出, 绝不会三天两头让它们意外夭折, 亦不会故意教歪了它们,叫——悔不当初。”

    威胁之意可不要太明显。

    宁青青跳脚:“……谢无妄!”

    “嗯?”他带笑挑眉看她。

    她在他怀中扑腾了两下,发现这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偷偷用双臂禁-锢了她。

    看似懒洋洋的长臂,——像铁箍一般, 让她连转动身体都艰难。

    她——知——觉地发现, 自己柔软的身躯整个都窝在他的身前。他虽然瘦了,但胸膛仍旧坚硬结实,伴着沉沉的呼吸, 挺拔俊朗的男——存在感十足——

    氛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冷硬的幽香——她柔软的甜香氤氲到了一处,浮在他和她之间, 像一条暖融融的河流,冲得心头一荡一荡。

    他不紧不慢地开口:“阿青,——不打算绑我上船?”

    低沉好听的声音落到了她的身上。

    心脏‘怦’地一跳, 周遭的空——仿佛不大够用。

    其实她也知道,带着谢无妄元火的孢子,必定无往不利。

    他这个——,坚硬、强大、炽烈,拥有常——无可匹敌的意志力,——他结合,正好可以弥补她的纤细柔软。

    那样的孢子,将会是最完美的孢子。

    他偏头垂下来,薄唇微启,动作极慢极慢,给足了她拒绝的机会。

    鼻尖触到了鼻尖。

    “为……为了苍生……”蘑菇磕磕绊绊,“也,也不是不可以和——试试……”

    他低低笑了下,声音似比往日更加好听。

    她的呼吸间全是独属于他的冷香味道,被他拥在怀中,就像是被整个世界包围。

    仿佛每一根头发丝都被进犯。

    “阿青。”他的唇触到了她的唇,声音低沉温存,“在——合道之前先习惯一下,省得临时抱佛脚。”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下意识想要反驳。

    这种事,怎么——叫临时抱佛脚呢?

    刚一张口,便叫他趁虚而入。

    强势温存,辗转熟练。

    谢无妄这个——,行事当——是——旁——全然不同。上——在药师莲华境的寒冬中,他分明已经意识到从前的熟稔和习惯会勾起她的悲伤记忆,会让她难受。如今的她,——接受生涩的、陌生的他。可是今日再得机会,他——是毫不犹豫地重现旧景。

    一——大手扣住了她的——脑勺,动作之间,全是最惯用的亲昵姿态。

    他游刃有余,薄唇游移至她唇角时,低哑缱-绻地笑问:“喜欢吗?”

    尾音犹在,他已辗转吻住,不需要她——答。

    她呼吸——未来得及凌乱便被他彻底夺去,他的——息无孔不入,充盈她的心脏和神魂,就像带着剧毒的曼丽花枝,在她身上肆意生长。三百年间,他给她留下了太深刻的烙印,她的每一处都记得他。

    他挑动了她的心弦。

    动——之际,她的身体不自觉地再一次轻轻震颤,双肩蜷缩,心中涌起了酸涩伤感,越过鼻腔,直入眼眸。

    他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陡然僵硬。

    风卷残云般的吮挑之——,他——知——觉地发出了一个低沉的——音:“嗯?”

    她有些委屈地想——他装什么傻?

    双唇分开。

    她牙关颤抖,眸光轻轻地晃荡。她分明已经不再纠结于往事,可是那些烙印——仍然残留在她的身上,一碰就痛。

    “嘴巴为何是咸的。”他退——了些,意味不明地睨着她的唇,语带迟疑,“……是眼泪吧?”

    他那双漂亮的长眉微微蹙起,视线自她的唇,缓缓移向她小巧秀挺的鼻子。

    她愣了片刻,看他神色,又——味他话中之意,忍不住‘噗’一下笑开,那两滴正要流下的泪水变成了四溅的小水花。

    心间的酸涩不翼而飞。

    “那可不一定了——”她拖长了声音,弯起眼和唇。

    笑起来,便冲散了心头的阴霾。

    她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扣住了她的五指。

    他在牵着她,带她走出从前的阴影。察觉到这一点,她的心脏在胸腔中轻轻地一蹦,溢出细细的、甜丝丝的暖流。

    她也勇敢地探出一步,用柔软的指尖轻轻触了触他手背的皮肤,——握他的手指。

    她很确定,自己仍是喜欢着他的——

    不过,她再不会像——年时那样,将一颗滚烫的心全部交到他的手中。

    这般想着,她轻轻叹了一口——,将脑袋倚到他结实的胸膛上。

    可惜最——挚的两颗心,终究——是错过了时候。

    “不要多想,”他的胸膛震了下,低磁温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我心满意足,没有遗憾。”

    她慢吞吞地抬头,瞥了他一眼。

    “哦。”

    这个家伙,总是像懂得读心术一样,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她转着眼珠,努力绷起了唇角,决心不让自己再露出那些叫他一眼就看穿的表。

    殊不知,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已将她的所思所想出卖得一干二净。

    谢无妄大笑起来,揽住她,径直掠向那一处郁郁葱葱的谷地。

    距离药王谷稍微近些,宁青青不禁微微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打量着谷中景象。

    药王谷中依旧氤氲着莲香清雾,在雾——的掩映之下,大片白色、红色——草木的青绿交织在一起,显出些诡异。

    落在山门处,宁青青瞧清了那些颜色。

    白色的都是丧幡,红色的——是喜幔。

    有些地方丧幡压着喜幔,有些地方喜幔盖过了丧幡,像是一场静默无声的厮杀。

    看着便知道不对劲。

    谢无妄揽住她的肩,径直往里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道君驾临麾下宗门世家的领域,自然不需要通传。

    谷中不见——影,——有谷地深处遥遥飘出了吹吹打打的声音。

    宁青青左右张望,看那些绞在一起的丧幡和喜幔。

    “音之溯夙愿得偿,自是一刻也等不得,”谢无妄淡笑着说道,“着急要给心爱之——名份。”

    宁青青观他神色,不见一丝嘲讽——

    难得。

    她的视线在一片被——故意撕裂的红幔上顿了顿,心下了然:“药王谷刚刚横死了百余——,旁——都——沉浸在痛苦之中,谷——在这个时候执意娶亲,自然要引发不满。”

    谢无妄颔首:“正好方便信殿打探消息。”

    宁青青:“……”

    难怪短短数日,谢无妄就把音之溯的过往翻了个底朝天,原来是因为音之溯一意孤行,失尽了——心。

    再往前,便看见神色复杂的药王谷门——聚在喜堂外,一个带笑的都没有。

    众——的身上也全无喜庆的颜色。性——温和不愿开罪谷——的弟子,便穿着青色的药袍。长——大部分弟子都着白袍,——部分穿着黑衣来赴婚宴的,便是明晃晃地表示不满,存心要给音之溯添堵了。

    喜堂周遭倒是不至于挂着丧幡,——不过众——脸上的阴云漫到了半空,汇成沉重的低压笼罩在整个喜堂上方,到了——处,提足、喘——都颇为吃力。

    喜庆的吹打声也时断时续,仿佛吊着一口——般。

    “道君?”一名弟子愕然开口,打破了——群的沉寂。

    药王谷门——发现来了尊大佛,急急施礼退向两侧,让出一条直指喜堂的通道来。

    “道君。”“见过道君。”

    一名脸色不忿的黑衣弟子踏出——群,似是想要上前告状,——被身边的同伴急急攥住胳膊拉了——去。

    “别傻了!道君管天管地,——管得着别——无——无义?道君驾临药王谷赴宴,这是谷——的体面。”同伴倒是没压着声音,显然就是要说给周遭的——听。

    黑衣弟子红着眼圈张了张口,默默垂下了头。

    是啊,对于那些云端上的大——物来说,底下这些弟子就如蝼蚁一般,——惩治凶手已经不错了,——指望着他们把那些性命——当——事,那可就过分天。再说,谷——娶的可是西阴神女,就连道君都要给他面子。

    这般想着,更是心灰意冷,——觉无趣。

    谢无妄自是听到了。

    他轻笑一声,大手从宁青青肩头滑下,扣住她的手指,大步向喜堂走去。

    众——渐渐被他二——的风姿攫住了心神。

    道君自不必说,不看那绝世出尘的容貌,也不看那渊渟岳峙的——势,——单凭‘道君’这两个字,便已自带着万重光环,令——屏息垂首。

    再看被他牵在掌中的女子,容貌乍看——西阴神女相似,但细看时,会发现她的五官比神女更加精致,——质更加空灵飘逸。她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但眼眸微微一晃间,立刻便泄露了清凌凌的单纯和灵动,——像是不染凡尘的仙子来到了——间。

    一对璧——执手走来,周遭的喜色似是也被他们吸引,一点点映在了二——眼角眉梢——

    大挺拔的男子牵着娇小可——的女子,径直走进了喜堂。

    倒像这二——才是——一般。

    众——的视线追着谢无妄二——落入喜堂,再望向喜堂中那对新——的身影时,便觉男的不正,女的不端。

    音之溯已不再是神游天外的模样,兴许是扛着满谷压力执意娶亲的缘故,身上溢出些张狂戾。而云水淼习惯了步履妖娆举止娇媚,如今端着架子装神女,不经意间总会带出一两分从前的习——,难以察觉,但是足以影响观感。

    喜堂外的静默惊动了这对新。

    音之溯——首,瞳仁微微收缩。

    “道君?见过道君。”

    谢无妄浅笑温柔,和声开口:“本君特来贺音谷——,续弦之喜。”

    一听这话,音之溯的脸色不禁又难看了三分。旁——再如何不忿,也绝不会在这大吉之日公然提及续弦二字——这不就是戳着他的脸,说连雪娇尸骨未寒那事儿么。

    一众门——交头接耳。

    那个满脸不忿黑衣弟子率先张口喊道:“贺谷——续弦大喜!”

    陆陆续续便有——应和。

    这么一喊,倒是冲散了压积在喜堂上方的阴云。

    音之溯脸色愈沉,——拱着手道谢。

    等到贺喜之声平息,谢无妄不紧不慢道:“来得匆忙,不曾备上贺礼,便为二位新——题一幅字,如何?”

    音之溯——没来得及说话,便见谢无妄广袖一挥,身前“唰”地凌空摊开一张雪白的大宣纸,手一招,自乾坤袋中取了笔来,游龙走凤,挥就四个大字——

    “续弦大吉”

    道君亲赠的墨宝,自然要悬挂在最醒目的地方。

    音之溯俊秀的面皮涨得通红:“道君这是何意?”

    谢无妄状若恍然:“音谷——提醒得是,是本君遗漏了新——名姓。”

    大宣纸自他胸口飘落到腰间,谢无妄懒懒地拎着笔,随手歪歪斜斜地添上几个字——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贺音之溯、云水淼”

    续弦大吉。

    有弟子喃喃念出了声:“云水淼?这不是天下第一炉鼎么?什么内什么媚天成,奇货可居待价而沽的那一个?”

    “谷——娶的不是西阴神女吗,怎么会是那水炉鼎?”

    “天下第一炉鼎配天下第一神医,嗯,绝配!”这句就特别阴阳怪——了。

    宁青青这些年都宅在玉梨苑,直到——时才知道,云水淼竟是闯荡出了这么大一个名头——

    见那“西阴神女”藏在袖中的双手不住颤抖,她不知道自己何处露了馅,惊惶之下,不敢出声为自己辩驳,——躲在大红盖头底下一味装傻。

    场面一片混乱。

    新郎官面皮红得发紫,胸脯剧烈起伏。他向来寡言——语,——急之下更是一时说不上话,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吾妻不姓云!”

    谢无妄怜悯地笑了笑。微勾着唇浑不在意的模样,叫音之溯心头发寒,脸色更是黑如锅底。

    “谷——怕不是给骗了吧?!云水淼不是曾从昆仑骗走不——资源么?”

    “都知道谷——喜欢西阴神女,这是投其所好吧?”

    众——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谢无妄搅完了事,——不耽搁,径直带着宁青青飘然离去。

    留下一地鸡毛。

    出了谷,宁青青眨巴着眼睛,不解地望着谢无妄:“——这——葫芦里面又卖什么药?”

    他懒懒地挑着眉笑:“给——这——蘑菇立功的机会。”

    宁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