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傅思衡的脑子轰地炸了开来, 他条件反射地想后退,却被一把揽住了腰。

常年锻炼的腰肢纤细紧绷,严荀几乎毫不费力地一勾, 就将他整个人捞到了自己怀里。

他的怀抱带着新鲜的血气,混合着浅淡的信息素味道,胸口透着薄薄的肌肉触感, 一切都让傅思衡顿感头晕目眩。

“你别撒泼,放手。”他浑身血液上涌,气恼地说道。

腰上的臂膀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稳稳地紧箍着他。

傅思衡怕里面的人一出来就看见他们,就在他想直接抬脚踹的时候,严荀突然将头埋在了他肩膀上,呼出一口气。

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 让我抱一下。”

只一句话, 却像一把小锤子,轻轻地在傅思衡心上敲了敲。

尽管他什么都没说, 但傅思衡刹那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刚刚经历的一场杀.戮, 并非他所愿,却是不得不动的手。这种无奈和无助, 他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

傅守明每出征一次, 回来后都要消沉好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 陈曼往往会陪着他,让他的心情渐渐晴朗起来。

后来他年纪渐长,便不再率领先锋部.队了。

很多退役下来的将领,都会接受专门安排的心理辅导。不光是手刃同类带来的创伤,眼见同伴的离去同样让他们饱受折磨。

傅思衡抬起手,用一种安抚小动物的姿势, 慢慢地顺着他的后背。

严荀在被碰到时抖了抖,很快便愈发抱紧了他。

其实这种姿势让傅思衡有点不舒服,他的下巴放在严荀的肩膀上,这人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个子又巨高,让他不得不抬起头。时间一久,脖子就有点发酸。

严荀从一开始的沉默到后来黏黏糊糊,委屈巴巴地蹭他的衣领。

傅思衡见他差不多缓过来了,便毫不客气地咬牙道:“好了吧你,松开,适可而止。”

他渐渐发现严荀是那种,你退一步他进一尺的人。平时可能会试探着畏畏缩缩不敢对他怎么样,一旦发起狠来,活像个疯狗。

他再次想起尖尖的牙齿刺穿后脖颈的痛楚,那样的严荀简直让他觉得陌生,霸道地不允许他挣扎一下。

想到这里,傅思衡就觉得浑身都要炸毛了,就好像自己的领地遭到了入侵。

他忍不住用肩膀碰了碰严荀的肩,示意他难受完了就快走开。

严荀这才在心里骂骂咧咧地放开手,碍着里面的人随时会出来,他也不想真的被傅思衡暴打一顿。

两人回到指挥室后,指挥助理接通了二班教官。傅思衡给他指路让他顺着安全道路过来。

二班教官还没赶到之前,学校警卫队就已经到了。

大批人马出现之时,学员们差点忍不住哭了,原本一个个都崩的人模狗样,此刻瞬间像被拯救的难民,恨不得抱住警卫队大腿哀嚎。

屈孟达匆匆越过人群走过来,把教官们和严荀等人叫到一起,脸色很是难看。

“我们已经拦截了一批在境外的敌军,正在审查拷问。这件事你们各自去做好班级的工作,尽量封口。”他说道。

二班教官看了看远处被担架抬走的学员,没说话。

傅思衡开口道:“院长,请问学校多久能给大家一个交代?这次演练战场的排查是由顾校长负责的,出了事也该让负责人当所有人的面解释清楚吧。”

屈孟达拧眉道:“你放心,我会查明白的,不会让大家白白受惊。”

二班教官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

除了屈孟达之外,其他几个院长和副校长都没来,不知道是没来得及过来,还是避风头。

走出战场场地时,外面闹哄哄一片,围了不少人。

边界处似乎也经历了一场厮杀,连地上都有血迹。

严荀刚到门口,就有一个医疗兵跑了过来,哆哆嗦嗦地对他道:“严队长,夜巡队有人受伤了。”

“是谁?伤得重吗?”严荀立即问道。

那名医疗兵对他耳语了一番,两人低声说话。

夜巡队名义上是君主的护卫队,全都是华纳的拔尖alpha,有人受伤确实很让人惊讶,只能说明这批帝军来头不小。

医疗兵越说越颤抖,严荀将手臂搭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他的后背。

傅思衡远远地看着他们,医疗兵是个omega,严荀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性别差异,和他贴得很近。

罗树跟班长在说话,班长点了点头,走过来道:“傅教官,我们那名受伤的哨兵申请住院观察几天,需要批假条吗?”

傅思衡脸色犹如千年冰山,理都没理他一下。

班长看见他的脸后吓了一跳,但还是鼓起勇气道:“傅……傅教官,那个……”

他话还没说完,傅思衡就没好气地打断道:“不用,直接去。”

然后快步走上前去,那架势仿佛要和谁打架一般。

然而他没有和谁打架,只是以一种走路带风的速度,从严荀和那名医疗兵中间穿了过去。

医疗兵:“……傅教官?”

严荀刚才到处找不着他人,马上对医疗兵道:“我还有点事,晚点去医院看他。”

说完,便迅速追上了傅思衡。

后面几个人看得一脸懵逼,班长挠了挠头,问罗树:“傅教官怎么了?”

如果此时换了时宏骏,大概会回答他“可能因为有人受伤,心情不好吧”。

但罗树是个鬼机灵的,他摸了摸下巴,说:“他不对劲,有情况。”

严荀跟在傅思衡后面,边追他边道:“走的这么快做什么,你那边怎么样了……”

傅思衡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他。

“你干嘛突然不走了,差点撞到你。”严荀一惊,然后哭笑不得。

傅思衡认真地看着他道:“严荀,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说清楚一件事。”

“嗯?什么事,这么认真?”严荀看着他道。

傅思衡说:“刚才你对我做的行为,是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你不是我男朋友,所以以后不要离我那么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