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其实, 我一直对宇宙有着很奇怪的憧憬。”傅思衡的声音放柔了不少,带着不易察觉的怀念,“我是在飞船上出生的, 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乡,第一次睁开眼,见到的就是玻璃窗外无垠的宇宙。”

他用棍子戳了戳红薯, 漫不经心地继续道:“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回赫拉看一眼,哪怕不能真的回去,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

严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侧脸,长长垂落的睫毛,让他产生一种无法抑制的保护欲。

“我带你去。”他脱口而出道。

在看见傅思衡抬眸微露惊讶时,他连忙改口:“如果下次巡视路线经过赫拉附近的话, 我可以申请带一个随行人员。”

傅思衡的眼睛亮了亮:“真的可以?”

严荀点了点头, 心道只要是你提的,别说远远地看一眼, 让我违反规定把飞船开回去都行。

但他也只能想想, 从华纳到赫拉,即使是最先进的飞行器也需要五年时间。天空中的很多颗星星, 你看见都以为它们触手可及, 实则却距离数千万光年。

他想起之前看过的书本, 说道:“赫拉是银河系最大的行星,只要飞到阿波罗星系的边缘便能观测到。据说她是银河唯一一个,拥有金红色带的行星。我曾经在星系边缘漂泊了半个多月,金红色带消散后,恒星转落升起前,是一天中最美的三分钟。”

若是有机会, 我愿意和你共享这三分钟。

傅思衡的眼睛像一湾清泉,或许是对家乡的强烈渴望,让他毫无察觉地用这样期待而欣喜地眼神望着严荀。

望的严荀逐渐结巴,说话都要不利索了。

“嗯……总而言之,赫拉很美,跟你想象的一样美。”他轻声说道,似乎怕惊碎了这样温柔的夜。

傅思衡没有说话,但严荀能感觉到他心情很好。

严荀弯腰捡起熟透了的红薯,换手倒来倒去,帮他剥皮。

“谢谢你,严荀。”傅思衡突然开口道,“从来没人跟我说这些,包括我爸妈。”

他剥红薯皮的手一顿,好像忘记了有多烫手。

傅思衡支着下巴看他剥皮:“他们总是反对我查阅关于赫拉的资料,家里也没有一点点痕迹,我猜想可能是我爸担心被冠上‘返航军’的头衔吧。对了,你应该知道‘返航军’,其实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老一辈的将领,大多为赫拉流过血拼过命。”

“刚刚听你描述,那确实是一个值得你为她付出所有的星球,只是现在那上面已经寸草不生了。”

“我没有那个运气,见证她最辉煌的时刻,只能摸索残骸来幻想她曾经的样子。严荀,你知道吗,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严荀将红薯剥好了,留了个底层递给他。这是他第一次听傅思衡说这么多,即使在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他也不曾说过这些话题。

傅思衡讲了半天,肚子也饿了,结果香喷喷的红薯吃了起来。

山地的红薯吸收日月精华,在雨露风霜的滋养下,甜糯香软。外面一层略带韧性的肉皮下面,包裹着橙红色的烂熟内里,一口下去从口腔暖到胃部,整个嘴巴里都是挥之不去的香味。

不知道是不是他饿了的原因,竟然觉得小小一只红薯,比任何宴会上的顶级菜肴都要好吃。

他吃东西向来很斯文,即使觉得味道好,也没有狼吞虎咽。

严荀从保温杯里倒了杯热水给他,看着他喝下去,突然很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他扯了扯嘴角道:“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换吧,以后你想去看哪个星球的风景,我都会带你去,条件是……”

傅思衡放下水杯,慢慢地眨了下眼睛:“条件是?”

这个前提太过诱.人,让他丝毫不想做出质疑。

严荀看着他,说:“条件是,无论我在与不在的地方,都请你务必保护好自己。”

傅思衡与他对视,半晌后,说了句无关乎回答的话:“严荀,你以后想进国防部吗?”

严荀怔了怔,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坦诚道:“不是我想不想,而是必须要去,这是我的使命。”

傅思衡自嘲地笑了笑,起身拍了拍手道:“守夜辛苦,我先回去睡了。”

“喂,你还没……”严荀说到一半,看见他钻进了帐篷里。

他无聊地独自坐在火堆前,拿出通讯器开始骚扰易风北。

严荀:【睡了吗睡了吗,快醒醒。】

几分钟后,易风北回了:【还没,兄弟,我有点烦恼。】

严荀:【说实话,我也是。不如你先说?】

易风北:【你说师远洋为什么要避我如蛇蝎啊,我哪里得罪他了??】

严荀想起来上次的事,尴尬地咳了咳:【你可以试着跟他搭个讪,或许他没那么讨厌你。】

易风北:【啊这,要怎么搭讪啊?】

严荀:【你平时小电影看那么多不知道?!】

易风北:【[/无辜]可是,小电影都是上来直接doi啊,没有搭讪环节。】

严荀忍无可忍:【跟他聊点天气、美食、游戏,实在不行就聊八卦。】

易风北:【啊,好的!!我悟了,所以兄弟你有什么烦恼?】

严荀:【哎,我都想出家了。】

易风北:【???别啊,就因为上次那个拒绝你的腿毛o?】

严荀:【你他妈才腿毛o,滚呐。我和他十有八九成不了,他把家庭背景看得太重,我身上的担子也不轻。】

易风北:【拜金腿毛?他还想分你家产?!】

严荀不想理他:【所以我决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把他带到他最想去的地方,在那里跟他告白。如果不成功,我就终身不娶。】

易风北吓傻了,足足好一会儿没回过来。

严荀做出了决定,心里畅快不少,丢开通讯器继续守夜。

第二天一早,傅思衡带队出发。

他和严荀第一次合作,两人就排兵布阵的问题,产生了不少相左的意见。

最终,严荀举手投降道:“你是指挥位,都听你的。”

傅思衡在指挥这一块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不喜欢按照传统的路子来,也不喜欢别人表面同意自己的观点。

于是冷冷地说:“既然你知道这一点,那就请记住,无论我下什么命令,你都必须服从指挥。”

严荀将对讲机别好,对他举手敬礼,十分不服气地说道:“遵命,长官。虽然你逃避我的问题,还给我甩冷脸,但你始终是我的长官。”

说完,转身走出了指挥帐篷。

傅思衡不知道这小子发什么疯,皱了皱眉,打开全军广播:“接通大屏,对练正式开始。记住,不要拿蓝军当自己人,他们就是一班。”

大屏幕闪了闪,三个分队队长同时回答:“是,教官。”

帝国军事大学。

机甲课上,易风北主动坐到了师远洋旁边的位置上。

“早上好。”他面带微笑地开口道。

“早。”师远洋昨晚熬夜赶论文,此刻看上去恹恹的。

他的作训服软趴趴的,露出了一点锁骨。

易风北觉得脑子轰然一抽,问道:“你是什么味道的?”

“啊?”师远洋睡意朦胧,没太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易风北赶紧在心里扇了自己一耳光,清醒过来乐呵道:“那个,我说今天天气真好。”

师远洋转头看了眼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嘴角抽了抽。

易风北内心抓耳挠腮,突然想起昨天严荀的话,实在不行的话,聊八卦。

可是最近有什么八卦呢,他想了一下,说:“你知道银河大厅的事吗?”

师远洋的脸色冷了下来,说:“不知道。”

易风北一惊,想起来他和傅思衡的关系,赶忙改口道:“你知道那个顾重阳因为一个omega,喝酒喝到胃出血进医院的事吗?”

师远洋僵硬道:“不、知、道。”

易风北没主意了,脑子里灵光一现,暗中对严荀道了个歉。

对不住了,兄弟。

他压低声音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严荀的。”

师远洋看了眼在黑板上写字的教授,还是忍不住好奇道:“什么?”

易风北见他愿意和自己说话了,立即眉飞色舞地夸大其词道:“他打算出家当和尚去了,好像是因为家里不同意他和他男朋友的事。”

“他有男朋友?”师远洋一脸震惊,“他还要当和尚?”

一时不知道这是渣还是有志气。

“是的,有点叛逆哈。”易风北借机靠近他。

鼻端传来一丝清新的omega的香味,他忍住躁动,用笔尖戳了戳纸张道:“这题怎么写啊?”

师远洋很快被他转移了注意。

指挥帐篷里。

傅思衡正观察地形,分析蓝军的位移,他刚打算让严荀转换阵地,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目前的情况不是很紧急,他看了眼来电,接通道:“喂,师师,有什么事?我正在指挥训练。”

师远洋躲在厕所里,低声道:“不好了不好了!你最好注意一点严荀,他最近好像有点想不开。”

傅思衡的手一顿:“什么?”

“他要出家当和尚,连寺庙都选好了!”师远洋急道,“好像是因为他爸妈棒打鸳鸯,想拆散他和他男朋友!哦对了,他一直有个地下男朋友,你可能还不知道!总之千万小心点,别让他出事,不然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傅思衡:“?”

对讲机刺啦刺啦了两下,那头传来严荀吊儿郎当的声音:“傅教官,在吗?怎么一直让我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动,闲得我都想念大悲咒了。”

傅思衡:“……等等,不,你不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