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安保逐一疏散宾客, 陈曼拒绝了客人们重重询问,提着裙摆往二楼走去,其他人已经在会客厅等她了。

走到会客厅门前, 她停了一下,身后的方卓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夫人?”方卓问道。

陈曼转过头, 脸色冷得仿佛和刚才不是同一个人。

她沉声问道:“顾重阳呢?”

“被送走了。”方卓说,看见她的眼神后,又补充了一句,“被顾部长打断腿送到医院去了。”

他的语气好像不是在说谁腿断了,而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了什么。

陈曼冷笑了一声:“他是在敷衍我?你告诉元帅一声,东边那个顾枭做了五年的项目,让他现在就收回来。侄子做错事, 伯父就得承担代价。”

方卓从没见过她对顾枭说过重话, 因为阿宥的原因,她一直客客气气, 甚至做了不少退让。

东营区顾枭接管了整整五年, 是连君主都十分重视的项目,直接关乎到顾枭的下一步晋升。干到他这个位置, 唯一觊觎的就是权力的巅峰了。眼看今年年末就要评奖论功, 这时候回收无异于给他当头一击。

方卓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不过还是点头道:“我会转告元帅的,夫人。”

“另外顾重阳在夜巡队的职位也撤了,我不想再看见他在小衡面前蹦跶。”陈曼说。

方卓道:“夜巡队暂时不归我们管,这……”

陈曼漫不经心地说:“那就想点办法,让他去夜巡,最好永远别再回来。”

她的话语中藏着杀意, 方卓眼神一凛:“明白。”

“你就要去帝军大了,届时好好辅佐小衡,元帅和我都不会亏待你的。”陈曼看了他一眼,说道。

方卓恭谦地低下头:“夫人言重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陈曼不再多言,转过身推开了接待厅大门。

偌大的挑高厅堂里,环形沙发上,傅思衡坐在一边,陆娜和严荀坐在另一边。

陈曼一进去,所有人都看向她。

她走到傅思衡旁边坐下,两个女人面色不善地打量彼此,不友好的氛围开始急剧攀升。

南未央知道他们要说话,便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想进来又想出去,尴尬道:“陈阿姨,陆阿姨,我……”

“你回来。”

“你出去。”

陈曼和陆娜同时开口,陈曼拧眉道:“回来,你不是也参与了吗,跟我说说怎么一回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陆娜立马作出一副护犊子的姿态,嗤笑道:“这种事你怪人家孩子做什么,还不是你先对我撒谎的。如果你没说谎,他们犯得着这样吗?”

“我先撒谎?那你对我说实话了吗?”陈曼气得呼吸困难,指着她憋得满脸通红。

傅思衡连忙抚着她的后背:“妈,你冷静点。”

陆娜是知道她长期待在疗养院的,也有点慌了,严荀立即倒了杯水给陈曼。

南未央赶紧走进来,说:“陈阿姨,您先别激……”

她“动”字还没说完,陈曼就怒气冲冲地对陆娜说:“你,你还钱!我给你买过五件皮草,六个包包,还请你吃了十几顿饭。还钱!”

陆娜:“……”

严荀忙打圆场道:“阿姨,不,伯母,您也可以来我们家吃饭,我给您买包包和皮草。”

陆娜瞪向他:“你是我儿子还是她儿子?你都没给我买过包!”

严荀噎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殷勤过头了。

“妈,这件事我们也有错,没有及时说清楚。”傅思衡开口道。

他刚说完话,陈曼就握住他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冰凉。

陈曼心疼地说:“傻孩子,妈妈怪谁也不会怪你。倒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和你商量就将这件事公开了。”

她其实对傅思衡的分化异常早有准备,只是这么多年过去,傅守明不提她也不提,大家都快忘了当年医生说过的话。当傅思衡知道自己是omega的时候,他该有多难过啊,之前他在通讯器说要告诉自己的事情,应该也是这件事吧。

傅思衡摇了摇头:“我不喝那杯酒,大家一样会怀疑。况且他们是要和我长期共事的人,一旦有一次欺骗,就永远不能坦诚相见。”

不管会不会因为omega身份影响他今后的发展,他都不会对自己的战友说谎。

兄弟手足,亲人朋友,没有人经得起谎言与背叛。

他下意识看了眼严荀,碰巧严荀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眼神都有些复杂。

这句话让陈曼和陆娜静了下来,傅思衡拍了拍陈曼的手背。

南未央突然说道:“两位阿姨,你们不要再气彼此了,反正以后都是亲家,何必呢。”

四个人同时刷的看向她,她被吓了一跳,结巴道:“不是吗?你、你们俩不是前任关系吗。”

一语激起千层浪。

陆娜一把拎住严荀的耳朵:“你和小衡谈过恋爱?你这小兔崽子,所以刚才跟囡囡全在演戏是吧!我还想回去揍你呢!”

“啊妈,疼疼疼,撒手!”严荀颜面丢尽地痛道。

陈曼看着傅思衡,他不由偏开脸,叫了一声:“妈。”

“叫妈也没用,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陈曼说道。

她稍稍提了点音量:“身为帝国未来的将领,就算你是omega,也是要招入赘alpha的。”

话音刚落,其他几个人都呆住了。严荀甚至忘了从陆娜手底下逃离,愣愣地看着她,怀疑自己耳朵被揪出问题了。

陆娜最先反应过来,站起身怒道:“不可能!我儿子是不会做上门alpha的!门儿都没有,窗户也没有!”

“我有说过要让你儿子上门?”陈曼毫不避让地看着她道。

陆娜气得不轻,来呀互相伤害呀:“我也不会和你攀亲家的,你以为我儿子看得上?”

傅思衡看了过来,严荀顿时暗道我曹,妈你不要牵扯到我啊,我看得上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傅思衡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

陈曼哼了一声,走到南未央旁边道:“我觉得未央就不错,和我家小衡很般配。”

南未央一脸不可思议,旁边严荀的眼神如影随形地杀了过来。

她立刻摆手道:“阿姨我不是我没有,我不配我只是个弱鸡alpha。”

“什么玩意儿,囡囡明明是我几个月前托人介绍给阿荀的,他们认识很久了,还情投意合,今天就是在相亲。你不要夺人所爱!”陆娜不干了,走到另一边牵住了南未央。

傅思衡看向严荀,眼神嘲讽。没想到居然几个月前就介绍相亲了,还认识很久了情投意合。

严荀觉得自己迟早一天死在陆娜手上,于是朝他挤眉弄眼,意思是我不是和你说了吗,逢场作戏,剧本还是你写的呢。

傅思衡移开视线,不想理他。

南未央满脸懵逼,站在两人中间,只觉得自己快被扯裂了。

所以她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宴会啊!又是当群演还没有工资,又是当炮灰被狂轰滥炸!窝在晚上认识的小姐姐怀里玩她的头发不香吗,鬼知道她一个钢铁alpha为什么要忍受这种折磨。

陆娜诱哄她道:“囡囡,来我们家,我们才没有封.建思想残余,不会让你入赘的。”

陈曼说:“别听她的,aa恋是受到世俗排斥的,你们以后会走的很辛苦。小衡虽然看起来冷,但一定是个非常体贴人的伴侣。”

南未央心想,我谁都不想要好吗!你们快点放开我行吗!没看见那两个sss级大佬,已经快用眼神刀把我千刀万剐了吗!!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谁都不想让步。

最终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不欢而散。

南未央被陆娜拉着下楼了,临走前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陈曼冷着脸对傅思衡道:“我去拿包,等下来停车场,我们回家。”

她的目光落到严荀身上,严荀忙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努力作出“我是我我妈是我妈,我刚才还千辛万苦去找您,您千万不要嫌弃我”的表情。

陈曼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严荀挫败地垂下肩膀,然后看见跟在她身后的方卓回头,对他做了个挑衅的手势,又朝着傅思衡笑了笑。

严荀瞬间不爽了:“你和那家伙认识?”

傅思衡从来没见过方卓,他记得护卫队里并没有这个人,很疑惑地摇头说道:“不认识。”

“不认识人家还对你抛媚眼,你可真是招桃花。”严荀没好气地说。

傅思衡察觉到他又开始了,马上翻起十分钟前的旧账:“你和南未央还认识很久两情相悦呢,有什么立场说我。”

严荀急道:“那是我妈胡扯的,你也信。”

他眼睛转了转,又说:“而且你是天蝎座,天蝎座本来就花心,追你的一多你就动摇了。”

傅思衡忍不住道:“这和星座有什么关系,严司令向来绯闻不断,我看这种东西遗传的可能性更大。”

严荀一口气提不上来,看了他半天,眼神渐渐变得委屈起来:“我才没有,每次想和你好好说话都不行,总之我说不过你。”

他一变脸,傅思衡也不好再怼他了,沉默了片刻后道:“反正你妈也看不上我。”

严荀垮下嘴角,说:“反正我也不可能做上门女婿。”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一碰,又各自转移开了。

傅思衡先一步离开了,严荀在原地呆呆站了好一会儿,才悻悻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帝军大夜总会群消息滴滴作响。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啊啊啊啊啊艹艹艹,今年的年度八卦出炉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换源神器】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刚果野狼:【什么什么?rwkk!难道有比赵之凡和五个o做了一晚上,精.尽人亡变成植物人更让人震惊的吗?】

别整些虚头巴脑的:【gkd啊,老规矩,有事说事别吊胃口!】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刚去喝了口水缓缓,朋友们,看这条的时候请不要吃东西喝水,我怕你们噎死。】

林林不是越越:【你倒是快说呀,瓜子花生都准备好了。】

研究院官方:【围观,早起的猹有瓜吃。】

悦子-柠檬气泡味alpha:【哈哈哈哈,官方都被炸出来了。】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据昨晚银河大厅宴会爆料,傅教官是个omega,并且你们将在今早七点的新闻播报上看见这条消息。】

群里安静了几秒,然后开始疯狂刷屏。

师师不谈恋爱:【wtf????????】

今天也是重阳的舔猫:【认真的吗???他可是alpha学院的教官啊!!】

妙鲜多多多:【雾草?!!!!!】

最后弹出来的一条,落入正在看屏幕的傅思衡眼中。

李逍-站岗中:【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所以他有alpha吗,没有的话我先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