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帝军大属于封闭式学校,除了周末之外,师生都是不能擅自离开校区的。

教官住的都是单独的套间,房间不大,但书桌、衣柜、卫浴和阳台都一应俱全。

傅思衡冲了个澡,穿着浴袍拿起放在桌上的通讯器。

白天他在屈孟达“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出去别说是我的学生”的注视下,不得已把严荀加了回来。

当时严荀说完那句话,傅思衡的第一反应是后悔,后悔不该让他有话直说。第二反应就是以后怎么无声无息地弄死他,他知道他是故意的。

推荐一个app,神似旧版追书神器复活了,可换源书籍全的换源神器!

透着水汽的指尖暴躁一划,看也不看就将那一串未读消息的对话框给删了。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

这时底下又蹦出一条新的好友申请,“林林不是越越”请求添加你为好友。这个名字实在太好辨认,傅思衡顺手就通过了。

林越发来了一个卖萌的表情,说是从师远洋那里要来的他的联系方式,想以后有问题的话便于请教。

傅思衡说了句“好”之后,便没有继续回复了。

林越见他不太想说话的样子,只好转移注意去水群。

群里关于今早晨训的讨论热度已经过去了,先前消息刷的通讯器都快卡住了,大家纷纷在说晨训那个傅教官有多拽,又是暴揍学生又是拆机甲。也有人看他不惯,说他bking。

草莓味甜心:【话说我好像看见傅教官被叫到校长那去了,所以嘛,在帝军大还是要守这里的规矩。】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呵呵,可是今早在场的其他人,也没见他们站出来说要守规矩啊,看热闹倒是积极。】

李逍:【= =就是,当时其他教官和严主席都没说什么。】

妙鲜多多多:【你们这么公然说严主席,不怕他看到吗!】

刚果野狼:【哈哈哈怕什么,他又没加群,而且他们宿舍现在在看小电影,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今天也是重阳的舔猫:【hhhhhh我发现了,野狼十有八九和他们住在一层,不然怎么每次都情报准确。】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滑稽]你们这些alpha能不能克制一点,人家家好怕哦。】

李逍:【你怕个屁啊,一天天开车比谁都猛。】

傅思衡擦头发擦到一半,忽然接到了屈孟达的通讯,说是让他去查房。

“按理来说应该是昨天查的,不过你刚上任,先习惯一下,今天去也没关系。”屈孟达说道。

“知道了。”傅思衡只得从衣柜里拿出一件t恤,夹着通讯器准备换衣服。

“哦,对了。”屈孟达又说道,“顺便把研究院也查了,三班的寝室离他们比较近。”

傅思衡穿衣服的手一僵,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屈孟达就说:“不能不去。你和严荀的关系本来就够不好的了,趁这个机会多和人家套套近乎,虽然我也不指望你会那玩意儿,但你自己掂量掂量还想不想进‘卓越计划’了。”

傅思衡拉下脸,冷淡地“哦”了一声,就挂断了。

屈孟达话说到一半,被自己的学生给挂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学生公寓就在教官住的隔壁楼,傅思衡没好气地拿着记录单出了门。

一路上咚咚咚砸门,不像是查房,活像是监狱清点,把学生都吓得不轻。

最后来到研究院时,他的心情已经通过捶门平复了不少,虽然每个给他开门的学生都一脸恐惧。

研究院都是两人寝,住在最前面的是师远洋和一个安静少语的omega。

原本alpha和omega是分开住的,但因为研究院的omega实在是太少了,校方就把他们都安排在了同一层。算是比较少见的ao混住楼层。

“怎么让你来查寝了,这帮老家伙还真是坑。”师远洋抱怨。

傅思衡边记录边说:“因为你们住的离三班近,但愿不要这学期都让我来。先走了。”

他刚想去下一个,师远洋就叫住了他,语气有些不自然:“隔壁是两个alpha,都出去当交流生了。”

“哦。”傅思衡没太在意他的异常,直接跳过了下一个寝室。

当他查到最后一个寝室的时候,敲了好一会儿门,里面才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这间应该是严荀的宿舍了,傅思衡摆好了脸色,准备公事公办查完就走,绝不和他多废话。

然而门被拉开的瞬间,他整个人都凌乱了。

易风北只穿着个裤衩,手上还拿着杯喝了一半的可乐,大大咧咧地说道:“什么事儿啊,爷正撸、撸、的的的……我的妈?!”

他在看清傅思衡铁青的脸色后,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手中的可乐啪嗒摔在了地上。

傅思衡往下看了看,只见那短裤丝毫遮掩不住雄伟之处,他的眼神愈发冰冷的冻死人。

桌上的平板传来了几声暧昧的口申口今,一时间空气更加凝固。

一声响动打破了尴尬,浴室的门打开了,严荀赤.luo着上身走了出来。

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边用毛巾擦了几下极短的头发,一边抬起眼眸道:“谁来了?”

他的视线和傅思衡撞了个正着,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同时陷入沉默。

滴答滴答,只有墙上的钟还在顽强地发出动静。

这时桌上的平板又叫了一声,严荀的目光落在易风北的下面,低低地骂了句“操”,突然快步向傅思衡走了过去。

傅思衡还没想到怎么应对眼前的状况,就突如其来被一只手捂住了眼睛,肩膀也被轻轻拢住。

严荀遮住他的眼眸,将人半搂着往外推了一步,然后砰地一声甩上了身后的门。

他的一系列动作看起来都很粗鲁,但唯独触碰到傅思衡的时候,手上的力道变得非常温柔。

扑通,扑通。

周围安静的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一清二楚,只是不知道是谁的心跳。

贴在傅思衡眼皮上的手掌湿漉漉的,掌心带着薄薄的茧,那是常年训练留下的。

他鼻端闻到一种极淡的类似兰麝的香气,先是以为是信息素的味道,但随后立马想起自己是闻不到性信息素的,应该是严荀用的洗浴用品。

过于靠近的距离,让他感受到对方隐约的体温。alpha的体温要比beta和omega都偏高一点,严荀没穿上衣,若有若无的热气隔着t恤渗透进了他的皮肤。

严荀的另一只手绕到了傅思衡的背后,正拢着他的肩背,那姿势仿佛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一般。

傅思衡没有挣扎,他也就没有放手,而是顺势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眼睫毛在手掌中微微颤了颤,那种如同凤尾蝶在心脏尖端起舞的微妙感受,让严荀渐渐出了神。

直到傅思衡冷漠的声音响起:“玩够了没?”

一句话如同冷水当头泼了下来,让他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严荀仿佛被叫醒了一般,脸上重新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色,欣然放开手,后退两步和他拉远了距离。

傅思衡抬眼看向他,他上身的水迹还没擦汗,水珠沿着人鱼线滑进浴巾里,看似很放松,但实则肌肉紧绷。

那身材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恰恰好能让人看得喷鼻血但又不过分,每一寸线条都完美的像雕塑的棱角。

严荀靠在墙上,挑唇打量着他,声音低沉地说:“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傅教官。”

不知道为何,明明很普通的一个称呼,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莫名有些暧昧。

傅思衡冷眼看着他,语气就像是刚通过图灵测试的ai一样无情:“在宿舍私藏平板,传播涩.情视频,你这个主席真的当腻了?”

严荀的视线落在他手上的记录单上,恍然大悟:“哇哦,原来是来查寝的。不过我要澄清一点,那片子是易风北看的,和我半点关系没有。”

屋里的易风北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个干净,严荀之所以没有和他同流合污,是因为他看了一眼,觉得那片子里的omega太细弱了,不够带感,于是就自己去洗澡了。

傅思衡不信任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被他糊弄过去。

他表面上看着淡定,但脑子里此刻却有些混乱。

严荀全身上下只裹了条浴巾,让他不由想起,之前两人在演练战场中度过的一天一夜。虽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严荀信誓旦旦说要对他负责,于是两个人就谈了场“只拉过小手”的恋爱。

到今天为止,他才算勉强看见过严荀的半luo.体。

他猛然发觉到自己在想什么,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兰麝香气逐渐浓郁起来,傅思衡觉得这款沐浴液未免太香了,隔这么远都能闻得到。心里掀起一种浮躁的感觉,胸口沉闷阻塞,让他想立刻离开这里。

严荀还在那里语气纠结地说:“那个,傅教官,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发的讯息你觉得怎么样?刚才不小心冒犯了,不过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尽管已经分手了,但他本能地不希望傅思衡参与到“卓越计划”里来。虽然他看起来,并不需要自己的保护。

然而傅思衡完全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心跳在逐步加快,快的不正常。

这里的气息让他很不舒服,一刻也待不下去了,于是抓着记录单扭头就走。

严荀一愣,似乎无法接受他就这么甩手走了的事实。过了好半天,才一脸沮丧地自言自语:“不是吧,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吃顿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