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傅思衡没有多停留,挑了台离他最近的机甲。

虽然训练场上的小型机甲不用真炮.弹,射程和威力也会减弱,但对这种低端机甲的外壳来说,杀伤力还是很大的。

一班和二班的教官将学生疏散到跑道外面去,给他们留下足够的中间场地。

晨训是没有教导主任参加的,正好大家都对这场比试拭目以待,也没有人表示反对。

赵之凡在机甲舱门打开时,直接用手臂攀附住外壳的凸起。几个纵身跳跃,耍帅地进了操控室。

人群中响起些许掌声,徒手进操控室,一直都是学员中比较受追捧的装逼方式,对臂力的要求极高。

一般alpha想在心仪的omega面前表现,就当着他的面这样进自己的机甲,那效果堪比篮球场进了个三分。

但傅思衡没有这样上去,他等待操控室的楼梯降落到自己面前,才踩着阶梯一步步进舱。

“这个赵之凡,看起来有点东西啊,一个大三的学生这么狂。”易风北说道。

师远洋嗤笑:“跟个猴子一样跳进操控室就叫狂吗?”那你是没看过真正的狂。

易风北说:“好歹他力量和敏捷度都达标啊,徒手上机甲也是初期考核的内容之一,否则遇到战场紧急情况,难道还要等扶梯慢慢地降下来?”

严荀听不下去了,敲了敲他的脑门道:“你是在跟一个机甲制造学院的人科普机甲?看你就是上课没认真听。从扶梯上去,是对一台机甲的尊重,只有在紧急情况时,才会徒手上去。”

师远洋用赞赏的目光看了看他,说道:“这一做法,是为了纪念上古机甲之父。他把每台机甲都当做自己的亲人、朋友,也说过一句至理名言。”

“当机甲指示灯亮起之时,成败生死皆需被抛于脑后。”严荀看着正中央说。

师远洋笑道:“没想到严主席居然对机甲史有过研究,真是让人意外。”

严荀笑了一下,其实他大学的机甲史课都是勉强及格。

只是这句话,是傅思衡告诉他的。他第一次当着他的面上机甲时,就对他说了这句话。

他说希望有一天,能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机甲,和它一起并肩沙场。

傅思衡关上舱门,在指挥台前坐下。

为了保护人员和便于操作,一般机甲的座位都是非常窄小的,仅能塞得下一个成年男子。系上安全带后,更显拥挤。

他已经很久没有操作过小型甲了,陆战队的训练都是用的中型甲。

就在他熟悉机甲的各个部位时,突然发现不对劲。

傅思衡有点疑惑,再次转动控制右臂的轮轴,机甲依然一动不动,还隐约发出了让人牙酸的摩擦声。

他动作一顿——这台机甲的右臂坏了,要么是轮轴失灵,要么是零件出了问题。

也就是说,右臂操控的一切武器都用不了了,比如点射手.枪,比如n2自动步.枪。

这场比试中,它算是废了一半。

师远洋看见那台机甲的右臂动了一点点,然后又停住了,立刻意识到有问题。

他随手抓了个学生问道:“上周是你们负责维护机甲的?那台是怎么回事,臂膀没有上油?”

那个学生也记不清了,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都上了吧……”

严荀看了过去,师远洋解释道:“小衡那台机甲的右臂锈住了,零件看起来是正常的,但他应该要换一台。”

话音刚落,那台机甲就迈着步子走到了操场正中央,同时赵之凡的机甲也走了上去。

“什么情况,他不换?”师远洋诧异道。

傅思衡不可能没发现机甲有问题,但他没有提出更换,反而直接开着就上去了。

两台机甲打了个照面,胸前的指示灯亮起,是比试开始的标志。

“不是吧,搞什么。”师远洋喃喃道。

严荀眯起双眼,说:“刚才的猜测我收回。”

师远洋看向他,他耸了耸肩道:“这次估计需要十分钟。”

师远洋:“……?”这家伙为什么看上去,比他还了解傅思衡?

易风北依旧迷茫:“你们在说什么?”

场上两台机甲各自往后退了一步,战斗骤然展开!

赵之凡想压先手,上来就开始操控n2自动步.枪射击,数百发子弹砰砰砰地轰然射出。

训练机甲的子弹都是特制的,只要打在对面机甲的外壳上,模拟系统就会自动扣分,使得受伤的部位无法使用。

就在子弹射出的一瞬间,傅思衡的机甲猛然一个跃起,从平地上跳到一米的空中。

瞬发子弹全都打在了他脚下,将操场的草坪打的凹陷下去一块。

赵之凡立即调整方向往上。围观的学生只能看见他们在飞速移动,赵之凡攻击迅猛,却完全听不到子弹落在躯壳上的清脆声响。

易风北惊呆了:“我他妈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小型机甲操控的跟玩具似的,他这是在玩儿炫舞吗?”

但逐渐,众人也发现了不对。

傅思衡的右臂压根儿就没动过,它全程都在闪躲、进攻,科唯独控制重要武器的右臂丝毫没有动作。

“我去,傅教官也太叼了吧,让一只手?”

“想装x呗,不过他没有精神力支撑,估计要垮掉。”

“我也觉得,我要是他就速战速决,按照他这个移动速度,完全能把赵之凡偷袭了。”

“啧啧,就是太爱显摆了,我等着看他翻车。”

当傅思衡第三次避开轰炸炮的时候,赵之凡彻底怒了。

傅思衡只用一只手跟他打,而他已经打空了一个弹囊,却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摸到!

因为他一直不使用武器,赵之凡觉得他是在看不起自己,顿时胸口怒火滚滚。

“妈的,给老子去死!”他用力往下一掰操控桨,机甲直接贴身怼到了傅思衡脸上。

精神力操控的第一大好处,就是近身搏斗的力量优势。

而傅思衡恰恰没有这样的优势,他连与机甲连通都不能。

此时赵之凡的机甲就等同于他本人,每一个动作都能够完全受到他的控制。

“不好。”师远洋眉头紧皱,感觉很不妙。

他清楚地知道傅思衡的弱势,一旦被近身,就是拼精神力的时候,根本没得拼。

赵之凡是s级的alpha,就算傅思衡是同等级的,和他对抗起来估计都会很吃力,更别说他现在连s都没有了。

眼看着赵之凡一拳捣向傅思衡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大家就能听见他倒地的声音。

但傅思衡却扬起唇角,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的机甲以一个极高难度的旋转闪身,用一种扭曲的姿态避开了赵之凡,然后左臂从武器舱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是刺刀!”

远程拼火力,近身拼刺刀。

严荀的嘴角隐约露出了一丝笑意,仿佛看见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带着几分小得意地告诉自己,你以为现代武器是机甲战斗中最厉害的吗?不,冷兵器才是。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灰蓝色的眼睛总是与平时不同,多了几分让人想牢牢抓住的光彩。

傅思衡没法使用远程武器,只能用不停的闪避来激怒赵之凡,吸引他靠近自己拼刀。

“我曹,不是吧,这年头还能看到这么远古的打法!”

“别小看刺刀,当年祖师爷就是靠一把刺刀征服了星际。我的天,没想到傅教官还会这个。”

刺刀已经不在帝军大的教授范围内很久了,近身搏击只有格斗和匕首,现在的课程几乎都不会涉及这种不实用的冷兵器。

赵之凡猝不及防,只听见甲身发出刺耳的声音,一阵金光闪过,刺刀在它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啊啊啊,傅教官这个拿刀姿势,好帅!”

“好想被他咬一口!啊,不是,好想上他的机甲坐一会儿!”

铁丝网边的omega小声尖叫,惹得学生们纷纷回头看,他们赶忙红着脸捂住嘴。

傅思衡挽了个漂亮的花儿,心里却不似刚才的轻松。

他真是高估了这台机甲的质量,连刀都他妈是钝的!

如果不是刀面太过圆润,刚才那一下,赵之凡的机甲已经上下分离了。

他用了七分的力气,结果取得了三分的效果,郁闷地想着回去一定要和屈孟达提一提,让他尽快检修这批机甲。

赵之凡也不是个傻子,被他攻击了一次后,立马快速撤退了几步。

他终于发现,对方是故意引自己过去的。

错过了这次机会,傅思衡再想近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又操控着机甲开始了跑酷,密密麻麻的子弹打的草坪上的草皮到处乱飞,声音震耳欲聋。

“感觉小衡有点悬,没想到赵之凡还挺精,知道要拉开距离。”师远洋说道。

严荀看了眼手表,说:“才八分钟,急什么。”

师远洋说:“你还觉得他能赢?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严荀摸了摸下巴,说了句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怎么说呢,我虽然不大欣赏他的性格,不过还是能承认他的实力的。”

师远洋有点困惑,什么叫……不欣赏他的性格?

他看了眼严荀,心想这人该不会是傅思衡的死对头之类的吧。不应该啊,大学时也没听小衡提起过他,两人或许压根儿就不认识吧。

严荀见他一副防备的样子,好心解释道:“因为他把我畅聊拉黑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感觉这人挺难相处的。”

“拉黑了?不会吧,他很少拉黑别人啊。”师远洋惊讶道。

“什么,你昨天不止被你前任拉黑,还被傅教官拉黑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易风北看了严荀几秒,忽然捧腹大笑起来:“操,阿荀,你是真的惨哈哈哈哈哈。”

师远洋古怪地看了看他,严荀扬起唇角,没说话。

场上的战斗依然胶着中,就在赵之凡用完了第二袋弹囊的时候,傅思衡的机甲突然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他,以为他要冲上去或者有什么别的举动。

但在赵之凡装上第三个弹囊后,傅思衡的操控室突然打开了!

大家全都呆住了,操控室……打开了?居然打开了??

第一次有人在战斗中,打开了操控室的舱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