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傅思衡眯起双眼。

夜空中只能看得见船身,连甲板都看不清,也不知道林越怎么就知道是严荀带的队。

“他是夜巡队的?”傅思衡问道。

夜巡队是由帝国军部组建的一支护卫队,其队长是国防总部的少将,每年都会在研究院甄选新人。

国防总部和银河陆战队之间,向来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后者光是从名字就能看得出来,是银河系的作战部队。而国防部是华纳本土部队,隶属阿波罗星系。

十多年前,因为一场大爆.炸,整个银河系重归混沌时代,各种星体碰撞毁灭,环境恶劣到没有生物可以生存。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赫拉人花了十几年时间,乘坐飞船迁徙到华纳。

傅思衡毕业后进入陆战队,取得的第一个成就,就是带领陆战队机甲团打败了华纳机甲团。

虽然他不止一次被傅守明吐槽年轻气盛,但任凭别人如何宣扬现在的“和平相处”,傅思衡的内心也始终对华纳士兵喜欢不起来。

这其中的原因,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不知道严荀怎么和这帮人混到一起去了,他厌弃地皱了皱眉。

林越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说道:“他是夜巡队的副队长,这个月是他带队出巡。”

还是副队长,看来真的是狼狈为奸,傅思衡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快到公寓门口的时候,林越诧异地看着公寓大门道:“傅教官,你也住在这里啊。”

傅思衡想着刚才的事,没太在意他的话,随口道:“嗯,再见。”

“那、那我们周一学校见啊!拜拜!”林越用力朝他挥了挥手。

周一的一大早,傅思衡就去学校报道了。

六点多的校园里,除了在操场上晨训的学生,几乎见不到闲杂人等。

门口站岗的人刚刚换了一批,在检查过傅思衡的证明后,让他登记一下再进去。

站岗的alpha不停地偷偷打量他,在他进门之后,趁着领队不注意,从口袋里摸出了通讯器。

他打开一个名为“帝军大alpha夜总会·包您满意”的群聊,然后在里面打了一串“艹”。

李逍-站岗中:【艹艹艹艹艹,那个新教官来了!穿的是陆战队的衣服!】

这个群几乎包含了帝军大所有的在校alpha,后来因为阳气太重,又有人拉了不少omega进来。

下面立刻有人回应。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啊啊啊啊啊!我大陆战队的,必须pick!长得帅吗帅吗帅吗?】

别整些虚头巴脑的:【是a是o?看起来多大了?不会是那种老变态吧……】

严学长好帅:【小虚你2g网吗,人家是我们直系学长,才二十三。他分化的迟,还不知道是a是o。】

李逍-站岗中:【[图片]就只能偷拍个背影了,帅的一批,刚才他问我要笔的时候,我他妈都脸红了。】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擦擦擦,看背影是个极品!我的天菜要来了!!】

严学长好帅:【……你连人家是不是alpha都不知道!冷静亿、!】

傅思衡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疯狂议论,他从门口一直走到教务处,都没有看到什么人。

沿途是看了四年的风景,训练场依旧大的一眼望不到边,教学楼也横冲直撞飞入云霄。

帝军大什么都气派,大到绵延十多米的超长校门,小到张牙舞爪刻着猛兽的路灯,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部位不在叫嚣:我们是帝国坠叼的军校!

等到了教务处门口,傅思衡才发现自己来太早了,居然还没开门。

他只好在门口等待,快到八点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听说话的声音,走过来的应该是几个学生。教务处在行政大楼里,经常会有学生过来办理登记手续或开证明。

傅思衡背靠着墙,双手插在口袋里,左腿微微弯曲。他习惯了部队生活,到哪里都站得很挺拔,显得身形修长姣好。

那几个学生聊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像被按下开关一样定在了原地。

白背心第一眼看见傅思衡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呆了两秒后,他掉头就走。

“凡哥,你跑什么?”旁边的同伴喊道。

傅思衡抬头望去,只看见那个学生匆匆离开的身影,留下他和另外几个面面相觑。

傅思衡盯着他们,他的眼睛泛着海水般的灰蓝,眼底清冷而沉静。

那几个学生面部抽搐了几下,傅思衡淡漠地移开视线,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用脚蹭地面。

五分钟后,“帝军大alpha夜总会·包您满意”群聊,再次亮起一串小红点。

悦子-柠檬气泡味alpha:【实时汇报!新教官到教务处了!下面开始无奖竞猜,他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呢?】

小海-接抑制剂代购(私戳):【求求教务处大妈了!让他来星际关系学院吧!啊啊啊啊!】

师师不谈恋爱:【我擦,他都到学校了?】

今天也是重阳的舔猫:【哈哈哈,师师学长也来凑热闹了?我都好奇了,这个新教官到底什么来头。】

……

教务处开门后,傅思衡进去办理了手续。

他任职的军事指挥学院,是帝军大的王牌学院,只收alpha学员。该学院也被称作“帝国扛把子集中营”,因为里面培养的都是综合指挥人才,说不定就是未来的将领。

巧合的是,傅思衡本人就是这个学院毕业的。

临走前,教务处的老师好心提醒他:“傅教官,你们学院里八点半要开职工会哦,别迟到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傅思衡说:“谢谢,是全校的教职工大会吗?”

“不是。”教务处老师说,“只有你们院,和研究院。”

傅思衡:“……”

怕什么来什么。

他拿着一堆文件,脑子盘算了片刻,觉得第一天上任不去开会应该也没什么。

就在他试图自我蒙骗的时候,通讯器响了。

打过来是指挥学院的院长,兼任副校长的屈孟达,同时也是他大学四年的恩师。

刚一接通,屈孟达就咋呼道:“小衡啊,你到了没有?到学校了的话,直接来会议室开会。今天我们要和研究院商讨合作项目。”

傅思衡还想再挣扎一下:“……师父,我能不去吗?”

“那怎么行!你刚来,正好让大家认识认识。”屈孟达心情很好地说道。这可是他的得意门生,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在那帮老家伙面前炫耀一番了。

傅思衡没法了,问道:“我们要和研究院合作什么项目,他们的人都要来吗?”

屈孟达说:“是关于卓越计划的。刚好你带大三,也需要对这个项目有所了解。他们不全来,会议室哪里坐得下那么多人,应该就派了院长和主席过来。哦,对,他们主席还是你之前的同班同学呢,就那个严荀。”

傅思衡终于听到了自己最不愿意听见的两个字,他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你快点过来吧,尽量别迟到啊。”屈孟达打断他道。

傅思衡陷入了轻微的自闭中。

他又不能直接说不想看见严荀,那样屈孟达肯定会问为什么。

至于这个“为什么”,是他打死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因为严荀该死地是他的前男友。

早在大学的时候,两人就上演了一场“我和我的死对头真香了”的小学生恋爱戏码。

关于为什么是小学生,是因为当时的傅思衡还没分化,他甚至连性信息素的味道都闻不到。当然,他闻得到严荀的战斗信息素,尤其是在那次他误服alpha催化剂之后,严荀将他从演练战场带出来的时候。

然而他们的恋情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月,后来严荀找了个理由把他甩了,甩了,甩……

傅思衡人生第一次谈恋爱,就遭遇了被甩,而且还是荒唐到让他都气笑了的理由。

是个人都不想看见这种前任好吗!想想就来气!

他没有拿教鞭往他脸上来一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一想到过去的事情,傅思衡就有点上头。

他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平静下来,试图把严荀从自己脑子里踹出去。

他拿着文件到指挥学院的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了一排老师。

傅思衡本来是做足了心理建设才推门而入的,却意外地看见严荀的位置是空的,不由松了一口气。

屈孟达招呼他道:“来来,小衡,到这边来坐。”

他近两年又长胖了点,武装带愈发紧绷。因为经常外出执勤的缘故,皮肤粗糙黝黑,脑门上的头发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看见傅思衡,他就一改平时假正经的状态,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引得其他老师都看了过来。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家这小子回来当教官了,叫傅思衡,是我前两届带的学生。别看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以前可是拿奖拿到手软的。”屈孟达得意地说道。

“我记得他哈哈哈,小傅上过我的课,这孩子很聪明,有天赋。”一个老师说。

“屈院长真是名师出高徒啊,小傅看着就是个好苗子。”

傅思衡在屈孟达旁边坐下,听他们一口一个“小傅”,心里默默地想,小腹小腹,能不能换个人类的叫法。

没过多久,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严荀一直没来。对比这边指挥学院的谈笑风生,另一边,研究院院长的脸都绿了。

屈孟达在夸他的弟子,他旁边却空空如也。

正在屈孟达开始讲话的时候,会议室大门被敲了两下,然后从外面推开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迟了。”

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语调微微上扬,仿佛即使他迟到道歉,也是件极其值得骄傲的事情。

听见这个声音,傅思衡心里就咯噔一响。

严荀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穿着黑色的作训服,外套搭在露出肌肉线条臂弯上,短袖的胸前印着帝军大校徽。

他个子很高,几乎遮住了门外大半的光。

会议室逐渐安静下来。严荀扫视了一圈四周,最后,视线落在了傅思衡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