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八月底的华纳,恒星直射点向北偏移,将整片北区炙烤得热浪滔天。

银河陆战队训练场。

塑胶跑道散发着灼烧后的气味,周围的铁丝护栏如同被晒焦的荆棘,歪七扭八地伫立在一边。

一整个连的士兵齐刷刷地保持俯卧撑的姿势,手掌贴在滚烫的跑道上,呼哧呼哧喘着气上下起伏。

随着士兵们挥汗如雨地动作,空气中alpha信息素的味道逐渐浓郁。

菠萝啤味的、卤煮味的、火锅味的,甚至还有个螺蛳粉味的,乱七八糟地掺杂在一起,连扫地的大叔都捂着鼻子远远躲开了。

傅思衡却丝毫不受影响,淡定地继续报数:“四百六十七、四百六十八。”

他的声音冷冽摄人,在躁动炎热的环境中,犹如一股清泉流入众人的耳中。

刺目的光芒下,他穿着深蓝色作训服,领口一丝不苟地扣紧。腰间的武装带收拢,勾勒出细窄的腰线,右侧悬着一根缠绕在一起的教鞭。他双腿笔直修长,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高帮战靴。

深色军帽下,露出些许银白色的碎发,帽檐遮住了部分面容,只看得见漂亮的下颌弧度。

“四百九十九,五百。停。”薄唇动了动,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一个简单的“停”字,就让所有alpha纷纷松了一口气。

“妈的,终于结束了。”

“老子手都要废了,操!这是我今年搞过最累的‘热身’!”

“快闻闻,我手上是不是有烤肉味?是不是?”

傅思衡微微扬起下巴,看了眼以为解放了的众人:“我让你们起来了?”

他的脸颊瘦削白皙,面容明艳矜贵,偏又生了双灰蓝色的厌世眼。在不苟言笑的神情下,显得格外禁.欲高冷。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一张会让无数alpha为之疯狂的面孔,就连帝国当今最红的流量明星,那气质都赶不上他一分。

但当他抬头说完这句话后,所有alpha的脸色都瞬间变得惨白。

负责督查的连长在旁边一边抹汗一边痛骂:“少校今天亲自来训你们,你们还不知道感恩!磨叽什么,还不赶快继续!”

傅思衡冷漠道:“第一排第三个,第五排第四个和第七排最后一个,刚才的不标准动作超过十个。全体准备,平板撑两百。”

alpha们闻言连吱都没吱一声,全都神色各异地趴了回去。

感恩?感恩个屁啊!

整个陆战队谁不知道,傅少校带兵是出了名的严厉。曾经有次他带的一个班,因为早训的时候有个人抱怨了一句,他就让整个班加训了一个礼拜,天天在训练场练到半夜十二点才吹哨。

别看人家长得好看还未分化,其实早已经威名在外了。

众所周知,陆战队最年轻的少校有两宝。一是曾蝉联机甲指挥冠军,带领银河战队把华纳战队杀得片甲不留,这也是尽管士兵们怨声载道,却不得不服他的原因;

二是他还未分化,方便了追求者行事,ao通吃。

连队里总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比如说第一排第三个黑皮肤alpha。

在所有人都趴下时,只有他还吊儿郎当地站着,嬉皮笑脸地说:“少校,你就让我们歇会儿嘛,哪有热身搞这么大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马上就要上战场呢。”

他们这批都是新兵,黑皮却仗着自己有点小背景,已经觊觎傅思衡好几个月了。

虽然大家都清楚,傅思衡一定会分化成顶级alpha,但他的alpha追求者从来就没少过。

用他发小师远洋的话来说,可能是因为华纳吊大无脑的alpha实在太多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傅思衡有多讨厌被同类追求,纵观他把多少alpha追求者揍进医院就知道了。大学的时候,他父亲为此没少被老师请去谈心。

“你觉得累?”傅思衡看向他,开口道。

旁边的连长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大事不好,赶紧想劝阻:“那个,傅少校,这孩子不懂事……”

傅思衡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他立马立正噤声,大气都不敢喘。

整个训练场鸦雀无声,安静得只听得见此起彼伏的粗重呼吸。

黑皮却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连声音都有点不稳:“当然累啊!少校,我也是怕你一直站在这儿,都要被晒黑了。这么白净的皮肤,晒得和我一样可就不好看了。”

他的言语中带着一丝不知天高地厚的调戏,惹得周围响起一片吸气声。

连长差点被他气得两眼一翻厥过去,刚要开口怒骂,傅思衡便先他一步道:“这么怕累,不如回去歇着。”

他的声音散漫冷静,透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疏离感。

他一边说话,一边缓缓从腰间抽出教鞭。骨节分明的右手握住把手,利落地一抖,长达两米的教鞭猛地抽打在塑胶跑道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

“一排三号,出列。”傅思衡勾起唇角,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如果你能从我手下躲过一鞭,立刻就可以回宿舍休息。”

连长早在看见他摸教鞭的时候,嘴巴就合不上了,士兵们开始小声议论。

“操,就是那根鞭子,上个月把李俊抽的在医院躺了三天。”

“好吓人!老黑怎么他妈这么莽啊,听说之前还一直骚扰少校。”

“真是疯了,仗着自己是二代呗。”

黑皮撩了傅思衡几个月,全都被他视而不见。现在见他终于愿意搭理自己,差点就开心的蹦起来了。

挨鞭子算什么,那可是傅思衡抽的鞭子!

连长简直快要崩溃了,一边是整个陆战队最难惹的主儿,一边是多年老友托他照看的儿子。这要是打出个好歹来,他岂不是讨了个里外不是人!

眼看着黑皮不知死活地走过去,连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正在他打算冲上去说情时,突然从跑道上跑来了一个士兵。

那人风风火火地敬了个礼,喘着气道:“傅少校,元帅请您过去一下。”

傅思衡动作一顿,转头略带不悦地说:“我在练兵。”

士兵说:“元帅让您暂停训练,说是有重要的事找您。”

傅思衡皱了皱眉,还是道:“知道了。”

银河陆战队的军规之一,坚决服从上级指令。即使他现在身处战场,上级的一句话,也能让他放弃一切撤回来。

他将教鞭收了,对黑皮道:“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教官,我叫宋晓!”黑皮眼睛一亮,大声说道。

连长很想反手给他一巴掌,心里觉得这蠢东西真的没救了。得罪了上级,还不忘报上自己的大名。

傅思衡看向连长,淡淡地说:“训练结束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连长:“……是。”

见他转身跟着士兵走了,连长立即给宋晓的脑袋开了瓢,边敲他边骂:“你他妈是个傻逼吗?!他是什么人,你也敢惹!”

“不就是个少校吗,你打我干嘛!”宋晓恼火地揉了揉头,他老板是上将级别,还会怕区区一个少校?

连长快被他气死了,指着他道:“滚回队伍里去!你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真给你老子丢脸!”

训练结束后,连长非常乖顺准时地等在了办公室门口。

傅思衡还没回来,隔壁办公室的两个人倒是先结束了训练,敞着门抽烟聊天。

“哎,你听说没有,衡哥要调走了。”

“不会吧?今天首长找他就是说这事?”

“听说是去帝军大当教官,你说调去哪里不好,去军校未免也太屈才了。”

“你懂个屁,别人那叫流放,太子爷是去历练的好吗。再说,帝军大入职门槛多高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凡不是个新兵蛋子,都知道傅思衡和傅元帅是什么关系,大家背地里还送了他个“太子”的称号。

连长在外面听的呆住了,什么情况,傅思衡要调走了?

他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傅思衡才黑着脸姗姗来迟。

看见他的表情,连长愈发确定那俩人说的是真的了。

他跟着傅思衡进门,在办公桌前站了一会儿,局促地叫了声:“少校。”

“回去罚那小子做一晚上体能,再让他写个检讨交给你。”傅思衡捏着眉心,看也不看他说道。

连长完全没料到他这么轻易就放过了宋晓,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杵这儿干嘛,嫌罚的轻了?”傅思衡放下手,神色一冷,眼眸沾染上些许不耐烦。

“没有没有,谢谢少校高抬贵手。那我先回去了。”连长赶忙立正敬礼,关上门溜之大吉,一串动作行云流水。

傅思衡在他走后,便低头盯着桌面的红头文件,上面是上级发布的一纸调令。

《银河陆战队文件:华纳【2146】331号,关于银河陆战队少校傅思衡赴帝国军事大学调令》

修长的手指覆在红字之上,指尖略显苍白,手背上青色的血管凸起,像是用了很大的忍耐才没有把那张纸揪成一团。

这时,桌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师远洋,是他的omega发小。

傅思衡拿起通讯器,那头传来温柔的青年音,带着几分不满道:“小衡,怎么还没到?就差你了。”

他的背景音嘈杂无比,傅思衡这才想起今天是周五下午,军队公休日,他约了几个朋友在酒吧见面。

“不去了,你们玩。”他揉了揉太阳穴,已然没心情去赴约了。

“出什么事了,你声音怎么这么不高兴?”师远洋喝了口酒,问道。

傅思衡呼出一口气,说:“我下周要去帝军大任职。”

他和师远洋都是帝军大毕业的,后来他进了陆战队,而师远洋则继续留在本校的研究院深造。虽然傅思衡教的不是研究院,但以后两人肯定抬头不见低头见。

师远洋一口酒呛住了,差点被送走:“咳咳咳,我的妈……你要回来教课?当老师?认真的吗?!”

傅思衡没有忽视他语气里隐藏的兴奋,对他道:“下次碰见记得叫教官,否则扣风纪分。”

师远洋的语气中透着幸灾乐祸:“靠,我该不会又要用麻袋帮你扔礼物了吧?不对,你现在是教官,那些人应该不至于这么张扬。”

他依稀记得大学时,傅思衡被一帮alpha学长猛追,还有个憨批在他们上公开课的时候,坐热气球表白结果挂在上面下不来。

这件事一度成为他们圈子里的笑料,每次一提这个傅思衡就要炸。

果然,傅思衡冷冷地说:“如果有人想被处分的话。”

师远洋笑道:“话说你这么抗拒回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他想起傅守明去年就想把他调过来了,但因为他不愿意而一直没有下令。

其实对于想往上爬的将领来说,就像那两个军官说的一样,流放等同于历练,回去军衔就能飙升。

“不是。”傅思衡漠然吐出两个字。

他从来没想过什么一夜升职,更不屑于官场上那一套。

进入陆战队是他从小的梦想,况且,在帝军大,他其实有一段不愿触碰的回忆。

这也是他不想回到帝军大的原因之一。

——那家伙,现在应该也在研究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