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福运小娘子最新章节 - 第294章 各种猜测

穿成福运小娘子 第294章 各种猜测

作者:衣布衣出书名:穿成福运小娘子类别:玄幻小说
    周山在酒楼多留了一会,慢条斯理的把包子吃完,又添了茶。

    一边消磨时间,一边心下感叹侯平招式的阴损和有效。

    是的,安排人怎样不引人注意的行动,怎样迅速快捷的撤离,是周山的强项。

    但是,用给婆娘买锥子纳鞋底什么的来吓唬人,却是侯平想出来的招。

    相比这种告诉对方,我可以悄无声息的取你性命的恐吓。顾天成和周山能想到的,把潜入投递行后院的歹徒套麻袋打一顿、再扔回永吉船行院子的想法,简直弱爆了。

    可以说,两种方式所出的效果,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不得不承认,侯平能坐稳坪州数得上号的混混交椅,果然有缘由。

    诚运的人在这场打斗中,有几个船工形容狼狈,而且号称受了内伤,但货船却未耽误行程。

    那几个兄弟虽不至于真的有内伤,但修养一段时间却是更加妥当。

    于是,这几人便留在了坪州,徐志派出他的三个手下,周山也选了两人补进去,诚运的船便顺利起锚了。

    年后坪州关于诚运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让坪州投递行有了很高的关注度。

    徐志几个手下做的是投递营生,也时常来码头交接包裹,码头人等对他们也是熟悉。

    如今,见这几人整装便上了船,正儿八经的当起了船工,具是惊讶不已:

    诚运投递行的人居然还是多面手,拿起什么都能做。不但能开门做买卖,参与街头斗殴也不含糊。

    如今货船需要船工,这些人居然就顶上去了。

    难怪诚运短短时间,就能把投递行做得风生水起。

    码头上发生的斗殴事件,直到第二日,才彻底传开。

    就在人们惊叹诚运的船工和投递行徐掌柜生猛时,下半晌未正时分,有人瞧见知府大人府上一个得脸的管事走进坪州投递行。

    知府府上管事前脚离开,当日的申时末,府衙师爷梁二爷府上的管家,也是带了个小厮进了投递行。

    两家府邸的管事去投递行做了什么,人们也有打听。但投递行的人都含糊其辞,讳莫如深的样子,根本套不出话来。

    而那两个府上,也没露出丝毫风声。

    但是,只看徐志送两位管事出门时,双方你好我好的愉悦气氛,想来两个显赫府邸绝对不是找投递行晦气的。

    而且,来投递行的管事颇有身份。就算和诚运没有很深的关系,单就是委托代购或投递物品,也表示了对诚运的足够重视。

    越是打听不到的事情,大家越是好奇。一时间,各种猜测版本层出不穷。

    永吉船行的当家李跃武心有狐疑,今天连门都没敢出,却是让人密切关注诚运的动向。

    傍晚时,听手下如此这般的回报,除了一颗哇凉哇凉的心,李跃武原本的那份惶恐也更深了几分。

    他让府里管事疏通府衙的班头,哪知诚运直接走的是知府和当下最得势师爷的路子。

    这还怎么斗?

    以他的当地富豪身份,倒是能和梁二爷以及知府大人说上几句话。

    但是,若是明言他打算用阴私手段对付诚运投递,能不能拼得过诚运先不说,在道义和律法上,他就落在了下风。

    想通过朝廷官员做这种事,那得有巨额银子的贿赂,才能让那两位动心。

    更不要说投递行的事,最终能不能成还是未知。

    再严重点儿,那两位老爷若是对投递行有兴趣,他还得给两位一些投递行的份额才行。

    越是往深了盘算,李跃武雄霸河道的心思就越发淡了。

    吃河道这碗饭的,一门心思做正经生意的人不是没有。

    但是,能做出一定声势的,都不是好相与的。甚至可以说,十之八九不是善类。

    他……还是算了吧,如今的日子其实就挺好。

    …………

    诚运如愿接到梁家和知府大人府上的漆器订单,都是欢欣鼓舞。

    两份订单都是价值不菲。

    这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有重量级的人物光顾,蓬荜生辉的有木有?

    虽然前一天,顾天成和徐志等人回来时形容狼狈,还带回几个受伤的兄弟。

    但他们也做到了在坪洲码头立威。

    从今往后,想对诚运下手的人,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分量,有没有那份拼死也不低头的气势和一往无前的决心。

    不得不说,顾天成和袁冬初的眼力很不错。他们新收进来的大小新学员,并未被徐志几人受伤的事吓到,反而很被这种威武的气魄所感染。

    看起来都跃跃欲试,恨不能当时也在其中,也能出一份力。

    尤其跟着徐志接应货船的三个混混,当时便毫无顾忌的动了回手。

    虽然回来后,抹药酒的时候也是龇牙咧嘴、叽哇乱叫,但精神上看,却丝毫不见颓势,很有终于痛快了一回的劲头。

    几个小的则是星星眼的把这几个当偶像看。

    对能为诚运将来打拼的人,小家伙们存了满心的敬佩和羡慕。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也能如此强悍,能护住自家这方寸之地。

    省心因知道的多些,想的也多,他没像宝根几人那样盲目高兴。但顾天成、徐志等人能在这次的对决中取得绝对优势,却也让他为自己的选择多了份信心。

    除了周山、徐志、侯平几个核心人物,其他人并不知道酒楼门前,针对永吉船行李跃武的恐吓行动。

    省心更不知道,否则,这个心思颇深的小子估计就彻底放心了。

    他能想到码头上对诚运出手的人,十有八九和正月十五夜间那伙人是一起的。

    但他也听出来了,因为有衙役在场,徐志等人没机会揪出那些人的幕后主使,只是囫囵的让那些人多付了银子。

    不管怎么说,诚运的隐患还没有从根本上排除,省心的心也依然提着。

    好在到了第二天,知府和梁家很高调的光顾了投递行。有了这份生意,至少短时间内诚运很安全。

    尤其新学员们开始有事要做,省心也就没时间想那许多有的没的了。

    坪州投递行接了货船送来的包裹,开始准备投送。

    原来的投递小子,年后不见了踪影。

    而徐志的三个手下,则是跟诚运的货船离开。

    于是,投递任务就交给了五个小学员,和另两个没参与码头打斗的年轻人。

    这些天的培训,除了通用的规章制度。认字这些,都是按新学员之前活动的区域划定了范围,学习相应的街巷名称。

    范围性的学习目的,是让他们能尽快上手。

    熟悉了各自负责的区域,能做事之后,有余力时,再学坪州府其他街道的文字。

    除了两个曾经做垛工营生的,其他大小新学员,都是第一次有了个赚钱的正经营生。

    领到自己负责区域的包裹和信件时,心情既激动又忐忑。

    发生码头打斗的隔天下午,坪州的街道上,便又出现了身着天青色坎肩儿的投递小子的身影。

    只是,这次的小子们,不是单个带着包裹出来,而是两三人结伴同行,有几个看着年岁还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