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帅教官最新章节 - 第131章 黑夜中的两个灵魂

帅教官 第131章 黑夜中的两个灵魂

作者:步枪书名:帅教官类别:玄幻小说
    意识到撞了人之后,刘易博凭着胸口那一口劲一口气开出去了三十多公里,等到前面没路了才发现到了海边。

    这个渔港镇平时没少来,和猪朋狗友们四处溜达,和一群在社会上混的女孩们玩,为吃口新鲜的海鲜就会开车跑到这里来,哪怕深更半夜。

    此时全然没有往日到此处的心情了。

    慌不择路跑到这里来,然后慌不择路的把车开进一条都是海腥味的巷子里,这才刹住车停下来挂上P档,紧绷的神经慢慢松下来,浑身的肌肉慢慢松下来,终于能够冷静地回忆一下二十多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了。

    他当时车速很快,非常非常快,在撞人之前的几秒钟他看了一眼仪表盘,时速已经过了每小时一百公里。当时的前面是一个转弯,过了转弯后就是景区大门。路是经常要跑的路,刘易博太熟悉了,车到手后又频繁驾驶,自觉能够高速过弯。所以他没有才刹车入弯,只是松了油门。

    入弯后他才发现车速之快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车子碾压了中线跑到对向车道去了,就在刘易博准备刹车的时候,一声巨响让他魂飞魄散。当时他只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车前,稳住方向盘踩刹车的时候,已经撞上了。

    停下来之后,前挡风玻璃右侧的蜘蛛网状裂痕和斑斑血迹让刘易博魂飞魄散,而边上两名朝他跑来的当兵的,直接让他的肝胆都要裂开,第一个反应就是上车挂挡地板油逃跑!

    完蛋了完蛋了,他突然想起来车子手续齐全而且是购买了第三者险的,第三者险足足买了两百万,自己有没有喝酒什么的,为什么要跑呢?肇事逃逸,这下完蛋了,肯定是要坐牢了。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要不是被她气到自己也不会开这么快!

    红颜祸水果然是没错啊!

    新春的炮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还有一些架起了大大的烟花开始燃放,渔港镇的夜空顿时被照亮,隆隆的炮声笼罩之下,外观明显不正常并且有血迹的悬挂临时牌照的奥迪A6L很快被群众发现……

    景区门岗室里,作为目击证人,李帅把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描述中没有加上自己的主观猜测。吴交警却是犯难了,正常来说是要做笔录的,可是人家是现役军人,地方公安机关管不着。拿不准的情况下,吴交警只能先记录下来,也不敢让李帅签名。

    刘家老二毕竟是有级别的公务员,她至少对李帅是冷静的,可是父亲现在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在出事前刘易博又刚刚纠缠过自己老三,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不忘故意伤害这一方面想。

    刑警到了,这一次还有刑侦技术的人过来,开了一辆刑事现场勘查车。除夕夜发生谋杀案,引起了局里的高度重视。都想过个好年,如果确定是一起故意伤害案或者故意杀人案,民警们这个年肯定不好过了。

    伤者还在医院抢救,最新的消息过来是说要转运到市医院,说明伤势非常严重,人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如果抢救无效死亡,伤害案就变成命案了。

    李帅等到赵副营长回来,事情交给了赵副营长来协助。赵副营长也是目击者之一,而且他是副营长,一些事情李帅无权决定的赵副营长有权决定。而且,部队和地方之间的一些联系,执行的是什么样的规矩,李帅也没有赵副营长熟悉。

    李帅只是看到赵副营长给当地的军分区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才开始和刑警们交流,和李帅一样,只说客观事实,不添加个人的主观猜测。另一路刑警从刘家门前的监控里拷出了所有的录像,直接现场查看起来。

    看自己什么事了,李帅离开景区大门回到烧烤场那边。

    篝火晚会现场已经收拾干净了,学员们也都进入了梦乡。李帅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许多人辗转反侧,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他果断决定明天推迟一个小时起床,让学员们新春第一天睡个懒觉。

    军事训练、部队管理从来都不是持续高压的,哪怕在第404特殊部队里也没有这么干的。所谓有张有弛,张弛有度,军事管理者要很好的把握住这个度,如此才能保证部队在恰到好处的状态下向前发展。

    一味高压的训练方式唯一的后果是官兵们会崩溃部队会崩溃,挖掘潜能也是要讲究技巧的,蛮干不可取。尤其是现在是过年,大年初一,再怎么着也要有一些人情味。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是敌人,再说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李帅打定了主意之后就坐在帐篷那里盘算着明天的训练计划怎么样调整才能把一个小时的时间腾出来。明天是他值班,倒是不需要通知其他教官。

    才一会儿,牛军从自己的帐篷里出来,径直的往李帅这边来了,说,“让个位置。”

    李帅一愣,往边上挪了挪,牛军一**坐在李帅身边。单兵帐篷的开口不大,两人是肩膀贴着肩膀的,第一次零距离接触的情况下,李帅的心跳骤然紧张起来。阵阵寒风过来,牛军身上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钻,挑逗着李帅的每一根神经。

    “情况怎么?”牛军做了个扩胸动作,问。

    整个过程她都拍摄了下来,是部队对地方老百姓实施紧急救援的典型例子,对宣传舆论是非常有好处的。

    李帅很不自然,说,“家属怀疑是刑事案件。”

    牛军诧异道,“刑事案件?怎么变成刑事案件了?”

    “肇事司机是刘大爷村里的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叫刘易博,据说是个混子,和刘大爷的三女儿之间有感情纠纷。出事之前刘易博到刘大爷家找刘小琴,刘小琴就是刘大爷的三女儿。他们在门口有对话,据说当时双方的对话并不愉快,按照刘小琴的说法,刘易博是心存怨恨的。紧接着刘易博就撞到了步行回家的刘大爷。”李帅简要地介绍了一遍。

    牛军凝着淡淡的眉毛,思索着说,“刘易博知道刘大爷当时正在回家的路上?”

    “所以这个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李帅摊手说。

    牛军说,“你早就知道想到了这个关键问题,有向警方提供线索?”

    摇了摇头,李帅说,“没有。人命关天,我只是目击者,不能乱发表主观猜测。”

    “你还记得水库时间吗?”牛军沉声说,“之前女新兵独立排第一次营区外训练遇到的那件事情。当时你是向警方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分析,后来还持续关注了。”

    李帅说,“不一样。水库案件毕竟没有发生重大伤害,而且当时我是最了解情况的。刘大爷车祸这件事情很严重,如果分析错了会让无辜人受到过度惩罚。刘易博虽然是混混,但是不能先入为主怀疑他故意杀人吧?”

    “说得没错,对,你说得有道理,让警方调查清楚最好,咱们还是不要随便干涉。”牛军点头说。

    “赵副营长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我和赵副营长当时是在撞击发生之后才亲眼看到现场的。其他情况不清楚的情况下绝对不能乱说。”李帅说道。

    摆了摆手,李帅说,“这事过去了,咱们还是把精力转回到集训上吧。还是部队单纯啊,没那么多屁事。”

    牛军忍不住笑,“你又逃避了,这才是生活这才是真实的人生啊,你不能老实活在自己臆想出来的理想空间里。”

    “对,不能总是这样。”李帅深深呼吸着给自己打气。

    沉默下来之后,气氛逐渐走向暧昧。

    牛军这老司机也有些顶不住了,没话找话说,“是了,打电话回家了么?”

    “打什么电话?”李帅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牛军标致的面容,虽然不敢去看她,黑暗中也看不清楚。

    牛军说,“拜年呀,过年了不打电话回去给二老拜年?”

    “哦,你说这个。”李帅说,“集训之前我就跟他们说了,今年过年这几天都在野外驻训,通讯不方便,也有纪律要求,所以没有打。”

    牛军眯着眼睛笑着说,“我跟你说件事你别生气。”

    “不生气,你说。”李帅转头看着牛军。

    此时的牛军特别好看,她是从来不化妆的,可此时却有红唇欲滴的样子,眼睛是略显迷离的。李帅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牛军,这样让他心跳超音速的牛军。四目相对之时,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自己,两个灵魂在漆黑的夜里拥抱在一起疯狂接吻,激烈而残酷,是一场残酷的战斗,是一次没有相互试探的交火,更似水乳交融恰到好处。他们相互索取,同时没有忘记了给予。每一次的猛烈之后,温柔总会如影随形,狂野与温润,天使与魔鬼。像是并肩奔腾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每一次用力的跳跃都能过触摸到天上的云彩,每一次用力的踩踏总能感觉到大地的稳若磐石。

    若干分钟之后,魂归各处,沸腾的心海却再无法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