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一章 智斗雨家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第四百零一章 智斗雨家

作者:无尘骨书名:梵修罗Ⅱ轮回六道类别:玄幻小说
    玉虚没办法,一不能持续把草药给雨家,二来又必须挖出雨家秘密,才能弄清楚当年雨谷宗惨案事件。保险起见在受制约下又只能通过书文,巧妙以草药的特性来代替魂冲,将让人又爱又恨的青红鳞蛇脱胎换骨。

    玉虚本身是有根基存在,唯一的缺陷就是对其了解的种种道道不足。经三个月的准确教育后,经过两日一刻不停的来回换火丹鼎,一只有金鳞黑斑双角剧毒青红蛇脱颖而出。在金蟾玉被送进铜鼎后,便是双双对冲吞噬对抗终金蟾玉败下被吞噬。金鳞在次脱产,黑斑成星片花纹,其鳞附带金蟾玉重气,在又经过数道药洗后,玉虚才满意盖上鼎改。吃口酒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好让自己重新梳理一边全部过程,怎么解释更加合理合剧。

    次日,范龙来到院中廊亭下,见玉虚还在呼呼大睡,而鼎火已经熄灭便知道是成了。知道这以为着什么,就去让小三子买点心回来,不打扰玉虚休息几个时辰。

    天大放亮,范琳琅来到后堂,刚坐下吃口汤便发现不对:爹爹,这不对劲呀!

    范龙听后含笑:还在廊亭内呼呼大睡,我让小三子去买回来的。

    范琳琅听后看看廊亭:就知道不行,累睡着了吧!

    范龙听后看自己的书,等范琳琅吃好后刚坐下,雨照前来行礼后:伯父,他了?

    范龙听后含笑:昨个估计熬夜了,还在廊亭呼呼大睡。

    雨照听后含笑拿了颗果子丢进廊亭,玉虚才打这哈哈坐起。眯眼看看众人后又倒地拿起果子吃口:好似你家很富裕一样,这么好的果子都随便丢。

    雨照听后无奈坐下,范龙含笑吃口茶:又让你来传什么话?

    雨照叹口气:宗主今日召见,说需要大量可进贡的草药。当然了条件不能太苛刻,毕竟琳琅还是三夫人身份,不能坏了祖治和家法,让力所能及尽量而为。

    范龙听后放下茶碗:伯伯面孔大,就是想走动也是力不从心,你们自个拿主意吧!

    雨照听后才看玉虚:说呀!

    玉虚听后睁开眼: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一个人进山采药能采多少,你还要的是上供的草药,少说也待让人触目惊心的东西。天仙寿桃咱没有,海中冰鳞更别提,地上跑的九龙须咱更没有。

    推荐下,【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雨照听后无奈:这可是唯一的机会,比你偷偷摸摸的可强的多。我父亲还在给你瞧个合适对象,以后说不好可不比魏家过的差。

    玉虚听后坐起:师父,咱们收拾收拾回乡下吧!这对象让他自个慢慢过的差吧!

    范琳琅听后忍不住嬉笑,范龙无奈摇摇头:你这二牛娃的,那也是长辈一分好意。

    玉虚听后噘嘴起身,打开药鼎看看后回头:有是有,不过要让雨阳天下休书,不管怎么抹黑我师姐都可以,这是唯一的条件。

    雨照听后便拍桌子站起:你知道自己在讲什么胡话?

    玉虚听后整理衣衫上前: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只要过了这个村她就变成了雨谷宗的砝码。你想让她下半辈子活在冰凉的祠堂,整日抄经念佛普渡时光。

    范琳琅听后低头,范龙怎么可能不理解这屈之人下的无奈,便也扭头不接话也不看二人。雨照看看三人无奈看玉虚:你忘了那寡妇怎么死的了?雨阳宇随时都可能会让人来,你这是在玩火明白吗!

    玉虚听后含笑坐下:他除非想得罪上府,我可以随时把东西通过死侍转给无金府,前提是只要我拿的出人家心动的筹码。放心吧!让她背上一个不存在的骂名,回头也能过的比现在好,难道你想她整日茶饭不思。去吧!就说脱胎换骨后魂噬白头翁,要就按我说的来,不要大把的人愿意来收。他敢动我们,消息就会流出去,我不怕他活的比我舒坦。

    雨照听后皱眉,范龙才开口:还不去。

    雨照听后无奈才大步离开,范龙立刻起身:你刚说什么?

    玉虚听后嬉笑:成了。

    范琳琅听后便以魂线把丹鼎拉到面前,待打开后黑红斑星的油绿白头角魂兽就盘窝在草药内。范龙见后不敢相信:能取点血出来吗?

    玉虚听后赶忙盖上坛子:师父,会咬人的。我估计是脱变而成,如果按配方调整加大,估计会更加恐怖。只是比我预期有所差别,还是不理想。

    范琳琅听后尴尬:不是吧!这可已经越界了。

    玉虚听后噘嘴:我本来是想着他长四条腿那,那才叫玄乎奇迹。

    范琳琅听后嬉笑看范龙,范龙无奈摇摇头:你那想法是好,可不是什么正门之术。脱变就是脱变从而使其达到强度,你让他长四条腿,那他其不违背了医理的正门。

    玉虚听后嬉笑:这不是逗师姐开心吗!

    范龙听后无奈摇摇头:好了,快洗洗吃点心吧!琳琅把廊亭清理干净,把鼎内剩下的草药用火直接烧掉。

    半个时辰后,雨谷宗议事大殿内,雨阳星听了雨照的话便拍桌子而起。雨阳宇立刻咳嗽:来人。

    弟子听后进殿行礼:督查使。

    雨阳宇吃口茶:城府三夫人因内感有亏,经数名医师和范记草堂堂主竭力诊治,与昨夜丑时驾鹤西游。剩下的功德让城府司自个去写,无事别来烦我让他直接回祠堂便可。

    弟子行礼后退下,雨阳宇看看雨照:配方,脱变过程,魂兽,少一样你就不用回来了。他想拿雨谷来堵我,我可以给他这个机会。

    雨照听后无奈行礼后退下,雨阳星才抓茶碗便摔地上:荒唐,简直不拿我雨家当回事。

    雨阳宇听后含笑:老爷子一直怀疑范龙手中有当年的卷宗,既然他接替死鬼把卷宗送过来,那也到不是不可以给我们省去不少麻烦。至于范琳琅反正当年老爷子也是为了卷宗,既然如此就成全她好了,反正她脸毁了也没人能认出来。开心了让她多活几日,不开心,我让她尝尝什么叫新鲜感。

    很快告示被贴出来轰动全城,雨照拿这告示便来到草堂,等候的玉虚便含笑把三卷范龙笔迹卷轴给雨照:很迅猛,差点弄伤老爷子,我让许老陪其下棋解解闷。

    雨照叹口气:那好吧!总比她在那强,我先回去复命。

    雨照才带着虫坛离开,玉虚看看小三子:停业吧!谁需要什么就私下你们俩来谈。

    小四听后尴尬:还卖?

    玉虚听后含笑:都是被人虚幻的草药而已,我们有的是让他们怀疑黑白之分,也有让他们今生之年都抹不去的梦魇。

    玉虚回到后院后便又开始了调换法子,范龙虽然是比较严谨但还是让玉虚试着换草药配方。毕竟玉虚以通过草药完成过目标,有过一手的经验玉虚更加有信心做到。毕竟自己现在的面孔是外人不知的实质,是流年更是暗伤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深夜,一团烈火由山脉中爆发而出,其震动瞬间惊醒了百里沉睡中的灵犀。当然距离三十里外的雨谷城受感最强,待范龙纵身跳到院中后,趴在桌上睡着的范琳琅也被震醒赶忙上前。惊讶看着东北方:爹爹,这是?

    范龙皱眉看无动于衷还在看着火丹鼎的玉虚:是魂冲爆发,雨谷宗后山出事了。

    范琳琅听后也看向玉虚:要不要问问师弟?

    范龙思索片刻后:这不管他的事,如果要做手脚,最起码我们现在是在城外。不要出门,这么大的动静是逃不过御金家的耳目,明日看看在说,先不要节外生枝。

    次日,一切照旧,可店内确迎来了玉虚能感应出来的强者。一位面孔清秀二十出头,红发似火白玉莲花冠,身姿丈一风度翩翩着五彩绣藤文书长衫。手持五彩屏玉扇,含笑默默由长风裕丰陪同,有说有笑便进了草堂。

    小三子见后含笑上前行礼后,长风裕丰看看在忙的许夫子后回头含笑道:这位是我一位同窗好友之子,苏氏名诺。其家父久仰范大夫之草堂确无缘亲临,幼子深知其父接游走揽识到雨谷。本想早来拜会确入城后行礼不便,这才先过我府由我为其引荐,以是尊重不失家规父教。

    小三子听后含笑行礼后:长风东家,苏公子,我们家老爷没在府上。

    苏诺听后叹口气召出一支三尺红木礼盒呈上:既然来的不巧,那我晚些时辰在来拜会。此乃我一点心意,请务必代苏小诺传达。

    小三子听后尴尬看小四子,小四子含笑上前行礼后:苏公子,我家老爷有过谨言,不如改日你在来时转与老爷子可好。

    苏小诺听后尴尬看长风裕丰,长风裕丰含笑:礼物带回多有不妥善,范大夫高徒可在府上?

    小三子无奈:长风老爷,你请稍等。

    小三子行礼后退下,小四便去给二人沏茶。

    稍许,玉虚和小三子前来后,玉虚先行行礼后:长风老爷,小三子说你找我有事?府上近日比较繁忙,有什么我能效劳的我尽力而为。

    苏小诺听后含笑:听说令师技法独到,远见卓识乃雨谷数一数二。家父曾经说过,五年品百草十年走脉生,十五年方成一气乃医者。阁下三个月就能走过数年寒窗之苦,着实家师之兴教导有方呀!

    玉虚听后含笑:师父之教终生难忘,百草小生还不如一位学府学子透彻,医者就更谈不上了。

    苏小诺听后含笑:兄台谦让了,最近总是心口空凉,不知可方便施展妙手?

    玉虚听后含笑:范记草堂只看身子不适者,我虽然是老爷子入室弟子,然资历有限还不能上手座堂。苏公子可找许夫子过脉,我帮你按方抓药便是。

    苏小诺听后含笑看看忙着的许夫子,便和长风裕丰起身:那罢了,改日等令师回来我在过来拜访,这是我游走各地喜的一束木灵紫灵芝。还请务必收下。

    玉虚听后含笑看小四:咱们柜上可有此物,有的话按市价送到长风老爷那,待我送送苏公子。

    小四听后点点头,玉虚才行礼后退下。待小三子抱着盒子来到后殿,范琳琅查看后含笑:还真大方,千年灵芝万年参。

    玉虚听后含笑:可惜心术不正,瞧瞧那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人。

    小三子听后含笑:哎!你去街上看相得了,自己长的黑要怪就怪父母,别弄出笑话了。

    范琳琅听后便忍不住笑了起来,玉虚无奈摇摇头:送钱过去,什么送礼就是打听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