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最新章节 -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作者:老大白猫书名: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类别:玄幻小说
    hi~小天使, 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第二天一早,杜衡听到笑笑在耳边啾啾的叫唤声,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外面有些雾蒙蒙的, 他揉了揉笑笑的脑袋, 笑笑在催促杜衡去做早饭。杜衡已经习惯了这只小鸟对着他张开嘴巴抖着翅膀的样子了,这就是标准的向着大鸟求食的样子啊。

    杜衡伸了个懒腰爬了起来, 他看到床头的矮几上放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也不知玄御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杜衡竟然毫无察觉。

    穿好衣服出了房间门后, 杜衡发现家里来了客人。那是一个长着白色山羊胡子的老头子,老者一头银发,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他正在和玄御坐在地上,他们面前放着几套房子的模型。

    见杜衡出门, 老者抬头看了看杜衡。杜衡看到老者的眼睛是金色的,杜衡愣了一下:“早上好……”老者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杜先生好。”

    杜衡受宠若惊,他连忙回礼顺便求救的看向玄御。这什么情况?玄御招呼杜衡:“这是负责为我们搭建房子的夏老, 你来看看, 想要建什么样的宅子。”

    杜衡愣了一下,玄御的执行力这么强的吗?昨天说要重建房子, 今天就叫人上门了?

    杜衡对夏老笑笑:“麻烦夏老了。”外头冰天雪地的,还让老人家跑一趟,不过玄御开价一定不低,不然夏老也不会一个老早就出现。

    夏老连连作揖:“杜先生言重了。杜先生您来看,玄先生说要让您拿主意。您看看,您喜欢那种宅子,您决定了我们就好动工了。”杜衡看向地上的建筑模型,他想到了现代的沙盘。这些模型比现代售楼处的沙盘做的还要精致,流光溢彩的, 每一座都美轮美奂。

    夏老拿出来的宅子,有笑笑叔叔那种的豪华宫殿,有景楠大夫家的那种小别院。见杜衡坐下来认真的在看,夏老从随身的储物袋中取出了更多的模型,大大小小的放了一地。

    杜衡一眼就看中了一套两层的宅子,这套宅子带院子,从外面看青砖黛瓦像极了江南的临水小院子。

    玄御道:“你喜欢哪套,我们就做哪套。”杜衡笑着说道:“就我们两人,宅子大了还难打理。”他指了那套青砖黛瓦的宅子:“玄御你看,这个宅子怎么样?”

    夏老笑道:“杜先生好眼光,这套宅子和景大夫的宅子都是出自妖界惊鸿仙子之手。这宅子采光好,虽说房间不多,但是房间里面设上阵法后冬暖夏凉。而且您看这旁边的耳房,可以存放杂物。院子中也能布上阵法,玄先生想要推演也是很合适的。”

    玄御沉声道:“杜衡你作决定就行。”杜衡笑道:“那就这个吧?”

    夏老欣然道:“好嘞,听玄先生说杜先生以美食入道,东边的这间偏室给您布置成厨房可行?妖界已经有数千年不曾出现以厨艺入道的修士了,老朽一定给您布置到位。您看如何?”

    杜衡都快懵了,以厨艺入道?什么鬼?他就是个喜欢捣鼓吃的的小厨子,不过他也不好意思对着夏老交代自己的老底。他含糊的点头:“好,就按照您说的办吧。”

    他细细的看了模型,这套房子一层有五个房间,楼上房间不多,只有三个房间,但是有一个大大的露台。杜衡为什么会一眼就看中这套宅子呢?因为在一众古典的宅子中,这套宅子与现代的中式别墅最相似。

    随着夏老的说话,房间的布局在他的眼皮下慢慢的变了。修真界的手段让杜衡挪不开双眼,没一会儿一间古色古香的小楼就在杜衡眼前成型了。

    杜衡问道:“夏老,若是动工的话,多久才能搭建好?”夏老说道:“三个时辰。”杜衡:!!!

    夏老见杜衡满脸的震惊,他生怕杜衡误会连忙解释道:“杜先生您放心,老朽承建妖界各种行宫已有三千多年。您要的宅子样式虽然简单,但是要加上阵法符篆。三个时辰还是需要的,若是再快,难免出现疏漏。”

    杜衡:不,不是这样的,三个时辰搭建的房子,搭积木吗?

    杜衡不了解妖界的建房步骤,他爬起来行了个礼:“那就麻烦夏老了。”夏老受宠若惊:“应该的应该的。”

    说话间景楠走了进来:“选好了吗?”夏老的腰都快弯到地上了,他长长的鞠躬道:“景大夫!”

    杜衡笑着给景楠打了个招呼:“早上好,景大夫你看,这套房子怎么样?”景楠一看就乐了,他对着杜衡竖起大拇指:“有眼光!”

    夏老的老脸都快笑成了菊花:“方才我就同杜先生说了,这套宅子和您的宅子都是出自惊鸿仙子之手,无论是从造型还是韵味上,都上佳。”景楠点头:“惊鸿除了看男人的眼光差了点之外,做出来的宅子倒是不错。反正我住着挺舒服的,尤其是这个大窗户,装上透明琉璃之后视野特别好。”

    杜衡美滋滋的:“夏老说只要三个时辰就能做好了。”景楠颔首:“对,是要三个时辰,这个宅子看着简单,但是里面的阵法不少。若是低于三个时辰,住着还不安全哪。对了,老夏你给他们加个绝杀阵,要是有不长眼的过来,让他有来无回。”

    杜衡:……事情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了,除了笑他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玄御道:“决定了的话,现在就能开工。”杜衡有些迟疑:“就建在这里吗?”玄御道:“对,就在这个位置。”

    夏老对杜衡说道:“杜先生您放心,您的宅子交给我们了。”

    现代人建房子是什么样的,杜衡也见识过,打地基上砖块,建筑体架横梁……不折腾个几个月,房子绝不会好,这期间还要请东家西家来帮忙。在全村人的目光下,房子才会一点点的建好。

    杜衡守着他的简易灶台远远的看着夏老和玄御,他将面片整齐的叠起来,然后切成了梯形的巴掌大的面皮。当他看到他和玄御住的房子在顷刻间灰飞烟灭的时候,他不由得感叹出了声:“哇——”

    他旁边的景楠也‘哇——’了出来,不过景楠感叹的不是房子,他指着木盆里面的馅儿问道:“这是什么?”

    杜衡笑道:“我看到这里有南瓜藤,就揪了南瓜藤做成了馅儿。”他想做馄饨,馄饨在他老家的发音类似于‘稳当’,形状又像是元宝,是一种寓意很吉祥的食物。杜衡的老家有个传统,夏至日那天要吃馄饨。

    他最爱他妈妈包的南瓜藤馅儿的馄饨,鲜香味美,他每次能吃两碗。可惜他手头只有梵天鸡的肉,这段时间下来,鸡肉已经所剩不多了。

    杜衡今早将鸡肉剃了下来,现在只有鸡骨和鸡头了。剩下的肉都变成了现在的馄饨馅儿了。

    景楠揣着手说道:“南瓜我知道,田里不少,到了秋天会有南瓜吃,不过我不太喜欢吃南瓜。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的藤还能吃?那不是毛乎乎的吗?”杜衡笑道:“只要将上面一层毛毛撕了就行了,然后过水,切碎,去掉多余的水份之后就能活馅儿了。”

    说得轻松,可是真做起来并不轻松。幸亏杜衡发现了灵气的正确使用方法,他发现只要操控灵气得当,不管是处理南瓜藤还是剁肉馅,都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感觉。只恨他灵气不足,若是修为再高一点,说不定速度能更快一些。

    杜衡的目光又飘到了正在建房子的夏老他们身上,景楠急了:“建房子有什么好看的?何况那边还有玄御,你认真做馄饨呀。”做馄饨比建房子好看,至少景楠和笑笑都是这么认为的,杜衡没办法,只能全神贯注的去包馄饨去了。

    锅中煮着鸡骨汤,稍后可以用这个汤煮馄饨。杜衡动作很快,没一会儿案板上就放上了一个个肚皮圆鼓鼓的白皮大馄饨。

    当锅中鸡骨汤泛白的时候,他将鸡骨捞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的盆中。景楠看了看鸡头:“这是梵天鸡?”杜衡讪讪的笑了:“嗯。”言不悔的梵天鸡支撑着他走到了现在,虽然有点对不起它,但是杜衡还是要说一句——真香。

    鸡汤中只放了细盐,一揭开锅盖就能闻到鲜香的味道飘散开来。笑笑跳到了灶台上,景楠一把抱住了笑笑:“别乱动,你看看你的脚多脏,弄到锅里让别人怎么吃?”笑笑脚上灵光一闪,他对着景楠抬起黄呼呼的爪子:“啾啾!”

    杜衡将包好的馄饨下到了锅里,他准备的馅儿很多,面皮却没准备太多。他估摸着玄御和景楠的饭量,又加上了夏老的份。反正他知道不会剩的,有笑笑在这里,不会有剩饭的。

    胖胖的馄饨在锅里浮了起来,像是一条条大肚皮的金鱼。笑笑着急的啾啾啾,杜衡笑道:“还要再等等,等三到五分钟就行了。”

    景楠转头看向杜衡:“三分钟……是多长?”杜衡一下没反应过来:“嗯?”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到太虚界来之后,用的时间单位和度量单位,一直是现代的单位。

    杜衡在原主的脑子里面翻了翻:“一……一盏茶一半的时间?”景楠若有所思:“倒是新鲜。”杜衡笑着科普道:“这世上有个地方,记时不用十二时辰,而用二十四小时。每小时有六十分钟,每分钟有六十秒。一秒钟有多长呢?滴答一下就是一秒……”

    景楠笑着:“闻所未闻。”杜衡捂脸:“那算了,不用纠结了。”正好馄饨熟了,杜衡捞起了笊篱:“吃饭啦!!”

    杜衡老脸都红了:“是吗?谢谢……”停了一会儿后他说道:“这些灵石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东西虽好,可是这都是沉甸甸的灵石啊,杜衡原本觉得自己负债三百,现在一下负债一万三千八了,啊……生无可恋。

    玄御深深的看了杜衡一眼:“不用还。”杜衡连忙摆手:“不行不行,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该还的总是要还的。”何况这还是玄御为他买的酒,杜衡觉得这瓶酒将会成为他喝过的最贵的酒,没有之一。要是用这瓶白酒做菜的话,是不是每一盘菜都会闪烁着灵石的光泽?

    牛车不紧不慢的走在街上,玄御道:“买点铺盖吧?”修士修行本就是逆天的行为,很多修士夜以继日的修行,睡眠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很多人一闭关就是几十年。若是像普通人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还叫什么修士?因此高阶修士人家是不睡觉的,疲乏了打个坐休息一下便是。

    只有修为不足的修士才会扛不住身体的困顿虚弱需要睡眠,比如杜衡,根据玄御这段时间的观察,这家伙只要决定睡觉,分分钟就能躺倒入眠。玄御的洞府装修风格极简,他怕杜衡扛不住被冻死,因此提出去买铺盖的想法。

    杜衡欣然答应,他已经陷入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状态了,不就是继续欠债么,他可以的。

    牛车在一家成衣铺子前停了下来,玄御下了车撑了伞往铺子里面走去,杜衡本来想跟上,却被玄御一句‘在车里等着就行’给定住了。没多久,玄御又撑着他的伞走出了铺子,看着就像是雪地上的一根小青竹似的,沿街的大姑娘都看直了眼。

    玄御上了车,杜衡问道:“买完了?”玄御点头:“是的。”杜衡又问道:“多少灵石?”玄御缓声道:“我与铺子的老板认识,几床被褥罢了,不用灵石。”他说的如此的真情实意,杜衡差点就信了。

    杜衡此时已经在心里给玄御打上了好人的标签,他觉得玄御一定是怕他心疼灵石才故意这么说的。也罢,等到了村子里面,他总有机会报答玄御的。

    买了铺子之后,牛车向着南边走去,没多久就离开了镇子。玄御道:“灵溪镇离村子近,若是回去发现还有什么缺少的,我们再来便是。”杜衡连连点头:“好好。”

    牛车出了镇子之后,放眼看去尽是绵延的小山丘,在山丘间散落着镜子一般的湖泊。因为大雪的缘故,眼前的世界黑白分明,像是一幅可以走进去的山水画。

    行走在路上的妖修并不多,牛车在雪地上行走的时候,世界都像停住了一般。南方的天幕下,有几座起伏的山峦,看着比周围的山都要高一些。玄御指着那几座山峦说道:“过了那几座山,就到村子了。你看到村口的那棵树了吗?”

    杜衡眯着眼睛看去,他只看见了绵延的山势:“没……没看见。”玄御道:“没事,到了村口你就会看到了。”

    看着山峦挺近,可是牛车也走了接近一个小时。杜衡看到眼前的山坳间长了一棵奇特的树。这树树干通体漆黑像是玄玉,叶片却油亮细长,周围的树木早早的落了叶子,只有这棵树依然苍翠,看着像是假的一般。这棵树很大,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它笔直的长在山坳间,完全不像其他树木一般长个树瘤歪个脖子。

    杜衡从没见过这么直的树,这哪里是树,分明是旗杆吧?整棵树高的可怕,杜衡抬头看去,总觉得这棵树比山峦还要高。他算是明白方才为什么没看到这棵树了,因为这棵树上方隐没在山腰的雾气间,从远处看只能看到漆黑的树干。不熟悉的人哪里能看得出来?

    杜衡再一次惊叹了:“这是什么树啊?这么高大”玄御道:“道木。”杜衡:“盗墓?”

    玄御道:“上古时期,据说有大能培育了道木,能承托起山川河流,承载万千小世界。到了我们这里,道木虽远不及上古,但是也很罕见。东极山以东,这是唯一一棵道木,所以村子的名字就叫一棵树。”杜衡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幸亏没叫道木村。”

    道木长在山坳间,在它的脚下竟然不是泥土,而是大大小小的石台,石台间有数十个深深浅浅的水坑。都这个季节了,水坑中的水竟然没有凝结,还在潺潺的流动着。

    牛车从道木旁边的小路上走过的时候,杜衡还看到水坑中有鱼游动泛起的涟漪。杜衡刚想仔细看,却觉得周围一暖,他的眼前豁然开朗,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世界以道木为分界,像是被划分出了两个世界,道木外的世界冰天雪地,道木内的山坳中,却有几百亩的土地上笼罩着淡青色的结界。结界内青枝绿叶草木繁茂,一派世外桃源之相。

    在草木掩映间,杜衡看到田地外的山脚下散落着三处宅子。其中一座说是行宫也不为过,杜衡没见过这么华丽耀眼的行宫。这行宫稳稳的占据在靠北方的山脚下,金碧辉煌像是庙宇一般。另外两座宅子就低调多了,一处在行宫的西侧,背后长着竹林,看起来分外的清雅。

    还有一座宅子在行宫的东边,和另外两座宅子相比,这座宅子就显得破落了很多。杜衡一眼就看到,主宅上还有一个大洞,偏宅都快塌了,连个院子都没有。

    这三座风格迥然不同的宅子放在一起,杜衡不免笑了:“村子里面的人看来都挺有个性的。对了,我们是置身在结界中吗?”玄御道:“对,村子里面有个医修,喜欢捣鼓草药,结界就是他布置的。这里的田地中种着他的草药,你以后若是高兴,也能种些喜欢的灵植。”

    杜衡看向田地中,原主在药王谷也接触过一些灵植,有些常见的灵植也是能认得的。可是在这里,他认得的灵植不多,放眼看去,与其说是灵植田,不如说是杂草堆。药王谷的灵植田种植得整整齐齐,而这里的田中,杂草比灵植都要高。

    杜衡笑笑:“这位医修倒是挺随性的,这是在模拟灵植的自然生长环境吗?”玄御沉吟道:“这里的灵植种类挺多的,你若是需要也能随意取用。”杜衡可不敢随便取,万一那个医修不讲道理,他岂不是得罪人了?

    杜衡笑道:“你之前对我说村里只有三户人家,我本来觉得人少挺清净的。现在看来也太清净了。”哪里有村子的样子?这里冷冷清清的,除了他们三人,连个鸡都看不到。

    玄御解释道:“笑笑叔叔出去了,医修估计等一会儿会回来。我们先把东西放下来,晚点介绍你们认识。”杜衡连连点头,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座竹林掩映的小楼上,以他对玄御的观察,这座小楼很符合玄御的气质啊!

    玄御见杜衡看的仔细,他便介绍道:“中间那坐宅子就是笑笑叔叔的宅子,西边的是医修景楠的屋子,我们的屋子在东边。”玄御的手指向了那座破败的房子,杜衡都傻眼了好么?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牛车带着他踏过荒草萋萋的路走到了长草的院子前。

    笑笑在玄御之前下了牛车,那么大个的鸡跳到了草丛里面竟然没头,连根鸡毛都看不见了。玄御随后下了车,他对着杜衡伸出手:“平日我一人,疏于打理,你莫见笑。”

    杜衡站在齐腰高的杂草中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他瞅着玄御,这么稳重的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看着风雅斯文的,没想到宅子竟然走的是这种风格的,真是出乎意料啊。

    不过杜衡很快就安慰自己了:“挺好的,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杜衡昧着良心看着屋顶的大洞:“你看,我们至少还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是不是?”再不济还有四面墙哪!

    玄御微笑着:“你若是觉得房子简陋,今夜就先和笑笑住在他家中,明日我就让人来重建宅子,你看如何?”杜衡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这样挺好的,不要麻烦不要破费。”玄御已经帮了他太多了,他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啊。

    这时候身后的荒草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杜衡一回头,只见他们来时的路上走来一个身着青衣的儒雅男人。那男人眉眼温润身后背着一个装着药草的箩筐,他站在牛车后面未语先笑:“小玉回来啦,找到笑笑没?哎哟,来客人了呀?”

    杜衡大大方方的打招呼:“您好,我是杜衡,接下来要在村子里面住一段时间,打扰啦。”男人笑容满面:“你好你好,你太客气了。我是村子里面的大夫景楠,你唤我原名就好了。”

    玄御将青竹伞递给景楠:“多谢。”景楠眉开眼笑的接过了青竹伞:“没想到我们小玉会带人到村子里面来,真是稀罕事。”

    杜衡盯着那把青竹伞,那把给玄御加分让他显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青竹伞……原来是借的别人的吗?

    大佬,你人设崩塌了知道吗?

    杜衡在迟疑,他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做过羊肉吃过羊汤,唯独没杀过羊。他会和父亲去早市上挑选最鲜嫩的羊肉,却从没拿起屠刀捅向羊脖子。

    上一次的梵天鸡不算,那只鸡死的有点冤,杜衡也没想到一石头就能将鸡脑袋给砸爆了。

    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杜衡看到它的牙……一只羊为什么会长着獠牙?拿着刀子的杜衡有点手软。

    景楠从刚才就在注意杜衡了,看到这种场景,他叹了一口气:“你帮他一把?”玄御便走到了杜衡身边:“刀。”

    玄御说话总是这么简洁,但是每次都会让杜衡感觉可靠。他利落的将刀子递给玄御,然后狗腿的用引木符箓做了个大木盆出来:“羊血也要的!”

    玄御看了看木盆后对杜衡说道:“带笑笑去屋里。”杜衡懂的,不能让未成年看血腥暴力场面么!他一把抱起笑笑闪到了院子中,笑笑抬头看向杜衡:“啾啾?”杜衡一脸深沉:“乖,等你长大了才能看。”

    杜衡没听到外面传来什么声音,当他以为玄御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听景楠问道:“要帮你处理好羊肉吗?”杜衡求之不得:“好啊好啊。”

    没过几分钟,景楠道:“好了。”杜衡一愣,他抱着笑笑走出去,只见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大羊已经被玄御处理好了。杜衡深深的后悔了,他不应该离开的,他应该站在这里看玄御这位大神是怎么处理羊的!

    大羊的皮被剥了下来,摊在了地上,皮上放着一只骨肉分明的羊。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骨肉分明,骨头上的肉都被剥了下来变成了一副红白色的骨架,狗见了都会落泪的那种。在骨架旁边摊着一整只羊的两片半身肉。

    在皮子前面的草上,放着羊的内脏和头颅。大盆中则盛着鲜红的血。玄御身上一滴血没沾就算了,就连他手里的刀子都不见血。玄御拿着刀身将刀柄递给杜衡:“好了。”

    杜衡:……这是大佬,这真是大佬!!

    玄御说道:“我去处理了内脏和头颅,皮子也不要了吧。”杜衡看了看那么大一坨内脏,他立马表态:“别丢啊,留着我来处理!”

    景楠和玄御对视一眼,他们搞不明白了,杜衡到底算是胆子大还是胆子小呢?说他胆子大,连羊都不敢杀。说他胆子小,羊死了,他连内脏都不放过。

    处理内脏是个细致活,景楠他们一开始还看着,可是没一会儿笑笑张开了嘴:“呕——”竟然吐了!!然后景楠面色发青的抱走了笑笑,只剩下玄御站在旁边给杜衡打下手。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玄御道:“很脏,丢了就是了。”杜衡笑道:“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食材,只要能吃,一丁点都不能浪费。对了,你能帮我冻一坨羊肉吗?等下方便切片。”

    玄御的房子升级了,杜衡的厨房也鸟枪换炮了。变化最大的就是那个灶台了,以前的灶台是杜衡根据江南的锅台做出来的,他用的是引土符篆,灶台灰扑扑的。夏老不知在灶台上加了什么材质,台面呈现白玉一般的色泽,看着亮堂了许多。

    灶台周围也用同种材质做了美化,整个灶台豪华得让杜衡都不好意思做菜了。不过当杜衡听说现在的修真界厨子们都用这种材质之后,他就没什么负罪感了。灶台上除了有一大一小两口锅外,在两口锅的上方还多了一口小小的锅。这样煮东西的时候能顺便煮点热水。

    这两口锅听说是玄铁打造的,比杜衡之前用的锅好了无数倍。锅台上还刻了阵法,杜衡就算在里面炒一头牛都能放得下。至于锅底生火的材料,用的也不是木头,而是一种赤红色的藤蔓,听说这叫嗜血藤,只要一小段就能烧很久。在阵法的控制下火候还可大可小,想要燃烧多久随心而定,不用的时候直接关了阵法就是。

    杜衡觉得这个太方便了,比现代的厨房高大上了数倍,然而真正的高大上还在灶台之外。

    杜衡的厨房三面有窗,灶台靠着东边的窗,从东边窗户看出去,能透过院墙上镂空的窗户看到远处的山峦湖泊。沿着东边窗户,有一个宽大的处理食材的台面,上面还有可以洗菜的水。水流从一个葫芦中流出,需要用水的时候在葫芦口挥一下,葫芦口就有清冽的水流出来了。不用的时候再挥一下,水流就会停下来了。重要的是,还能控制冷热水。

    这已经让杜衡想要跪了,但是杜衡真正觉得厉害的,是油烟的处理。厨房中有阵法,当锅中冒出油烟的时候,阵法会将油烟传到院子外面。无论外面骄阳似火还是冰天雪地,厨房中永远都是那个温度。

    杜衡见过很多厨子,年过三十就早早的大了肚皮秃了头,这一切都是因为厨房中的热和油烟导致的。而太虚界的厨子们从根源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杜衡想给太虚界的大神们献上自己的膝盖。

    除了这个,还有永远都不会脏乱的地,无论多少人都能装得下的餐桌……修真界黑科技一套一套的,要不是杜衡为了做晚饭,他还能看上两个时辰!

    锅中已经放上了劈成了段儿的羊骨煮上了汤,里面还放了几块鲜羊肉。杜衡总觉得这羊不像是普通的羊,因为他从处理到现在就没闻到羊膻味,他只闻到羊肉上淡淡的血腥味。听说只有上好的羊肉才会这样,煮熟了之后还会有青草的芳香。

    玄御抬手便将杜衡选定的羊肉冻成了坨坨,杜衡感叹道:“行啊玄御,你比冰箱还好用。”玄御问道:“冰箱?”杜衡道:“一种又能保鲜又能冷冻食物的箱子。”玄御又问道:“你想要吗?”

    杜衡笑道:“嗯,只是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吗?”玄御道:“做起来应当不难。”别闹了老大,修真界没有电,冰箱不能运转的。可是杜衡还是将冰箱的样子告诉了玄御:“就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分成两部分或者三部分,可以冷藏食物,可以冷冻。”

    玄御细细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最后他说道:“没见过。不过可以试试。”

    等杜衡清理好了内脏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锅中的羊汤已经开始散发出香味了。此时锅中什么调料都没放,杜衡揭开锅盖看了看。只见大锅中煮着满满一锅的肉,大块的羊肉肥瘦均匀,乳白的肥肉颤巍巍的,下方灰色的瘦肉也在沸腾的锅中抖啊抖的。

    杜衡用筷子插上一大坨肉放在了旁边的盘子中,肉和洁白的瓷盘碰撞,丰盈的汁水溅出。杜衡闻了闻:“没错了,是羊肉。”太虚界的羊挺不错的,做成手把肉呱呱叫!

    趁着肉在大盘子中冷却的时候,杜衡开始准备烫火锅的食材。他洗了嫩嫩的蔬菜,切了红红的番茄,用手头有限的材料调了一份咸淡适中的酱料。等这些处理得差不多了,杜衡将准备好的食材放在了厨房中的木桌子上。

    这是夏老制作的圆桌,平时不用的时候合上上面的盖板,就是一张四人桌。要是有客人的时候展开盖板就是一张大圆桌,修真界的符篆厉害,桌面大小可控制。棕色的木桌闪着温润的木色,放上准备好的食材之后显得特别温馨。杜衡将食材往边上放了放,正中间的位置,他要留给他的火锅。

    他做了个火锅,说是火锅,其实只是铁皮锅下加了一片圆形的打了小孔的圆形铁片,他能在铁片中加入燃烧的木炭。这样下面燃着火,上面就能煮着食材。引铁符篆能根据人的想法做出最简单的东西来,不过却不经用。当然,杜衡也没想着一个火锅能用多久,能让他们吃完一顿饭,火锅就完成它的使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