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75章 毫无线索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75章 毫无线索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听到李淳风说完,依山尽先是一愣,随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委婉一点:

    “所以……你们就凭借着这两点,就抓了花宫主了?”

    “自然是不止这些。”

    李淳风一边走一边说:

    “但这牵扯太大,当下还不能说,懂的都懂,不懂得,说了也不懂,还徒增麻烦,背后大人物不少。

    若是现在说了,连我和监正都有可能会有麻烦,你往上也不要查,查不到什么的,消息都已经封锁了。

    明白了吗?”

    “啊这……”

    依山尽一脸懵逼的表情。

    两人已经走到了地方了。

    来的乃是钦天监的大佬。

    专门关押神通者。

    既然是关押神通者,自然是有其厉害之处的。

    门口设了困仙阵。

    只有拿着凭证,或者被人带入,带能进去。

    而进去之后,不论你是僧道儒武妖鬼精怪,那一身神通,都无法使用。

    花想容,便是被关押在这里。

    “李副使。”

    几个狱卒打扮的人过来,对着李淳风恭敬行礼。

    李淳风点点头,随后那狱卒又说道:

    “监正已经在里面了,还请进去吧。”

    李淳风很快拿出了一个玉牌。

    紧跟着见到玉牌灵光一闪。

    那困仙阵上,就露出一道口子。

    显然这玉牌就是进入困仙阵的凭证。

    牢房里还算干净,不像其他的牢房又潮湿又是霉气的。

    毕竟是关押神通者的,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谁知道这些神通者,最后会不会被朝廷招安了?

    玄女宫的宫主花想容,此时此刻就被关押在牢房之中。

    花想容并未遭受任何的刑法。

    虽然有嫌疑,但毕竟玄女宫还是有背景的。

    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或是有天子直接命令之前,谁敢对花想容用刑?

    但要说给花想容贵宾待遇也是不现实的。

    现在人就关监牢里,除了没上刑具,其他是一样的。

    袁天罡腰挎着宝剑,站在监牢里,正在问话。

    不过讯问的不是花想容,而是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李崇贵。

    “你这背后主谋是谁!快说!”

    边上的狱卒,一鞭子甩在李崇贵的背上。

    鞭子上的倒刺,打的李崇贵的后背,那是鲜血淋淋。

    李崇贵闷哼一声,低着头,蚊子哼一般的说道:

    “玄、玄女宫花想容……她指使我这么干的……”

    【啪!】

    又是一鞭子打了下去,李崇贵被打的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监正。”

    那个甩着鞭子的狱卒,看到这个情况,一脸担忧的走到了袁天罡面前,说道:

    “再打下去,怕是要直接打死了。”

    “那就上点药。”

    袁天罡面色不改的说完,狱卒点点头,很快从边上,拿了一大把的盐。

    然后对着李崇贵就是一撒。

    盐粒子洒到了李崇贵的身上,瞬间就让李崇贵浑身疼的颤抖了起来。

    还不停地一声声的“嘶嘶嘶”的抽着气。

    依山尽看到此情此景,仿佛都能感觉到疼痛一般。

    “监正,依博士带来了。”

    李淳风在边上一说,依山尽先一步拱手行礼道:

    “钦天监博士,依山尽,见过监正大人。”

    “依博士,想必你应该也知道,我为何找你来了。”

    袁天罡丢下了被酷刑折磨的李崇贵,眼神认真的看向了依山尽,问道:

    “你是否与花想容有仇怨,又或是,你师父与花想容有仇怨?”

    “这,肯定是没有的。”

    依山尽赶忙摇头道:

    “我师父与花宫主,本就是至交好友,我受花宫主不少点拨和帮助,感激她还来不及,为何会有仇怨呢?”

    “这么说,这李崇贵十之八九,就是诬告。”

    袁天罡摸着胡子,一脸忧愁。

    李淳风点点头,也是一脸忧愁的表情。

    倒是依山尽有些不解的问道:

    “监正,副使。这李崇贵明显就是诬告,即便李崇贵与幕后指使,曾今碰面的地方,就在花宫主以前恩师的住所,恰巧花宫主经过而已。”

    “你说的我自然是明白的,但这案子,不是我钦天监一家说的算,案情毫无线索,花想容是唯一的突破口。

    钦天监若是私自放了花想容,可是重罪,除非我们能够找到花想容无辜的证据,否则三日之后,花想容怕是要被大理寺给提走。

    到时候,可就一切都说不好了。

    况且,这李崇贵一口咬定就是花想容,这其中,定然有所古怪。”

    袁天罡说道这里,依山尽便能猜测到一二了。

    现在花想容是否无辜的问题,而是花想容是唯一突破口,也是唯一的嫌疑人。

    万万释放不了。

    就听袁天罡又一次说道:

    “花想容显然是认识你的,你与花想容聊一聊,看看是否有所突破。”

    “我,姑且试一试。”

    依山尽现在也不敢说,自己能保证还花想容清白,但他也只能尽力一试。

    依山尽很快就被带到了花想容所在监牢。

    就见到花想容坐在监牢之中,面容平静,不见慌张之色。

    等到依山尽进来之后,花想容才站了起来。

    然后对着依山尽说道:

    “贤侄来了,这里简陋,随便坐吧。”

    依山尽坐了下来之后,率先开口说道:

    “花宫主,这事情经过,您应该知道了吧?”

    花想容点了点头。

    依山尽便继续说道:

    “我们钦天监觉得,这事情蹊跷很大,但也不能直接放了您,宫主回忆一下,是否得罪过什么人,宫里的人之类的。”

    这能在皇宫里面,给太监宫女下毒,又给纯贵妃下毒。

    那十之八九,可能就是宫里的人。

    花想容摇了摇头,道:

    “这问题,先前监正已经问过了,我认识宫里人不少,若说是得罪过什么人,想来应该是没有的。”

    依山尽皱了皱眉头,问道:

    “那宫主,您入玄女宫之前的恩师……”

    “恩师多年前,早就已经离开人世了。”

    花想容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每隔一段时间,便回去照看恩师留下的房舍,倒是不曾想,居然被人,用来当做接头的地方了。”

    依山尽听完花想容所说,也是一筹莫展。

    花想容这边,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