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67章 下手(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67章 下手(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就算是再厉害的神通者,此时被一把剑抵住了脖子,若是有丝毫异动,也是必死无疑。

    更何况,这李崇贵,只是结丹境修士。

    依山尽此时运转白子柔金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高人气息。

    李崇贵被依山尽在身后抵住了身子,根本就动弹不得,即便是如此险境,他还是保持着镇定。

    冷声对着身后的依山尽道:

    “我虽不知身后兄台是哪条路上的,但我乃是钦天监司历,你若敢伤我,这长安城你定走脱不掉!”

    依山尽听了李崇贵的威胁,忍不住的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你以为只有你是朝廷命官吗?那依山尽就不是朝廷命官了?你命人下毒想要杀害依山尽的事情,你以为你瞒得住吗?”

    “我杀依山尽?”

    李崇贵音量提高了不少,皱眉道:

    “依山尽是白仙子高徒,是我钦天监的同僚,我杀他作甚?”

    “你还知道白仙子?”

    依山尽将吟飞剑微微收紧:

    “我便是白仙子派来,保护依山尽左右之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连白仙子的高徒也敢动!”

    依山尽也是狐假虎威,毕竟他没有对方下毒的证据,就算是捅到钦天监去,对方也一定不会承认的。

    依山尽和任何人都没有什么仇怨,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师父的仇家寻仇来,所以才波及到自己。

    师父的仇家,大多都是教主掌门,也没听说和官场里的人,有什么瓜葛。

    李崇贵一个小小的钦天监司历,为何要买通公厨杂役,给自己下毒呢?

    李崇贵背后,有人啊!

    果然,听到依山尽这么说,这李崇贵的表现,就要略微缓和,说道:

    “兄台可能是哪里有误会了,我与白仙子素昧蒙面,却也倾心于白仙子威名,如何也不会……”

    “呵,你还想抵赖?那与你合谋的公厨杂役,早就已经被我们抓住了,白仙子何等手段,早就祖宗十八代都给交代了,我们已是证据确凿,你可知道在皇城公厨下毒,谋害朝廷命官,该当何罪啊?真以为自己是九命猫啊?”

    依山尽严厉说道。

    他故意说得严重,又把公厨那个仆役给搬了出来。

    果然就见到李崇贵神情不对劲了起来,他颤声道:

    “白仙子还请高抬贵手啊,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若是寻常人跟自己说这一通,李崇贵绝对是抵死不承认的。

    但白子柔可是四海八荒第一仙子,十年前便渡劫的人物。

    要说白仙子,为了保护徒弟依山尽,真的派了什么高手,保护在依山尽左右的话,这个还是真的很有可能的事情。

    自己这次,还真是碰到了硬渣子了啊!

    “呵,终于不嘴硬了?你与我说说,这背后是何人指使你的?若是你识相,此时,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依山尽已经拿定了,眼前李崇贵必定不是主谋,主谋另有其人。

    他本想以此作为要挟,吓唬吓唬李崇贵,让李崇贵直接说出背后主谋,结果就听到李崇贵咬牙说道:

    “还望兄台知道,背后命我做事情的人,我也未曾见过一面,只是知道他手眼通天,若我能杀了依山尽,定然可以有万般好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白仙子察觉,还望兄台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听到李崇贵求饶,依山尽便知道,这李崇贵多半没有撒谎了。

    本身这家伙修为就不高,还合谋他人下毒,手段也算不得高明。

    此时更是被依山尽假装出来的金丹境修为,还有言语上提到的白仙子,连唬带吓的,早早就缴械投降。

    这李崇贵要真的能一口气,就招出背后主谋的话,那才会让依山尽觉得奇怪呢。

    虽然现实往往比小说来的还魔幻,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现实都是层出不穷。

    但这一次,显然这幕后主使还算是智商在线。

    因为李崇贵是真的,压根就不知道指使他的人是谁。

    只是收了条子,照着条子上办事,也就是说,这幕后主使,可能不止李崇贵这一枚棋子可用。

    一想到此处,依山尽已经将事情脉络大致的理清楚了。

    依山尽还未来得及发文,那李崇贵已经先一步说了:

    “我以前只见过那人一面,那人都是蒙着面,也不说话,从来都是与我写字,不过他修为很高,而且对宫里颇为了解,兄台若是不信,可去我房间里,他与我写过一封信,我收在房间床榻下面。”

    “是什么内容的?”

    “钦天监里有天下各大仙门的详细名录和资料,他找我要玄女宫资料,就在不久之前,还许诺我若是资料不假,有用的话,就赠我修为丹药,我还未拿到丹药,这才把信件留下,以免日后拿丹药时候,需要我自证身份。”

    依山尽听到李崇贵这么说,心念一动。

    他很快就将自己体内的天劫灵气,打入到这李崇贵身体里。

    依山尽此时已是金丹境,又是天劫灵气,要对付李崇贵还是闭着眼睛来的。

    那李崇贵被依山尽的天劫灵气,粗暴侵入体内,在那灵脉中一个游走,便已经昏迷过去,抽搐不止了。

    依山尽看着倒在地上的李崇贵,估摸着他多半是没有办法短时间内清醒过来,又寻了绳子,将他五花大绑绑好在立柱上。

    这才去了李崇贵的房间。

    果然就按照李崇贵所说,在床榻下面,找到了那封信件。

    说是信件,其实也就是一张字条而已。

    只是写了时间地点,还有所需要的东西。

    另外就是许诺了,若是资料有用,就赠送修为丹药的事情一说。

    其他多余的话,就没说了。

    按理说有了书信,便掌握了对方的笔迹,也是一条线索了。

    但依山尽看到书信上面的字迹,就知道这条线所多半是没有用了。

    对方显然是身经百战,很有经验。

    明显是刻意隐藏字迹的写法,歪歪扭扭,丑陋不堪,根本无用。

    但这个书信,还有方才李崇贵所说证词,公厨里,那个偷偷处理有毒饭菜的仆役,只此几样东西,就已经足够治罪李崇贵了。

    依山尽将书信收好,接下来不用说的,自然是将李崇贵送去钦天监,绳之以法啊。

    至于这幕后主使,眼下的情报来看的话,恐怕有点困难,只能看看钦天监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了。

    此事,显然涉及到神通者了。

    只是依山尽拿了书信,刚刚打算去抱起李崇贵。

    却听到外面嘈杂声响:

    “妖、妖怪啊!”

    “有妖怪!”

    依山尽一愣,什么妖怪,能在长安城乱晃?

    心里刚这样想着,陡然一股危机感,让依山尽赶忙朝后急闪。

    下一面,面前的一整面墙壁,都被整个撞得粉碎。

    轰隆声响之中,烟尘迷雾升腾而起。

    依山尽身形急退,手捏剑诀。

    对方,显然是冲着我来的!

    “吟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