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60章 走,去看房(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60章 走,去看房(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虽然师父白子柔没说,但依山尽隐约感觉,师父怕是又觉得自己成了包袱,打算静悄悄的离开了,免得拖累自己了。

    之前在青山上也是,师父直接就把造化会元功给了自己,嘱托自己去玄女宫,实则是自己留在青山上等死。

    没了修为,境界还在,跟个信标一样,还真是随时招来仇家。

    也确实是别无他法了。

    而到了长安,白子柔在长安城的消息定然传开。

    那些仇家们,说不得就得一个个的找上门来。

    纵然有了官府保护,朝廷靠山,但对方明的不来,来阴的,也不是没可能啊。

    “师父帮我找了花想容教导我仙法,这摆明了是打算悄默默的淡出我的视线,去跟那些仇家们鱼死网破啊!”

    依山尽为难的走在长安的大街上,对着从他领口探头出来的白狐,一脸惆怅的表情说道:

    “师父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定然不会去玄女宫,女人嘛,怕给别人带去麻烦,说白点就是矫情,像师父这样的女强人,久负盛名的天下第一,更是如此,觉得自己不能给人添麻烦。”

    白狐发出“嘤嘤嘤”的声音,似乎是不认同依山尽的话,同时还表现出一副“气冷抖,雌性何时站”的表情来。

    依山尽摸了摸她的脑袋,白狐很快安稳下来,就听依山尽继续说道:

    “就算跟师父说,恐怕也没有多大用处,不如我自己给她安排好,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嘤嘤嘤!”

    望着怀里的嘤嘤怪,依山尽估摸着是没有什么沟通的可能了。

    他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招牌,天仙楼。

    “拼了!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依山尽给自己打了打气,走了进去。

    ————————

    造化老人拢着袖子,半眯着眼睛,正坐在案几前。

    面前摆着一盏茶,左边是正在煮茶的侍女,右边则是刚刚坐下的依山尽。

    煮茶的侍女将茶水端在依山尽面前,依山尽看着茶水里悬浮融化中的盐块,和翻涌上来的肉丁,抬了抬手:

    “前辈……”

    “你是否知道,我与你师父有仇怨?”

    造化老人脸上似笑非笑,看着依山尽。

    依山尽没想到造化老人这么直接,但直接点也好,他点了点头,道:

    “自是知道的。”

    “知道你还敢独自前来,你不怕我挟持了你?”

    “前辈与师父之间有恩怨,尚且能够坐到一起说说话,我乃是一介晚辈,前辈乃是天下名宿,自是不会为难我这个晚辈的。”

    造化老人摸着胡子笑了笑:

    “呵呵,说得好听有何用,今日想走,说不得,得多拿出些西游记的章节出来。”

    依山尽嘿嘿一笑,那来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了啊。

    他很快就拿出了自己怀里,备好的文本。

    厚厚的一叠,全是依山尽手写的。

    “前辈放心,这西游记,我已经为你写到了第七回了,前辈请过目。”

    依山尽说罢,造化老人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将依山尽手里的西游记手写本,给拿了过去。

    上次,依山尽只说了前两回,说道菩提老祖传授神通,就已经让造化老人心痒难耐了。

    好家伙,如今一口气写到了第七回,多了五回。

    造化老人在那边翻阅着,依山尽也不着急,等着造化老人看完。

    就算多了五章,但也仅仅只是到了孙悟空被如来降服在五指山下而已。

    但这一段大闹天宫的剧情,可以说是西游记精髓之一了,再加上吴承恩的笔力,依山尽照葫芦画瓢的照搬出来,就算是放在大齐这个仙侠世界。

    《西游记》同样是一本名著!

    造化老人通晓僧道儒三道,看完了《西游记》前九章之后,也自是知晓,这本书的分量。

    只见他喟然长叹一口气,摇头晃脑的说道:

    “没想到,我这一生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了,方才见到这等作品,真不知是可惜,还是该高兴。”

    造化老人将《西游记》放下,随后望向了依山尽,摸着胡子说道:

    “旁人说你是仙道,武道的奇才,依我看,你在文道方面,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你若能安下心来将这本书写完,先不提开篇所说,求长生的法门之玄妙,光是这故事本身,就已经是精彩纷呈,不敢说名垂千古,但也定然能有些许痕迹的。”

    很多人觉得古时候的文人不喜欢话本小说,这其实是个误区。

    他们并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写小说,乃是小道,写诗词文章,方乃大道。

    小说这东西,自古至今,大家都喜欢。

    不少文人都佚名来写,嘴巴上说着“我就算是跳下去,也不看小说”,晚上蹲茅坑的时候,还是会津津有味的真香。

    “前辈也很看好?”

    “嗯?”

    造化老人本来夸赞着依山尽,听到依山尽说这么说,眉头挑了挑,看向了依山尽:

    “你不对劲。”

    造化老人看了看面前的《西游记》,又看了看依山尽,笑道:

    “你不是换丹药那么简单。”

    “前辈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我心中所想。”

    依山尽丝毫没有拐弯抹角,径直说道:

    “不瞒前辈说,我想拿这《西游记》换些钱。”

    “换钱?修行中人,不是讲究清心寡欲吗,你要钱财作甚?”

    “我想在宣阳坊买个宅子。”

    “嘶——!”

    听到依山尽这么说,饶是造化老人,此时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看着依山尽,仿佛在看一个,刚刚说了狂语的年轻人。

    他确信依山尽不是在开玩笑,才说道:

    “你可知道,这宣阳坊是个什么地方?”

    “我自是打听过得。”

    依山尽点了点头,说道:

    “达官显贵所在坊间,就是宣阳坊。”

    “但那里住的,可不是寻常达官显贵,当今天子的姐姐,长宁长公主,当今丞相卫国公,这等达官显贵,才能住在宣阳坊里。”

    造化老人略微沉吟,说道:

    “虽说宣阳坊里也是有民居的,但可不是寻常人等,能够买得到的,就算买得到,那价格,就算是一个立派三百余年的仙门,怕是也买不起的。”

    “所以我来找前辈来了。”

    依山尽对着造化老人拱了拱手:

    “前辈可否相助?”

    造化老人叹了一口气:

    “难,难啊。”

    “《西游记》我一天写两章。”

    造化老人麻溜的爬了起来:

    “走,去看房。”

    (希望大家喜欢的话,给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