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51章 趁着药劲大(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51章 趁着药劲大(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依山尽没想到白子柔对西游记也感兴趣。

    他在路上随口说了点后面的剧情,随后就这么,一口气说到了客栈里面。

    “这么说来,这石猴,要去地府改生死簿了?”

    白子柔坐在软垫上,神情专注。

    依山尽眼神四望两侧,说道:

    “可能吧,毕竟石猴的脾气,知道自己也有生死时限,肯定会去地府改生死簿。”

    白子柔点了点头,问道: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也不清楚了,吴承恩的故事,不是我的。”

    依山尽有点心虚。

    西游记,他当然知道啊。

    不仅知道,在学了造化会元功之后,依山尽对身前所看书籍的记忆,那是愈发清晰了起来。

    这当然也是造化会元功的功劳。

    就算是现在,让依山尽将西游记一个字不差的默写下来,他都能办得到。

    修仙界第一玄功,就是这般不讲道理。

    可是这么说下去就没完没了。

    况且这真的不是他的故事。

    白子柔仔细的看了一眼依山尽,站起身来。

    “徒儿不愿说就罢了。”

    依山尽看白子柔这样子,就知道师父压根就不信,这是那个叫做吴承恩写的故事。

    依山尽对造化老人也是这么说的,但造化老人似乎也不太信。

    “不过这故事里的天庭,倒还真是有模有样,若仙界真是这般模样,我没有渡劫成仙,飞升仙界,或许也是反倒是一件好事。”

    白子柔轻笑了一声,并不像是开玩笑。

    仙界什么模样,依山尽不清楚,但听到白子柔说起,她渡劫一事,依山尽顺势就问道:

    “其实徒儿一直都有一个问题。”

    依山尽看着白子柔表情并不拒绝,更进一步深入其中。

    “师父当年渡劫,为何会失败?”

    依山尽学了造化会元功,对于修仙也算是稍稍有些了解。

    渡劫失败,那就是魂飞魄散。

    但白子柔显然不是渡劫失败那么简单。

    她境界还在,只是修为没了,人也好好的。

    渡天劫时,定是有其他事情发生。

    如画里走出的仙子,微微抬起螓首,略略思索,随后微微歪头,看着依山尽问道:

    “我们虽是师徒,但也是双修道侣,道侣之间,不该故意隐瞒,彼此之间更该坦诚,是不是?”

    “这是自然的。”

    依山尽神情严肃,才刚刚说完,就听白子柔说道:

    “那你说那西游记后面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假的?”

    依山尽一愣,苦笑了一下:

    “后面故事确实是有,不过原作者,确实是吴承恩,这点倒不是假的。”

    “你说的吴承恩,现在人在何方?”

    “不在人世了。”

    各种意义上,都确实不在人世了,依山尽略略迟疑,问道:

    “不过师父也不像是喜欢看话本故事的人啊。”

    依山尽可没有觉得,自己随便抄一本名著,就能让这个时代的人各种震惊,惊为天人。

    一本经典,需要沉淀,作者自己的沉淀,还有时间的沉淀。

    名著之所以是名著,不是在它们当时那个年代出名,而是在往后每个年代,都能经得起考验。

    方才成就名著之名。

    若不是对文学极爱极有研究的人,听到西游记,便也就是听了。

    白子柔显然不是这一类人。

    果然就见到白子柔略微沉吟,方才说道:

    “故事确实有趣,但我更看重的,乃是你故事里,所说的道。”

    依山尽虽然知道《西游记》说的是佛与道的故事,其中甚至有佛和道的修行之法。

    但那也是地球人解说出来的,地球有仙道吗?

    就听白子柔又说道:

    “寻常修士,往往苦苦闭关参悟,山中不知岁月,往往数十年便在枯坐中度过。你故事里却说‘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我觉得,这确实比自己枯坐悟道,来得好。”

    白子柔略略停顿,笑道:

    “你故事里又说,‘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其中菩提老祖,问石猴想学什么法门哪一段,‘术之道’为请仙扶鸾,问卜揲蓍,与当今道家一般;‘流之道’为朝真降圣,与当今儒家一般,‘静之道’为戒语持斋,入定坐关,与当今佛家一般,‘动之道’为攀弓踏弩,烧茅打鼎,倒是与武家相契合。”

    “但这四门,那石猴一门都不愿学,三千大道玄功,他只问一句,可得长生?此世间,无论王侯将相,还是山野村夫,试问谁不想长生呢?成佛成仙成圣,真就不是为了那百年寿命吗?”

    “你这故事里,一口气把僧道儒武,四条路全都否了,百家思想,辟谷修禅,坐忘入定,锻体炼神,这世人以为能长生的法门,在你这故事里,都成了死路一条。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也只是一个口出诳语的故事罢了。”

    “但紧随其后,菩提老祖,却又说:这世间可长生功法,唯一法尔。一法通而万法通,万法通方能真正长生。”

    白子柔呵呵一笑,说道:

    “我虽不知,这西游记里的长生术,是真是假,但造化老人,能拿出归元练气丹这等灵丹送你,显然你这故事,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依山尽方才有些懵懂,但听到此时,才恍然大悟:

    “师父你的意思是,造化老人听了我这西游记的故事,被我一顿马屁拍的高兴?”

    这造化老人,就是在学万物诸法,与依山尽所说的长生功法,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听造化老人说自己没几年活头了,说得轻巧,原来他也是怕死的啊。”

    依山尽笑了笑,随后想到一个问题,问道:

    “等等,他如果信我故事里所说的长生术,但他自己早已触及学习过万物诸法,却还是没几年活了,他听了我这个故事,不应该气恼才是吗?”

    白子柔看着依山尽笑道:

    “你方才也说,一法通而万法通,造化老人连一法都还没有通,便想着去通万法,能活这么久,已是命大了。”

    依山尽听到此处,才恍然大悟。

    却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多思想关节在里面啊。

    “你这故事,已经引起了造化老人的兴趣,你说这故事是吴承恩所写,他半点都不信,以后定然还会找你询问后面的内容,你也不必说的太多,他若找你,与他说一点点,拿些丹药,总是有好处的。”

    白子柔说到这里,依山尽嘿嘿一笑。

    这么说来……之前在天仙楼里,造化老人听了西游记,自我迪化了啊!

    坑人啊,我最在行了。

    反正我西游记才说了两章,后面多着呢。

    就听白子柔继续说道:

    “好了,徒儿,你方才吃了归元练气丹,趁着丹药药效还在,速速来与我双修!”

    “好!现在药劲还大,师父我来了!”

    说罢,两人朝着床榻走去。

    (绑安全带的,都给我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