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49章 以书换药(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49章 以书换药(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清泉煮茶,雾绕盈盈,茶香袅袅,碧叶沏旋。

    依山尽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才刚刚呈“三龙护鼎”姿势,端起侍女放到身前的陶瓷茶杯。

    现在也是慢慢放下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看到茶杯里悬浮的肉丁,菜叶。

    更因为,被姬无道的话,吓到了一点点。

    借吟飞剑?

    秦王找赵王借和氏璧,也是说借的。

    你是怎么个借法?

    白子柔和依山尽都没有说话,就听剑圣姬无道,继续说道:

    “三年之后,乃灵剑山剑冢论剑之期,安歌剑主定会参加,我自知赤霄剑非他对手,此天下,能败安歌剑主者,只有吟飞剑。”

    姬无道罕见的怅然叹了一口气:

    “白仙子是知道的,我此生,非杀安歌剑主不可,三年后的灵剑山剑冢论剑,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白子柔略微沉吟,依山尽察觉到白子柔打算拒绝的意思。

    却见到姬无道紧跟着又说:

    “我听闻的,白仙子高徒,不仅仅是修仙奇才,更是剑道天才,九天极意中的极意剑意,屠三千只教了一遍,还掺着胡乱剑招,他都能坐定领悟。若是白仙子,愿借吟飞剑三年,我愿将赤霄剑意授予白仙子高徒。”

    “我已非吟飞剑之主。”

    白子柔看向了依山尽,说道:

    “借剑一事,还需问过我的徒儿才是。”

    姬无道听到白子柔这么说,微微一愣,但也很快看向了依山尽。

    依山尽本想拒绝,理由很简单。

    先不说赤霄剑不过天下第三,自己吟飞剑乃是天下第一。

    拿第一去换第三,仅仅是为了学赤霄剑意?

    按照吟飞剑的话来说:【除我之外,其余皆是垃圾】

    万万没有拿宝贝,换垃圾的道理。

    更不要说,吟飞剑有灵,还是个可爱的小女孩。

    依山尽不仅听过她的声音,还进去过吟飞剑体内。

    见过她本人。

    那答案只有一个。

    “要让剑圣前辈失望了。”

    依山尽摇了摇头:

    “若是普通的剑,我也就借了,但吟飞剑有灵,与我而言,不是东西,恕不能借。”

    依山尽说完,吟飞剑的童声很快在他心神中说道:

    【你还算明智,知道垃圾剑意不用学,但你怎么在骂我的感觉?】

    【怎么会?我与你如此默契,情投意合,怎么会骂你呢?】

    依山尽在内心和吟飞剑说着话,姬无道怅然一叹,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姬无道面容失望的样子,依山尽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剑圣前辈,这赤霄剑也是天下第三的仙剑,虽排面靠后安歌剑,但也不过一个名次,更何况,这名次乃是造化老人所排。三年期未到,前辈努把力,说不定就成功了。”

    依山尽说完,姬无道略略苦笑,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

    好家伙,喝茶喝出了二锅头的感觉,逼格就出来了。

    姬无道没有解释什么太多,白子柔也未多说。

    虽说是请客吃饭,但到现在也就是喝了一杯茶。

    依山尽有点小失望,这武道上的前辈,有点把路子走窄的意思了。

    本以为事情说完,可以走人了。

    但白子柔却多问了一句:

    “今日是不是造化老人赠丹之日?”

    姬无道点了点头。

    白子柔对着姬无道说道:

    “既如此,我与徒儿,在此间多留片刻。”

    姬无道略微诧异,言辞犹豫道:

    “但我听闻,白仙子与造化老人,早年似乎有些过节。”

    啊,这……你管差点废了修为,叫有些过节?

    依山尽闷声喝着茶,有点无语的在内心吐槽。

    白子柔笑了笑:

    “他若想寻仇,杀我便是。”

    论演技,依山尽也就只佩服师父了。

    一身修为没有,硬是靠着自己境界和演技,不漏马脚。

    白子柔都这么说了,姬无道也就没有再劝,他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告辞。

    人就先出去了。

    那侍女依然在边上跪坐着,看着茶炉。

    白子柔对她摆了摆手。

    那侍女盈盈一拜,紧跟着起身离开了。

    这屋中,也就只剩下白子柔和依山尽了。

    “那大儒文集,是否有带在身上?”

    白子柔看着依山尽问道。

    依山尽摸了摸胸口,触及便觉一团圆润在胸,柔软无比。

    捏起来,仿佛车速六十迈时,手抚清风的感觉。

    可惜那是白狐而已。

    除了那柔软懒散的白狐,胸口还贴服的放着那本大儒文集。

    白子柔都觉得宝贝的东西,依山尽自然是不会乱放,一直贴身放着的。

    “带在身上呢,师父。”

    白子柔轻轻点头,随后说道:

    “我们在此稍稍等候,正午时分,造化老人便会来赠丹,你将这本大儒文集拿去换丹,多半应该能换到丹药。”

    依山尽点了点头,表示记下。

    这大儒文集,依山尽也看过,都是修远居士写的诗词文章。

    虽然能感觉到上面隐隐蕴含的神通之力。

    但这些神通之力,并非天地间的灵气,而是儒生们所用的才气。

    两种力量体系都不同。

    依山尽不是儒生,没有文位,自然是用不了这个大儒文集的。

    拿去跟造化老人换些厉害的丹药,反倒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不清楚,什么丹药,才能比肩大儒文集这等宝贝。

    依山尽不禁有点小小期待。

    正午时分还有片刻,依山尽便原地盘腿坐下,开始运起造化会元功。

    虽然有白子柔帮忙双修,依山尽的技术进步很快。

    但每日修行,还是不能落下的。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仙也是一个道理。

    运转不过一周天,依山尽便听到外面些许嘈杂声响。

    “开始赠丹了。”

    “造化老人来了吗?”

    “还未见到。”

    “白仙子也在这,造化老人知晓吗?”

    “若是知晓,定有好戏吧?”

    “哎,希望我带的书,能如造化老人法眼就好。”

    嘈杂声响之中,就听门外传来敲门声响,紧跟着是侍女说话的声音:

    “冒昧求问客官,是否有藏书,愿换丹药的?”

    依山尽喊了一声:

    “有的,愿换丹药。”

    他话音刚落,房门便被推开,有侍女拿着托盘走了进来。

    恭恭敬敬的跪坐在依山尽面前,低着头将手中托盘举高。

    依山尽略微迟疑,白子柔点了点头,他才将大儒文集放了上去。

    望着那侍女带着大儒文集退出了屋子。

    又过了好一会。

    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就听侍女说道:

    “主公,请赠书客官,入内一叙。”

    成了?

    (求推荐票啊,你们怎么只看书,不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