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40章 上青楼!冲鸭!(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40章 上青楼!冲鸭!(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众人纷纷上前查看,果然看到身上有冻伤痕迹。

    在这黑夜下,若是不仔细分辨,都能和尸斑混淆。

    不过现在尸体被抽干精血,尸斑不多。

    李国栋神情愕然,单手握着腰间刀柄,用手掌摩擦着,嘶了一声,道:

    “这么说,凶手是故意让我们混淆死亡时间,不久之前,将死者勒死,吸干精血,悬尸于此,假做妖怪所杀?”

    仵作也是一拍手,说道:

    “对呀!这么说来,此人极冷环境之后,待尸体僵硬以后,再吊出来的!”

    但汉中府尹很快说道:

    “但先前你们也说,这里夜巡森严,不可能有人能在你们眼皮子地下,有时间扛着尸体来这,还将尸体悬于此处。”

    不良人们纷纷点头:

    “回府尹,我等,确实是夜夜巡逻,不敢有丝毫懈怠啊。”

    李国栋也是面色哑然,他是汉中不良帅,乃是汉中不良人的头领。

    若真是凶手,在他们眼皮子地下,把人给吊起来了。

    那还真是抱着他们不良人的脸,啪啪啪的来回打啊。

    依山尽眼见着,自己要不小心得罪人,站出来就说了:

    “府尹大人,这城镇巷陌之间,本就地形复杂,再加上凶手能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杀人,吸血,转移尸体,这里还妖气甚重,这凶手绝非凡人,此事就算是我师父来,也不一定能察觉得到。”

    好家伙,直接就把天下第一仙子搬出来。

    这天下第一仙子,都不一定能做得到的事情,不良人一时不察,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赵主簿忧愁的皱着眉头,说道:

    “虽仰仗依道友,查到死者真正死因,但有关于这凶手,却还是毫无头绪啊。”

    “谁说,我们毫无头绪了啊?”

    依山尽嘿嘿一笑:

    “我不是说了吗,这死者,开口伸冤了。”

    大家听到现在,也都知道依山尽所说的死者开口伸冤,其实就是根据尸体推理出来的情报。

    听到依山尽这么说,众人便明白,这死者身上,还有情报。

    汉中府尹就语速极快问道:

    “依道友还有何发现?”

    “发现不敢说,只是有些许猜测,若是猜错了,还望诸位大人莫怪。”

    依山尽指着死者,继续说道:

    “死者手掌未见老茧伤口,想来生前过惯了富贵日子,还有这身衣裳,材质上品,缝制贴合,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查明身份应当不难。”

    “但是道长,就算查明了身份,与这凶手有何故?莫非道长想说,凶手乃是熟人?”

    李国栋疑惑不解的问道。

    依山尽对着李国栋拱了拱手,问道:

    “在下想问一下李帅,近日来,可有接到富户走失人口的案子?”

    “好像,未曾有过。”

    依山尽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若我所猜没错,死者不久之前,才刚刚去过风月场。”

    依山尽这么一说,众人皆是一片哗然。

    “这也能看得出来?”

    “莫非是风尘女子作案?”

    “不可能吧,汉中城里的窑子青楼,我等都去抽查过了啊!”

    “嗯?你们还去做那等事情了?怎可以公谋私?”

    “我的意思是,查验过了。”

    那些不良人们一脸费解,倒是仵作“嘶!”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道:

    “莫非,道长是从死者两胯之间,看到女子亵物,方才有此判断?我去闻闻……”

    仵作正要过去二次验尸。

    依山尽将他拦了下来,感慨说道:

    “仵作如此敬业,令人钦佩。但闻就不必了,警犬怕是都闻不出来个所以然来的,我是从死者口中得出的结论。”

    依山尽说着,掰开了死者的嘴巴,对着他们说道:

    “诸位且看,死者口腔牙缝之中,有不少食物残渣,说明他不久之前,才吃了东西,除此之外,牙齿,口唇,脸上都有胭脂,铅粉的存在。这大晚上的,又能吃东西,又能吃胭脂铅粉的地方,定然是风月场!”

    有一个不良人一愣,奇道:

    “也有可能,死者是白日吃的东西,至于胭脂铅粉,可能是死者娘子身上的。”

    李国栋笑了笑,说道:

    “几时吃的东西不论,你家娘子,都这个时辰了,还脸上涂抹胭脂铅粉?”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依山尽也是瞅着机会,拱手道:

    “不愧是李帅,洞察明细,心有乾坤啊!”

    边上不良人暗暗惊呼,依道友行动竟如此之快,业务熟练,手法精妙,令人赞叹,可惜我等慢了一步。

    这个屁,没拍到啊!

    李国栋也笑了笑,回了礼。

    但依山尽很快又说道:

    “但想要知道死者吃的什么,借此判断是去过哪家风月场,恐怕得开胸验尸才行啊。”

    他说完,询问的望向了边上的汉中府尹。

    就算是现代,解剖验尸,大部分情况下,也要征求家属的同意。

    更别说在古代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无家人父母同意,在古代私自开胸验尸,可是重罪。

    当然,还有极特殊的情况。

    比如官方要求。

    这汉中最大的行政官员,就是汉中府尹了。

    汉中府尹略微思量,点头道:

    “此案很可能是神通者或是妖怪所为,已连死十人,案情重大,民心惶惶,一刻也不能耽误,若是开胸验尸,能对案情有所突破,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了,我作为汉中府尹,代天子牧守一方,这个责,我自是要承的,仵作,你且开棺验尸就是。”

    那仵作应了一声,依山尽倒是小手一挥:

    “此事,放着我来!”

    那仵作一愣:

    “道长,还会这等手艺?!”

    “啊,学过几年,实习的时候,也跟师兄下过好几次台子,还算熟。”

    依山尽随口说着,旁人很快递上刀子。

    不良人们命案见得多,但开胸验尸还是第一次见。

    依山尽把刀子那么一划拉。

    也没见流什么血,都抽干了能有什么血啊。

    手法极其熟练的,在一阵马赛克之中,一顿操作。

    边上仵作看着则是:

    “咦?嗯?嘶?嗷!”

    被依山尽的专业手法,深深折服。

    依山尽将胃部剖开,就见一堆食物,哗啦一下子倒了出来。

    李国栋一看,赞叹说道:

    “果真如依道长所说,这食物才吃下去不久啊!”

    依山尽仔细的查看着食物残渣,很快就大致的判断出来,死者身前所吃的东西。

    胡桃,酸梅,干枣……嗯?

    依山尽捡起了一个小小的淡红色颗粒,边上一个不良人看了一眼,惊讶道:

    “这是石榴啊!”

    他这么一说,汉中府尹大手一拍:

    “整个汉中,卖石榴的青楼,只有一家!”

    赵主簿也是喊了一嗓子:

    “雪菊楼!”

    依山尽一愣。

    要不说怎么是读书人呢?对风月场所,摸得就是熟透。

    李国栋也是一挥手:

    “快,弟兄们!上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