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她徒弟最新章节 - 第五章 快进来吧(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五章 快进来吧(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作者:蓝白的天书名:我真不是她徒弟类别:玄幻小说
    星空如洗,明月如钩。

    依山尽坐在木屋的床榻上,感觉还像是在做梦一样。

    白天自己还提着成为社畜后,第一笔工资买的礼物,走在喧闹的城市中。

    晚上就已经穿着破烂衣裳,穿越到了修仙世界,拜师当今世上的第一仙子,白子柔。

    摸着**底下,那床榻草席粗糙的触感,依山尽知道这不是梦。

    原本以为师父白子柔,会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

    却没想到居然是那般貌美的姑娘。

    正所谓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说的就是师父白子柔啊。

    这放到二十一世界的,也是妥妥的大美女,引起无数星探,追逐的那种。

    更别说,气质上,师父白子柔,那是拿捏的死死的。

    清颜色秀空绝世,仙姿佚貌九霄华。

    真就跟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

    就冲这,以后出门在外,谁敢说我师父半个字不是,只要实力比我师父弱的,大耳瓜子我就抽上去。

    依山尽在内心如此默默想着。

    门外传来了走动的声音。

    依山尽赶忙站起来,还未等师父敲门,主动将门打开。

    双手放在门把上,以证清白。

    依山尽让开一边,说道:

    “师父。”

    穿着一身青衣罗裙的白子柔,先是一愣,随后抱了一身青色的衣衫走了进来。

    衣衫上,还放了两张荷叶包的饼。

    “这是你的衣服和吃的东西。”

    如画中走出的白子柔,轻声说着,将手中的衣服和两张饼,都递到了依山尽的手上。

    随手将丝丝垂鬓,捋到白皙精致的耳后,继续说道:

    “修行之路,崎岖坎坷,往后日子,可能危险重重,你要做好准备。”

    听到白子柔说完,依山尽抱着衣物,自然是信心满满的喊一声:

    “是,谨遵师父教诲。”

    喊完之后,才将衣物和大饼都放到了床榻上。

    白子柔点了点头,看向屋外。

    一个木头人抱着剑鞘中的吟飞剑,走了进来。

    就听白子柔又说道:

    “吟飞剑既已认你为主,今日起,你便将此剑随身带着吧,只是非必要时候,不要拔出此剑,被他人看到,恐会惹祸上身。”

    依山尽自然是明白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还是懂的。

    只是古代太子登基,好像都要跟大臣们来个三辞三让。

    师父送我天下第一仙剑,我这直接拿好像不太合适。

    “师父,我现在还只是一介凡人,如何能持有师父您的佩剑?”

    依山尽往后退了一步,觉得自己演的很到位。

    白子柔也没见到露出“孺子可教”的神情,只是轻笑的说道:

    “如今,吟飞剑对我已是无用,它既认徒儿你为主,你便留着,这是师命,也是你的仙缘。”

    那木人已捧着吟飞剑走到了依山尽身前。

    依山尽赶紧伸手将吟飞剑接过,恭敬说道:

    “徒儿遵命,日后,必不辱吟飞剑之名。”

    白子柔见到依山尽将吟飞剑抱在怀中。

    望着吟飞剑看了片刻,才转身出去,关门道:

    “今日天色已晚,你早些休息,明日一早,我便开始教导你修行。”

    说完,已关门离开。

    依山尽站在门口,就听隔壁一声吱呀轻响,随后是关门声音。

    看来师父回屋去了。

    “吟飞剑?吟飞剑?”

    依山尽先是抱着吟飞剑呼唤了两声。

    “干嘛?”

    极其干脆的一声回应。

    依山尽抱着吟飞剑,坐到了床榻上,双腿岔开,将吟飞剑杵在两腿之间,问道:

    “今日白天你问我的那些问题,是师父教你的吗?”

    “自然不是,白子柔可不会这么多高深的东西,若没有架打,没事别喊我。”

    那童声说完,就没了声音了。

    依山尽一听,这吟飞剑还挺暴力的。

    不过武器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杀人器。

    就算吟飞剑是名器。

    那也是用来杀人放血的。

    暴力点也很正常。

    依山尽也猜到白子柔不是穿越者。

    她如果是,早就来跟我摊牌,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师父是如何获得吟飞剑认可的呢?

    凭颜值?凭实力?

    算了,等以后和师父熟络了,到时候再问吧。

    现在大家都还生分的很。

    囫囵吃完两张大饼,依山尽往床榻上那么一躺。

    胳膊抱着后脑勺当枕头,望着头顶上的木头房梁,

    把吟飞剑放到边上。

    依山尽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

    一日一夜后。

    依山尽本以为会有师父特制早点。

    来点灵丹妙药,吃了就入门练气的那一种。

    没想到扔过来的又是两张大饼。

    正想着修仙路没有捷径可走。

    想着现在开始,花个几年时间入门。

    说不得来个十年二十年后呢。

    结果吃着大饼的依山尽,就见到边上的白子柔,坐在边上,一边平缓说道:

    “修仙一途,虽无捷径,但我修行多年,也知晓些许旁门之法,可牵引气机,助人感悟灵气所在。”

    依山尽神情专注的点了点头,隐约看到师父嘴唇边上,好像有点芝麻。

    嗯?师父难道还需要吃东西吗?

    只是依山尽还想再去看,白子柔已经一挥衣袖,站了起来,背过身去,走了两步,才折身继续说道:

    “你毫无根基,使用此法,倒也不会损耗你的修为,反而能助你感悟天地灵气。”

    依山尽点了点头,拱手道:

    “但凭师父安排。”

    “好。”

    白子柔脸上已经没有芝麻了:

    “那你吃完后在这稍后,待我喊你,你就来我房里。”

    嗯?去房里?

    去房里做什么?

    依山尽有点迷糊,但也没有多问。

    白子柔离开之后,依山尽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两张大饼,又喝了一大口的山泉。

    等了没一会,就听白子柔在屋子里闷声的喊自己了。

    这才赶忙前往师父的房间去。

    才站到门口,就听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像是水声。

    依山尽一愣。

    嗯?怎么回事?

    【吱呀】

    房门一下子打开。

    里面雾气腾腾一片,很是火热。

    白子柔站在门口,衣袖卷起,身上沾了不少的水。

    依山尽赶忙关心问道:

    “师父,您怎么这么湿?”

    听到依山尽的关心,白子柔热的脸色微红,微笑说道:

    “徒儿,你快进来吧。”

    (我是正经人,绝不踩刹车,累计5K推荐票我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