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最新章节 - 451、第 451 章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 451、第 451 章

作者:东北喵书名: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类别:玄幻小说
    这是一座恢弘的黄金宫殿, 一眼望去全都是金灿灿的一片,简直能晃花人的眼睛。

    更重要的是,不仅仅宫殿是黄金铸造的,宫殿里面的所有物品也都是黄金制作而成, 各种陈设、家具, 甚至就连一个花瓶都是由黄金制作的, 里面还插着同样由黄金打造的薄片花朵, 简直奢华的像是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东西。

    “不全是黄金。”米亚眯起了眼睛, 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说,“这里还有琥珀跟蜜蜡之类的东西, 只不过黄金的基数更大, 所以看起来像是全都由黄金制作而成的。”

    这座宫殿的占地至少超过一千平米,远一点儿的地方都看不清楚景物, 如果全都是由黄金制作而成的话,那也太过惊人了,这是抢劫了一个帝国的黄金储藏吗?

    “琥珀宫?”瑞克脱口而出。

    黄金, 琥珀,宫殿,跟这些联系在一起的不就是那座著名的琥珀宫?

    “你想多了, 这绝对不可能是琥珀宫。”丹尼尔看了一眼瑞克,否定了他的说法。

    “琥珀宫的面积只有五十五平方米,跟这座宫殿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而且琥珀宫二战之后就失踪了, 这里至少超过一百年没有人进来了,怎么可能是琥珀宫?”虽然由黄金建造的宫殿最出名的是琥珀宫, 但是很显然眼前的这个绝对不是。

    光是从面积上面来说,琥珀宫就远远逊色于此,这座宫殿真的要是折算下来的话, 面积至少顶的上二十多个琥珀宫。

    更不用说里面使用的装饰物跟建筑物品,琥珀宫的材料是黄金、琥珀、钻石、银箔这些物品,而这座宫殿除了没有钻石之外,剩下的都有,还有一些琥珀宫的材料中都没有的宝石之类的东西,从价值上面来比较的话,琥珀宫在它的面前连个小孩儿都算不上,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真要是说的话,这座宫殿倒是更像传说中的印加帝国的黄金城,但是地点的话又对不上,欧洲跟南美的距离可远着呢,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在一起。而且那座黄金城到底是否存在也是存疑,一切只是传说,除了几件打捞除出来的金制品之外,这根本就连个具体的说法都没有,跟眼前的这个宫殿比较起来,太过虚无缥缈,也太过没有价值。

    “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是来找蕴含力量的武器的,这里看起来可不像是有你们想要的武器的样子。”米亚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略微妙。

    这座宫殿里面倒是有不少的武器,但问题在于这些武器们都是一些装饰品,全都是由黄金铸造而成的,看起来就不像是有力量的样子啊。

    而且她也没有感觉到力量的波动。

    那么现在有三种可能。

    第一,那些所谓的武器不在这里;第二,那些武器被什么东西给屏遮住了,这点待会儿可以观察一下宫殿里面的柜子之类的东西来证实;第三,除了这座宫殿之外,这里还有别的放置重要物品的屋子。

    至于到底是哪一种,她就不知道了,这些都需要进行验证。

    米亚把目光转向了肖恩,“你们到底想要找什么东西?”

    罗莎莉最初跟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到武器的问题,就是单纯的宝藏,武器是后来那位长老出现拿走了罗莎莉的领队权利之后才被她得知。

    米亚现在很好奇,几十年没有出现的人,现在能够纠结一批实力不错的维森远渡重洋来到欧洲,怎么看也不是普通的武器吧?

    “是圣物。”肖恩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在凯厄斯还有丹尼尔跟米亚的三重目光之下开口解答。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所罗门的宝藏?”肖恩提出了一个问题。

    “欧洲跟西亚不是一个地方啊队长。”米亚叹了一口气。

    可别告诉她现在他们找到的就是所罗门的宝藏,两个地方的距离差着呢,根本就扯不上关系好吗?

    “确实不是一个地方,但是有人把这两个地方给联系到了一起。你们应该知道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时候是攻破了耶路撒冷的。后来有几个骑士在原本的所罗门圣殿废墟上面成立了圣殿骑士团。再后来圣殿骑士团离开了亚洲,向法国转移,他们离开亚洲时候把所有东西,包括不计其数的珍宝还有圣杯跟约柜也带走了。”说到这里,肖恩眼神讽刺。

    “但是后来圣殿骑士团被取缔了,最后一个骑士团首领在被捕之前销毁了所有的文件,从那以后就没有人知道这些宝藏的所在地了。”他们最开始的时候也没觉得这次的宝藏事件能跟之前的圣殿骑士团宝藏扯上关系,但是后来有人发现了一个细微的圣殿骑士团的标记,事情才被重视了起来。

    结果没有想到他们这些先锋部队刚刚来到这里就损兵折将,两个长老里面更是直接死了一个,另外一个不知所踪,带来的人手也死的死伤的伤,没剩下几个,还分成了两路。

    “你们可真是敢想。”米亚面色古怪,不知知道该说什么好。

    圣杯跟约柜?这可不是朗基努斯之枪这种在历史上面还有碎片流传下来的东西,圣杯跟约柜那是纯粹的传说物品啊!

    想要找到这些东西,也太为难人了吧?

    “总是要想想的。”肖恩笑了笑说。

    如果他们手里面握着这些圣物的话,能够做的事情就多了,最起码的,维森在欧洲的处境不会再那么艰难。而且他们可以借由这些圣物跟宗教裁判所做一些交易

    肖恩垂下了眼眸,有些事情其实不必说的那么明白,大家都懂。

    “好吧,有梦想是件好事。”米亚也只能这么说了。

    要不然说什么?一群维森偏偏要把能够伤害自己的武器给当成圣物供起来,这操作也是挺令人震惊的。

    既然知道了肖恩他们想要什么,米亚也就没有多说废话。

    反正将来对上宗教裁判所的人又不是她,操什么心?

    几个人分头开始在宫殿里面行动了起来。

    罗莎莉、肖恩、瑞克是到处寻找有可能放置那些圣物的地方,凯厄斯跟丹尼尔就是纯粹的凑热闹,本来就是冲着宝藏来的,到时候走的时候带点儿走就行了。前者是作为收藏品,后者就纯粹是打算把得到的宝藏给变卖掉,重新进行投资。两个人的目的都很单纯,进展也就格外的快。

    至于米亚,则是慢慢的在宫殿里面踱步,观察起来了这座宫殿的内部情况。

    很壮观的一座宫殿,跟凡尔赛宫不同,这座宫殿的造型更加古朴,没有那么多繁复的装饰,但是正因为如此,让人更容易一眼看到各种装饰物的昂贵。

    比如说那些镶嵌在各种摆设上面的宝石们,米亚简直震惊于对方的土豪审美,这是要多有钱才能在几百年前搞到这么多的宝石?

    环顾了一下四周,米亚觉得没准儿当年那些圣殿骑士们其实是把所罗门王的宫殿给直接搬到了这里,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黄金?

    即使是纯度上面几百年前跟现在不能比,可是它的数量已经完全能够弥补这一切了,加上那些宝石还有珍贵稀少的珊瑚之类的东西,这座宫殿足以让任何一个拥有它的人富可敌国!

    “我找到了!”米亚还在观赏着一颗由黄金打造而成的巨树的时候,突然听到瑞克大喊了一声。

    她连忙转头过去,就见到瑞克打开了一个上面雕刻了特别复杂的花纹的黄金柜子,那里面现在正静静的放着一个杯子,上面散发出来了一股奇异的波动,让人有些心悸。

    米亚离他的距离不是很远,还能从打开的柜门上面看到有红光闪过,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之前她没有察觉到那股波动的原因。

    她看着那只散发着奇特波动的杯子,觉得它的造型古朴优雅,让人忍不住想要把手放上去细细摩挲欣赏,更有一种令人眩目的魅力,似乎无论什么愿望她它都会帮你实现,吸引着人往前走

    不对劲儿!

    米亚刚想要向前迈步,随即清醒了过来。

    她怎么会有这种冲动?

    米亚后退几步,左右环视,发现宫殿里面的几个人都在向这那只杯子的方向走去。而奇异的是,不管是丹尼尔还是凯厄斯或者是罗莎莉跟肖恩,此时都没有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只是一步一步,用最普通的方式在靠近那个杯子。

    “停下!”她喊了一声,却发现没有什么用处,随即快速的向着几个人奔跑,试图拉住他们。

    但是她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速度快不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米亚惊恐,不敢相信自己的速度简直就像是被这个杯子给控制住了一样,无法变快,也无法变慢,以一种匀速的速度向靠近。这就像是,像是一种引力场!

    米亚咬着牙,试图挣扎出来这个奇特的引力场,但是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这个杯子的能力仿佛是笼罩了整个宫殿一样,牢牢的控制着大家的脚步。

    “醒醒!”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她酝酿了足够的力气,大吼了一声,再次试图唤醒几个向着杯子走过去的人。

    “!”最先醒过来的是凯厄斯。

    大概真的是因为是尸体的关系,杯子对他的控制力最弱,他被米亚的穿脑魔音一吼,晃了一下神之后就清醒了过来。

    接着是丹尼尔,米亚简直都能看到他的耳朵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显然是被她的吼声给震的不轻。

    但是剩下的两个维森却并没有反应,依然是朝着杯子继续前进。站在柜子面前的瑞克更是对着杯子伸出了手。

    而清醒过来的凯厄斯跟丹尼尔也是一脸惊恐,他们跟米亚一样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向着杯子前进。

    这对于两个人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事情,他们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事情?

    “嗤拉——”凯厄斯经过一堵墙壁的时候用力的把手插了进去,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但是也终于止住了自己前进的身体。

    丹尼尔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周围没有任何遮挡物,只能狰狞着脸继续向前走。

    “接着!”米亚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一捆绳子,在自己身上绕了两圈儿之后,把一头丢给了凯厄斯,另外一头丢给了丹尼尔。

    这样她跟丹尼尔就能靠着凯厄斯的力量拉住他们继续前进。

    “把你的绳子丢给我!”她冲着丹尼尔喊了一声,得到了一捆重重的绳子。

    米亚在绳子的两端打了结,套向了距离她最近的罗莎莉,用力把她给拽回来,拴在绳子上面,然后又去套肖恩。

    不过这次受到的阻力大了一点儿,肖恩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更加强大。

    此时他的脸又变成了那种半边英俊半边骷髅的样子,疯狂的想要挣脱米亚的力气继续前进。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挣脱过米亚跟丹尼尔的联手,被强行拖了回来。

    至于最先发现那个杯子的瑞克,几个人已经放弃了把他给带回来,因为这个男人正满脸痴迷的捧起了那只跟普通的葡萄酒杯没有什么区别的杯子,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在场的几个人里面,除了两个不清醒的之外,剩下的三个都是耳朵好的要命的,一下子就听清楚了瑞克在说的话。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这些全都是我的”他满脸陶醉的抱着杯子,似乎那个杯子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满足。

    可是旁边的清醒的三个人却看的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就连凯厄斯这种千年老鬼都觉得背后发凉,怀疑自己是否重新变成了一个人类,丹尼尔就更不用说,他是半个人类,看着瑞克的样子就整个人都不太好,就差没有变身成狼竖起浑身的毛发了!

    之前健壮高大的瑞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只是短短的时间楼里面他就已经成为了一具真正的‘皮包骨’,而那只原本黯淡无光的杯子在瑞克被吸干之后变得光亮了一点儿,米亚她们感觉它对他们几个人的引力更加严重了。

    “这东西正在增幅。”凯厄斯满脸黑气的说。

    他万万没想到几千年来,罗马尼亚吸血鬼们跟欧洲的狼人都没有弄死他,阿罗也没有能够彻底的把他给坑掉的结果就是他差点儿去给一个杯子当了养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郁气。

    丹尼尔也是一脸的铁青,狼人的身份几乎让他无往不利,就算是在被fbi围攻的情况下都能有条不紊的逃脱,没想到居然会差点儿栽在这里。

    瑞克变成了干尸的身体让他无比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现在处在一种多么危险的情况当中,如果不想办法搞定这个杯子,没准儿他们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可是要怎么搞定这个杯子?

    一时之间,三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接触杯子肯定是死路一条,但是不接触的话又怎么让这杯子失去效用?

    就连米亚,都在考虑了一番过后放弃利用念来把这个杯子给重新塞进柜子里面的念头。因为她是真的说不好这东西会不会邪门到连念都可以腐蚀掉?

    看瑞克的尸体就知道了,这可是连死人都不放过的邪门东西,那具干尸现在已经越来越脆,眼看着往上丢点儿什么东西就要直接变成粉末了!

    这么邪门的东西谁敢碰?

    “这是圣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罗莎莉看着瑞克的惨状,心里面简直惊骇到了极点,浑身都在冒凉气。

    她现在很想要喊一声上帝保佑,可是却从未像是现在这样清醒的认知到上帝是不会拯救他们的。

    差不多同时清醒过来的肖恩沉默着不说话,之前想要靠着这里的圣物跟宗教裁判所进行交易的心思已经荡然无存。

    别说是他们现在拿这个杯子没有办法,就算是能把这杯子给安全无恙的拿到手里面他也不想要用它跟宗教裁判所进行交易了,鬼知道那帮疯子们手里面有了这种更加邪门的东西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万一要是他们决定最终剿灭维森们呢?

    几个人纷纷紧紧的扣住了墙壁,暂时抵住了来自于杯子的吸引力。

    “我们必须想个办法让这只杯子再也没有办法发挥自己的作用。”丹尼尔咬着牙齿说。

    如果不是他这边把自己给困在了墙壁旁边的话,现在他都要成为瑞克第二了!

    “想什么办法?”凯厄斯死气沉沉的问。

    现在想什么办法是有用的?别到时候没有毁掉这只杯子,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使用武器?”米亚提议。

    并且顺手从包里面掏出来了一个手木留弓单,打算咬掉撞针丢出去。

    “好主意。”丹尼尔跃跃欲试,也单手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来一个差不多同样款式的手木留弓单,准备一起丢出去。

    罗莎莉:“”

    虽然对着这两个行为脱线的人不想要说话,但是莫名的感觉到安心了不少是怎么回事?

    “金属的延展性要比石头强多了,我们尝试一下,如果有用的话最好,没用也能想别的办法。”肖恩绷着脸投了赞成票。

    于是这座连地上都洒满了各种宝藏的黄金宫殿在短时间内迎来了两场火暴火乍。

    “轰轰——”接连的火暴火乍声音跟硝烟的味道在宫殿里面弥漫,让剩下的几个人被呛的要命。

    “咳咳咳——”罗莎莉咳嗽着,感觉自己的脑浆跟肺都快要不属于自己的了,痛苦的要命。

    “没用。”凯厄斯冷漠的声音在一片咳嗽当中显得特别突兀。

    他感觉拉扯自己的那道力量并没有消失。

    但是好处是那股力量的也没有继续增强。

    这可能是跟他们把瑞克的尸体给火乍飞了,让那只杯子没有机会继续从干尸上面汲取力量的关系。

    “试试高度腐蚀剂?”米亚再次提议,顺手从包里面掏出来一个包裹的十分严实的瓶子——装着高度腐蚀剂的那种。

    罗莎莉,罗莎莉都震惊的麻木了,米亚包里面到底还有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一起拿出来吧,她发誓自己承受的住。

    “啪——”装着高度腐蚀剂的瓶子被砸在了那只杯子上面,散发出来了一阵滋滋拉拉的声音,在原本平整的杯面上腐蚀出来一阵青烟。

    “有用!”肖恩大喜!

    他感觉拉扯自己的那股力量减弱了,这是不是说明只要再来一点儿高度腐蚀剂的话,这东西就会被直接给销毁?

    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把这东西给弄回去慢慢研究的心思了。想都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到时候利益没有得到,最后却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世界上可没有时光倒流这种事情可以让一个人反悔!

    米亚也很高兴,总算是找到了解决方式,不用被这个邪门的东西给控制了。

    所以很愉快的从背包里面开始往外掏高度腐蚀剂。

    至于她的包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高度腐蚀剂,就不用跟别人解释了,反正别人也不会来翻她的包裹看看了里面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兹拉兹拉——”腐蚀剂腐蚀着金属,最终把一个看起来像是圣杯样式的古董杯子给溶解成为了一滩水。

    “呼——”几个人同时喘了一口大气,倒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丹尼尔忍不住问。

    他差点儿死在了这里,总有权力知道这个能害死人的东西是什么吧?

    “说是圣杯。”米亚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回答。

    从样式来看,确实是长得挺像的。但是要是圣杯真是这个德行的话,那《圣经》上面记载的事情真实性就很值得商榷了,作为神明,还不是一个邪神接触过的圣物,这种效果说是圣杯,谁信?

    “我想那可能是当时一个异教徒制作的伪·圣杯。”这个时候,肖恩干巴巴的开口了。

    现在大概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除了那些邪教制作的东西之外,这还能是什么?

    他现在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个宝藏到底是不是他们推测出来的圣殿骑士团的宝藏了,怎么里面居然还会有这种东西?

    至于所谓的约柜,肖恩连提都没提,圣杯都是假的,那约柜呢?

    更不用说随之而来的危险性,他真是不想要继续探索下去了,总觉得会出现更可怕的东西。

    “你们”丹尼尔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有些迟疑,“听没听到震动的声音?”

    他怎么感觉好像这座宫殿要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