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57、第 57 章

备胎不干了 57、第 57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有些自责, 还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实不是被网络舆论影响了, 而是被之前那通关于顾浔的胡思乱想扰乱了情绪。

    他有努力去把情绪专注在录歌上, 但无奈情绪这东西不受人控制,他越想收敛,情绪反而越紧绷,反应在唱歌上就是歌被他唱得很干。

    他喝了口水, 朝赵振勋歉疚说道:“我会努力调整。”

    “你也不用太逼着自己。”赵振勋看了看时间, “这样,我给你三个小时休息时间。这三个小时我希望你去做三件事:一,找出是什么在影响你的状态;二, 从你知道的所有途径去了解那些影响你状态的东西;三,给你挂念的人打电话,和他们聊聊。等你做完这三件事后,我们再来继续录歌。”

    戚淙点头:“好。”

    赵振勋清空了录音室和练习室,只留下摄像老师跟着戚淙。戚淙目送最后一个工作人员消失在门外, 捏了捏手里的矿泉水瓶, 转身去到隔壁的练习室,从背包里取出调成静音的手机打开。

    顾浔没有回消息。

    已经一个上午了。

    戚淙靠到沙发扶手上, 手指不停刷新着聊天框,出神。

    为什么一直没回消息?是在补觉没看到?还是在拍戏没空?或者……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脑中思绪纷乱,像是想了很多, 又像是一片空白。

    不知道多久之后,戚淙陡然回神。他看了看依然没有消息回复过来的聊天框,锁掉屏幕, 起身走到练习室窗边,伸手拉开紧闭的窗帘。

    正午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直直照到他身上,他眯了眯眼,适应光线后看向楼下仍蹲守着的几家媒体。

    媒体们很快也注意到了他,纷纷行动起来,举起相机对准他拍摄。

    戚淙看着那些镜头。

    艺人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吗?随时要面对镜头,不知道哪里就有眼睛在看着你。

    记者们在喊着什么,戚淙拉开窗户。

    “戚淙!你和顾浔是什么关系?”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对部分顾浔粉丝脱粉回踩,说要抵制《天问》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你和顾浔已经在一起了吗?你们要公开吗?”

    录音棚是一栋只有五层高的建筑,练习室在三楼,记者的喊话在失去玻璃的阻隔后清晰地传到了戚淙耳里。

    脱粉回踩?抵制《天问》?

    戚淙皱眉,伸手关掉窗户将窗帘重新拉上,低头打开手机点进顾浔的主页。

    顾浔那条说仰望他的微博依然呆在置顶的位置,下面评论已经有接近十万条。他伸指点开。

    热评前几全是吃瓜的评论,他快速扫过,然后视线定在了一条靠后的评论上。

    顾顾的小尾巴:顾哥,我一直很欣赏你的处事风格,觉得你和娱乐圈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但这次你让我很失望。我不在乎戚淙是什么样的人,不在乎他有没有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在意的是你的态度。你这样为了他胡乱发言站队,你有想过我们这些粉丝的感受吗?大家那么努力地为你的新电影做宣传,你却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连发十条微博,你还有心吗?可能是我矫情,但我真的觉得你变了。就到这里吧,本来预订的《天问》票我退了,我依然希望你好,但我不希望你以后和戚淙在一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从此戚淙一生黑。

    戚淙的大脑重重懵了一下,哪怕之前看到有人骂他,他也没这样过。心跳很快,手心发凉,他忙点开这条评论下的跟楼回复,然后一个大型脱粉现场展开在他面前。

    有很多人附和这条评论,谴责顾浔的行为和态度。也有支持顾浔的粉丝进来帮顾浔说话,表示顾浔明明是在发博谴责那些窥探他生活和利用他伤害别人的人,同时也是在提醒粉丝,防止粉丝被人利用,这怎么就是没有心了?顾浔明明没有变,他一直是这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样子,劝大家冷静一点。但失望的那群粉丝已经听不进去解释,坚持认为顾浔变了,且是在和戚淙扯上关系后变的。

    评论里吵得厉害,戚淙越看心越沉。

    顾浔因为帮他,被他的粉丝讨厌了?

    手不受控制地不停往下滑,评论翻完后,戚淙还点进顾浔的超话看了看。

    一个顾浔大粉发的微博刷新在最上面。

    回顾暖春:虽然早知道在顾顾出现恋爱苗头后肯定会有人脱粉,但我没想到这天会来得这么快。那个戚淙似乎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差,但很多人现在已经没法理智地去看待他。我现在比较担心一个问题——会不会有人趁机带节奏去狙击《天问》?发愁,顾顾这次真的是太冲动了,他完全可以用柔和一些的方法去帮戚淙说话,还有那个置顶……唉,大概是真的很在意吧。

    戚淙眉心紧蹙,又翻了翻超话里其他人的发言,发现有很大一部分粉丝都在担心《天问》。而大家对他的态度普遍都是“有所改观,但不算喜欢”。

    会影响到《天问》吗?

    戚淙情绪开始浮动。

    他明明嘱咐过顾浔不要贸然开口帮他说话,他就是怕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真的因为——

    手机突然一震,一条消息出现在提示栏。

    顾浔:开了一上午的会,刚刚才结束。

    戚淙思绪一断,连忙点进去。

    顾浔又发了几条消息过来。

    顾浔:我过去的照片都在家里的电脑上,等下次回家再发给你看。

    顾浔:吃午饭了吗?歌录得怎么样?

    戚淙想起刚刚看到的东西,忍不住打字:你冲动了。

    顾浔:嗯?

    戚淙继续打字:《天问》就要上了,你这样帮我,你的粉丝会接受不了,我看到好多人都脱粉了。

    戚淙:他们——

    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进来,打断了戚淙的输入。戚淙停下手指,看着来自顾浔的视频请求,接通。

    顾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坐在一个会客厅一样的地方,姿态放松,脸上微带疲惫。

    “淙淙,我凌晨四点多才睡,睡了三个小时不到就被我的经纪人和团队喊起来开会,他们骂了我一上午。”顾浔看着戚淙,轻轻叹气,“你也要骂我吗?”

    戚淙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他摇头:“我不是要骂你,我只是担心。”

    “没事的。”顾浔凑近屏幕,朝戚淙笑了笑,“粉丝离开,我很遗憾,但我不能因为害怕他们离开,就去欺骗他们。淙淙,我确实仰望你,也确实忍受不了别人算计你伤害你,我也迟早会和你在一起。与其欺骗他们,让他们继续误解我对你的是友情,让他们在为我贡献了票房后再看清我对你的感情,‘人财两失’,倒不如让他们早点认清状况,及时止损。”

    这话好像很有道理,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淙淙。”

    戚淙隔着屏幕和顾浔对视。

    “如果不是抱着要让你无论生活在这世上哪个角落、和谁在一起,都摆脱不了我的影子的念头,我不会成为演员。”

    戚淙愕然。

    “我会为我的选择和行为负责,会给需要交代的人一个交代,《天问》不是一部靠收割粉丝才能出成绩的电影,它的受众定位是万千热爱电影的普通人。对于我来说,演员是工作,粉丝是我需要用作品去好好回馈的客户,而你,是生活。”顾浔又笑了,“你看到了吗?很多人都在夸你厉害,大家对你的误解在慢慢变少,他们在逐渐认识真正的你。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离我又近了一步,距离你对我点头的那天,也又靠近了一天。”

    “淙淙,我会整理好我身边的一切,等你走过来。如果有什么能帮你走得快一点的事是我能做的,我一定会去做。”

    结束和顾浔的通话后,戚淙发了很久的呆。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深吸口气抬手抹了下脸,拿起手机,打开微博热门。

    凌晨的舆论到下午已经发酵得差不多,热门上有很多关于这件事的讨论。那些压番、加戏、人格分裂的假料早已被洗清,此时网络上的讨论热点是“戚淙居然是这样的戚淙”和“到底是谁在抹黑戚淙”。

    顾浔发出的那些报道和照片被好多人转发,过去他参加各种比赛和活动的视频资料陆续被挖出,“没想到”“天呐”“戚淙过去原来这么厉害”等言论比比皆是。

    他糟糕的名声正在悄然好转。

    而为了促成这一切,顾浔失去了一部分粉丝。

    热门上还有沈嘉在今天早上发的一条微博,大概是赵振勋嘱咐过,沈嘉没敢发情绪太激烈的内容,只略显克制地发了一句:如果不是生病,淙哥现在应该正在海文大学读研究生。如果我当年能努力一点,也考上海文和淙哥一起留在海城就好了。

    海文大学,海城最好的大学,华国前五大学之一,沈嘉读的是北市的一所一本,也算不错,但比起海文还是差了一些。

    戚淙几乎能脑补出沈嘉在打这条微博时那替他委屈,想帮他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合适的表情。

    手机又是一震,一条微信消息跳了出来。

    妈妈:淙淙,你还好吗?忙完了的话给妈妈回一个电话。

    酸涩的情绪突如其来。戚淙避开角落处正把镜头对着这边的摄影师,直起身重新拉开窗帘,任由阳光笼罩在他身上。

    楼下已经不见了那些媒体们的影子,应该是被保安清走了。

    戚淙深吸口气,直接给戚音拨了个电话过去。

    所有人都在托着他往好的方向走,有些人甚至为此不惜损耗自己的利益,他不能辜负他们的付出,绝对不能。

    ……

    三个小时转瞬即逝,所有工作人员归位,然后所有人都发现,戚淙身上的气场变了。

    赵振勋上下打量一下戚淙,问道:“准备好了?”

    戚淙点头:“嗯,抱歉,让大家久等。”

    “那直接开始吧。”

    所有人就位。就在录制即将开始时,录音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曹德文迈步进来。他看了看室内的阵仗,笑着扬起手里的一份歌词:“看来我来得正好?小淙,我把词稍微改了改,你来看看。”

    戚淙意外,忙放下耳机走出去,接过曹德文手里的歌词。

    两分钟后,他抬眼看向曹德文。

    曹德文问道:“怎么样?”

    “谢……”戚淙缓了一下,朝曹德文笑笑,“谢谢曹老师,这版词……很棒。”

    ……

    录制正式开始,戚淙戴上耳机,看向架子上新出炉的歌词,想起顾浔发的那些微博,想起沈嘉这段时间的帮助,想起戚音和林辉刚刚在电话里的宽慰,情绪一点点沉淀,闭眼,在切入点到来时,睁眼启唇。

    一气呵成。

    在离开录音棚时,曹德文给了戚淙一张名片,说道:“多练,多学,心态放宽,别给自己太多压力,期待下一次合作。”

    戚淙郑重地把名片收起来,朝曹德文鞠了一躬:“谢谢曹老师。”

    曹德文忙扶戚淙起来,笑着拍了拍戚淙的手臂。

    作者有话要说:  1谢谢!

    2抱歉。

    3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4-08 23:56::54: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tsuhi 3个;似桃桃、花花城、19645471、白夜、流觞琰、唐唐的异能书、倾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扶苏爱嬴政 20瓶;阿兴 5瓶;庚辰秋雨 4瓶;白夜 3瓶;簡單就好 2瓶;银戒指、家里缺只毛绒绒、松竹、沐柒much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