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53、第 53 章

备胎不干了 53、第 53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九点半, 戚淙终于结束第一天的练习, 和赵振勋一起离开了录音棚。

    上车后, 赵振勋跟戚淙说了下这一个星期的详细安排。虽然理论上他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录歌,但在除掉来回飞的时间,和需要预留出的去剧组学习古代礼仪的时间后,戚淙真正用来录歌的时间其实不足四天。

    戚淙疑惑:“那为什么明天上午不用去录音室?是有别的安排吗?”

    “嗯。”赵振勋盖上行程表, “明天上午你随我去一趟医院, 做心理评估。”

    戚淙立刻明白了赵振勋的用意。

    要摘掉病人标签,仅仅只给出一份普通的体检报告是远远不够的,大众现在最关注的, 应该是他如今的心理健康。

    他交握双手,手指互扣,点头:“我明白了。”

    “今晚早点睡。”

    “嗯。”戚淙应声,然后垂眼看自己的双手。

    心理评估……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通过评估,因为有太多问题还没找到确切的答案, 比如三年前到底是高热中的哪个环节诱发了他的失忆, 比如今年他突然恢复记忆的原因,比如那些他遗忘了的、可能会被想起、也可能永远不会想起的, 关于江兆言的三年记忆,比如他过去三年在失忆后的性情大变……他身上埋着无数炸弹,不弄清楚它们, 他和他身边的人将一辈子都活在担忧里。

    他看向车窗上自己的倒影。

    幸好没有一时冲动答应顾浔,现在的他不止在客观能力上无法给顾浔一段安稳的感情,心理上也是。他居然差点忘了他身上还有着这样一个问题。

    他收回视线, 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顾浔果然又发了很多消息过来,他一条条看过去,嘴角微微勾起,又慢慢落下。

    他出了会神,然后锁掉手机,将它紧紧握在手里,侧头看向赵振勋,想问问赵振勋能不能给他安排一场心理治疗,嘴张开,想起父母和家里如今的情况,又默默闭嘴。

    不是现在。要去撬那一个个炸弹,必须得等他把父母安顿好,给父母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不能冲动和任性。

    他收回视线,重新点开顾浔的微信,手指挪上去,打字。

    戚淙:我明天要去做心理评估。

    顾浔秒回:我可以飞过去陪你。

    戚淙一愣,然后笑了。他打字拒绝,嘱咐顾浔好好工作,顾浔发了好几张委屈叹气的表情包过来,他心里发软,找圆圆讨了个摸头的表情包,给顾浔发了过去。

    顾浔立刻安静了。

    戚淙继续打字: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结果。

    顾浔正在输入了好一会,然后一句话发了过来: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消息。

    戚淙捧着手机,对检查突然不再那么担忧抗拒。

    一定会有好消息的,只要是病,就能治,等一切安稳了,他就去把那些隐患全部解决掉,然后好好和顾浔在一起,补偿顾浔一直以来的等待。

    至于现在……他看向微信,又找圆圆要了个比心的表情包,迟疑两秒,给顾浔发了个过去。

    顾浔又开始正在输入,但消息好久都没发过来。

    戚淙脑补一下顾浔此时可能的表情,心里越发柔软,静静等待顾浔输入完毕。

    至于现在,就先这样吧。他和顾浔都暂缓脚步,站在一个可进可退的位置,互相注视。

    ……

    第二天早上赵振勋很早就赶到了尚郡时代,并给戚淙带来了足足两大箱衣服。

    “这些是我让圆圆老师帮你挑的,从今天开始,所有你从海城带来的衣服,不许再穿。”赵振勋边说边取出一套衣服放到床尾,“今天穿这套。”

    上次做造型时,赵振勋曾在造型师那给戚淙打包了几套衣服,戚淙这段时间都是旧衣服混着那几套衣服换着穿。今天戚淙身上穿的,刚好就是一套从海城带来的白t配休闲裤。

    很显然,赵振勋很嫌弃这些旧衣服,并想让戚淙彻底和过去的形象告别。

    戚淙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又看看床上那套设计简约大方的套装,乖乖照做。

    换完衣服后两人出发前往医院。

    为了节约时间和保证隐私,赵振勋帮戚淙预约的是一家私人医院。私人医院位于北市某个出了名的富人区内,规模不俗,带一个面积广大的别墅疗养区,环境十分不错。

    戚淙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很清楚这种规格的私人医院收费有多贵。他很意外,也觉得十分过意不去。只是做一次心理评估而已,曼聚完全没必要为他安排这么好的地方。

    似是看出了戚淙内心所想,赵振勋突然说道:“这里的专家是北市所有私人医院里最好的,出的结果也很详细,还可以私人订制方案,你好好检查,别有顾虑,别保留,公司需要知道你全面的心理状态。”

    戚淙收敛思绪,点头。

    评估足足做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期间戚淙还被安排着做了一些检查。所有检查结束后,戚淙又等了一个小时才终于拿到了他的心理评估结果。赵振勋配戚淙一起进了医生办公室听结果。

    结果有很多页,包含了十几个项目和分支,确实像赵振勋说的那样十分详细。戚淙翻着报告里的内容,听着医生的讲解,一直悬着的心缓缓落下。

    没有任何精神类疾病。

    他除了心理状态有些焦虑和压力过大外,精神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医生结合他过往的病例和检查结果,以及他现在的状况,认为他奇怪的失忆和失忆期间的性情大变,更多的是生理原因造成的。

    奇怪的失忆是高热带来的后遗症,性情大变则更像是一种失忆后的人体自保应激反应,两者都有迹可循,并不是他隐隐担心的精神分裂。

    他是健康的。

    “那这种自保反应,假设在过往记忆一直无法恢复的前提下,如果好好安抚引导的话,会消失吗?病人能回归病前的状态吗?”

    戚淙回神,看向旁边问话的赵振勋。

    医生斟酌回道:“一般在病人熟悉身边的人事物、且确定四周环境是安全的之后,这种自保反应会逐渐减弱,减弱速度根据病人自身的适应能力和亲人的照顾周全程度有所不同。至于能不能回到病前的状态,这个要具体病例具体分析。”

    “那如果在病人产生自保反应期间,有一个完全不熟悉病人的人从旁恶意诱导病人思维、对病人施加压力、隔离病人和亲人的接触,这种自保反应会恶化吗?如果恶化,最终会形成什么结果?”

    戚淙一愣,然后忍不住坐直身。

    赵振勋问这个是想……

    医生被问得皱眉,回道:“这样做很危险,失忆且处于自保应激状态的病人心理保护屏障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引发很严重的心理问题。”

    “那如果这个恶意诱导的人,是病人失忆后唯一信任的对象,情况会如何?”

    果然,赵振勋正试图通过医生的嘴,给赵振勋当初的行为定性。

    戚淙看向医生。

    医生看过戚淙的病例,知道赵振勋在说什么。他看看戚淙,又看看赵振勋,深深皱眉,回道:“赵先生,你我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说完点了点桌面上的一份旧病例。

    赵振勋看过去,发现那是戚淙煤气中毒被救时的病例,懂了,点了点头:“谢谢您的解答。”

    准备离开医生办公室时,戚淙问了医生一个问题。

    “我恢复过去三年记忆的可能性大吗?如果想恢复,有什么办法?”

    赵振勋起身的动作一停,看向戚淙。

    医生也看向戚淙,放下手里正在整理的各种资料,放缓语气回道:“从检查结果来看,可能性不确定。如果你想人工干预唤醒记忆的话,有方法可以试,但我不能保证结果。”

    戚淙点头表示明白,提出告辞。

    离开医院后,赵振勋皱眉问戚淙:“你想找回过去三年的记忆?”

    “有这个想法,但不是现在。”戚淙坦白说道,“等一切安稳之后,我不能带着一个定时zha弹去和顾浔在一起。”

    赵振勋沉默,直到两人坐上车,才开口说道:“这件事你最好先和顾浔商量一下再做。”

    “我会的。”

    ……

    戚淙把评估结果一张一张拍下来,然后全部发给了顾浔,发完后发过去一句话:是好消息。

    顾浔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

    戚淙接了。

    “什么时候回恒城?”顾浔的声音低低的,尾音微勾,带着丝缠绵的喜悦,“我记得你还欠我一笔教学费没有给,嗯,换成宵夜怎么样?你请我吃宵夜,我继续教你演戏。”

    戚淙的声音不自觉变缓:“我过两天就回去。”

    “这个两天包括今天吗?”

    “应该……不包括。”

    顾浔夸张叹气。

    “顾浔。”

    “嗯?”

    戚淙拿起腿上的检查报告,还是没能压抑住心里的开心,再次分享道:“是好消息,医生说我很健康。”

    顾浔安静了好久。

    戚淙疑惑:“顾浔?”

    “我知道。”顾浔的声音变得有些低,语带叹息,“淙淙……快点回来吧。”

    也许是被某人压抑着思念的低叹刺激到了,也许是因为检查结果让戚淙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这天下午戚淙的练歌状态出奇的好,每一个声乐老师指出的小问题和需要注意的点他都能很快改正和调整,到晚饭到来前,他已经能一点问题都不出的把歌从头到尾唱下来。

    声乐老师见戚淙状态好,干脆在晚饭后让他进棚正式开始试录。这一试就到了晚上十点,要不是怕戚淙的嗓子受不了,大家甚至想一鼓作气把《重获新生》给彻底录出来。

    戚淙录歌时赵振勋有事回了曼聚,两人约好今晚戚淙自己回家,明天再见。结果在戚淙准备离开录音棚时,赵振勋突然又出现了。

    戚淙把曲谱放进背包,疑惑地看向大步进来的赵振勋,问道:“怎么又过来了?”

    “今天下午我让公关团队开始在网络上带你精神状况不明,到底适不适合当演员的节奏,准备等风吹起来后把你的心理评估报告和体检报告公布,一举摘掉你身上的病人标签。”

    这件事两人之前有沟通过,戚淙是知道的。他打量一下赵振勋的表情,问道:“情况有变?”

    “有人想浑水摸鱼。”赵振勋回答,边帮戚淙收拾东西边说道,“两个小时前,有人在网上爆料说你利用顾浔,让顾浔给你要角色,现在录音棚外全是媒体。戴上帽子,咱们边走边说。”

    利用顾浔要角色?

    戚淙深深皱眉,戴上帽子跟上赵振勋。

    往外走的路上,赵振勋解释了一下具体的情况。总结就是有人就着赵振勋安排的质疑戚淙如今的身体精神状态是否适合当演员的节奏,趁机爆歪料抹黑戚淙,表示游长情这个角色是戚淙通过卖惨找顾浔要到手的,并且戚淙还鼓动顾浔,让顾浔利用人脉给《青古传》剧组施压,给游长情这个角色加戏。

    爆料人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的,还爆了几张顾浔在剧组里和戚淙、制片主任说话的照片出来。

    戚淙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低头拿出手机登上微博,找出那几张照片看了看。

    照片有三张。一张他和顾浔坐在剧组休息区角落说话的照片,一张顾浔和制片主任、导演等人凑在一起说话的照片,一张他、顾浔、赵振勋三个人站在一起说话的照片。

    爆料人大概是不敢得罪顾浔,言语间只说顾浔是“受不住过去友人的哀求,所以想帮一把”,对他却极不客气,讽刺他蹭了沈嘉还不够,还心机地想利用顾浔。

    爆料人最后丢出了当初他和顾浔吃宵夜被拍时的照片,指出他当时其实就是在哭着求顾浔帮他铺路。照片中顾浔晦暗的表情和他疑似低头擦眼泪的动作被放大,看上去还真有点卖惨求人的味道。

    戚淙哑然。

    这爆料人看图说话的本事真的是太强了。

    “应该是同一个人做的。”

    戚淙看向赵振勋:“什么?”

    “当初爆料你追星顾浔,和如今爆料你卖惨利用顾浔的,大概率是同一个人。”赵振勋示意戚淙收起手机,“一会不管媒体问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要回答。这个爆料来得正好,这次你病人的标签,我绝对给你摘得干干净净。”

    电梯打开,守在外面的保镖立刻上前把戚淙和赵振勋围在中间。

    一行人出去,媒体们全部围了上来,快门声不停,记者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戚淙!游长情这个角色是顾浔帮你要的吗?”

    “你和顾浔是怎么认识的!”

    “戚淙你对前两天顾浔表白你的热搜怎么看!”

    戚淙一个眼神都没给媒体,在保镖的保护下坐上车,将所有纷扰的声音关在车门外。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肥了一丢丢,明天继续加油!啵啵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4-02 19:12::2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橘子汽水、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诗集、听风起、似桃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砚砚砚砚砚 200瓶;   淮〕 30瓶;无邪 24瓶;陌色尘清 20瓶;橘子汽水、我不是你的宝宝吗 10瓶;亦如初止、止步、罅卒、阿澈、l……、看小生挥笔话春秋、宁别咕了 5瓶;寒木叶子、29609886 3瓶;心上秋、沐柒muchi 2瓶;arrivederci、a.moxa、白夜、簡單就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