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51、第 51 章

备胎不干了 51、第 51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连忙又敲了冷风如刀。

    冷风如刀的回复一贯简洁直接:有推文、有网站推荐、自带热度、有舆论支持、文好, 多重因素交叠催化, 你上金榜很正常。

    说完丢了三个链接过来。

    戚淙将链接挨个点过去。

    第一个链接是江天网官博发的一个旧文新签活动的分析专题, 专题里,排在榜单前十位的旧文全部获得了名家名师的点评。《侠骨》作为榜单一位,获得的点评是所有文里最详细最全面的。总共五位点评师,里面有中文系教授、编剧界大牛、远古武侠大神作者、资深出版编辑、资深读者, 他们从小说背景设定、结构、人设、文笔、故事性等方面, 将《侠骨》目前已更新到的第一个剧情,几乎是掰碎了揉开了地拆了一遍。

    最后所有人给出总结:诚意之作,值得一读。

    值得一读。

    戚淙看着这句评价, 扫过给出评价的那一个个对他来说全部需要仰望的名字,掌心轻微出汗。

    从《侠骨》开更至今,他看得最多的是质疑,是嘲讽。他早已做好了也许一直到《侠骨》更新完都没人认可这部作品的心理准备,他甚至还预想过《侠骨》的反馈确实远不如吴恒版《侠骨》的未来, 但现在, 他心里那些略显悲观的情绪和设想,全被这些肯定、这些来自专业人士的肯定扫空。

    原来那些精心排布的情节伏笔, 那些付出的努力和心血,都是能被人看出来的。

    太好了。

    江天网作为近几年发展得最快最好的原创站,引流的能力十分优秀, 这个有各界大牛支持的旧文分析专题引来的讨论度完全不输一些娱乐圈流量。其中《侠骨》因为自身的特殊性,吸引了最多的大众目光。

    总共五篇分析《侠骨》的文章,每一篇的阅读量都是十几万, 每一篇的评论都破了万。不止如此,戚淙还发现五位点评师都将自己的分析认领回了各自的微博主页,并给出了一些更私人的评价。

    其中那个远古武侠大神作者的评论最直白引战,他直接在自己的微博说道:那份分析是写给江天网的,在里面我不好提别的文。现在在自己的微博,我说句心里话。两版《侠骨》我都看了,只谈第一部分情节,水无痕你真是拿着最好最全的大纲和人设,写出最烂最浮躁的作品。那些给淙淙水声刷负的水无痕读者们,我劝你们打开淙淙水声的《侠骨》,不带任何偏见地静下心来看上十页,如果这样都还不能让你们回头是岸,那我只能对你们说,少上网,多读书。

    这位远古大神在业内能量不小,出版和影视化了不少作品,其中较经典的两部作品还拿了奖,算是个活的版权招牌,微博里互关了很多业内大牛。他发出这样一条微博,算是帮《侠骨》在小说大神圈、出版圈、影视圈同步打了个广告。

    戚淙看着评论区里和大神互动的一个个或熟悉或曾在书上、电视上看过的名字,脑子有一瞬间像是被热水泡胀了一般,晕乎乎几乎要醉过去。

    难怪《侠骨》收藏会暴涨,这种规格的推广和广告,不涨才是不正常。

    戚淙深吸口气又长长吐出,平复一下情绪后退出这个链接,将剩下的两个链接全部点开。

    两个发在江天网新站作者论坛的帖子跳了出来,第一个帖子的标题是“气死了,抄袭文被脑残粉刷上了金榜,就压在原创文上面,还有脑残粉守着审核时间去原创文下刷负,三观粉碎,气得睡不着!”,第二个帖子的标题是“哈哈哈,解气!五个大神一起爆更挤金榜推新人,水无痕的粉丝气死了吧哈哈哈”。

    戚淙一愣,忙滑动鼠标快速将这两个帖子翻了一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侠骨》过了审核期后,曾有吴恒的粉丝假装路人进去带风向,说他写得没吴恒好,还找理由刷负,造谣是他装死陷害吴恒,欺师灭祖。这事被人发现爆到了作者论坛上,引起一片声讨声,大家自发去给他的文刷正分鼓励压节奏,还有人去吴恒的《侠骨》四部曲下面科普吴恒抄袭的事。

    两方对掐,矛盾升级,吴恒粉丝索性也不装了,报复性地密集给他的文刷负、差评、去其他论坛造谣他,还人肉一些帮他说话的作者,给他们刷负。

    这行为算是踩了大雷,骂战升级,吴恒脑残粉骂不过团结在一起的作者们,干脆使出金钱战术,一边疯狂给吴恒的四部曲砸钱稳金榜,一边帮排在《侠骨》下面的新签旧文买数据,试图把《侠骨》挤下去。

    被买数据的旧文新签作者们欲哭无泪,纷纷跟网站递交自查申请,生怕网站判定他们刷数据把他们封文,剥脱他们的竞奖资格。

    江天网的旧文新签版块被吴恒粉丝弄得乌烟瘴气,就这么闹了一天,《侠骨》居然真的被挤下了版块第一。

    众人大怒,正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吴恒粉丝这群疯子时,以回南天为首的几个大神突然齐齐爆更喊票推《侠骨》,同一时间江天网做的分析专题发出,多方引流之下,《侠骨》的数据开始暴涨,没过多久就重新回到了旧文新签版块第一位,而金榜上的吴恒四部曲则慢慢被爆更的大神们压了下去。

    戚淙看完帖子,似乎也跟着大家经历了一遍腥风血雨的数据榜单之战,不过他脑中依然有个疑问。

    《侠骨》的收藏和评论暴涨有了解释,可从帖子来看,大家并没有因为被吴恒粉丝气到而疯狂给他砸票,那他是怎么上的金榜?而且还压了一众爆更的大神上了第一,要知道《侠骨》是没有vip章节的,收益只有砸票这一个渠道。

    戚淙又反复看了看帖子,没找到答案,迟疑一下,还是敲了冷风如刀问了问——他担心会不会是那些大神为了帮他,偷偷用小号给他砸票了,如果是这样,那这些收益他肯定不能收。

    冷风如刀回得很快:是你的读者砸的。

    冷风如刀:大家虽然帮你引了流,但能留住多少读者全看文章质量。《侠骨》不错,又刚好更新到了剧情分叉点,前期积累的伏笔暗线浮出水面,和吴恒版的《侠骨》出现明显不同,第一个剧情结束时的余韵引爆读者燃点和爽点,又因为论坛上有人分析你一直不出声和中间断更过一天,可能是被吴恒粉丝气到,大家怕你被逼到断更,想砸票留住你。

    冷风如刀:恭喜你,拥有了第一批真正的读者。

    真正的读者。

    戚淙有些怔忪,缩小企鹅聊天框,又点进了自己的文章信息。

    真的是读者吗?是读者在花钱支持他?是……他的读者?

    他挨个点开打赏排行榜上的读者账号,翻看他们的读者专栏。

    试与天公比高,三年书龄,收藏文章六百八十七本,订阅率百分之七十,给一百零四个作者砸过票。

    过路人,两年书龄,收藏文章一千三十二本,订阅率百分之五十九,给一百四十三个作者砸过票。

    ……

    淙宝贝,三年书龄,收藏文章一本,订阅率零,给一位作者砸过票。

    戚淙手一停,看着“淙宝贝”这个id,又重新扫一遍他光秃秃的读者专栏,蹙眉。

    等等,这个很有些耻度的id,怎么感觉有些眼熟……他想到什么,猛地坐直身,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这个id,然后搜索出江天网旧站,用作者号登录。

    《侠骨》旧站上的数据依然保留着,戚淙点进作者后台,进入《侠骨》第一章的评论区,直接翻最早的评论。

    2016年,已经发布了有一阵的新文《侠骨》终于获得了它的第一条评论,来自读者“淙宝贝”,评论内容是:作者你的笔名和我的id好像,看来我们很有缘。写得很好,加油。

    这下面有他当初的回复,内容是:感谢支持。抱歉,冲动开文,这篇文的大纲还没完善,等完善后会继续更新。

    淙宝贝回复:没事,我等你。

    我等你。

    戚淙又切回江天网新站,看向那个读者淙宝贝。

    是同一个人吗?

    虽然希望不大,但戚淙还是忍不住翻向评论区,一页一页地用搜索工具查淙宝贝这个id。终于,在翻到第一百多页时,几条淙宝贝的砸票留言出现。只可惜这几条评论都是系统在砸票时自动生成的普通评论,淙宝贝并没有额外留话。

    戚淙莫名执着,不死心地继续往后翻,一页又一页,淙宝贝这个id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戚淙扫过淙宝贝的评论内容,发现淙宝贝在吴恒粉丝给他刷负时曾密集出现给他刷票,还和吴恒粉丝吵了很大一场架,用词极其犀利尖刻,把好几个吴恒粉丝气得要和淙宝贝真人约架。

    戚淙有些呆。

    这个淙宝贝……好凶。

    但凶得挺可爱。

    可能是个青春期的暴躁小男生。

    戚淙想笑,同时觉得很暖心,被人无条件维护支持的感觉真的很好。他想到什么,点开后台,试探性地打开《侠骨》第一章的评论,翻到第一页。

    2020年,《侠骨》迁入江天网新站后的第三天,评论区解封的第一时间,淙宝贝留下评论,内容是:欢迎回来,我终于等到你了。

    是同一个淙宝贝。

    是他的读者,一个等了他三年的读者。

    戚淙靠进椅背,看了一会这条评论,握住鼠标,来回切了下江天网新旧两个站的评论区,重新翻看过新站上的打赏排行榜,然后点进刚刚只是匆匆看过的评论区,仔细看过去。

    “淙大快更”“淙大加油”“写的很好,期待后续”“千万别断更,别理那些脑残”“风月和柳风月完全不一样,我感受到了!啊啊啊,风月杀我!”“风月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重铸断刀!这里和水无痕写得完全不一样,大大快更!”“断刃出何处,胡城钓鱼人,嘶,我鸡皮疙瘩起来了”……一句又一句,一页又一页,全是肯定,曾经他找半天都找不到的关于剧情的讨论评论,现在满目都是。

    真正的读者。

    戚淙一点点抿紧唇,再一点点弯起嘴角,像个突然暴富的傻子一样,无声笑了起来。

    他也有读者了。催他更新,怕他离开,支持他,鼓励他的读者。

    戚淙忍不住站起身,想去找沈嘉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走了两步想起现在时间已经太晚,沈嘉忙了一天估计已经睡了,又把脚步收回。

    他拿起手机,想给戚音打电话,电话刚拨出去又立刻挂断。

    不行,时间太晚,妈妈肯定已经睡了。

    他原地转了两圈,突然转身走回电脑边,弯腰握住鼠标进入作者后台,打开明天的更新,在作话栏认认真真地敲下对所有人感谢的话,保存,然后打开企鹅号,找到企鹅号上唯一一个群聊,打开。

    这是冷风如刀之前让他加的群,当时他递了申请后好久都没通过,也不知道冷风如刀是什么时候放他进来的。

    他看向群成员,没什么意外地发现回南天等一众帮他的大神全在群里。他将手放到键盘上,打字。

    淙淙水声:大家好,我是淙淙水声。谢谢大家的帮助,非常感谢。

    本来安静的群立刻热闹起来,大家热情地回应他的招呼,欢迎他的加入,回南天等人还给他发来了好友申请。

    戚淙连忙同意。

    好几条私聊一起发了过来。

    回南天:出现就好,别理那些疯子,专心写你的。

    无情道:道友好,老夫掐指一算,觉得水无痕马上要被解约,写的文全得被锁。道友莫气,好好码字,自有出路。

    铁杵磨成大铁棒:写文贵在坚持,不要理会旁人的声音,加油。

    九曲回廊:你好,我是九曲回廊。

    轩辕剑:以后就是一个群里混的兄弟了,你可以叫我轩辕,千万别叫我剑剑。

    善意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戚淙一一回应大家的话,然后郑重地给冷风如刀发了句谢谢。

    冷风如刀回了个拍肩的表情包过来。

    戚淙放下手机,看向窗外星辰点缀的天空,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场烟火,想起那一条条鼓励的评论,突然觉得看到了一丝追赶上顾浔的希望。

    他也可以变得优秀起来,在他擅长的领域里。

    一颗流星突然划过天空,戚淙呆了下,然后低笑一声,闭眼许了个愿。

    ……

    第二天去机场的路上,赵振勋跟戚淙说了下准备帮他摘掉病人标签的事。戚淙听完点头,斟酌一下,问道:“赵哥,我想问问我现在的薪资安排是怎样的,是还拿助理工资,还是开始走艺人合同?”

    “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个。”赵振勋从包里翻出一份文件递给戚淙,“这是你《青古传》的片酬数额和未来《重获新生》发行后的收益分成,你看看,有异议及时提。”

    戚淙接过文件看了看。

    赵振勋补充解释道:“游长情是我帮你要的角色,一开始本来是没有片酬的,后来投资方主动提出不能亏待演员,让财务那边按照新人的价给你报了片酬。”

    《青古传》的片酬确实不多,扣掉分成后戚淙大概能到手两万块钱。对于一个出场不多的小炮灰来说,这个价算是很不错了。至于投资方突然的主动送钱行为……估计是因为顾浔。

    戚淙心里有数,看了看《重获新生》的分成,发现和艺人合同里的一样,将文件递还给赵振勋:“我没有异议。”

    “那就按这个来了。还有件事,公司安排了摄影团队跟拍你录制《重获新生》的过程,过后这部分会制作成一个vlog随《重获新生》一起推出,你做好面对镜头的准备。”

    戚淙意外一瞬,然后点头:“我明白了。”

    到北市后,戚淙连家都没回,直接被赵振勋带去了曼聚名下的一个录音棚,跟着声乐老师和录音师开始正式录歌前的练习。摄影团队也早就候在了这里,在戚淙出现的第一时间将镜头对准了他。

    戚淙根本没时间去紧张和在意镜头,直接被繁重的练歌任务抓住了注意力。

    《重获新生》像赵振勋说的那样,是一首演唱难度不算高的歌曲,但旋律很抓耳,编曲也十分亮眼,歌词更是像是为戚淙量身定制的一样,句句写进了戚淙的心里。

    “戚淙?”

    戚淙从歌词里回神,看向声乐老师。

    声乐老师笑了笑,问道:“熟悉了吗?”

    戚淙点头。

    “那先哼唱一遍?第一遍不用在意那些重音轻音,也不用唱清歌词,先把调抓准,能行吗?”

    戚淙再次点头:“能行。”说着拿起一边的水杯喝了口水,润了润喉,然后看向曲谱,快速在脑内过了一遍谱子,调整好气息,启唇。

    “传说中……”

    温柔微沙的男声在安静的室内荡开,干净、柔和,和着低缓的曲调,像清风裹着大雨来临前的雾气飘过世间,带来一股夹杂着草木气息的潮气。

    所有工作人员都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看向正中间穿着一身简单衬衣休闲裤,垂眼看着曲谱哼唱的戚淙。

    练习室外,匆匆赶来的曲作者曹德文大师收回敲门的手,透过半开的门看向戚淙。

    练习室角落处,摄影师调整角度,将镜头对准了戚淙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肥一点啦!明天继续努力!抱抱大家!新的一个月开始,冲鸭!

    mua~!

    感谢在2020-03-31 19:08::16: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inferiority、流觞琰、糕能磷酸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蝉 6个;砚砚砚砚砚 3个;流觞琰 2个;亦如初止、24601、亦来拒去留、不知道叫什麼、无言无我、墨雨如画、南舟的小宝贝、木盡、荔枝君、萌萌哒、rebecca 杜玫颖~、心上秋、似桃桃、无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辞镜 76瓶;diss香菜一辈子 58瓶;糕能磷酸煎 40瓶;无邪 30瓶;语数外、白白嫩嫩喻小面、容离、natsuhi 20瓶;俞烛、亦如初止、慕千千、30335415、小林制橘、一只二萌萌、萌喵物语、未闻weiwen、maiiii、微尘万世莲、朝哥的小朋友、一条狗 10瓶;胖兔子 8瓶;尉九 7瓶;庚辰秋雨、坐等下章、磨牙、阿兴、柚子茶 5瓶;珍珠鹅鹅鹅鹅鹅鹅鹅鹅、久久久久久、40382932 2瓶;沐·陌染、南川柿子谷、非晚、拢龙、预言家、淇奥、彼岸、单眼皮、鈕祜祿安、千道、水曜日、心上秋、可宾、砚砚砚砚砚、白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