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6、第 46 章

备胎不干了 46、第 46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这动作实在亲密, 戚淙忙后仰抬手捂住嘴唇。

    什么出狱不出狱的。

    嘴唇上还残留着温热的触感, 巧克力在口腔里化开, 带点微苦的甜味染上舌尖。戚淙稳稳神,努力不被顾浔的动作扰乱情绪,再次开口:“你刚刚太乱——”

    手机铃声响起,是顾浔的手机。顾浔低头,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赵振勋”三个字, 又朝戚淙笑了笑:“我先接个电话。”说完侧身朝向车窗,接通电话后将手机放到耳边。

    戚淙闭嘴,看着顾浔接电话的侧脸, 几秒后,放下捂着嘴的手,动动舌尖,推了下口腔里的巧克力。

    苦味慢慢变淡,开始甜了。

    “一会到了剧组就把人还给你。”顾浔对着电话出声, 语气不同于之前的温柔, 低了几分,“我得到消息, 《青古传》的最大投资人今天要来剧组,言煌是赞助商,它出事对剧组也有影响, 戚淙从我车里下去,你们会好应付一些。放心,不会有事, 媒体不敢乱写。”

    投资人?

    戚淙一顿,抬眼看顾浔。

    也不知道赵振勋说了什么,顾浔突然眯了眯眼,声音更沉了几分:“那我还得感谢他们,上一个……”似是察觉到戚淙的视线,顾浔突然侧头看过来。

    两人对视。

    戚淙没有躲开视线,直直看着顾浔。

    顾浔的表情立刻收敛,边向戚淙伸手,边朝手机说道:“我有分寸,到了剧组再说。”说完挂断电话,在戚淙躲开之前快速点了一下戚淙被巧克力顶起来的脸颊,微笑问道,“还想吃吗?”

    戚淙本能地把巧克力从脸颊这边换到了另一边,换完注意到顾浔脸上笑意加深,又忙把巧克力咬碎咽了,问道:“你怎么来了,不用拍戏吗?还有刚刚你说的投资人是怎么回事?我和江兆言的事影响到剧组了?”

    “别紧张,是有点影响,但不算大,处理得好,这也是一个宣传《青古传》的好机会。”顾浔倾身打开车载小冰箱,边从里面往外掏各种小零食,边解释道,“我今天下午休息,所以想来看看你。来的路上,我听说了《青古传》投资人会来的事。那个投资人我认识,有点难搞,我怕他为难你,所以临时改变主意,把你从赵经纪手里抢了过来。你上了我的车,他就不会为难你了。”

    戚淙问道:“为什么我上了你的车,他就不会为难我了?”问完他反应过来这其实是一句废话,皱眉抿唇。

    虽然没有详细了解过,但从之前接触到的信息和身周人对顾浔的态度来看,顾浔的家世背景是十分不错的。

    就算不提家世,顾浔个人在圈里的话语权似乎也很足。顾浔刚刚在媒体面前那样表现,还一路护送他去剧组,这种种行为释放出的信号,足够让那些想为难他的人多想一层,进而收敛。

    顾浔在保护他。

    “因为他们怕我去认识的导演和编剧跟前说他们的坏话。”顾浔笑着一句带过这个话题,关上冰箱,把一罐果汁打开插上吸管,送到戚淙唇边,“刚刚我那么乱来,你有没有生气?”

    戚淙看着顾浔,抬手接过果汁:“我不生气……但我希望你下次要做什么之前,能提前和我、或者和赵哥沟通一下。”

    顾浔立刻举手保证:“下次一定。”

    这么大个人了,还玩举手发誓这套。

    戚淙展开眉心,蹭蹭还带着一丝舒爽凉意的果汁罐:“谢谢你来接我……还有你的巧克力和果汁。”

    顾浔又笑起来,放下手,往戚淙身边挪了一大步,和戚淙腿挨腿,胳膊挨胳膊。

    戚淙立刻挺直脊背,本能地朝着开车的凯文看去。

    “他看不到我们。”顾浔压低声音,凑到戚淙耳边,拿出手机点了点,示意戚淙低头,“给你看个东西。”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戚淙不自在地往车门边靠了下,在顾浔的再次催促下,侧低头朝顾浔手里的手机看去。

    顾浔却突然侧身靠近,另一只手抬起,扶住了戚淙的后脑勺。

    于是戚淙侧低头的姿势,变成了一个“投怀送抱”的动作。他的额头贴到顾浔靠过来的胸膛上,半边身体被顾浔的手臂拢住。

    戚淙僵住,想挪开,头却被轻轻摸了摸。

    “虽然之前已经跟你说过这句话,但是……淙淙,欢迎回来,我很高兴你能回来。”

    戚淙挪开的动作停下。

    顾浔的声音很温柔,隔着两层衣物传过来的体温很熨帖,冷杉的味道里混了丝果汁的甜味……这一切融合成了一种让人想要沉迷进去的安心。戚淙垂眼看着两人靠在一起的腿,几秒之后,低了低头,问道:“网上那些,你看了吗?”

    头又被摸了摸,顾浔的声音传来:“嗯。”

    戚淙捏紧果汁罐,继续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后悔当年没一直陪着你。”顾浔低头,嘴唇蹭过戚淙的发梢,被车窗映出的表情晦暗不明,声音却很温柔,“淙淙,那些不是你的错。”

    不是他的错。

    戚淙慢慢松开手指,头微偏,像是往顾浔怀里靠了一下一般:“谢谢。”

    ……

    剧组外果然围着不少媒体。快到剧组门口时,戚淙给赵振勋打了个电话,赵振勋却让他把手机递给顾浔。顾浔接过戚淙的手机,和赵振勋聊了两句,然后挂掉电话看向戚淙:“他让我们等等他,然后一起进剧组。”

    戚淙问道:“你也进去?”

    “嗯,去见见你们的制片主任。凯文,减速等等赵经纪。”

    保姆车很快追了上来,并越过顾浔的车先一步停在了剧组门口。等候的媒体们立刻激动起来,快速包围过去。

    凯文趁机避开大堆媒体把车停到更靠近剧组拍摄院子入口的地方。顾浔和戚淙一前一后下车,一起朝着入口走去。

    那边赵振勋故意磨蹭了一下才打开保姆车车门,下车后反身关上车门,边朝媒体示意边也迈步往拍摄院子的入口走去。

    媒体们懵了,看看赵振勋空荡荡的身后,又看看已经启动准备开去停车场的保姆车,一头雾水。

    戚淙呢?怎么只有赵振勋一个?

    突然有记者喊了一声:“在后面!等等,顾浔!还有顾浔!”

    所有媒体人一惊,忙循着声音看过去,但已经晚了,顾浔已经带着戚淙拐进了拍摄大院。

    喧嚣和呼喊被挡在院外,顾浔和戚淙放慢速度,等赵振勋。

    十几秒后,赵振勋大步进来。他靠近后立刻伸手把戚淙抓到自己身后,皱眉看向顾浔:“顾浔,没有下一次。戚淙当然可以坐你的车,但你完全可以好好说,而不是抢。”

    顾浔脸皮厚成城墙,表情纹丝不动,说道:“赵经纪,你猜猜你们剧组的制片主任为什么不先通知你这个主演的经纪人主投资人要来的消息,反而先告诉我?”

    赵振勋表情变沉。

    还能是为什么,当然是想找顾浔捞好处。说来说去,还是顾浔之前表现得很在意戚淙的态度,让制片主任有了想头。现在戚淙和赞助商言煌闹了一场风波,机会可不是来了吗?

    “顾浔,这种小把戏你也愿意上钩,曼聚也是这部剧的投资者,我可以去和投资人谈。”

    “但我出面,对戚淙来说是最无痛和有利的。而且他都试探了,我不应,戚淙的立场会很尴尬。”顾浔突然靠近赵振勋,将声音压到戚淙听不清的分贝,“赵经纪,你心里明白,戚淙现在需要有人帮他洗名声,我越高调,你的计划越好实施。”

    利害关系赵振勋都明白,这一路过来,他其实已经不太生气,但是……他也压低声音:“你少说得冠冕堂皇,当我看不出你的心思,克制一点,还不到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时候。”

    顾浔闻言看向赵振勋身后微蹙着眉担忧看着这边的戚淙,朝戚淙安抚地笑了笑,声音更低:“可我已经等了太久了。”

    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三人一起朝着剧组内部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制片主任和其他几个剧组负责人陪着一个矮个中年男人迎了过来。

    来得真快。赵振勋皱眉,转头嘱咐戚淙:“一会我让你打招呼你就打招呼,其他的时候别说话。”

    戚淙点头。

    两方汇合,制片主任和中年男人的注意力一开始就放在了顾浔身上,对顾浔的态度很是热情。寒暄时制片主任还特别亲切地喊了戚淙一声,将戚淙介绍给矮个中年男人,并意味不明地补了一句:“是顾浔老师很欣赏的新人。”

    顾浔纠正:“是特别欣赏。”

    赵振勋忍着没有翻顾浔白眼。

    矮个中年男人闻言看向戚淙,朝戚淙堪称亲切地一笑,说道:“不愧是顾浔老师,眼光就是不错,这新人一看就是个演戏的好苗子。戚淙是吧,好好演,有顾浔老师保驾护航,未来可期。”

    戚淙用余光看一眼身边的顾浔,朝中年男人笑笑,礼貌回道:“谢谢刘总夸赞,不敢当,我会努力的。”

    一轮寒暄后刘总有意无意地暗示顾浔找个地方单独聊聊,顾浔接了暗示,制片主任立刻开始安排地方,赵振勋适时开口,说道:“那我就先失陪了,戚淙还得去试装,服装老师们都等着呢。”

    刘总应道:“正事要紧,那你们快去吧。”

    赵振勋带着戚淙准备离开,顾浔突然开口唤道:“戚淙。”

    戚淙停步回头。

    自刘总等人出现后就一直维持着社交表情的顾浔上前一步,朝戚淙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巧克力塞到戚淙手里,顺势握了握:“我谈完就来找你。”

    所有人都看向顾浔和戚淙的手,制片主任和刘总的表情都变得格外意味深长。

    “……走了。”赵振勋抬手扶住戚淙的后背将他往前推了一步,之后看向顾浔,“顾先生,再见。”说完朝刘总等人点头示意,几乎是推着戚淙快步离开。

    在彻底远离顾浔一行人后,赵振勋皱眉看向戚淙:“有空管管顾浔,无法无天了他。”

    戚淙捏捏手里的巧克力,问道:“我……管他?”

    “不然呢,我去管?”

    这聊天走向好像有点不对。戚淙收起巧克力,回道:“赵哥抱歉,我会去和他谈谈的。”

    试装的地方在剧组内场,那里有个专门用来收放戏服的房间。赵振勋带着戚淙进去,和服装师交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戚淙觉得四周工作人员看向他的眼神都很奇怪,不是恶意,但也不算善意,有种看着某个稀有物种的打量。

    他尽量无视,等蒋萌和圆圆等人到来后,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

    游长情的戏服总共有三套,全是新做的,一套日常穿的锦缎长袍,一套繁琐的正服,一套隐藏身份时穿的武者服。

    长袍的颜色为天青,印竹叶图案。武者服为深青色,带银色暗纹。正服是游长情参加琼林宴面圣时穿的,配色较成熟,内衬为红,外罩为黑,衣领袖口衣摆处都绣着低调的暗色云纹,有种低调的华贵。

    对于一个戏份不多的线索人物来说,这服装规格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赵振勋对服装数量和质量很满意,说道:“先试最麻烦的正装,大小不合适也好立刻去改。”

    戚淙点头,和蒋萌一起带着服装进入里间的换衣室。

    作者有话要说:  顾浔:求管。

    ps:比昨天肥了一点点……明天继续努力!么么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18 19:41::2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秋秋、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樱花与小怪兽 2个;凌晨两点启动手机.、似桃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梁凉 208瓶;biubiubiu 44瓶;糕能磷酸煎 22瓶;秋秋 20瓶;朝哥的小朋友、狐狸晏酒、言禾、似桃桃、神荼和郁垒啊、衍离、   淮〕 10瓶;望添兴语 9瓶;prisoner 6瓶;&我猜你有病°、实验の终结者、美丽且多情、四月久喵、正宗的垃圾人 5瓶;哦呼 4瓶;南川柿子谷 3瓶;24601、琼林 2瓶;半夏、砚砚砚砚砚、拢龙、风遏云停、淇奥、绝水焰、东楼贺朝、白夜、单眼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