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0、第 30 章(修)

备胎不干了 30、第 30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自拍和换头像。

    戚淙跟着赵振勋离开圆圆老师的工作室, 坐上停在门口的车。上车后他拿出手机, 眉心微蹙。

    这是赵振勋第二次嘱咐这件事。

    之前在南城的时候, 赵振勋就交代过,让他在空的时候多练练自拍和换掉微信头像,但因为后来他一直在忙各种事,手机又因为林小芝的关系被迫关机了一阵, 所以这件事他一直没去做。

    这期间他倒是被沈嘉拉着用沈嘉的手机自拍了几张合照, 但三年的时间,手机拍照软件比三年前不知道发展了多少,虽然沈嘉耐心跟他科普了一大堆关于拍照软件和美颜滤镜的知识, 但其实……他没太听懂。

    而且有些美颜功能的效果看着实在太夸张。

    要不……直接用手机自带的原始相机拍?

    “对了,不要用手机自带的前置摄像头拍照,你用的这个牌子的手机原相机效果太差,本来好看的人也会拍得很没精神,记得下专门拍照用的软件拍。”前座的赵振勋突然扭回头嘱咐。

    戚淙一僵, 应了声好。

    汽车发动, 赵振勋收回了视线。

    戚淙放松,再次蹙眉, 按开手机,视线触及到界面上的微信图标,后知后觉地想起他还没回顾浔的消息, 忙把微信打开。

    顾浔的猫猫头像上又攒了几条新的未读信息,时间集中在下午三点之前。

    顾浔:我吃完饭了,康城有一样叫糯米糕的点心很不错, 味道清甜,你应该会喜欢。

    顾浔:你吃完饭了吗?

    顾浔:又在忙?

    顾浔:又来了个采访,我去忙了。

    后面还跟了猫猫叹气的表情包。

    这之后就一直没消息过来。

    戚淙看着顾浔这一天发来的一长串消息和最后那个猫猫叹气的表情包,眉头拧成了疙瘩,很是懊恼。

    怎么就忘记回消息了。

    他忙打字回复。

    戚淙:抱歉。

    戚淙:我上午在上课,中午和赵哥一起吃的饭,下午在弄造型,真的很抱歉,一直没回消息。

    打到这他顿了顿,输入速度慢下来。

    戚淙:虽然有点晚,但你可以让凯文去给你买件外套,暂时穿一下。

    戚淙:注意保暖,不要生病了。

    戚淙停了停,再次输入。

    戚淙:我忙完准备回家了。

    消息发过去后,戚淙等了一会,顾浔没回复。

    是还在忙吗?

    他又倒回去重新看了遍顾浔发来的消息,然后强迫自己退出微信,开始认真研究沈嘉之前提过的那些拍照软件。

    直到回到家吃完晚饭,顾浔都没有回消息过来。赵振勋已经离开,沈嘉今天的工作要到十点左右才结束,家里只有戚淙一个人。

    他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已经七点钟了。从三点到七点,采访要这么久吗?

    他低头扒拉一会微信,然后收拢思绪,先给戚音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家里的情况,之后打开下载的拍照软件,试着自拍了几张。

    因为不怎么会调那些美颜参数和滤镜,所以他干脆把所有数据全部拉到了最低,滤镜也全都取消,但即使是这样,用拍照软件拍出的照片效果,也比手机原相机要好上许多。

    拍完后他挑了几张没拍糊和没闭眼的照片发给戚音,和戚音聊了几句,然后退出来,看向和顾浔的对话框。

    如果换了头像的话,顾浔……会看到的吧。

    手指蹭了蹭手机后壳,他点进个人资料,仔细选了一张靠在沙发里,看上去无论是气质还是给人的感觉都更像三年前的自己的自拍,换成了头像。

    做完这些后他像是掩饰什么一样,立刻放下手机,揉了揉脸,然后回房间搬出电脑,将电脑架到茶几上,自己弄了个垫子坐在地上,边码《侠骨》第四章,边等沈嘉回来和顾浔回消息。

    码字的时候时间过得格外快,一个多小时后,戚淙停下打字的手,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拿起手机按开。

    已经快九点了,顾浔还是没回消息。

    他用拇指点了点顾浔的微信头像,放下手机,重新看向电脑,开始整理刚刚码出的原稿。

    半个小时后,稿子整理完毕,他打开江天网旧站,将第四章内容放上去。

    在确定章节标题时,他停了下,扫一眼本章的内容,输入了几个字。之后他在作话栏郑重感谢了大家的鼓励和打赏,并承诺会尽量快地更完《侠骨》,最后,他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加了条让大家不用再砸票的话,这才终于算是搞定,点击确定,章节成功放入存稿箱,设定更新时间为半夜零点。

    做完这些后他看了眼又涨了不少评论数,紧了紧鼠标,点进评论区。

    《侠骨》前三章更新的时候正逢林小芝在闹事,新章虽然有很多人点进来,但大家的关注重点都在给他加油上,没多少人注意更新的内容。

    现在差不多两天过去,应该……会有些人开始注意到剧情了吧。

    评论区跳转出来,第一页一眼扫过去,砸票的人确实少了很多,但剩下的基本上也全都是给他加油和表达支持的内容。

    没有人讨论剧情。

    戚淙心里的期待浅浅落空,点向下一页。

    在看了好几页的“加油”之后,终于,一条和文章有关的评论出现在视野里,戚淙连忙停下鼠标,仔细看过去。

    游客mkj77:风月?怎么把姓去掉了?不明白这样设定的意义,只是单纯为了和水无痕的《侠骨》区分开来吗?感觉没必要,柳风月这个名字本就女气,再去掉姓,好奇怪。

    好像……不是好的评价,但也算是关注了剧情吧。

    戚淙继续滑动鼠标。

    在又翻了几页后,又一条和剧情有关的评论跳了出来。

    游客bb5489:卧槽!神仙文笔!语言简练,但画面感满满,寥寥几笔就把一个烟火气十足的小城给描绘出来了。而且虽然是已经知道的剧情,但大大写出来的感觉和水无痕的完全不一样。哈哈哈哈,原来柳风月隐居的时候是个卖鱼翁吗,而且钓鱼技术还特别烂,笑死。

    戚淙眼睛一亮,不自觉前倾身体。

    对对,卖鱼翁,这个小设定吴恒忽略了,但其实它是一个伏笔,在柳风——

    戚淙激动的心情突然哽了一下。

    不是柳风月,是风月。

    他慢慢坐回去,视线扫过这条评论下盖的几层楼。

    游客gh345:尬吹啥呢,反抄袭归反抄袭,也不能乱吹捧吧。讲道理,我还是觉得水无痕写的《侠骨》好一些。我看过这新人重写前的三章,那哪是小说啊,说是大纲都可以。这新写的版本也怪怪的,反正感觉没水无痕写的好,而且去掉姓,柳风月都没内味了,好出戏。

    游客ty567:出戏+1

    游客gho23:出戏+2

    ……

    游客cx456:楼上一群吴恒粉丝装什么路人,排什么队形呢?吴恒把柳风月一个隐侠写得跟个装逼犯一样,明显这新人笔下的风月要灵动真实多了,一群被吴恒的烂文笔拉低审美的人,快滚!

    游客ty567:你骂谁装逼犯呢!你才是***,你***!

    游客cx456:骂的就是你这个吴恒粉丝!你家蒸煮都要被江天网解约了,你还不快点去哭丧?

    这一楼下面吵了起来,戚淙皱眉,没了看评论的心情,正要关闭评论区,一条新站短发了进来。他敛神,挪动鼠标点开。

    编辑冷风如刀:开了一天的会,刚刚才看到站短。已经给你开了签约通道,你先去填一下资料,资料入档完毕后我会给你邮寄合同,这几天注意一下快递,收到合同后尽快签字回寄。

    戚淙忙回复表示知道了,然后根据冷风如刀给的链接进入江天网新站的签约作者资料填写页面,迅速填完后点击提交。

    又一条站短发了过来。

    编辑冷风如刀:加一下我的联系方式。

    后面附着一个企鹅号码。

    戚淙醒来后还没来得及去申请新企鹅号,看了站短后忙去弄了个新的,然后加了冷风如刀好友。

    好友通过后,冷风如刀先发了一大堆签约注意事项过来,然后嘱咐了一句。

    冷风如刀:在第一个小剧情结束前,不要看评论区,业内人能很快看出来你的文笔和节奏都吊打水无痕,但读者不会,先入为主会让他们变得迟钝。你的前三章我看了,很不错,好好写,不要被影响。

    得了专业人士的夸奖,戚淙被评论影响的心情稍微恢复。他打字回复。

    淙淙水声:我会的,谢谢。

    冷风如刀:尽量日更,忙的话,也最好做到隔日更。

    淙淙水声:好。

    冷风如刀:那晚安。

    然后冷风如刀的头像灰了下去。

    戚淙一愣,然后笑了。

    这个刀哥,好像很有意思。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回神,伸手拿起手机,就见屏幕上闪烁着来自顾浔的……微信视频通话邀请。

    视频通话?

    戚淙懵了下,条件反射地扭头看落地窗。

    窗户上映着一道坐在茶几前的身影,头发没有乱,衣服很整齐,哪哪都很好,就是有点陌生——他还没能习惯自己的新造型。

    戚淙收回视线看向手机屏幕,从地上站起身,原地转了转。

    顾浔看到他换的头像了吗?是因为看到了,所以才打视频通话过来吗?顾浔……会怎么看他的新造型?

    震动突然停下,视频通话因为迟迟没人接而自动断掉。

    戚淙停下转圈,有点遗憾,又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正想打字回复顾浔,手机就又震了起来——顾浔又打了个视频通话过来。

    心跳莫名有些快,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猫猫头像,咬咬牙,接了通话。

    顾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背景是汽车后座。他大概是刚参加完什么活动,发型看上去有些正式,身上穿的也是一件偏正式的浅色暗纹衬衣。镜头放大了他的脸,也放大了他的表情。

    也许是错觉,顾浔的脸刚出现时,表情似乎有些凶,眼神也很有侵略性,但再仔细看去,他的脸上却明明还是那副熟悉的温和模样,而且还隐隐带着点无奈。

    “戚淙。”顾浔凑近一点屏幕,无奈更明显,“你确定要让我看着地板和你说话吗?”

    地板?

    戚淙看了看脚下原木色的地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这边的镜头里显示的是后置摄像头照到的景象,本来有些僵的身体放松,但很快又重新变得僵硬,手指挪过去点了下转换镜头。

    画面切换,他的脸出现在右上角的小屏幕上。

    又僵硬又傻。

    戚淙看了一秒就挪开了视线,逼自己把视线定在顾浔脸上,问道:“你刚刚忙完吗?”

    顾浔看着这边没说话,眼神有些深。

    戚淙有点不自在,又问道:“你现在准备去哪里,回酒店休息吗?”

    顾浔突然后仰远离了一点手机,紧接着屏幕画面一暗,有什么东西把镜头挡住了一半。顾浔比刚才低了一些的声音传来:“稍等一下,我助理喊我,我跟他说两句。”

    然后顾浔那边的镜头彻底被捂住,声音也消失了。

    戚淙有点懵,被顾浔这样一弄,僵硬和紧张反而缓解了一些,余光扫到仍晾在客厅桌上的两幅字,迈步走过去,等顾浔和助理聊完。

    ……

    另一边车里,顾浔点击录像后靠进椅背,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抬起搁着下巴,眯眼看着屏幕上先是有点懵,然后扭头看了看哪里,之后迈步开始走动的戚淙,视线一寸一寸,顺着戚淙头发修剪后露出来的额头,扫过俊秀柔和的五官,在浅色柔软的嘴唇上停了好久,之后绕回去扫一遍戚淙有些薄的耳朵轮廓和圆润的耳垂,扫到下颚,再顺着下颚一路往下扫过脖颈,流连过锁骨,沿着衬衣领口往下,最后回转,定在微微凸起的喉结上。

    顾浔搁在下巴上的手指往上,轻轻摩挲过嘴唇,歪身靠近身边的助理:“我家宝贝……真好看。”声音低低的,哑哑的,很性感,很……显摆。

    助理凯文受不了了,往门那边靠了靠:“顾哥,我时常怀疑你为什么还没被警察抓进去。”

    “你懂什么。”顾浔嫌弃一句,坐直身体看向屏幕上正垂眼看着什么的戚淙,伸手碰了碰戚淙垂下的睫毛,“他好看,我说句实话,有问题吗。”

    ……

    “戚淙。”

    戚淙被顾浔再次出现的声音唤回神,看向顾浔重新出现在屏幕上的脸。

    顾浔笑得满面春风:“我刚忙完,在去机场的路上,准备回剧组接着把剩下的外景戏拍完,大概需要五六天,会更忙。”

    会更忙,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

    戚淙觉得现在的顾浔有点傻傻的,但很……可爱。他问道:“这个点去机场?几点的飞机?”

    “十一点半,凌晨三点到羊城,外景取景在那边。”

    三点到,那到酒店岂不是都五六点了。戚淙皱眉,又问道:“是一过去就拍吗?”

    “没有,下午开工。”

    那也休息不了一会。

    真辛苦。

    “淙淙。”

    戚淙被这又低又温柔的呼唤弄得心里一颤,看向凑近镜头的顾浔,喉结动了动,应道:“怎么了?”

    “谢谢你关心我,我很开心。”顾浔笑得温柔,“你呢,接下来这一个星期有什么安排?你之前说在上课,是上什么课?”

    这样的顾浔真的很像以前。戚淙有种感觉,也许顾浔某些时候看上去确实有些凶,行为举止也不像过去那样总是克制规矩,但他骨子里肯定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顾浔。

    还是他熟悉的那个顾浔。

    他的声音不自觉缓了许多,简单说了下自己签约和上声乐课的事。

    顾浔脸上的笑容短暂凝滞,问道:“已经签约了?”

    “嗯。”

    “签了多久?”

    “五年。”

    顾浔那边的镜头突然晃了下,歪向了车窗,一秒后镜头调正,顾浔的脸再次出现在屏幕上,依然是那副温和随意的表情。他说道:“签约了就算是上了正轨了,事业规划有方案了吗?”

    “暂时还没有,赵哥说还在和沈总商量。”

    顾浔牙关似乎咬了下,但他很快又扬起笑容,说道:“这种事确实要好好商量,你呢?有想要发展的方向吗?歌手?演员?或者全面发展?”

    “都可以,我全部可以努力试试。”戚淙其实不太想跟顾浔聊这个,总感觉像是把他俗气的一面剖给了顾浔看。他把镜头对准桌上的字,转移话题,“对了,字我已经写好了,你看看有没有哪里要改的。”

    几秒安静后,顾浔的声音传出,依然是那副温和的语气:“挺好的。”

    戚淙放松一些,说道:“那你给个地址我吧,等我把字裱好了,就给你寄过去。”

    “不急,我会亲自找你拿。”

    大门那边突然传来开门声,然后沈嘉的声音响起:“淙哥你睡了没有?我给你带宵夜啦!”

    戚淙一僵,像是做坏事被人抓到了一般,先望了望大门那边,然后调正镜头看向顾浔,快速说道:“嘉嘉回来了,我挂了。你……你记得在飞机上睡一会。”

    顾浔也听到了沈嘉的声音,回道:“沈嘉回来得真早……我会在飞机上好好补觉的,那晚安。”

    “晚安。”

    戚淙的视线在顾浔的眉眼上扫过,停了两秒,伸指挂断通话,收起手机朝着已经走进客厅的沈嘉迎去。

    另一边。

    通话结束后,顾浔脸上的温和立刻散去,表情一拉,眉眼一沉,丢开手机抱胸靠进椅背,凶气四溢。

    助理凯文把手机拿起来,劝道:“顾哥,我觉得你不用这样。”

    顾浔皱眉看凯文:“我喜欢的人住在别的野男人房子里,你居然觉得我不用这样?”

    “我是说,你不用一直在戚先生面前伪装。”凯文很愁,“顾哥,继续这样装下去,我担心结果会和三年前——”

    “不会的。”顾浔打断凯文的话,侧开视线看向车窗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几秒后又挪开视线,摇头,“不会的……你别乌鸦嘴。”

    ……

    接下来几天顾浔确实忙了起来,这表现在他虽然依然会每天给戚淙发一堆微信,但时间都集中在清晨、午饭时间,和深夜,而且他不再能秒回,经常戚淙如果下午回了他的微信,他得到半夜才会再回复。

    两人明明只隔了几百公里的距离,过得却像是有时差一般。

    戚淙这边也渐渐忙碌了起来。因为赵振勋还没确定要怎么规划他的事业,所以他仍继续回去给沈嘉做着助理。

    沈嘉要赶在进剧组前收尾一些工作,整个团队的工作负担也很重,戚淙作为沈嘉的生活助理,必须一刻不离地跟着沈嘉到处跑,干的活又累又琐碎。除此之外,他还要抽空练声乐课学的东西,弄江天网的签约,更新《侠骨》,一个人恨不得劈成三个人用。

    在这样的工作强度下,戚淙再没有精力去管大众对《侠骨》的评价,每天都是弄好稿子就直接放进存稿箱,设定好更新时间,然后倒头就睡。别说看评论了,他连点开评论区的那一点精力都挤不出来。

    一个星期后,沈嘉终于搞定所有收尾工作,准备进组。

    为了空出时间好好帮沈嘉收拾准备进剧组的东西,戚淙特地提前一天熬夜码好了两章更新,将它们放进了存稿箱。

    巧的是,这两章更新刚好会结束《侠骨》的第一个小剧情,从这里往后,许多配角的命运和故事的一些细微走向,都会慢慢和吴恒的《侠骨》区分开来。

    出发去机场前,戚淙特地打开微信看了看顾浔有没有回消息过来。

    可惜没有,对于他昨天下午发的“你什么时候来拿字?”的询问,顾浔直到今天上午都没回应。

    有点奇怪,顾浔这一个星期很少这么久不给他发信息。

    难道是熬夜赶戏了?

    戚淙蹙眉,锁掉手机屏幕,看了看柜子上已经装裱好的两幅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们放进了小行李箱里。

    几个小时后,飞机落地恒城。

    一行人走出机场,朝着剧组来接人的车走去。

    戚淙拉着行李箱落后众人走在队伍最后,掏出手机打开,一等信号恢复,立刻点开了微信。

    “是在等谁的消息吗?走路不看路可不行。”

    熟悉的低沉声音从身后传开,然后有一股熟悉的冷杉味道包围过来,里面还混着一点甜。

    戚淙一愣,猛地停步回头。

    肩膀撞进一个宽厚的胸膛,一支甜筒送到嘴边。戚淙抬眼,对上了顾浔被帽檐挡住的含笑眉眼。

    “上次说过,我要再请你吃更好的冰淇淋。”顾浔微微弯腰,身体几乎贴着戚淙,一手去接戚淙手里的行李,一手把甜筒往戚淙嘴边送了送,几乎将戚淙环抱在了怀里,嘴角勾着,声音又轻又低,“你说巧不巧,《王朝之上》接下来的内景部分,刚好也要在恒城影视城拍摄,听说,就和《青古传》的拍摄地隔了几百米,串门……会很方便。”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爱大家!么么么么么!

    ps:改了一下那个半球,免得误导了大家(捂脸),谢谢提醒的可爱高中生读者,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3-02 19:31::2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5个;晏晏不止三月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流觞琰 4个;小胖、颜盛、似桃桃、小矮子、苏慕卿、糕能磷酸煎、橘子汽水、白淮、酒酿鱼、吃兔子的小萝卜、人参未成精、汪喵吱噗咩、啦啦啦、荔枝君、亦如初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凉月 40瓶;汪喵吱噗咩 19瓶;路过打酱油的、张大□□的男人、sybb、迷鹿了 10瓶;绯村紫 9瓶;邓邓、哼唧乜、楚路 5瓶;kkkkk、家里缺只毛绒绒 4瓶;亦来拒去留、想要一只腓腓、五花肉系列 2瓶;箪奚、可宾、李歌止、夏淮楚、白夜、砚砚砚砚砚、墨雨如画、诸葛小驴、楠夕、柚柚子街、3893930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