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8、第 28 章(修)

备胎不干了 28、第 28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第三张截图。

    老公:你想要的护肤品, 小淙说可以帮忙代购。

    这句后面配着一张“小淙”问需不需要帮忙买护肤品的对话截图。

    水无痕夫人:他是不是真的要去国外啊, 可别买假货给我。

    第四张截图。

    老公:老婆, 你想去海城玩吗?小淙说包吃包住包玩,还可以给我们当导游。

    这句后面配着一张“小淙”表示会好好招待的对话截图。

    水无痕夫人过了一会才回:真的假的,那去呗。包住是住在哪啊,可别是什么破烂旅店。

    老公:他说可以住他家, 或者住可以看江景的酒店。

    水无痕夫人:哇, 这么大方,他难道真是个二代?

    第五张截图。

    水无痕夫人:吴恒!!你被骗了,这护肤品我拿去和姐妹的专柜正品比过了, 包装、件数、说明书全都不一样,假透了!!

    老公:不会吧,那包装看着很高档。

    水无痕夫人:假货成本低到可怕,当然有钱搞包装了!我不管,你去找淙淙水声把代购的钱要回来!md, 什么人啊, 我要去论坛挂他!

    老公:……或许这是专供国外的版本?

    水无痕夫人回了好几句泼妇骂街一般的话,咬死了护肤品就是假货, 并一直要求吴恒去把代购钱要回来,还让吴恒把快递盒子翻出来,找淙淙水声的地址。

    老公:找地址干什么?他是在快递点寄的, 上面只有快递点的地址,不过上面倒是有他的电话。对了,他给我寄了护肤品后, 还问过我什么时候去海城玩?你还想去吗?

    水无痕夫人立刻停止了泼妇骂街,好一会才回道:算了!你跟他说你过几天要去海城见同学,让他提前给咱们把酒店定了,我倒要看看他个代购假货的骗子到底会不会真的掏钱包咱们的酒店!你这两天也别跟他讨论剧情什么的了,便宜他了,艹!

    老公:消消气。小淙这几天给我推了好几本书,我觉得挺有用的,他应该不是骗子。

    水无痕夫人:呵呵,是不是骗子得等咱们看到酒店了再说!

    第六张截图。

    老公:[一张截取的“小淙”说在跟着司机练车的截图]我问小淙会不会开车,他回我这个。

    水无痕夫人: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家庭啊,还请司机,真会吹。你问问他,他说的司机是不是他爸,他爸是出租车司机吗?笑死。现在的新人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老公:是挺有意思,他可能年纪还小,爱吹牛。

    第七张。

    老公:狼哥联系我,说有公司想买《侠骨》的版权。

    水无痕夫人:!!!什么版权,书吗?哪家出版公司,首印多少本?

    老公:是影视版权。

    水无痕夫人:!!!!!啊啊啊啊,老公你太棒了!开价多少啊?

    老公:我没问,在犹豫。你说万一小淙又出来……

    水无痕夫人:出什么出!他死了!就当他死了!《侠骨》是你写的,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了,你这又不是字对字抄了,他就算出来告你也告不赢的,快快快,快去问对方开价多少!

    戚淙牙关咬紧,翻截图的速度越来越快。

    第九张。

    老公:我想转编剧,《侠骨》不能写一辈子,现在能用的支线剧情都已经用完,续作不能再写,再写剧情肯定会崩。

    水无痕夫人:嗯嗯嗯,转吧,老公我支持你!写手还是不如编剧稳定,编剧这职业说出去也好听一些,嘿嘿。

    第十张。

    老公:我听说江天网会开新站,并关闭旧站。我……我有点想写《侠骨》。

    第十一张、第十二张、第十三张……无数文字在戚淙眼前飞过,每一个字戚淙都认识,但拼在一起,却形成了一股让他完全陌生的寒意和恶意。

    终于,最后两张图。

    倒数第二张。

    水无痕夫人:老公,我帮你联系了美竹网的编辑,他会出来帮你说话。条件是等你这边江天网合同到期后,得跳槽去美竹。

    老公:啊?跳槽?可狼哥对我挺好的……

    水无痕夫人:对你好还劝你道歉锁文?他把你当傻子耍呢!!听我的没错!美竹网这些年一直不温不火,你去了就是老大,大家都会捧着你的。

    戚淙抿唇,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个分析“善”和“恶”、认证是美竹网编辑的博主,再次紧了紧鼠标,点开最后一张图。

    老公:今天捡了个新人,笔名也带水。

    水无痕夫人:叫什么?多新啊?

    老公:淙淙水声,很新,写的文叫《侠骨》,才三章,刚发文几个小时。我去看了,文笔比较粗糙,但剧情可以。

    水无痕夫人:你觉得他能签约上吗?

    老公:应该可以。

    水无痕夫人:那你就多指点他一下,等他签约了,让他给你拜师红包和带签约红包,嘻嘻。

    老公:好。

    戚淙看着吴恒最后发的那个“好”字,握着鼠标的手动了动,关掉它,之后松开鼠标,靠近椅子里看着微博页面,面无表情。

    跟个笑话一样。

    他,和吴恒,都是。

    不用再等吴恒的回答了,没必要了。

    他滑开椅子起身,去客厅找到座机,给赵振勋拨了个电话。电话几乎是秒接,赵振勋的声音立刻传来:“那个爆料客和#吴恒真面目#的话题不是我做的。”

    戚淙一愣,皱眉:“不是你?我以为——”

    “不是,我找人没那么快。”赵振勋说到这停了停,“戚淙,有人在保护你,那个爆料在尽量弱化你无故删除吴恒的事,我觉得,这事还没完。”

    有人在保护他?谁?

    一个名字浮现在心口,戚淙心里一颤,捏紧手机,问道:“怎么没完?”

    “不好说,你自己看后续吧。”赵振勋提点道,“吴恒那边你不用再和他多做纠缠,就像你昨天说的,你以后不要再在公开场合提起他。与他相关的事,建议你全部找律师代为发言。还有,尽快去换个新号码,把旧号码注销。”

    结束和赵振勋的通话后,戚淙在客厅里站了好久。突然,他放下座机转身回房,拿起手机和钥匙,快步出了门。

    大半个小时后,戚淙从营业厅里出来,手里的手机已经装上了新号码。他随便找了个路边的树荫站着,低头将手机开机,找出顾浔的电话,拨通。

    电话秒接。

    “戚淙?”

    疯狂躁动的心在听到顾浔温和低沉的声音后迅速安稳,戚淙不自觉紧绷着的肩膀放松,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顾浔声音里的疑问散去,语气更柔和了几分:“这是我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这是你新换的号码吗?”

    “嗯。”

    顾浔的声音里突然带上了一些安抚和小心:“戚淙,你的文章被大面积刷负的事,你别担心,那些都是吴恒的偏激粉丝和水军做的,大部分网友都很清醒,没有被林小芝带节奏,你写得很好,会慢慢拥有你自己的读者的,不要灰心。”

    戚淙的心里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团棉花。

    有人刷负的事,他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去了解,但顾浔已经知道了,如果不是特地去关注……

    他问道:“是你吗?”

    “什么?”

    “微博上那个,是你弄的吗?”

    几秒的安静后,顾浔回道:“不是。”他语气正常,一点不像是在撒谎,“我觉得,这应该是吴恒和林小芝多行不义必自毙,被孽力回馈了。对了,那两幅字,我想好要让你写什么了。”

    否认了。还转移了话题。

    无数句话在戚淙喉咙口滚过,但他最后却没说出来,跟着转移了话题:“你想写什么?”

    “《子衿》,和《凤求凰》。”

    戚淙心脏漏跳一拍,确认道:“你……要我写什么?”

    “《子衿》和《凤求凰》。就是‘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子衿》,和‘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凤求凰》。”顾浔用平静的语调念着这两首情诗里最出名的句子,念完还一副“我是很正经地在提要求”的语气,问道,“怎么了?是不好写吗?我母亲很喜欢这两首诗,但如果你要是觉得不好写,那我——”

    “好写!”戚淙忙打断顾浔的话,有点窘迫,有点尴尬。

    原来是因为顾浔母亲喜欢,他……他好像多想了。

    “你什么时候要?”他追问,语速不自觉有些快,像在掩盖着什么,“还有,你想要什么样的字体?如果是送给伯母的话,我建议可以用簪花小楷,秀气一些,也比较适合这类型的诗。”

    顾浔“唔”一声,语气依然正经,但声音里隐约带上了一点笑意:“你觉得用什么好,就用什么。时间的话,一个星期之内给我,可以吗?我这边要的比较急。”

    “当然可以,我会尽快写出来。”

    “戚淙。”

    “嗯?”

    顾浔的声音变低变缓:“接下来几天我会很忙很忙,可能没法每天给你打电话。”

    “……”戚淙喉结动了动,一句“你其实不用每天给我打电话”转到嘴边又被咽下,转而说道,“工作要紧,注意休息。”

    “但我会尽量每天都给你发消息。你看到的话,可以回一下吗?让我知道我不是在自言自语。”

    戚淙察觉到了顾浔那“想增加相处想试着进一步”的试探,他看着自己的脚。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放任继续吗?

    他想起重逢后和顾浔的每一点相处,想起那些时不时透过陌生钻出来的熟悉,最终还是感情占了上风,低应一声:“好。”

    “谢谢你。”顾浔的声音高了一点,尾音上挑,很开心的样子,也莫名撩人,“我等你的回复。”

    “……嗯。”

    顾浔那边隐约有人喊了句什么。

    戚淙回神,忙说道:“那你忙,我先挂了。”

    顾浔朝远处回了句什么,然后声音重新清晰,挑高的尾音落下来:“我该去工作了。吴恒的事情你可以让金律师和赵振勋去处理,别看网上那些乌七八糟的内容,都会好起来的。”

    戚淙再次应好。

    顾浔又嘱咐了两句,准备挂电话。

    戚淙手指紧了紧,快速唤道:“顾浔。”

    “嗯?”

    “谢谢。”说完先一步挂了电话。

    天气太热,直到聊完电话,戚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后背的衣服都被汗湿了。他不太舒服地动了动脖子,冷静了一下,然后打开地图软件搜了下最近的文具店,走出树荫,朝着地铁站跑去。

    ……

    在戚淙认真挑选纸笔的时候,微博上正闹得厉害。

    事实上,从昨晚林小芝发声开始,微博上就一直很热闹,只不过这热闹在今早到达了顶峰。

    舆论像是坐了次过山车。

    昨天林小芝发声前,网上一片骂吴恒抄袭狗的声音,吴恒粉丝如同过街老鼠一般,根本不敢冒头。

    林小芝发声后,吴恒粉丝终于找到了反击的点,在水军的带领下胆肥起来,跟着水军骂淙淙水声骗钱狗和白眼狼,甚至理直气壮地说要抵制淙淙水声的《侠骨》。

    好些网友被水军和所谓的“业内专业人士”的分析影响,也跟着对淙淙水声产生了负面印象,觉得淙淙水声这次出现根本不是为了维权,而是为了钱,认为淙淙水声是个人品卑劣的家伙。

    然后是今天凌晨,淙淙水声发了《侠骨》前三章和那条不收费声明,直接打脸了林小芝“淙淙水声是为了钱才写《侠骨》”的说法,并给出了针对吴恒的那三问,让大部分人注意到了一些林小芝前后说辞矛盾的地方和一些盲点,于是舆论再次改变,微博上开启了一场“吴恒到底是不是抄袭”和“淙淙水声的《侠骨》到底该不该抵制”的骂战。

    站淙淙水声的网友认为无论淙淙水声有没有骗钱,是不是炫富和白眼狼,有没有营销,他被抄袭的事情改不了,他就是受害者。而且林小芝的好多说法存疑,有带节奏的嫌疑,不可信。《侠骨》是淙淙水声的构思,他想写当然可以写!

    站吴恒的粉丝和部分网友则认为,吴恒不是“恶意”抄袭,他也没抄,只是用了一些剧情梗而已,《侠骨》确实是他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侠骨》能火也确实是全靠他。淙淙水声骗钱在先,白眼狼在后,人品堪忧,吴恒写《侠骨》没错,淙淙水声可以维权,但不该踩着吴恒赚钱!而且淙淙水声说《侠骨》不收费,有马后炮卖乖的嫌疑,给人的观感很差。

    两方吵得天昏地暗,吵到激动时,吴恒粉丝还一起跑去淙淙水声的《侠骨》下刷负,弄得评论区完全没法看。

    支持淙淙水声的网友被吴恒粉丝的脑残逻辑气得肝疼,但因为有水军在里面搅和,所以他们一时间居然骂不过吴恒粉丝。吵到最后,支持淙淙水声的网友果断退了,决定等吴恒回答了淙淙水声的那三问之后再说。

    然后,今早,三问的答案在大部分网友起床开始新一天八卦的时间段,由一个不是吴恒的人,带着#吴恒真面目#这个话题和一张张内容堪称触目惊心的聊天截图,来了。

    网友们看完爆料后先是震惊,然后出离愤怒!

    水天一色:我看到了什么?哈,气笑了,林小芝一口咬定淙淙水声买了营销,结果其实买营销的是她自己?“保证可以逼淙淙水声封笔”?“让淙淙水声再也不敢提《侠骨》”?林小芝,你做人怎么可以垃圾成这样!你真tm不配当人!

    橘子好吃:“他死了!就当他死了!”“你这又不是字对字抄了,他就算出来告你也告不赢的”,我看到了抄袭者对原创者最大的恶意,林小芝,你这狗长得可真像人。

    旺仔牛奶冻:拜师红包和签约红包,吴恒和林小芝你们的脸呢?脸呢!你们真的把我恶心到了,还有昨天那个给吴恒洗白的美竹网老胡,收钱发洗白,干得漂亮!

    千秋苏溪:上一秒还在因为“假”护肤品泼妇骂街,下一秒听到可以占便宜立刻闭嘴,改口让吴恒去找淙淙水声订酒店,这嘴脸真是让我目瞪口呆。淙淙水声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遇到你们这对豺狼夫妇!

    皮蛋小周:讲道理,昨天林小芝发的那些东西,除了代购“假货”这点和无故删好友这点有点不好外,其他的我真没觉得淙淙水声有问题。现在我看了这些……我要是淙淙水声,我不仅要删你们,还要找去你们老家打死你们!什么狗屎烂东西!!还有,淙淙水声没有马后炮卖乖谢谢!请瞎眼的吴恒粉丝去看看《侠骨》新三章的更新时间,上面清楚显示着淙淙水声是在林小芝乱咬人之前放的存稿,写得作话!!他一开始就决定《侠骨》不收钱!少用你们肮脏的思想侮辱人!

    风归:都说原创者维权太难,以前我觉得应该没那么夸张,现在我只觉得我以前太年轻。我只要一想到如果没有这些爆料,淙淙水声可能就真的被逼得封笔消失,忍痛将自己的作品拱手让人,我就恨不得杀了水无痕!抄袭狗给我爬!!!

    ……

    就在大家群情激奋的时候,一个好心的爆料客突然再次发了微博。

    一个好心的爆料客:林小芝,你也别在朋友圈发疯猜我是谁了,我直接告诉你好了,我是你在吴恒卖版权发达前,最“亲密”的人。但是,你敢来找我吗?你背着吴恒干的那些嫌贫爱富胡乱勾搭的事,不怕我爆出来吗?你以为我手里的截图只有这些?你要找淙淙水声鱼死网破,我还想找你鱼死网破呢,你敢试吗?林小芝,没有截你和吴恒一起diss江天网其他大神和你们一起骂其他编剧的聊天记录,已经算是我厚道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况且我还不是兔子。

    一个好心的爆料客:对了,我知道你们都在猜淙淙水声为什么会突然删掉吴恒,刚刚我去翻了翻林小芝在江天网旧站论坛上的历史发帖纪录,猜我看到了什么?指路论坛匿名吐槽区2017年的那个标题为“吐槽一下我男朋友收的奇葩徒弟”那个帖,有惊喜。现在我觉得,淙淙水声如果在当年看到了那个帖子,那他删吴恒的行为不仅不算无礼,还算是素养很好了。还有那些还在质疑护肤品真假的,建议你们去看看名模zz在2017年2月发的个人博客,她在博客里晒过一张图,图的角落就有一套和林小芝盖章为假货的那套包装一模一样的护肤品,所以名模zz也用假货吗?

    众网友嗅到了瓜的气息,连忙根据指引去找论坛匿名吐槽区的帖子和zz的个人博客。

    寻找很快有了结果。

    博客里的图找到了,细节和爆料客说的一点不差,而帖子……大家搜索出相对应的帖子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然后所有人不止是出离愤怒了,他们直接炸了。

    帖子中,id为芝芝一小只的楼主用及其刻薄的态度,吐槽了他“很厉害很好心”的作者男友在论坛新收的徒弟。在她口中,这个徒弟爱炫富爱吹牛爱显摆,不踏实写文就会从师父那挖写作心得,甚至还伸手党地直接让师父帮忙重写开头。

    最主要的是,这徒弟还是个骗钱怪,打着帮忙代购的名义,给身为师娘的她代购了一套假护肤品。

    最后,这个楼主求助,问大家她该怎么才能让他那“心肠太软”的男朋友和这个徒弟断绝关系,最好还能在断绝关系前,把代购的钱拿回来。

    楼主描述得太气人,好多人都给她出了主意,但这楼主一条都没采纳,最后冒出来说了一句“算了,我男朋友觉得这徒弟还能再教一教。我自己气不过,从快递箱上弄到了徒弟的电话号码,找了个炸号平台炸了那徒弟的号几天,算是给了他一点惩罚吧,就这样了”。

    之后楼主再没出现。

    帖子的所有细节都能和林小芝昨天指责淙淙水声的点对得上,时间也对得上,一看就知道是林小芝发的。

    网友们气得头脑发昏,纷纷愤怒敲打键盘。

    游客bvc45:林小芝你****!爆料客说得对,淙淙水声只是删除你们真是素养太好了!我要是他,我肯定一通国骂伺候!先冤枉人家代假货,后炸人家号,我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可恶的人!

    游客kk876:md!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我真的没见过这么狗的人!淙淙水声如果没遇到你们该多好!你们真是恶心死了!

    ……

    愤怒留言的网友太多,老旧的论坛根本承受不住,没一会就崩了。网友们怒气没发泄够,正准备回转微博继续骂吴恒和林小芝,就见江天网旧站页面上方,一行接一行的系统提示紧挨着飘过。

    【回南天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没什么好说的,给淙淙水声送点律师费。】

    【九曲回廊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送律师费。】

    【轩辕剑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给小新人送点律师费。】

    【铁杵磨成大铁棒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遇到水军不要怂,用钱砸死他们,送营销费。】

    【无情道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老夫掐指一算,觉得抄袭狗要倒霉,小新人要起飞,先送点礼蹭蹭喜气。】

    【冷风如刀向淙淙水声送了100张黑金票:……】

    江天网和所有站一样,都有打赏机制。江天网的打赏叫票,根据数额的不同,分别被命名为铜票、银票、金票、紫金票、黑金票,各自对应的价钱是一块、五块、十块、五十块、一百块。

    100张黑金票,就是一万块钱。

    不过让所有网友都停下注意到这行系统提示的不是钱,而是这些给淙淙水声送钱的人——他们全都是江天网数得上名号的大神作者。

    网友们不自觉顺着各个大神的送礼提示进入淙淙水声的《侠骨》页面,然后入目就是之前吴恒粉丝留下的大堆刷负言论。

    “白眼狼滚出江天网!”

    “封笔快滚!”

    “你对得起水无痕的指导吗?骗子sm!”

    “抵制淙淙水声!请不要玷污大家心中最好的柳风月!!”

    仿佛有一点火星掉入了滚烫的油锅,几秒凝滞后,淙淙水声《侠骨》下的评论区开始疯狂刷新滚动,一条又一条砸票消息充斥评论区,将那些负分狠狠压了下去!所有人砸票的留言出奇一致,内容全部是:给新人送律师费,请务必告死水无痕那个傻逼!!!

    当戚淙花一整天时间写好那两首情诗,终于有空去微博和江天网旧站上去看看时,就发现微博热门上正高高挂着一个#给淙淙水声送律师费#的话题,而他江天网旧站的后台页面,收到了……

    戚淙反复数了数后台收益栏里江天币的位数,将它们换算成人民币,很懵。

    足足四十多万。

    怎么回事?大家为什么突然疯狂给他砸票?发生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正当合理不引人起疑地给心上人送零花钱,顾影帝拨烂了算盘,愁掉了头发(不是!

    ps:爱你们!吴恒这个情节终于过完啦!么么大家=3=!

    mua~!

    感谢在2020-02-29 19:25::5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fin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枫染染 2个;不想听、宝石翁、啊啦啦、110、似桃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十四乔明月 60瓶;绯羽 50瓶;明明如月 40瓶;有滋有味 23瓶;科黎、实形叶6非、今天也为别人的爱情流、提莫炖蘑菇 20瓶;木白柏 12瓶;薇薇微笑、娜娜、summerspume、柳、微尘万世莲、亦如初止 10瓶;wa 9瓶;安瑞卿 8瓶;书迷迷迷啊~、单眼皮、萧筱、寒衫、aki、一壹1、喵的什么鬼 5瓶;上校家的猫、团子今年不吃土、啊啦啦、vicki 3瓶;亦来拒去留、肥宅很快乐、白夜 2瓶;可宾、银戒指、夏淮楚、火炎焱燚、我是葉葉葉呀、叶子、青筝哒、司吾、砚砚砚砚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