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罗克一共弄来了450箱私人收藏,基钦钠一个人就弄走了26箱。

阿德也没好多少,25箱,少一箱是怕罗克心疼。

听上去几百箱能堆满一个博物馆的样子,其实也没多少。

毕竟都是珍品,一个木箱只装一件,看上去箱子大,里面其实都是填充物,东西都老值钱了,磕磕碰碰的罗克还不得心疼死。

见到罗克,基钦钠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得意洋洋的请罗克品尝他刚刚弄来的明前龙井。

龙井茶在一整年中可以采制三季,这三季可被称为春茶、夏茶、和秋茶,其中春茶的品质相对后两者来的好,而春茶又可分为明前茶和雨前茶,其中以明前茶的品质为最佳。

罗克重生二十年,南部非洲总算是不再流行面目全非的英式红茶,产自远东的各种茶叶广受追捧,其次是南部非洲本地产的各种茶叶,最便宜的印度茶,市场上基本无人问津。

南部非洲人喝茶虽然没有上升到茶文化那种高度,用低端的印度茶待客也确实是上不得台面。

关键是名声不好。

感谢南部非洲媒体不厌其烦的科普,现在是个南部非洲人都知道印度茶是从清国偷来的,有道是渴死不喝盗泉之水,用偷来的茶叶待客那还不如白开水,丢不起那个人。

基钦钠深受罗克影响,成为龙井的忠实爱好者,明前龙井是派人专门从远东弄来的,罗克都没这个待遇。

现在的基钦钠,国家大事轮不到基钦钠做主,南英关系基钦钠又管不了,有限的那点精力都用来吃喝玩乐上了。

“怎么样,我派人专门从远东弄来的,一克就要接近一先令,老贵了——”基钦钠双腿盘在椅子上,手里要是再有一根大烟袋,活脱脱一个东北地主老财。

东北老铁见谅,主要是用广东老财来形容吧,没有东北那种接地气的感觉。

反正罗克看了老亲切了。

“别以为请我喝茶,我就能忘记我的穆什克特火绳枪——”罗克不忘正事儿,穆什克特火绳枪在火绳枪界的地位,就跟大马士革弯刀在冷兵器中的地位差不多。

16世纪初,对火枪技术颇有研究的西班牙将军萨罗·德·科尔多瓦在国王的支持下,建立起欧洲第一支正规的火枪步兵部队,这支部队装备的就是穆什克特火绳枪。

16世纪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全世界现存的穆什克特火绳枪所剩无几,罗克这两支,是从法国一个老贵族家的古堡里翻出来的,不仅保存完好,而且还是精工细作,估计是皇室卫队使用的那种,绝对的精品,罗克是想用来装饰壁炉的。

比勒陀利亚虽然常年四季如春,壁炉作为装饰还是必不可少。

罗克理想中的生活就是屋外大雪纷飞,屋内壁炉熊熊燃烧,壁炉上交叉挂两把中世纪的火绳枪,再加上几个大马士革弯刀或者是唐刀,再加上个野牛头标本,真·又土又潮。

“我送你两支李·恩菲尔德,穆什克特火绳枪像什么话,这样的老古董,就该配我这种老古董,年轻人不要玩物丧志,记得你的身份!”基钦钠一脸庄重,要不是罗克了解他,罗克就真信了。

“想要就直说,不用东拉西扯。”罗克喜欢这样的基钦钠,送就送了,无所谓,反正罗克的私人收藏里,这样的东西多得很。

在欧洲作战的时候,南部非洲远征军业余时间就是收集各种纪念品。

对这些艺术品都是被当成纪念品弄回南部非洲的,南部非洲远征军毕竟不可能个个都是文物专家,于是稍微有点年头的东西,都被南部非洲远征军弄回南部非洲。

想想数以百万计的纪念品,覆盖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随便一个分类,总数恐怕都是要以“万”为单位计算的。

穆什克特火绳枪虽然珍贵,单就价值来说,跟《女史箴图》那种级别的文物相比还是天壤之别。

基钦钠和阿德还是比较有节操的,真正的珍品也不会要,毕竟保养又是一大笔费用。

“哈哈哈哈,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私人收藏总名录拿过来我看看,总放在库房里算是怎么回事,要有共享精神——”基钦钠无耻的嘴脸终于暴露无遗。

什么叫共享?

你有的我没有,你的就要拿出来跟我分享,这就叫共享。

至于我有的——

我有的东西凭什么让你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了解一下。

“呵,你的总督府很大,也没见你邀请几个流浪汉一块住。”罗克才不上当呢,盎格鲁撒克逊人都是黑了心的,说的话一句也不能信。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得不说,南部非洲还不错,至少整个比勒陀利亚,都找不到几个流浪汉。”基钦钠不吝表扬,这方面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做的确实很好。

南部非洲的社会保障制度还是比较完善的,各州都有社会保障部门,只要发现流浪汉,社会保障部门就会适当提供帮助,有手有脚的只要愿意工作,在现在的南部非洲,肯定不至于流落街头。

乞丐也一样,南部非洲根本没有乞丐这个职业,联邦政府甚至在报纸上公开宣传,不希望人们对乞丐施舍,发现乞丐之后应该第一时间联系社会保障部门,如果乞丐真的有困难,社会保障部门自然会给与救助。

之所以这方面规定的这么严格,是为了社会安全考虑,流浪汉和乞丐都属于城市安全隐患,没有这些隐患,就减少了治安案件发生的可能。

广个告,【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过几天罗德西亚北部师有个演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罗克主动帮基钦钠找事做,总督也得有个总督的样子,不能天天摸鱼。

哦,基钦钠是钓鱼。

“好啊!”基钦钠马上就目光炯炯,这才对嘛,别忘了基钦钠还有个元帅的身份呢。

现在的罗德西亚北部师,是南部非洲仅保留的两个陆军师之一。

世界大战后,罗德西亚北部师被改造成装甲部队,驻扎在之前的尼亚萨兰和刚果共和国边境,也就是现在的加丹加州。

现在的罗德西亚北部师,包括两个装甲旅和一个炮兵旅,装甲旅装备的南部非洲最新式的“豹”式坦克和“尼罗鳄”装甲车,炮兵旅装备的则是155毫米自行加榴炮。

别误会啊,南部非洲的“豹”式坦克,和德国的“豹”式坦克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轻骑兵”坦克的改进型。

和“轻骑兵”相比,“豹”式坦克的装甲更厚,火力更猛,续航力和机动性也有一定提升,按照南部非洲的标准,“豹”式坦克算是中型坦克,不过在现在的欧洲,“豹”式坦克是标准的重型坦克。

欧洲现在还在研究南部非洲的“轻骑兵”呢,英国去年参考南部非洲“轻骑兵”坦克研发出了“马蒂尔达”步兵坦克,看名字就知道“马蒂尔达”和南部非洲的关系。

当然傲娇的英国人肯定不会这么说,在英国战争部的解释中,“马蒂尔达”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意思是“战争女神”,和南部非洲的马蒂尔达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

法国则是继续在“雷诺”坦克的基础上进行改造,不过“雷诺”坦克先天不足,法国就算再改造,也是一种轻型坦克,性能已经大幅落后。

不过法国人不是最惨的,美国人才是真的惨,世界大战后,美国远征军就地解散,到现在美国连一支专业的装甲部队都没有,美国国内甚至没有生产坦克的工厂。

罗德西亚北部师装备的“豹”式坦克使用狄赛尔公司生产的新式柴油发动机,功率高达540马力,这使得全重达到35吨的“豹”式坦克可以在公路上跑出70公里每小时的最高速度。

同时“豹”式坦克安装了尼亚萨兰军工最新研制的75毫米坦克炮,这种坦克炮最显著的特点是超长炮管,全新的供弹系统和新式炮弹的使用,使“豹”式坦克拥有更快的射速和更大的威力,和欧洲坦克炮相比,“豹”式坦克的75毫米,堪比欧洲坦克使用的88毫米——

啊,抱歉,欧洲现在还没有使用88毫米坦克炮的坦克呢,“马蒂尔达”的口径才可怜的40毫米,“雷诺”的口径是更可怜的37毫米,这连南部非洲装甲车使用的40毫米呯呯炮都不如。

让罗克欣慰的是,“豹”式坦克上那五个硕大的负重轮,从外型上看,“豹”式坦克和罗克记忆中的59式重合度很高,59的原型T54,那是1954年才出现的产品,现在是1925年,罗克很期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南部非洲军队的敌人也会不会惊恐的高呼:“豹”式下山了——

这么一想,这个名字也不好,应该叫“猛虎”才对。

不过不要紧,离罗克记忆中的二战还有十几年呢,到时候南部非洲部队肯定也已经列装“猛虎”坦克,按照南部非洲的习惯,“猛虎”坦克肯定是重型坦克,用“下山”来形容,还是很合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