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91、第九十一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91、第九十一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过了两周, 所有的专业课考试都结束,所有该交的小论文都交了,只剩两天后的英语考试。

    放松下来的苏星秀发现家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他自己的电脑手机都在, 肖泠的也在, 还有好多零食都是神出鬼没的阿姨日常添加的,没有少。

    在客厅走了两圈, 他看见跑步机旁边的猫粮,终于想起来了。

    他的猫呢!

    那么大一个猫, 两个星期没见了!

    他一想起来了, 就立刻找到了大**。

    大**说之前肖泠交待了,不能来打扰他复习,就一直没联系,现在没事儿,可以汇报下自己的情况。

    他之前去白狐王的公司注册妖籍,管理注册的小妖问他需不需要安排工作, 他有些好奇这公司能给他安排什么工作。

    结果, 安排的工作,他非常非常满意。

    苏星秀问:“什么工作?”

    大**神神秘秘一笑:“您今天没事儿,就跟我一起去公司看看,真的是个好工作。”

    苏星秀闲得无聊,就跟他去了。

    大**的工作室在市区, 这个公司名字叫胡氏造星传媒,在大学城不远处一个创意产业园内,是栋单独的四层楼。

    刚走到门口, 苏星秀就感觉到丰富的妖气,有强有弱,大概几百股妖气。

    门口漂亮的前台小姐是条约莫两百年道行的蛇妖,整容模板一样的蛇精脸,绿莹莹的竖瞳满是人间烟火气,好在现在美瞳样式多种多样,她这样的不足为奇。

    她妖力低微不能辨认出苏星秀的身份,给他登记了访客身份,给了个临时出入证。

    苏星秀第一次进这种公司,感觉都很新鲜,兴奋地问:“这是白狐王自己开的公司吗?”

    大**:“是啊,他可真厉害,利用妖族资源开公司,让大家都有钱挣,前几天他还说把妖王位置让给我,我可不敢接受,让我管这么大的公司,另外还有好几家,那怎么管得过来。”

    说话间,走到了大**的工作室,在顶楼,一个单独的套间,门边立着个小灯牌。

    苏橘工作室

    一个瘦高俊美的猴妖迎上来,“大哥,您可来了,赶紧化妆。”

    他修为高些,目光落在苏星秀脸上,有些疑惑。

    一般有些道行的小妖可以从苏星秀的气息中辨出妖气,他觉得苏星秀也是一方大妖,很不好惹。

    苏星秀给大**使了个眼色。

    大**便介绍道:“这是我老家亲戚,也姓苏,今天有水果吗?端点来。”

    “有有有,您先去化妆。”猴妖弯腰说道。

    大**没理他,先把苏星秀请进去,亲自给他端水果。

    妖族等级森严,他这一动作,倒让工作室内的小妖都对苏星秀产生了敬意,本来热热闹闹的工作室一下子安静了。

    苏星秀环视四周,不得不开口:“大家照旧,不必在意我。”

    大**也说:“先工作,争取今天数据再上一层楼。”他对苏星秀道,“老大,我先去化妆,你随便玩。”

    苏星秀点头。

    大**转身进了旁边的化妆间。

    旁边的小妖开始小声讨论工作的事。

    “粉丝投票第一高想看烤小乳猪,不过我们厨师是猪妖,这怎么整?”

    “第二高的想看大哥cos美少女战士。”

    “出户外投票也很高,下周过节可以再安排一个。”

    苏星秀竖起耳朵听,大**竟然是在做直播吗?

    过了会儿大**化妆出来,他做了下发型,化了眉毛,换了身黑色紧身上衣,脖子上挂条指头粗的大金链子,本来两米的魁梧体型,看上去更壮更凶了。

    旁边一个矮胖的猪妖端出一盘烤羊腿。

    好香!

    苏星秀眼睛直了。

    他们进了旁边的屋子,里面打造的像个普通人家的客厅,大**往沙发上大马金刀一坐,直播设备齐全。

    猪妖把烤羊腿放桌上。

    灯光调整好,镜头对准。

    摄影师雀妖:“action。”

    大**张口就一股东北话:“慢手老铁们下午好。”

    “今天吃烤羊腿。”

    他不多说,戴上塑料手套开吃。

    吃得比任何人类都香,估计也没有人类像他这么个吃法,直接上手握着羊腿骨,吃冰棍一样啃大腿肉,神奇的是他嘴巴还可以不沾油。

    绝对没有人类啃得动的羊腿骨,大**咔擦一咬,就面不改色嚼碎了吃。

    苏星秀:“……”

    吃播就还……真挺合适大**。

    半小时吃完十斤烤羊腿,大**水都不用喝,坐在那儿跟观众唠嗑。

    “以前不干这行,就街面儿上走走,不是收保护费,是街坊邻居爱戴我,见着面儿都给我送吃的送穿的,。”

    苏星秀想,这大约是他一百年前的事了。

    大**吹了半天,旁边猴妖助理递过去一个盒子。

    他举起盒子开始打广告:“这是今天的赞助商,乌拉特旗羊腿,好吃,正宗,不好吃来打我。”

    终于下播了。

    旁边猴妖说:“大哥,等会儿还有其他部门的一个专访,想问您蹿红之后的感想。”

    苏星秀惊道:“哇,不到两周就红了吗?”

    雀妖拿出手机给他看:“你看这数据,我们没做推广,就五十万粉了。”

    苏星秀看那慢手主页的小视频标题:

    【东北大哥教你吃鳄鱼】配图大**按着一条小鳄鱼。

    【东北大哥生吃小白兔】配图大**满嘴血的样子。

    【东北大哥肉搏养殖场野猪】配图大**肩扛一头大野猪。

    【东北大哥教你斗牛】配图大**左手拧一头牛的牛角,右手扬着块红布。

    苏星秀:“……”

    这他妈人类吃播哪里干的过,该红,该红。

    大**跟苏星秀说了声不好意思,又去做访谈。

    猴妖陪着苏星秀,说道:“这位小大哥,您的资质很好,要不要也来直播。”

    苏星秀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还要上学。”

    他刚缴了一座龙宫,也不缺钱。

    猴妖怕他等得无聊,带他每个直播房间都去转转。

    有上身美女,下身八条腿,同时兼任灯光,摄影,助理的励志章鱼精。

    有热爱唱歌,可是数据始终上不去的乌鸦精。

    ……

    妖族们都凭自己的才貌获取了相应的报酬。

    比起在苏家庇护下苦修的隐世妖族,在这红尘中翻滚又是另一番精彩。

    大**威望高,猴妖助理带着,苏星秀就收获了好多知名慢手主播的合影。

    他玩的很高兴,开开心心把照片全部发到家里微信群。

    正在聊天,肖泠电话打来了:“星秀,我考完试了,你怎么不在家?”

    苏星秀:“我在大**公司玩,过会儿吃完饭跟他一起回来。”

    肖泠:“我来接你。”

    “不用的呀。”

    电话还没挂,一股风刮过,肖泠就出现在他眼前。

    苏星秀:“……”

    御剑真的很快……

    猴妖被突如其来的剑气冲的心脉巨震:“这位……”

    肖泠看苏星秀旁边这位容貌俊美身材修长的猴妖,这里妖精窝,什么类型的美人都有,他怎么能放心。

    猴妖察觉到气氛不对,不敢说话了。

    肖泠跟苏星秀坐在一边等大**,像等小孩儿放学的家长。

    “我准备了一些礼物,有给你爸妈的,你奶奶的,还有你堂姐的,你家还有什么住得近的亲戚?”肖泠问。

    苏星秀感觉肖泠太认真了,对着手指道,“就是堂姐的爸爸妈妈,我二叔家就住我家楼下来着。”

    肖泠:“好。”

    苏星秀看他都这么认真准备礼物,觉得自己作为家里唯一一个能出远门的,不准备些礼物回家也太不孝了。

    他想去龙宫里找些礼物。

    第二天肖泠上午有考试,苏星秀悄悄叫上大**,带着他一起去龙宫,给了他随意进出龙宫的权限,里面那么大一条蛟尸放着也浪费,苏星秀这辈子都不想再吃生肉了。

    他在龙宫里走来走去,挑了些手能拿的珍珠,一些古代首饰。

    大**在那儿趴着吃肉,语气充满惋惜。

    “真可惜这玩意儿不能拿去直播,不然我的热度肯定慢手第一。”

    苏星秀:“你工作也注意一点,注意看牙医,我放寒假回家了,管不着你,你自己去找医生报道,等开学,我回来检查。”

    大**:“好的。”

    苏星秀选被了东西,大约就一个双肩包能装下的珍珠首饰。

    他觉得礼物太单一,又找大**扒拉了些赞助商送他的各地特产,装了满满两大箱,还另外找了个长琴盒装毒皇杖。

    肖泠订的机票,他本来想坐高铁来着,现在又有些愁毒皇杖怎么过安检。

    可是接下来他发现根本不用愁这回事了。

    等他们都考完试,临出发,肖泠把宁厄领回来。

    “曾伯祖父想去秦毒岭看看,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不能买机票,所以我们只能坐私人飞机。”肖泠说道。

    苏星秀:“啊?哦?”

    私人飞机???你们可以御剑为什么还有私人飞机?

    宁厄依然一身长风衣,站在旁边,非常冷酷帅气。

    “你要换阵眼,需要我,当年将昆吾剑做阵眼,是我在旧图纸上跟紫微一起做的改动。”

    “到时,你最好将苏紫微叫出来一起讨论。”

    苏星秀撇嘴,来来去去就这一个目的啊,拼着挨骂也帮帮他吧。

    宁厄提出跟着一起回去,肖泠固然可以拒绝,但是他不忍。

    没有谁比他更能体会一人独在世间等候的苦。

    他虽没有之前的记忆,但是他记得这种内心空寂的感觉。

    没有你,天地失色,人间无趣。

    ……

    经过几小时飞行,降落在了苏星秀老家市区的机场。

    肖泠只安排了私人飞机,他没有提前问苏家的地理位置,想随便打个车也就到了。

    可苏星秀说:“打车又贵又慢,要三个小时。我们去坐地铁,坐到一号线终点站,然后转个旅游大巴半小时就到了,我家在景点,很方便的。”

    大庭广众之下,御剑也不方便。

    肖泠带了三口箱子,苏星秀两口箱子,加一个装毒皇杖的琴盒。

    幸而宁厄空着手。

    就人均两口箱子一起去坐地铁了。

    苏星秀给他妈妈发微信:妈妈我们上地铁了。

    苏妈妈:好的,乖乖,记得在楼下买点卤菜带回来。

    肖泠给他妈妈回微信:曾伯祖父没有晕机,我们现在下飞机转地铁了。

    肖妈妈:???

    儿啊,咱家不穷,妈的飞机都给你充门面了,你怎么还坐地铁。

    她后悔自己没买直升飞机了,直升飞机降落可方便多了。

    经过一番折腾,到了苏家现在住的古镇。

    是座坐落在大山之间的秀美小镇。

    苏星秀以前放假也接过导游的活儿,熟练介绍:“我们这个古镇有一千多年历史,但是真正开放,是在十二年前,现在居住,做生意的大部分都是本地人,还是原汁原味的苗族风味。”

    肖泠含笑看他。

    宁厄面无表情:“听说你们家以前住在山上。”

    苏星秀:“是呀,山上那里也开发了,不过路不太好走,这里好做生意交通也方便,我爸妈就带着许多族人搬来了。”

    宁厄:“哪座山?我去看看。”

    他迫切想看苏紫微生活的地方。

    苏星秀知道他的执拗,无奈一指:“南边最高的那处山峰半山腰的湖边是姑奶奶旧居,山中多受我家庇护的妖物,如有冲突,请前辈报我大名,不要伤及无辜。”

    宁厄微微点头,瞬间消失,两口箱子留在原地。

    苏星秀:“……”

    箱子对他们来说都不重,就是体积太大,不方便提。

    古镇不大,机动车禁行,所有人只能步行。

    肖泠看旁边店门口有辆空着的货运人力三轮自行车,走过去花一百块租了。

    把六口大箱子往三轮车上一堆,还可以坐个苏星秀。

    快晚饭时间,街上游客不多,肖泠自己闷头蹬自行车。

    苏星秀:“……肖泠啊,这街两边老板我大部分认识,有点像游街示众。”

    肖泠:“忍忍吧,快到了,下次直接御剑过来。”

    礼物带少了不对,带多了又不方便。

    苏家就在古镇后面的居民小区,门口一排卖菜的小摊。

    一个穿着苗族深蓝服侍的中年人背着手在挑水果。

    苏星秀喊道:“爸爸。”

    苏爸爸回头:“星秀,回来啦,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这个……师傅是?”

    苏爸爸以为肖泠是苏星秀找的搬东西的师傅,可是看肖泠长相太过好看,在镇上做跟人合照的活儿都很好啊,不像会做体力活的。

    肖泠僵了一下,立刻以最有气质地笑容回道:“爸爸,你好,我跟星秀有了婚约,他带我回来见您的。”

    苏爸爸如被雷击,他都忘掉这茬了。

    卖水果的老太太满脸笑容:“星秀真是长大了,抢了个这么好看的男媳妇回来,跟紫微大姐一样厉害。”

    她又往兜里装了几串葡萄,“今天不收钱,给你们家的贺礼。”

    苏爸爸拒绝也不是,僵硬的接了水果道谢。

    作为“被抢来的男媳妇”,肖泠面不改色,甚至有些得意。

    苏星秀坐在三轮车上,红了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说:“爸爸,你也坐上来吧。”

    苏爸爸:“……”

    他真就坐上去了。

    肖泠骑着三轮车进小区,进了小区,整个气氛似乎都不同了,家家户户弥漫出一股阴毒气息。

    苏星秀彻底放开了,巨大的黑蛇蛊拔地而起,把六口箱子叼着从窗户塞进家里。

    苏妈妈在家里跟苏星秀的二婶还有两个老姐妹打牌,几个阿姨看见又高又帅的肖泠,十分惊异。

    苏星秀看见有别人在场,认真解释:“这是来旅游的同学。”

    苏妈妈怪道:“上次不是视频说的结婚对象吗,别不负责任,名分还是要给的,也不提早说,我们都没准备菜。”

    两个牌友阿姨捂嘴偷笑。

    苏星秀:“……”

    一个阿姨笑道:“你家来贵客,我们就不打扰了,数牌吧。”

    她撩起头发,一只黄雀飞出,绕着肖泠飞,打量他。

    另一个阿姨往椅子一靠,一只小金丝猴跳到桌上,开始数牌。

    她们都是苏家近支亲友,都有灵蛊。

    这普通的毫无妖气的小生灵与苏星秀的灵蛊比,是天差地别。

    这就是苏家的普通人。

    苏家能打的只有历代圣女。

    等两个牌友走了,苏妈妈跟苏星秀二婶坐在那儿笑眯眯地盘问肖泠。

    苏爸爸进厨房做饭。

    苏星秀蹲着整理他带回来的礼物,可以做菜的有两包羊腿骨,火腿,十斤冷牛排,几条晒鱼干。

    几条花斑大蟒卷起,把肉都送到厨房。

    “爸爸,你看着做饭啊。”

    苏爸爸在厨房抓狂:“这么多肉!家里冰箱都塞不下。”

    肖泠听见厨房的对话,有点拿不准他该做什么。

    苏家是爸爸做菜,他该进厨房帮苏爸爸的忙?

    可是他不会做菜啊。

    苏妈妈:“等他爸爸忙,你不用管。”

    “你们家里知道吗?”

    肖泠:“都知道,我妈妈准备了很多礼物托我带来给您。”

    他把自己准备的三口箱子一一打开。

    女眷四个,妈妈,奶奶,婶婶,堂姐。

    就人人一套贵妇护肤品。

    苏妈妈多三个包,给奶奶准备了一些巨资收购的名贵药材。

    根据每人年龄,送自己家出品的全套珠宝一套。

    其余各地名酒,茶叶,两块名表,一些可以立即吃的小扳点。

    东西拆出来不多,就是包装都一层又一层,超级豪华。

    苏妈妈跟二婶看呆了。

    苏妈妈是准备教育肖泠多孝敬父母,看他拿出的这些东西也没话说了。

    肖泠:“今日我第一次来,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出去吃本地特色菜,由我做东,大家一块出去吃吧。”

    苏妈妈摸着那套珠宝里的钻石项链,立刻答应:“好,好,好。”

    旁边尽量减少存在感的苏星秀:“……”

    原来他的妈妈是钱可以收买的啊。

    苏家全家立刻出门,带肖泠去苏姐姐客栈隔壁的著名私房菜馆消费一顿。

    苏奶奶下午在外面遛弯,没参与第一□□问,吃饭间又盘问了肖泠一通,听他说起什么代表夏国出国参加竞赛得奖,从小就是第一名,眼睛就笑得睁不开。

    苏星秀从小成绩也不差,可比起标准的别人家孩子肖泠,就是差了这么多。

    苏奶奶:“那星秀跟你,我就放心了,他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读书,我们家里人都不能去看他。”

    “你要好好督促他学习。”

    肖泠:“奶奶,星秀学习很认真,并不需要我督促。”

    苏奶奶:“那是近朱者赤,有你在身边,他就学好了。”

    苏星秀简直要喷血了,他以前就是坏的吗?

    从小他明明可以用灵蛊作弊,他都不屑为之,要自己认真学的好吧。

    他明明那么认真,肖泠一来,他的所有努力就被抹杀了。

    肖泠趁上厕所,把帐结了。

    除了苏星秀有点心里不平衡之外,这顿晚宴十分圆满。

    几个家人都起哄要苏星秀带肖泠逛逛古镇夜市。

    苏星秀只能就带着肖泠去逛。

    肖泠:“星秀,今天我很开心,我得到了你家人的认可。”

    苏星秀:“哦。”

    肖泠:“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不分开。”

    苏星秀指着南边山上,有点赌气:“明天带你去看,我大学毕业之后,就要住在那山上,直到我死。”

    肖泠:“我不会让你死。”

    苏星秀看着夜色里流淌的水流,没有说话。

    明天就可以把肖泠的精神错乱治好了。

    昆吾剑还给他,也算结束一桩上一代开始的纠葛。

    肖泠手机忽然响起。

    “喂,外公,嗯,我看着呢,这是……我没有学过这种星象。”

    “太白蚀昴?星落西南?”

    肖泠的表情忽然凝重起来。

    外公的电话刚挂,肖妈妈又打来电话。

    “喂,妈,我看到了,刚刚外公已经说了。”

    “我会注意的。”

    “嗯,在外面逛街。”

    “好。”

    挂了电话,苏星秀问:“西南有不好的事吗?”

    肖泠斟酌着回答:“星象上如此显示,近几天,会出件大事,死许多人,从西南而起,又不止于西南。”

    苏星秀皱眉:“明天我们上山换阵眼,秦毒岭的护山大阵范围方圆千里,到时地脉也会震动,不知道会不会引发地震。”

    “明天把姑奶奶请出来请教,希望一切能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