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78、第七十八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78、第七十八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一家人说着话, 开始吃饭,一人一碗香喷喷的肉粥。

    吃饭时朔月继续被唠叨。

    苏星秀渐渐听明白了,这是蚩尤时代。

    巫族在黄河边有几十上百个村寨, 朔月住的村子是其中之一, 每个村子都有祭祀,负责为战士治疗, 祈祷,主持典礼。

    现在村子的主祭祀是朔月的妈妈殊乐, 如果朔月不与其他村子的战士结合离开村子, 那下任主祭祀就是他。

    朔月不想按照习俗与部落的战士结合,拒绝了许多强大的战士,村子里许多人认为他拥有部落最强大的灵蛊却不帮助战士,是天性惫懒,对他有许多闲言碎语。

    殊乐就天天念叨他。

    吃完饭,殊乐带着妹妹去村长家开会, 朔月洗碗, 然后坐在洞口,用干稻草编草鞋,他动作灵巧,一会儿就编好一只。

    苏星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猜到他肯定很苦闷。

    他们的命运都一样, 出生就注定了。

    朔月更惨,必须跟那些男性兽人战士结合,估计也抗争不了多久了。

    他在洞口编了三只草鞋, 天色渐暗,他把稻草整理好,回里面的小洞穴睡觉,躺在狭小的洞穴里,一直睁眼望着天花板。

    苏星秀:“……”

    这就睡了?

    没有网络和手机的时代真的太惨了。

    第二天,朔月早早起床,蒸了几个豆饼给母亲妹妹吃,又挨了一顿念叨,他低头默默吃豆饼,吃完骑青鸾飞到山里。

    一到山里,他脚步都轻快许多。

    苏星秀猜测他是不想做祭祀,想跟战士一样打猎,证明自己的能力,借以摆脱强制相亲。

    可是朔月真没有打猎技巧。

    青鸾是顶级神兽,一到山里,所有动物都躲得远远的,倒有许多小鸟围上来朝拜,朔月捧着那些叽叽喳喳天真无邪的小鸟,又一阵长吁短叹,狠不下心。

    他在山里转悠半天,只采了一兜野果。

    慢慢走到小河边,就着水洗了,坐在河边吃果子,吃了几个就抱着膝盖发呆,似乎很愁,打不到猎回去认命嫁人吗?

    苏星秀真是恨自己不能跟他交流。

    不会挖陷阱吗。

    真急死围观群众了。

    忽然,他又看见古代猎人版肖泠倒拖着一只獐子走到河边,这人憨憨的,没有任何警觉。

    苏星秀暗搓搓地想:见者有份,其实也可以……

    朔月似乎有同样想法,他走到古代肖泠面前。

    “咦,美人,又见面了,你好,我叫玄昭。”古代肖泠说。

    苏星秀有点失望,跟肖泠一模一样的脸,不一样的名字,不同的性格,

    朔月:“你是九黎部落的人吗?我看你有些眼生。”

    他似乎在笑,玄昭当场愣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我是轩辕部的,我们那儿没什么猎物,只有到你们这边才能打到猎,我每天都过来打一只,我只打一只……”玄昭憨憨地说。

    朔月狡黠地说:“你越线了,在此地猎的东西都属于我族,我要拿走这只獐子。”

    他跟苏星秀想的一样,打不到猎,打劫也可以啊,他想的还更细,确定不是自己部落的,才敢放心打劫。

    玄昭把獐子腿递过来,耿直地说:“好,给你。”

    苏星秀:“???”

    原始社会不是食物紧缺吗?

    你怎么都不护一下自己的猎物,你就这么柔弱?

    枉你长肖泠一样的脸了,肖泠可比你聪明多了。

    朔月似乎也懵了,没想到他根本不反抗,直接送。

    玄昭:“这上面还有血,你衣裳这么干净,我还是把獐子洗干净再给你。”他蹲下,在河边掬水洗獐子脖子上的血孔。

    朔月站在旁边看。

    “你叫什么名字?”玄昭回头问。

    “朔月……”

    “很好听的名字,看你发色是九黎部的祭祀吧?”

    朔月没有回答。

    玄昭动作很快,三两下把獐子洗净,又从旁边扯来藤蔓把它四蹄捆起来,方便提拉。

    朔月试着提了一下獐子,没提起来,有些尴尬。

    玄昭十分热心。

    “你是不是想用那只大鸟把獐子提回去?”

    “还是别吧,那只鸟那么漂亮,不能做这种粗活,你也一样,不该做这些粗活。”

    “我帮你送回去吧,反正我也没事。”

    朔月没理他,闷头往前走。

    玄昭提着獐子跟在后面。

    苏星秀满脑袋问号,觉得这个玄昭脑子有问题,被打劫还帮劫匪送货上门。

    他们走过两座山,朔月回头看他:“你就到这儿吧,那儿有守村的战士。”

    玄昭:“好。”他低头把獐子捆起的四蹄,扯出一只,教朔月:“你就拎着这只前蹄拖回去,这样不费力。”

    朔月看了他很久,然后拖着獐子走了。

    玄昭在后面喊:“朔月,我每天都在那座山打猎。”

    朔月拖着獐子慢慢走到村口。

    那儿有一只野猪头的战士,嘴边生着粗长锋利的獠牙,四只手臂各执一长矛,十分威武雄壮。

    他看见朔月,就激动地迎上来。

    “朔月,你怎么走回来了?”

    “这……獐子是你打的吗?”

    朔月沉默半晌,才轻轻嗯了一声。

    苏星秀猜测他肯定脸都红了,撒这种谎。

    野猪战士:“我帮你送回家去吧,你提着太累了……”

    “谢谢你,我自己可以的。”

    朔月婉拒他,拖着獐子在村里众人的注视下回家。

    他一回家,雪柳扑上来。

    “哥,你真的猎到东西了,妈妈跟我打赌,说你肯定猎不到东西,今晚会没脸回来呢。”

    苏星秀感慨,真是知子莫若母,我也以为他会在河边坐到天荒地老,谁知有肥羊出现呢。

    朔月拿石刀把獐子剖了,肉切成长条,留下一条在锅里煮,其余挂洞外风干,青鸾飞出山洞鸣叫一阵,就有几只小鸟送来野菜。

    他把野菜洗净,煮好的肉切成碎块,又把早上剩的干豆饼碾碎,和着碎肉一起,用大片野菜包好,跟雪柳一人一个,手拿着吃了。

    雪柳吃的满嘴是油:“哥哥,獐子肉好好吃,爸爸去世之后,真的好久没吃新鲜肉了。”

    朔月:“那你趁现在吃点。”

    他吃完这顿中饭,就坐在洞口发呆,雪柳自己溜出去玩了。

    苏星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可以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真是骨灰级死宅,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也可以就这么安心在家蹲着。

    红霞漫天时分,殊乐骑着孔雀飞回来,朔月手忙脚乱拿出稻草开始编草鞋,像极了听见家长脚步声才翻写几个字的小孩。

    殊乐走进来,高兴地说:“儿子,我听好多人说你打到猎物了。”

    “你真是太给我们祭祀长脸了。”

    “你跟战士一样会打猎,村里也没人敢说你了。”

    朔月:“只是运气好而已。”

    殊乐:“你多打几只猎物回来,让村里人看看。”

    朔月:“吃完这只獐子再去吧。”

    “好。”

    接下来两天,朔月就在家编草鞋,缝衣服,做饭洗碗,带孩子,当一个原始部落的安静宅男。

    他不出门,却总有人惦记他。

    雪柳白天总在下面村子里玩,突然让q版腾蛇爬回来报信,胖胖的红色小蛇口吐人言:“哥哥,牛猛又来找你了,他还抗了只老虎来,像提亲。”

    朔月摸摸小蛇:“我知道了,你别回来,躲朋友家去,也别给妈妈报信。”

    过一会儿,牛头人战士出现。

    他肩上扛着一只死去的斑斓猛虎,头顶左边牛角穿着一颗滴血的虎心,比这个小村子所有战士都更强悍血腥。

    朔月见着血吓得往里退了几步。

    牛猛把老虎尸体扔在地上,溅起些尘土。

    他声如洪钟。

    “朔月,说好三天,今天我正好猎到一只老虎,带来做礼物了。”

    “你妈妈怎么说?”

    朔月没有说话。

    苏星秀猜测因为这个牛猛是蚩尤弟弟,地位高,是皇亲国戚,朔月的妈妈是臣子,所以他不能说母亲瞧不上牛猛,那样让母亲难做。

    朔月注视着牛猛:“我跟你不合适。”

    牛猛鼻孔里冒着白气。“为什么?我还不够强壮吗?”

    朔月:“不是,你很强壮,但是我不想这样。”

    牛猛急得抓住朔月的手,在他宽阔的手掌里,朔月的手显得十分娇小。

    朔月挣脱了他,急切地说:“牛猛,为什么你生出来是战士,我生出来就必须是祭祀呢,你有没有觉得不甘心?”

    “没有,我以生为战士为荣,从小就想做个像大哥那样强大的战士,再找一个像你这样的祭祀结合。”

    朔月轻轻叹息一声,背对着他。

    吃瓜群众苏星秀觉得好尴尬啊,这个牛头人怎么说话这么不会看眼色的,朔月老哥分明是文青挂的,附和几句都不行吗。

    这种我最强壮所以世界得照我想的转的态度注孤生啊。

    牛猛大约也意识到不对,柔声说:“朔月,听说你前天亲自出去打猎了,你是一个祭祀,不该做这样粗重的活儿,只要跟我在一起,我保证你日日不愁吃喝。”

    朔月:“若只是为口吃食,就出卖自己,这样活着还有什么趣。”

    他冷笑道:“我也不缺食物,我自己会打猎。”

    牛猛:“你只不过猎了只仅够自己吃的小獐子,就说会打猎,战士可是每天要给村子上交几百斤肉的,你能吗?你年纪越来越大,不跟战士在一起,又不给村子交口粮,迟早会被驱逐!”

    青鸾骤然现身,发出愤怒的鸣叫,朔月回头大声说:“那我便与普通战士一样,也每天交几百斤肉。”

    牛猛:“朔月,你不可能办到的。”

    “若我办到了呢?那时希望你再也不要来找我。”

    牛猛:“好,我们今天就打个赌,若你今天没猎到比这只老虎更重的肉,就必须嫁给我。若今天你能猎到比这只老虎更重的肉,我就再也不来找你,还会下令,让所有战士都不准来骚扰你。”

    朔月咬牙切齿:“希望你说到做到,我这就出去打猎。”

    他骑上青鸾,飞出洞口。

    身后传来牛猛的嗤笑:“打猎不带武器,你厉害,我就等着你回来成亲。”

    苏星秀:“???”

    怎么剧情进展成这样了,求婚的人还能把人逼迫成这样,万恶的旧社会啊。

    朔月来到山里,他怎么打得到猎呢,还是老样子,青鸾一现身,所有野兽溜得干干净净。

    这个时代的祭祀似乎还没有学会养蛊,只能望着树林短叹。

    朔月也是没办法了,让青鸾号召群鸟帮忙,附近有七八只秃鹰,一只叼来两只野兔,堆起来倒也可观,但肯定没老虎重。

    朔月谢过这几只秃鹰,用藤蔓把十几只兔子捆着拖到河边,他手里因为拽这堆兔尸,勒出了两条血痕,坐在河边洗手吃野果,吃完望天发呆,突然就低头呜咽起来。

    先是压抑地小声抽泣,然后放声大哭。

    苏星秀也跟着伤心,他现在这样不生不死不能自主的模样,比朔月好不到哪儿去,但是他一点不担心,他相信肖泠能够把他救出去。

    可是朔月一点希望都没有,原始部落社会太小了,能做的工作就那三种,朔月不可能找到其他的差事让村民认可自己,他也没别的地方去。

    在这个时代,也没有人能理解他认同他。

    “朔月,你怎么了?”

    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朔月擦干眼泪,抬头,是玄昭,他满眼都是心疼。

    苏星秀想:这小肥羊不是会打猎吗,赶紧胁迫起来啊,再弄几匹狼,几只獐子,肯定比老虎重嘛。

    朔月强装骄傲的样子,恐吓他:“你为什么还不回轩辕部的地界,你如果被我族的战士遇见,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玄昭挠着头:“那天送你回去之后,我就在这山里住下了,反正我一个人,在哪儿都能过。”

    “有谁欺负你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朔月:“没有,我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你一直住这山里,那你知道哪里有熊吗?”

    玄昭:“知道,离这儿不远,你想吃熊肉?”

    朔月:“是的。”

    玄昭咧嘴一笑:“走,我带你去打熊。”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复习第12章。

    不管怎样,先带着吃点好吃的。

    感谢在2020-03-15 00:08::11: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鳏也是三哥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杨阳洋、时光易碎、业精于勤荒于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