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76、第七十六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76、第七十六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  这场大战有几章,我想一口气写完,但是结膜炎犯了,看电脑很难受。

    大家可以攒一攒看。

    感谢在2020-03-11 23:51::4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鳏也是三哥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晨四点 47瓶;巧克力味可爱多 2瓶;杨阳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说是在东海, 但往东走皆是茫茫大海,也不知是在何处。

    白狐王下海循着妖气抓了只开了灵智还未能化形的大龙虾,要他说东海哪个妖怪最厉害, 大龙虾装傻说不知。

    大**看着这只大龙虾, 伸爪子扒拉苏星秀衣裳下摆:“肖老大,我想吃。”

    苏星秀身上放出冲天妖气, 冷笑道:“留着也无用,烤了吧……”

    大龙虾开始发抖:“啊啊啊, 大王饶命, 我说,我说,在最深的海底住着一只大妖,我们都尊称她为龙王。”

    “唉呀妈呀,龙王,别是条龙吧。”苏星秀吓到了。

    大龙虾谦卑地说:“我们也是就这么随便喊喊, 毕竟水族的梦想都是成龙, 看见厉害的都尊称一声龙王。”

    苏星秀拍拍胸口,“那还好,吓死我惹。”

    至于最深的海底是哪里,苏星秀一行人也不知道,水面一望无际四处都一样, 就把那龙虾带着指路。

    苏星秀脚下踩着巨大的黑蛇,在水面乘风破浪,周围有不少水系小妖扶起来围观, 速度够快的,还跟在后面,不知不觉,后面就跟了一大群鱼。

    白狐王:“妖族都有地盘意识,一般除了挑战这地界的王,没有妖会你这样大张旗鼓。他们以为是你去挑战那只大妖。”

    苏星秀:“……我只是觉得你们妖族都很喜欢看热闹。”

    白狐王:“妖族都敬畏强者。”

    远远的,他们就感到强大的妖气波动。

    不用说,是那“龙王”的地界到了。

    龙虾妖一扭一扭跳进水里,挥钳致意:“我再往前要被妖气撕碎了,大王,祝您好运。”

    苏星秀问白狐王:“我们是不是该进水底下去找?她似乎该有个龙宫什么的。”

    白狐王没回答,跟胡玉霜一起变回大狐狸,尾巴都夹着。

    大**在苏星秀怀里瑟瑟发抖。

    苏星秀小时候听家乡的老妖说过,妖族实力压制特别明显,远远不及的妖就会化作原型,以兽态臣服。

    果然,白狐王牙关打颤说道:“我……有点不敢往前了。”

    看来还是得靠他一个人打怪。

    苏星秀双目微敛,默念道:请各位先祖助我。

    他的左边腾蛇破水而出,现出百丈身躯,掀起滔天巨浪。

    他的右边现出一团巨大的火球,慢慢的,火球伸出两翼,翼上又现出羽毛,一只足可遮天蔽日的巨大火鸟出现,仰首发出一阵嘹亮鸣叫,它的两只眼珠都各有两个瞳仁,这是上古神兽重明鸟。

    白狐王跟胡玉霜两只原形十几米高的大狐狸瞬间变成大**那么大的小毛团。

    苏星秀:“毕竟是曾经把姑奶奶打飞的妖精,我请出两位上古神兽,足够了吧。”

    白狐王缩在他脚边,努力摇了摇尾巴。

    往前又走了一会儿,只见水面平静如镜面,一切波涛浪花,在这里都不存在,水面平静的能倒映出人的影子。

    但是水下散发不不弱于苏星秀的妖气。

    大**:“苏老大,可能要下水。”

    苏星秀:“那便下水吧。”

    他话音刚落,就见平静的水面穿出一道剑光,在空中现出人形。

    一条巨大的白蛇追出水面,撕咬那个小人影。

    那人要化作剑光,绕着白蛇晃了几圈,像切黄瓜一般,几十米长的白蛇碎成几大块,浮在海上。

    苏星秀:“咦,这里还有老熟人,还是两个。”

    “宁老爷爷,似乎永远在倒霉的南阿姨。”

    水面现出巨大的浪花,南素婉的声音从水底传来:“苏小弟,这出好戏可就等你了。”

    她逐渐升上水面,脚下踩着一只与腾蛇体型相仿的青色蛟龙。

    伴着青蛟出现的还有眼熟的几十只欧阳家妖物。

    苏星秀:“……”

    不是鱼,也不是龙,是绝迹许久的蛟龙,差了龙一等级,却也不好对付。

    难怪当年姑奶奶会被打飞。

    宁厄飞了过来,他此时已经力竭。“我与她力战一夜,这青蛟只差一步即可化龙,皮糙肉厚,我奈何她不得。”

    他是求援的意思。

    苏星秀:“我要她的妖丹。”

    宁厄点头:“我要她的沧海流光镜。”

    重明鸟鸣叫一声,朝青蛟飞去,苏星秀跳到腾蛇头顶,驾驭腾蛇及他所能召唤出的所有蛊虫。

    他一人出力,倒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南素婉手里端着一个罗盘,在上面一拨指针。

    天地忽而变色。

    五百里外的海州仿佛停滞一般,所有人停止了行动。

    大**踩在留在原地的蛇蛊背上,悠哉悠哉地跟白狐王唠嗑,“想当年,我也见过上代圣女战这青蛟。”

    “只是当时的苏紫微初出茅庐,只使的出一些蛇蝎,最后被青蛟打的狼狈变身……我这辈子再没见过那样美丽的雌性……”

    白狐王甩着尾巴:“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妙。”

    大**:“看样子,青蛟被苏老大吓得不敢动了。”

    白狐王:“不对,你没发现小苏没动了吗。”

    大**:“……”

    他以为自己这边稳操胜券,可是苏星秀的所有蛊虫突然消失了,包括他们脚下这条蛇蛊,三只毛绒绒一起落进水里成了落汤鸡。

    铺天盖地的强大灵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本该被巨兽搅出滔天浪花的水面却平静无播,倒映出了苏星秀和一名美丽女子的身影。

    苏星秀趴在腾蛇头顶,只觉得眼前闪过种种幻象,让他心思杂乱,再不能支持那么多蛊虫。

    他想挣脱出这诡异的环境,可那前所未见的巨大灵气始终压着他,仿佛要他压入深不可见之地。

    他从没感受过这种难堪的局面。

    纵然是肖泠强迫他的时候都没有,他之前一直对肖泠手下留情,此时倾尽全力,竟然也动弹不得。

    南素婉漂浮在半空,得意地说:“是不是很难受?”

    “我们逆转了海州风水大阵,倒吸海州两千万人的生气启动沧海流光镜……”

    “你很强,有众多先祖助你,但是你能强过两千万人吗,哈哈哈哈。”

    腾蛇摇摆不止,旁边的重明鸟哀鸣一声,坠入水中。

    苏星秀耳边听见有人喊朔月,忽然又看见身穿古装的肖泠提剑浴血而来,他心神巨震,再也支持不住,往下坠去。

    腾蛇尽了最后一丝力,一甩尾将他卷回来护在小肮处。

    南素婉笑得狰狞:“好了,龙王,只要挖出他的心头血,就能打开蚩尤埋骨秘境。”

    宁厄:“原来这水面就是沧海流光镜……”

    他已是强弩之末,强撑起来,想飞过去救苏星秀。

    一截蛟尾甩出水面,轻而易举把他抽飞。

    青蛟柔声叹息:“任你是再强的神兽,也敌不过时间。”

    她缓缓朝苏星秀游去,欧阳家的诸多妖物浮在她周围,发出兴奋地声音:“老祖宗,快杀了他,杀了他。”

    “老祖宗,我想吃腾蛇肉。”

    白狐王在水里浸的湿透,忽而对胡玉霜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族长了。”

    “你今后最大的任务是守护全族。”

    说完白狐王化出巨大的妖形,扑到已经完全倒下飘在水面的腾蛇身上,炸毛发出威吓的叫声。

    他十几米高的妖形,在百丈长的青蛟面前显得十分渺小。

    青蛟低下巨大的头颅慈爱地说:“白狐,我小看你了。”

    “你竟然完全不受沧海流光镜的影响。”

    白狐王:“大概因为我没有放不下的人,也没有眷恋的过去,我永远专注当下,期待未来。”

    “所以强行把人扯回过去幻境的沧海流光镜对我无效。”

    青蛟:“若你早生一千年,在天门没关闭时可成大道。”

    她并没有亲自收拾白狐王的意思。

    白狐王:“你若早生一千年,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青蛟昂首:“是啊,我当年若是没有与郎君相爱,一直专心修行,早就登龙门升天了。”

    “我与郎君相守八十年,待我修行圆满时,天门刚刚关闭三年。”

    白狐王诚恳请求:“请问天门关闭是什么原因,您仔细说一说,让我好死个明白。”

    胡玉霜跟大**缩在礁石后面,胡玉霜双目赤红,肝胆欲裂,他想冲上去,但是他克服不了骨子里对于高等级妖物的恐惧。

    他原身只是一只山间野狐。

    大**扯着他,悄声道:“别急,你哥有九尾狐血脉,说不定有压箱底的招数。”

    “你看,他正在东拉西扯拖延时间。”

    “我也有绝招,你等着。”

    大**用小天才电话手表拨打肖泠的电话。

    肖泠一身是血,正在剖九头蛇的妖丹,他知道妖丹对苏星秀有用,准备等回到地上,再给苏星秀打电话订个椰子鸡火锅的外卖,

    估摸着他在家吃的高兴的时候,自己也坐飞机到家了,不知道把妖丹放在椰子鸡火锅里煮,会不会更好吃一点?

    电话响了,他随意接起。

    “肖老大,快来救命啊,你老婆要被东海蛟龙挖心了喵,你进家长模式,看我坐标,十万火急,来不及拍照喵。”

    青蛟:“我年轻时,曾见过一名谪仙,他说上界灵气匮乏,所以关闭天门。所谓天界也非乐土。”

    白狐王:“哦,谪仙人,是谁?李白吗?”

    青蛟无奈地笑:“不要拖延时间了。”

    “我的时间也不多,此番大肆动用沧海流光镜,会引来各种劫难,解答到此为止。”

    她说话的声音始终很温和很慈爱。

    “孩儿们,把这只杂种九尾狐吃了吧。”

    旁边已经完全妖化的欧阳家众人纷纷朝白狐王扑去。

    白狐王喷出一口迷惑心智的紫色迷雾。

    青蛟摆首,突然风雨大作。

    风把雾吹没了,那点雾气毫无作用。

    白狐王眼看就要被众多小妖撕碎。

    胡玉霜与自己的本能对抗,他的骨肉身体不听他的号令,体表血管全部破裂,鲜血淋漓地挡在白狐王身前。

    两只狐狸在几十只同等级妖物的包围下相依为命。

    他们身后传来小小的嗷呜声。

    苏星秀的雪豹灵蛊钻出来了。

    半大的幼豹毛绒绒的身子走一步,便大几倍。

    十步之后,已是几十丈身高,看身形足以与青蛟一搏。

    “妈呀,这是圣女最后压箱底的招了,肖哥你快点来啊。”

    大**连抓带咬的把小天才手表拆下放在礁石上,转身往海州方向跑。

    他只是一只小猫咪,妖力微弱,没引起任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