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56、第五十六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56、第五十六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该写的都写了,看漏的宝宝查看评论区

    苏星秀问:“肖泠怎么不是人了?”

    肖泠没有回答, 眼神暗示等会儿再说,先说正事。

    他对肖玄智说:“你算不出这人在什么地方,那可否算出另一个人是否会有生命危险?”

    他让苏星秀赶紧要王图的出生具体地点。

    王图八字与这位童子命的青年一样, 所以只需出生地。

    他想苏星秀跟王图挺要好, 所以才在意了些。

    苏星秀不知他为什么会要算王图的,还是打微信电话找王图要。

    王图那边正在打游戏, 听见苏星秀要这资料给什么算命大师,就很激动, 顾不上游戏里队友的谩骂, 立刻就把出生地址报了。

    还巴巴地舍不得挂微信电话,想立即知道自己的命运。

    肖玄智算了一下,说:“这人前世积德行善,虽然今生不会发大财,但是多福多寿,偶有艰险也会逢凶化吉。”

    “具体的, 今年一劫已过, 下一劫还有十几年,倒不必担心。”

    王图在那头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咋咋呼呼地焦急询问。

    苏星秀就捡最紧要的一句说:“你今生不会发大财的啦。”

    王图:“……”

    肖玄智知道这些年轻人最在意什么,又大声补充了一句,“还有, 三十五岁才能遇到正桃花结婚。”

    王图听到了。

    这对他打击太大了,他也在电话里吼着说:“我要是三十五岁结婚,那个时候我不是都谢顶了吗?”

    “老神仙, 能不能算一下,我三十五岁时有没有谢顶?”

    苏星秀:“……”

    这应当是算不出来的吧。

    怎么王图就这么偏执地认为他三十五岁会谢顶?

    肖玄智也沉默了。

    他精研风水术数,知道许多天机,但是什么时候谢顶这种问题是真不知道。

    连续遇到他无法预测的事,也是有点受打击。

    挂了微信电话。

    肖玄智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我们年轻时都想着为国为百姓做一番事业,现在的年轻人呢,一个个都想着早结婚。”

    “不过作为长辈,还是很欣慰的。”

    看别的小孩三十五岁才结婚,他家的小孩二十岁就订婚了,有点自豪。

    苏星秀:“……”

    他觉得肖泠的外公看着人模人样仙风道骨,其实跟他老家跳广场舞的大妈一样。

    肖泠岔开话题:“您昨晚观星看出什么了吗?”

    “灵龟王的事之后,海州街头没有莫名其妙中了蛊虫的妖兽,欧阳家的事之后,在小苏的恐吓下,那些隐藏实力的人都纷纷出力,也把海州各种缝隙里潜藏的厉鬼都灭的七七八八。”

    苏星秀一脸无语,怎么是在他的恐吓之下?他什么都没做啊,那天在玉皇宫之后,再也没见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了,是谁又在传谣言,说他恐吓?

    他想辩解,肖玄智继续说道。

    “可是星象跟以前一样,一切还在进行中,海州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这里面牵涉神妖鬼魔之事,我一点都算不出,只有天上的星象在预警。”

    肖泠:“星象有预示方位吗?”

    肖玄智伸手指向湖面秋日高悬之处。

    “东方。”

    肖泠一脸沉思,竟是在认真推算这事。

    “这样算出来的百分百保真吗?”苏星秀疑惑地问。

    这家人竟然还真一切行动靠玄学指引啊。

    做生意靠玄学,有事没事都靠玄学。

    这要是算出自己八十岁死了,那这几十年岂不是都得吃不下睡不香?

    “百分百那绝不可能,一般也就准个八成。”肖玄智谦虚道。

    苏星秀礼节性地说:“真的很准。”

    他很清楚,这种玄学的事偶尔准个几次,就被会被人奉为圭臬,他也不好直说迷信不好,打老人家的脸。

    “这些事我们之后再说,肖泠,你带小苏去玩吧,难得来玄天宝境一次,带他玩个尽兴。”肖玄智说。

    “嗯。”肖泠拉着苏星秀走了。

    等他们走到肖玄智看不见的地方,苏星秀小声说:“肖泠,你家叫玄天宝境啊?”

    肖泠:“外公取的。”

    “他认为这里是他一生最得意的布置。”

    “只有他自己这么叫。”

    苏星秀忍不住笑出声:“你外公好中二,还有点落伍。”

    “玄天宝境,我们游戏里取帮派名都不取这个了。”

    喜欢的人说什么都对,肖泠温文尔雅颔首道:“是的。”

    肖泠的爸突然从树林里走出来:“虽然是事实,但是你们还是要给外公一点面子。”

    “不要在外面随便这么说,以免他老人家知道受打击。”

    他手里拿着根鱼竿,戴着渔夫帽,穿着随意,颇有田园风范,但是因为相貌英俊身材高挑,看着也毫不土气,相反极具成熟男人的魅力,因为一辈子待在象牙塔里,又带着点与年纪不符的天真,像是另一种性格的肖泠。

    “你说,他会发怒,小苏说,他不敢发怒。”肖泠悠闲地说。

    肖爸:“……”

    事实确实是这样没错。

    谁叫他是带全家嫁入豪门的男人呢,怎敢背后对有钱老岳父说三道四。

    苏星秀就不一样了,名声与实力足够暴打老岳父。

    有这样的儿媳妇,他也挺自豪。

    肖爸把手里拎的小桶递给肖泠,里面有两条刚钓的鱼。

    “带小苏去河边烤鱼吃吧。”

    他摇头晃脑地走了。

    等他走远了,苏星秀说:“肖泠,你爸爸跟你性格差别好大。”

    肖爸看着像个人,而肖泠就不是人。

    他问:“肖泠,为什么你外公说你不是人?”

    肖泠一手拎着小桶,一手牵着他,走出青石板小路,拐到一条泥泞小坡。

    “我是人。”肖泠温柔地说。“外公太迷信了,别听他胡说。”

    “我出生的时候,他算了出生时辰,要我妈去两千公里外的医院七个月就剖腹产生下我。”

    “听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呼吸太弱差点死了。”

    苏星秀:“……”

    突然有点同情肖泠了,生在这样的迷信家庭,比他还惨啊。

    他家只是穷一点,每代必须有个人出来承担责任。

    但是为什么七个月的病弱早产儿还长这么高,各种地方都发育的这么好!

    唉。

    他们抄近道,走到湖边,那里本来就有肖泠家人安置的烧烤架,调料等东西。

    肖泠:“你坐着休息,我来弄。”

    苏星秀本来就懒散,就坐在一边玩手机,看王图在寝室微信群里发了一堆表情包寻死觅活,嚎着明天就勇敢出击去图书馆搭讪漂亮学姐。

    苏星秀突然想起一个要紧的事。

    “肖泠!”

    “你房间里怎么会有那个东西!”

    肖泠正在点火,侧身站在湖边,一米八六的个头,身材颀长却不单薄,他回眸笑道:“什么东西?”

    苏星秀脸红,有点生气:“就是那个…润.滑.液!”

    肖泠这样一个经常住校的人,家里怎么会准备着那个东西?